【2047家書】給兒女的信:為何我們離開香港

明、朗: 那一天編輯部的哥哥跟我說,有沒有興趣寫一封信給2047的你們。我一口答應,覺得這是一個好的機會去想一想,對你們和這個世界的期許。不過我大概寫不到2047,首先我未必有那麼長命,再說如果要世界變天,又何用三十年? 又或者,我現在年紀都有一點了,我也可以跟你們說一說我以前看見的香港。幾十年前的香港其實有點亂,雖然不至於像你們嫲嫲年青時一樣目無法紀,但是在社會仍然有不少灰色地帶可以鑽營。我們一家幾代都是做建築的,當時我每年新年幫你們爺爺準備一千元紅封包派給工程師和工程監督的日子還是歷歷在目。但是到現在,還有誰夠膽如此明目張膽地派紅包?政府的員工甚至連和承辦商一起共進午膳也不敢。 這聽起來很嚴苛,但也不是壞事。至少以前的工程監管幾乎是一兩個人說了算,現在大家都不敢造假。從腐敗走到現在的一絲不苟,需要的時間並沒有想像的那麼長,實在也不過是從八九十年代起,這三十多年之間的事。 但同樣地,世界要變壞也一樣很簡單。就是過去的二十年之間,曾經令所有人聞風喪膽的廉署,已經令人開始懷疑是不是逐漸變成紙老虎。工程界的回扣比從前又多起來了,那些區區幾千萬的大廈維修也公然圍標。幾多公務工程,也是在準備不

詳情

勿為梁振英度身訂做政治金鐘罩

在特首選戰風雲詭譎之際,本港法院亦有兩宗涉及公職人員的刑事案件備受公眾關注,其一是「暗角七警案」,涉案七警被裁定襲擊罪成,等候判刑;其二是前行政長官曾蔭權涉嫌收受利益一案,法官完成引導陪審團,隨即退庭商議,即將作出判決。(編按:文章上載時已經有判決並已判刑) 此兩件事於香港而言,雖非光彩之事,但從另一角度看,實有其正面意義:香港尚算仍然擁有健全的法治制度,以及有效的社會制度自我修復功能。法治制度能懲處腐敗、濫權和違法的行為;而社會制度的自我修復功能,令社會問題和制度缺陷被公眾注意到及加以修正。今次事件就突顯將特首重新納入《防止賄賂條例》規範之迫切性。 可惜,「待離任特首」梁振英沒履行上述選舉承諾,如同他的房屋和勞工等政綱一樣,再添「走數」項目。更不幸的是,梁振英自己亦牽涉入不當收取澳洲公司UGL約5000萬港元的指控中,事件仍在調查中,而筆者與另一立法會議員梁繼昌亦成功以立法會規程中的呈請書方式,成立了專責委員會調查其事,將於3月3日正式開會跟進事件。 北京需審慎 莫種禍根 日前有媒體報道,接近北京消息指,梁振英有機會在下月全國「兩會」期間,被委全國政協副主席一職。如果屬實,此破格之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