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風暴與《寒戰》的啟示

早前,廉政公署接二連三有高層離職。有評論指事件有如電影《寒戰》般「精彩」。也有評論痛斥廉政高層為放生特首和高官,不惜犧牲廉署多年累積的公信力,哀嘆「廉署之死」,矛頭直指中央政府。然而,中央怎麼會費盡心力去「搞死」廉署?一個「活」的廉署比「死」的廉署有用得多。如果大家看過《寒戰》,應該明白所有制度都可以成為權力鬥爭的棋子。而《寒戰》不少劇情,更提到不少重要但卻被遺忘的歷史。要理解風波背後的暗戰,我們要從20多年前的一宗舊案談起。被遺忘的徐家傑事件20多年前,廉政公署同樣有高層突然離職。他是誰?他就是在《寒戰》中飾演廉政公署執行處首長、演得入型入格的徐家傑。1993年11月,時任廉署執行處副處長的徐家傑被廉政專員施百偉(Bertrand de Speville)解僱。一如現時的廉署架構,執行處是廉署最重要的部門,故此徐家傑當年位居廉署核心,在廉政專員施百偉和執行處首長卜國豪(Jim Buckle)之下。當時解僱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但廉署以機密為由拒絕透露原因。《寒戰II》中有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的橋段,並指是1993年以來立法會第一次引用該條例調查政府高官。1993年要動用該條的正正是徐被解僱一案。該年12月1日,當時的立法局議員周梁淑怡動議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徐案,獲當時立法局通過。在其後的立法局聽證會,徐家傑一如李文彬(梁家輝飾)在《寒戰II》般大爆機密,並聲言自己遭不合理解僱。根據徐當年的講法,廉署儼如政治部的翻版:一方面,廉署收集政商界的錯處,供英國政府回歸後使用;另一方面,廉署亦監聽當時的高官和政界人物,其中包括范徐麗泰和陳方安生等人;而廉署負責的品格審查,亦被指有政治審查的成分。廉政專員施百偉當然否認這些說法,並指徐因涉嫌以權謀私與和不良分子往來而被解僱。儘管其後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同意廉署繼續進行品格審查,但明確指出廉署不適宜恢復過往政治部專屬的延伸審查。那麼,他們提到的政治部和政治審查,和廉署又有什麼關係?政治審查和廉署的關係「陸明華:『我明白,情報對於所有行動是成敗的關鍵。』」在《寒戰》,警務處副處長劉傑輝(郭富城飾)向上司保安局長陸明華(劉德華飾)求助。陸指情報對於所有行動是成敗的關鍵,而劉隨即要求陸提供另一名警務處副處長李文彬的品格評估和背景審查。在戰後的殖民地年代,殖民地政府害怕國共和其他勢力滲透,故此一直對政府內部嚴密監控,並定期審查官員和職工的背景、家庭、社交圈子。這個工作,由警隊內部的政治部(Special Branch)負責。政治部的前身是1930年成立的反共產主義分子小隊(Anti-Communist Squad),成立時隸屬刑事偵緝處,負責監察香港境內的左派分子活動。1933年,這支小隊被正式命名為Special Branch。戰後,政治部負責有關殖民地的內部安全情報工作,屢建奇功。由於政府甚少透露政治部的工作,故政治部一直是港英最神秘的部門。1974年,轟動一時的葛柏案使得港督麥理浩決心成立廉署。廉署成立之初,不少人員都是由政治部借調過來,一來他們可信,二來他們有足夠的調查能力。當時的執行處長,是軍情五處(M.I. 5)出身、曾任政治部主管、有「真實版占士邦」之稱的彭定國(John Vincent Prendergast)。由此可見,廉署和政治部關係密切,初成立時人事和調查手法和政治部均同出一轍。政治部解散 傳竊聽資源劃歸廉署「劉傑輝:『當年警隊還有一件大事,就是政治部解散!』」在《寒戰II》,劉傑輝提到1995年有一件大事,就是政治部的解散。在《中英聯合聲明》簽訂後,港英政府安排政治部陸續解散。掌握機密資料的人員相繼獲長俸退休,並被安置到英澳紐加等地退休。所有檔案,不是被送到英國,相信就是存放在英國領事館內。政治部的精英人員和功能被撥歸到不同的警隊部門和廉政公署,有傳不少截郵和竊聽資源和人員獲劃歸廉政公署。1993年11月,署任廉政專員的執行處首長卜國豪向立法局提交議案,建議廉署全面接替政治部的內部審查工作。當時的政府行政署長賀理(Richard Hoare)更指廉署有可能繼承過往政治部的政治審查工作。這些言論,引起不少立法局議員的憂慮,擔心廉署成為新的秘密警察。當時劉慧卿議員便質疑為何把審查工作交予廉署,而非其他警察部門。更有議員認為,如果廉署接管審查工作,廉政專員應該交由立法局任命。卜國豪議案引起的風波,以及隨後的徐案,都迫使港英政府重申廉署的審查工作並不包括政治成分,只有品格的審查。當然,信不信由你。當時涂謹申議員便直指「品格」可以包括政治傾向,而有關個人品格的資訊亦可被用作政治用途。一支法例監管不足的準情報機關「劉傑輝:『我想你幫我form隊clean team。』」說到最尾,筆者想帶出的是廉政公署為何那麼重要。在《寒戰II》,劉傑輝委託廉署首席調查主任張國標(李治廷飾)在警隊架構外組織小隊,繼續暗中調查李文彬一伙人的罪證。事實上,這是基於廉署擁有不下警隊的調查能力,特別是有關通訊截查方面。維基解密公開的紀錄曾顯示一名使用廉政公署電郵地址的人士曾主動聯絡一跨國黑客公司,要求該公司示範一套能暗中竊取通訊數據的惡意軟件。相信廉署的通訊截查水平,就算不是和警隊不相上下,也不會相差多少,不過是廉署集中調查貪污案件而已。廉署高層接二連三去職,加上前任專員湯顯明任內的連串醜聞,居然和前警務處長鄧竟成一同被委任為政協,中共意欲統戰執法機關之心,實在顯而易見。現時,廉署、警隊、海關、入境處是《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下4個指定能進行秘密監察的機構。但《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漏洞處處,根本不能有效控制執法機關的監控工作。掌控廉署,代表中共可以名正言順得到一支法例監管不足的準情報機關。其次,廉署多年來累積了無數有關香港政商界的檔案。這些檔案是控制和要脅政商界重要人物的寶貴資源,在關鍵時刻可以起意想不到的作用。最後,在中央眼內,廉署內部有不少所謂的「港英餘孽」,更可能有人身懷特別任務。臥榻之旁,又豈容他人鼾睡?當警隊已經被收服得貼貼服服,下一個要收拾的,自然是廉署這隻卧榻之虎。廉署高層的連番醜聞,不過是廉署高層被滲透後不能秉公辦案的副作用。廉署被馴服後,不知道中共的下個對象是哪支紀律部隊呢?是海關?還是入境處?抑或已經統統被統戰,而我們不知道?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9日)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寒戰2 ICAC

詳情

廉署地震

廉政公署高層近日再傳重大人事變動,先後有部門主管離職以至首長提前解約後又被挽留,事件已嚴重影響廉署聲譽,以及公眾對廉署的信心和觀感。我相信廉署員工的士氣,亦定必大受打擊。白韞六作為廉政專員,難辭其咎。我認為他必須問責辭職,以就近日人事風波為廉署帶來的打擊承擔責任。社會亦應趁機討論修改現時的廉政公署條例。有傳今次廉署一連串的人事風波,始於廉署調查梁振英UGL五千萬事件。但同時間,根據現在廉署條例,特首在廉署人員的委任方面,有相當的權力和角色。例如條例指明行政長官可按其認為適當的條件委任副廉政專員。有關廉署人員的僱用條款及條件,亦須行政長官批准。但當廉署調查對象是特首本人時,明顯會出現利益衝突,我們必須要有一套完整的法例和機制,處理這類情况。我認為這次事件,其實是之前港大任命校委事件的翻版。在回歸前,以往的大學條例和廉署條例都會賦予港督相當權力和角色。但港督自知非民選產生,認受性不足,而且所屬宗主國英國政府由民主選舉產生,所以即使法例賦予港督相當權力,港督一般也會自我約束,不敢太過分。但由梁振英開始,即使他亦非民主選舉產生,但卻厚顏地利用法律條文,「有權用到盡」,然後再向社會擺出一款「你奈我唔何」的態度。這亦是為何我認為梁振英是歷任三屆特首以來,最令人討厭的一位。把守制度的機關(institutions)是令社會有效運作的重要支柱。但近來我們目睹多個機關正逐一淪陷。先有堅持院校自主的港大失守,然後自稱非政治性組織的選管會竟政治審查候選人,以及為香港廉政把關的廉政公署大震動。香港的未來的確是令人擔憂。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4日)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詳情

廉署內亂 香港內傷

上世紀50到70年代在這裏生活過的香港人,都會有那相同不可磨滅的慘痛記憶。殖民地的貪污腐敗,滲入整個社會的血液肌膚和骨髓。由看醫生到住醫院、由考車牌到做小販、由入學到升學,如果不走「黑錢」這門路,肯定寸步難移,無論是健康生計和前途,都會受到無可挽回的影響。紀律部門的貪污,更是無處不在。警察、消防、入境、海關,已經到了無所不貪、人人必貪的地步。其慘烈情狀,跟今天的中國大陸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殖民地統治者的遠見由衷的佩服殖民地統治者的遠見,經歷六七暴動,英國殖民者猛然醒悟,要能在香港有效管治下去,貪污痼疾如果無法治癒,唯一的出路,就是執包袱走路回國。麥理浩痛下決心,冒着極大風險,1974年成立廉政公署,賦予直屬港督的尚方寶劍,掌握極大權力,雷厲風行,聞風喪膽。這個肅貪倡廉的機構成立不久,初見成效,很快就遇上史無前例的警廉衝突,殖民者採取果斷措施,香港武裝力量兵變的重大危機,以年份日期劃線的特赦,迅即化險為夷。香港人衷心感激廉署人員40年來的不懈努力,守護香港廉潔的核心價值,更是聲名遠播,不少國家都來港取經,學習香港的反貪架構和政策。回顧這段歷史,廉政專員白韞六,以及他的老闆梁振英,午夜夢迴,會否羞愧得無地自容,嚇出一身冷汗?廉署成立至今將近半世紀,這個蜚聲中外的反貪機構,縱使不是已經毁於一旦,也是早已危在旦夕。而把廉署置之死地的,正正就是自身涉及貪腐醜聞的梁振英,以及庸碌無能把廉署管理得一塌糊塗的白韞六。處理前廉政專員湯顯明的任內醜聞,拖泥帶水進退失據,白韞六已把廉署的金漆招牌,蒙上無法洗得乾淨的灰塵與污點。李寶蘭署任執行處首長一年仍未「坐正」,憤而「劈炮」引來廉署連環「大地震」。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辭職,總法證會計師鄧淑妮亦離職。最令人震驚的,是署任不夠兩星期的執行處首長丘樹春,竟申請提早解約。現實比小說更離奇,廉署發出丘樹春離職的新聞稿後兩個半小時,又宣布丘樹春「經執行處同事強烈挽留,並考慮到廉署的整體利益,向廉政專員要求撤回提早解約的申請,並獲一直挽留他的廉政專員批准其要求」。白韞六徹底失職根本毋須什麼特別解讀,廉署發出的新聞稿自我說明了事情的真相:丘樹春請辭,白韞六挽留失敗,廉署將無法挽回的事實以新聞稿公布天下,直至執行處同事再強烈挽留,丘樹春才回心轉意,答應留任。主管挽留不能使下屬改變辭職的決定,要同事「強烈挽留」才能令丘樹春留下,可見丘樹春與白韞六之間的信任是何等薄弱、關係是何等惡劣。白韞六擔任廉政專員4年,已把廉署搞得天翻地覆,專員與下屬之間的信任蕩然無存。不要說其他不可以曝光見不得人的秘聞了,只從機構管治的角度看,白韞六已經徹底失職,再無資格擔任專員如此重要的職位。若不辭職,不但影響士氣,相信連廉署的日常工作都會受到影響,再無法正常運作下去。白韞六為何甘冒廉署員工的大不韙,強硬阻截李寶蘭「坐正」?白韞六上任4年,難道他對廉署內部的人事關係一無所知?還是有什麼難言之忍,不能向外人道的秘密任務,非要如此硬幹不何?白韞六對外對內解釋李寶蘭事件,刻意含混、語焉不詳,什麼「表現未達到職位要求」,與「歲次升遷,有規有序,莫用疑慮」的八股文言,異曲同工,同樣叫人摸不着頭腦。坊間盛傳廉署「大地震」,與纏擾經年的梁振英收受UGL 5000萬元酬金有關。簡單地說,就是有人強烈要求結案,但有人堅持要查下去,由於命令不可違,於是不惜採用霹靂手段達到目的;廉署中人在大是大非面前不甘啞忍,群起反抗,結果引來「連環地震」。真相如何,當事人一天不出來澄清,傳言引起的陰霾,永遠揮之不去。廉署此役,未知如何收科?白韞六辭職或可紓緩廉署內部的劍拔弩張。但好鬥成性的梁振英,面對管治危機,經常朝常理的相反方向而行,結果只會愈擴愈大、愈陷愈深。過往不少事例,已印證梁振英管治上的極大缺失,更是屢試不爽。「香港,勝在有ICAC!」這個口號,即使未成笑話,已經叫不響,沒有多少說服力。若然廉署武功盡廢,金漆招牌打爛,這不但是廉署40年功業會否一夜蒸發的問題,更是香港的國際形象、金融中心地位能否力保不失的問題。廉署內亂,香港內傷,這場香港管治危機,必定已引起中央高度關注,也必然對特首選舉帶來無可估量的衝擊。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8月3日)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詳情

香港勝在有ICAC

真人真事,某跨國企業CEO來港後高薪聘用廢柴親友和情婦,趕絕人才,任由企業形象和盈利大跌,這樣的人可以獨攬大權,反映高層各有各貪,互相包庇,直至企業被併吞消失。不少友人在商業機構任職,異口同聲稱讚做得廉署的人真是不同,夠膽拒絕出席晚宴,不必隨主旋律虛偽起舞。廉署剛出版《筆動傳誠》德育文集,派發到全港中小學、大專院校和教育團體。年初約稿,因為廉政公署四字,我明知沒有稿費都寫,希望新一代從小明白品格高尚遠比名利重要。交稿後,收到電郵表示略有刪減,回覆同意,我早已猜到刪改這段:「近年看見公職人員利用規例的灰色地帶貪圖小便宜,例如明知每張單有支出上限就分兩張單出公數,或為得到少許好處而弄得灰頭土臉,即使沒有法律制裁,所有貪婪嘴臉都是難看的,拿取那種好處真是得不償失。」新書刪掉:「例如明知每張單有支出上限就分兩張單出公數,或為得到少許好處而」。廉政專員職權近似商業機構的CEO,但廉政公署並非商業機構,廉政專員是公僕,濫用權力的話,即使沒有法律制裁,市民都會鄙視和憎厭那樣的人。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7月21日)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詳情

從廉署寒戰到反獨選舉

一、廉署寒戰香港廉政公署署任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負責調查特首梁振英收取澳洲企業UGL五千萬元貪腐大案,克盡職守,疑似因為某種不可告人的原因,而被廉政專員白韞六突然取消署任,然後李寶蘭請辭,隨即觸發廉署大地震,原定7月15日晚上舉行的週年晚宴,因為有超過8成人缺席而破天荒地延期。廉政專員白韞六罕有地向廉署全體員工發信,解釋取消李寶蘭署任是因為「李寶蘭的工作不夠全面,無法符合首長一職的要求」,又聲稱「李寶蘭辭職是她的個人決定」。這種自相矛盾的解釋顯然無法平息廉署內部異議,只是火上加油。另一高層首席調查主任高迪龍也提早解約。這類廉署高層離職事件可能陸續有來。特首梁振英強調「特首不可能干預廉署工作」,又指「行政方便」的署任無需特首批准,同時拒絕答覆自己有無配合廉署調查。事實上,過去一年以來,他一直拒絕合作,拒絕回應廉署執行處要求交出UGL案的相關文件。這就難免引起公眾強烈質疑:所謂李寶蘭「工作不夠全面,無法符合首長一職的要求」,原來是指她「工作不夠識時務,無法符合行政長官的願望」。立法會議員楊岳橋提醒梁振英「當你沒有了特首這個保護傘之後,你就是下一個許仕仁」,一語中的。整頓廉署,拔眼中釘,拆除炸彈,形成先例,迎合上意,鋪排連任。除非廉署人員能夠堅持獨立專業和克盡職守,堅決否定特首擁有超然地位與特權,否則廉政公署為梁振英及中共集團服務的「東廠化」趨勢,將會越演越烈。這不僅是廉署人員針對白韞六、梁振英的短期抗爭,而是廉署人員針對赤化禍港共產黨黑惡勢力的長期抗爭。二、港台風雲說時遲,那時快,香港電台又起風雲。去年5月起已署任助理廣播處長(電視及機構業務)的陳敏娟,被廣播處長(香港電台一哥)梁家榮以「未能促進synergy(協作)」為由,再次拒絕「升正」。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向梁家榮發表公開信,就陳敏娟兩度未能通過遴選委員會評核而未能「坐正」,表示安排極不尋常,憂慮會演變成廉署李寶蘭被取消署任事件翻版。梁家榮以26字書面回覆:「歲次升遷,有規有序。莫用疑慮。多溝通,多表達。瞻遠觀宏,排難而進。」港台工會質問:為何一再延長陳敏娟之署任,以及何謂及為何突然有「synergy」這個評核準則,表示「歲次失序,難釋眾慮,開誠布公,人和政通」。眾所週知,香港電台一直是共產黨的眼中釘、掌中刺,而整頓香港電台正是梁振英的其中一個政治任務。目前香港電台電視部,尤其是公共事務組,更是充滿所謂「桀驁不馴」而不聽話的獨立新聞工作者。於是,陳敏娟只能繼續署任助理廣播處長,亦即在廣播處長梁家榮(香港電台一哥)的「領導」下,繼續「署任」負責電視及機構業務,直到「synergy」成功為止。凍結升遷,看妳怎樣。多年以來,香港電台電視部的《頭條新聞》、《城市論壇》、《議事論事》等時事節目,屢遭親共人士抨擊,認為港台未能做好政府「喉舌」的角色。很顯然,昔日署任了兩年多才「坐正」助理廣播處長施永遠,以及接替他而長期「署任」助理廣播處長陳敏娟,都沒有「做好做盡」這種「喉舌synergy」,沒有珍惜「機遇」。高層官員這種賢愚不分、拖延升遷、暗藏任務的舉措,令人髮指。這不僅是梁家榮、梁振英的問題,更是赤化禍港共產黨黑惡勢力的重大問題。三、選前宣誓7月14日,選舉管理委員會發出新聞稿,要求在立法會選舉報名參選的提名表格中,參選人必須額外填報一份「確認書」,申明擁護「香港特區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分」、「香港特區直轄於中央政府」,以及「基本法的任何修改,不得與中國對香港特區既定基本方針政策有所牴觸」等《基本法》的內容,顯然企圖打壓支持「香港獨立」及修改《基本法》的新興政治團體及參選人士。多個民主黨派(熱普城除外)均表示,成員報名時暫不簽署確認書,將與選舉管理委員會主席馮驊會面,討論要求簽署確認書有何法律基礎。特首梁振英重申有關要求只是「依法辦事和體現香港法治的要求」,但未提出究竟依據甚麼樣的法律。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表示:政府只是執行現有法律要求,與議員當選後要作同樣性質宣誓是一致的。她又提醒主張港獨的候選人,宣誓時應想清楚立場,如宣誓後破壞,將受法律制裁。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認為:確認書與《基本法》沒有牴觸,沒有違反或超越基本法,而是完全合法,但她說並非違反誓言都有刑事責任,還要視乎宣誓後的行為。究竟參選人應該簽抑或不簽?誠然,各有各的想法,但如果我是參選人,不簽,儘管我能夠體諒那些硬著頭皮決定簽署的人。為甚麼?選前宣誓,確東認西,於法無據。人有遵守公正法律的義務,但沒有書面確認守法的非法定義務。簽或不簽,如屬違法,也不會罪加一等;如屬合法,確認書全是徒然。總而言之,簽署確認書不是法律義務,於法無據。若論政治義務,完全交由選民投票決定即可,斷無事先必須簽署確認書的責任。7月20日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公然叫囂「不能容忍主張港獨的人進入立法會」,只不過是把他自己的「政見」貼上「法治」標籤唬弄世人。不簽會否失去參選資格?在法言法,不會。但是如果選舉委員會硬要扼殺參選資格,當然可能會造成無可挽回的損害。現在參選人可否提出司法覆核?不可,太早了。要等到被褫奪參選資格,方可提出,實在費時失事。這正是政府陰謀的核心。然而,基於目前客觀的香港法律規定,不簽確認書根本不會因而喪失參選資格,所以大家不應諸多遷就,不應瞻前顧後,應該當機立斷,應該義無反顧。不簽。即使要簽,也宜在確認書的簽名欄上補記一項要求:「在政府當局嚴格遵守《基本法》中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人權公約、普通法制度等規定的先決條件下,本確認書方屬有效。」這樣一來,球就發回給政府!歸根結柢,為何特區政府強硬地要求所有參選人簽署確認書?企圖在民主及本土陣營內大搞政治分化,為抹黑港獨宣傳造勢,並且以選前必簽確認書這個既定事實,妄圖締造出未來所有選舉的成規,把港獨及自決等主張持續地扼殺於萌芽狀態。不過,話說回來,這份確認書的具體內容寫得很垃圾,其第2條規定根本限制不了大家盡情主張香港獨立。為甚麼?實行香港獨立,就是要消滅「香港特別行政區」,建立「香港共和國」,所以港獨支持者當然可以盡情擁護「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擁護了這句話,才能有根有據地推翻「香港特別行政區」,從而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分離。「香港特別行政區」都不要了,還管它是否不可分離!由此看來,中聯辦及特區政府官員全是智商低能,語言能力及邏輯能力極度拙劣。他們原本希望參選人「承諾永不主張香港獨立」,即可達其目的,但卻不寫出來,反而扭扭捏捏,滿紙多言,全屬廢話。始作俑者習近平、張曉明、王振民、梁振英之流,全是飯桶!簽名在這張垃圾上,某程度上正是侮辱自己的智慧。有人還要強辯說:難道確認書第1條不是已經明確要求:參選人示明自己將會「擁護《基本法》及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嗎?沒錯,但難道這句話不是參選人已在提名表格上作出過的聲明嗎?重複地簽完又簽,簡直浪費公帑、勞力、時間,足以顯示特區政府相當害怕港獨,慌張失措,亂寫文件。既然這樣,參選人偏偏就是不簽,冷看共產黨更感害怕。歸根結柢,如果事後證實某位立法會議員不擁護、不效忠,真的著手行動,企圖推翻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亦即不僅止於言論,那麼當然「違法」,結果就是要麼當「罪犯」,要麼當「國父」,古往今來,都是如此,沒有甚麼好稀奇。我相信任何真搞獨立的人都早有這種心理準備。違法?嚇不倒的。除了不簽,大家不妨考慮舉辦一個結聚全部民主派與本土派參選人及支持者的公開儀式,把「屎大大」或「雜種」等字寫在眾多確認書影印本的簽名欄內,在記者面前,多腳踐踏,放火燒掉,公開示眾,彰顯只有這類人,才配簽這種垃圾文件。一樂也。 立法會選舉 廉政公署 2016立法會選舉 廉署大地震 確認書

詳情

香港勝在有ICAC

安裕撰文,回憶童年親眼目擊的貪污日常,在廉政公署成立後,如何逐漸變成清廉的新社會。在他筆下,這些核心價值的奠基事物,都代表着令人懷念的昔日美好香港。我相信他真的為當下禮樂崩壞的香港難過,而一切已經回不去了,追憶只會附送加倍痛心。我也記得,八十年代讀小學時,學校常安排去參觀廉署分部,幾乎年年都去。每次都有署方代表來向我們講解貪污是什麼、如何舉報、署方如何運作,除了警務處定期派人來學校做的防狼講座外,這是連小學生都要知道的常識。可見廉署反貪的推廣工作不遺餘力,也是相當成功的。起碼當年還是小學生的我們,都清楚如果班長向我們收取零用錢才肯在手冊上蓋白兔,就已經犯了規,要馬上告訴老師,甚至是校長。我以為這些小學生也懂得的顯淺道理,早已植根在我們這代香港人的生活裏,沒有人會質疑ICAC的反貪工作,它的獨立也是廉潔的體現。這個社會是否已嚴重歪斜?香港快連林榮基都不見得可以保護,又如何保護廉政公署。還在大聲說沒事沒問題的,不是欺人自欺,就是未曾真的經歷過那些清風朗月明明白白的日子。如果從更黑暗的洞穴走過來,當然把囚室燈光都視作太陽。有人還大剌剌說這時代有多好呢。要怪就怪我們曾經自由跳舞的雙足,曾經黑白分明的雙眸,曾經無遮無攔的嘴巴,若要被迫戴上腳鐐蒙眼封口,只有不甘不忿不平。原文載於2016年7月17日《明報》副刊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詳情

劣勝優敗‧盡情破壞

廉署風暴,繼續發酵,周年晚宴因員工集體缺席,宣告延期,既然面左左,無謂歌舞昇平強顏歡笑。事件令廉署聲譽受損,員工士氣低落,又一個流血不止的傷口。李寶蘭在廉署三十多年經驗,表現卓越,不是其他人信口胡說,而是有往績可尋,她曾獲廉政公署卓越獎章,「表揚其出色領導才能及卓越表現」,現時突然謂「表現未達要求」,那麼,是人改變了,還是標準改變了?還是主子的心改變了?鐵的衙門,流水的官,白韞六之前的公職生涯,全在入境處;在廉政公署,白韞六只是過客,李寶蘭雖云署任第二把交椅她才是紅褲仔出身,廉署的中流砥柱。《廉政公署條例》第6條,行政長官可按其認為適當的條款及條件委任副廉政專員。如此重要人物不能坐正,白韞六說是他個人的判斷與決定,如此說法,不盡不實,這個人,誠信有問題。這位過客,有豐富管理經驗,應有足夠的智慧,預計到內部反彈將會極大,會影響士氣,有連鎖反應,有何巨大逼切,不惜一意孤行?甚至基本程序都無做?廉署中人就指,白韞六無根據內部指引,當覺得員工表現不達標,要同下屬面談,講清楚工作表現的問題,給予機會改善;白韞六據報承認無做過。一個在官場打滾一生的大官,為何會忽略此步驟,按常理推斷,很簡單,因為理由說不出口。有很多事情不能討論,在上位者迴避討論,因為自知理虧,因為無辦法解釋,因為一切所謂理由皆站不住腳。廉署內部,有人質疑,同調查梁振英UGL收款五千萬事件的過程有關。空穴來風,可回看一點最基本的事實。前特首曾蔭權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其中一項控罪,指他建議授勳名單時,無披露其中一人為他做室內設計;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也被指無披露或申報,透過中間人收取黎智英25萬,亦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這兩宗案件,與梁振英收取UGL五千萬,有類同之處。一,都是在任期間收錢;二,亦同樣無申報或披露,最少梁振英從無否認他無申報;三,所謂「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不需要證明你貪污受賄,或收了錢後提供利益或不作為,按曾蔭權與梁國雄案件的檢控標準,無申報或披露而又無合理辯解,已經可以落案(所以,縱使梁振英說,那筆錢是「離職協議」的酬金,其實無關宏旨,說自己「無做過嘢」、「無利益衝突」,也不是梁振英自己能判斷,可以留番上庭至講。)調查與落案檢控準則,最少要用同一把尺,不能雙重標準,不能搬龍門;故此,廉署秉公辦理,要求特首辦或行政會議提供資料,很合情理。事件發酵至今天,白韞六要負很大責任,他作為廉政專員,如果決定受上級壓力,他抵不住壓力,固然難辭其咎;如果真的竟然是自己的決定,白韞六作為部門首長,拆彈技術不佳,整個過程思慮部署不周,解釋不清楚,不單止引發廉署內部不滿,打擊士氣,令外界懷疑廉署的公信力,亦是難辭其咎。香港的核心價值,所餘無幾,除了自由、公平,就是廉潔。廉署本身,是廉潔的象徵,也是僅餘的香港金漆招牌之一。這年代的悲劇,正是我們目睹香港的光環,一點一點剝落,一個一個消逝,就毀於這幫抓權者之手。優敗劣勝,雞犬升天,又豈只在廉署;看梁振英及身邊的紅人,就是香港荒謬劇的縮影。相關文章:他們需要香港,不需要香港人(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梁振英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詳情

通識題:ICAC 的全寫是什麼?

通識題:ICAC 的全寫是什麼?1. I Corrupt All Cops2.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答案一,是一套由王晶負責監製及執導的電影《金錢帝國》,英名片名“I Corrupt All Cops”,四字縮寫暗藏 I.C.A.C.。 一部2009年上映的香港電影,背景是英國管治香港期間、廉政公署成立前一段香港的黑歷史,當時警界烏煙瘴氣,警隊貪污受賄無日無之。電影講述 ICAC 在成立過程中與警方的生死對決,編劇對 ICAC 成立初期遇上的挫折與辛酸描寫得非常入肉,片中林保怡飾演的 ICAC 調查員被暗殺,令人心寒。電影讓大家明白今時今日香港貴為廉潔之地,其過程實在有血有淚。香港由飽受貪污肆虐演變為一個廣受國際社會推崇、被譽為世界上最廉潔國際都會之一,絕對得來不易。答案二,1973年港督麥理浩爵士說:「我認為有需要成立一個嶄新的機構,由德高望重的人員領導,以全力打擊貪污,並且挽回公眾的信心。公眾對一個與任何政府部門,包括警務處,毫無連繫而完全獨立的組織明顯較具信心。」ICAC 於一九七四年二月正式成立,以執法、預防及教育「三管齊下」的方式打擊貪污。答案一及二都是講述 ICAC 的重要性,今日梁振英的5,000萬撼動了ICAC 多年來建立的公信力,並嚴重破壞了其獨立性。ICAC 未來還能夠維護本港公平正義、安定繁榮,與市民齊心協力、堅定不移的肅貪倡廉嗎?希望你我他一齊繼續把守廉潔的防線。對梁振英的5,000萬及其對ICAC 的破壞,我們要堅持追查到底。 梁振英 廉政公署 廉署大地震

詳情

勿讓廉署變東廠

在廉政公署的架構中,兼任副廉政專員的執行處首長雖然直接向廉政專員負責,但根據《廉政公署條例》第六條,副廉政專員由行政長官而非廉政專員委任。因此,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能否「升正」,即使她的上司白韞六很有意見,最終只能由特首梁振英一錘定音。究竟白韞六有否因護主而向香港人說謊?絕對需要與他商榷。再者,根據該條例,廉政專員要終止任何廉署人員的委任前,要先諮詢貪污問題諮詢委員會。當日陪同白韞六見記者的行政會議成員周松崗,正是該委員會主席。要將廉署二姐換馬這種大事,白韞六何來權力,在未接觸李寶蘭前,以自己覺得對方辦事不力而自把自為?更不能忽略的是亷署跟其他紀律部隊一樣,都有按部就班的退休升遷部署。又怎會出現李寶蘭署任年多不獲提升之理?2012年白韞六邀黄世照當三年執行處處長時,已傳李寶蘭曾被考慮,惜當時年資尚淺而未成事,但已足見其能力早被署內肯定。如果李寶蘭被撤銷署任,真是因為廉署要求梁振英提供收取UGL五千萬元回佣的申報資料的話,將是梁振英任內最嚴重的舞弊事件。梁振英說自己事後才知李寶蘭被取消署任,就如他說行李門事件是地勤人員的安排,或者隱瞞大宅僭建是測量師的決定,真是切合他擘大眼講大話的作風。廉署這幾年卻儼如梁振英的東廠,委任譚惠珠出任廉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以廉署對付政敵及異己:曾蔭權案拖拉三年半才起訴,連前刑事檢控專員江樂士都指對曾蔭權不公;最近梁國雄因沒申報二十五萬捐款被控,但梁振英自己的五千萬回佣申報又不了了之。當梁振英有權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便借機對付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當他有權委任廉署高層,則能令廉署變成自己東廠。香港如今的困局不單要ABC(Anyone but CY),還得要有由真普選產生、敢於捍衛一國兩制和維護香港核心價值的特首。兩個月後的立法會選舉,請選民擦亮眼睛選賢能。我在選舉期間要暫別讀者,只盼九月後的香港有新氣象。香港人加油!原文載於2016年7月14日《明報》副刊 廉署大地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