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決定不查李國寶?

前行政長官曾蔭權被判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判監20個月,成為香港有史以來被判監的最高級官員。審訊期間控方表示雄濤廣播股東、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涉嫌透過曾蔭權太太,給予曾蔭權35萬元現金,質疑有關款項屬於建築設計師何周禮收取的裝修費。但廉政公署執行處處長(政府部門)余振昌作供時指,因「估計李先生不合作」,而放棄嘗試向李國寶這名關鍵人物取證。有關說法,嚴重違反本人昔日在廉署受訓及日常調查工作基本原則。 余振昌作供時稱,廉署當時花近5個月,經過多重「關卡」才可與案件相關的東亞銀行職員會面,因東亞一方要求廉署必須經其法律部門才可接見相關員工,他們的口供亦要經東亞的律師及法律部門檢視後才可簽署,部分口供更在律師給予意見後有修改。余振昌認為,如要和李國寶會面,必須在警誡下進行,根據其經驗,相信對方不會合作提供資料,故決定不會見他。本人認為此說法實難以成立。 只查收受利益一方 不禁令人質疑 其實法例賦予廉署相當重大權力向涉案人士取證,例如根據《防止賄賂條例》第14(1)(d)條,廉政專員有權指令證人提供指定資料、回答問題及提供文件,否則違法。而且廉署亦可根據防賄條例第17條申請法庭搜查令,搜查及檢取所

詳情

從幾宗新聞看寡頭政治

香港是否已經掌握在財閥、富豪和大地產商的寡頭管治中?Has Hong Kong become an oligarchy?這是危言聳聽、杞人憂天抑或有?可尋,可以從最近幾宗新聞說起。 在曾蔭權的「世紀大審訊」,夠膽「打老虎」的廉署(ICAC)放棄向案中關鍵人物、東亞銀行主席李國寶取證,原因是它「估計李先生會不合作」。於是,如此重要案件的主要嫌疑人,以非常礙眼的方式在審訊中缺席(conspicuous by his absence)。 公眾從中得到的信息非常明確:即使是前特首,只要他行差踏錯,執法機構也會窮追猛打;但富可敵國、財雄勢大的有錢人卻萬萬碰不得(untouchable)。 ICAC自毀長城 ICAC這樣做無異於自毀長城,更令人不得不懷疑,究竟有多少牽涉超級富豪的案件在不知不覺之中不了了之。2014年新鴻基地產董事局前聯席主席郭炳江觸犯《防止賄賂條例》被判監5年,也許只是一個「證實常規存在的例外」,英文所謂「the exception that proves the rule」。 這並非陰謀論。「成功」不是你做對了什麼,而是你做錯了什麼也不用承擔後果(success isn&#82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