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星如,多謝你

神奇小子K.O.日本拳王,取得21連勝,再次創造歷史。他不但成就了自己的夢想,也告訴了香港所有人:在社會那條成功方程式以外,人生尚有很多可能。 曹星如的青少年時代,和很多香港學生無甚分別:喜歡打機,討厭讀書,毫無目標。他甚至比一般「廢青」更不堪,中四輟學,會考捧蛋,做過倉務及跟車。那時候的他大概就是那種香港父母用來恐嚇小朋友的例子──「嗱,你唔俾心機讀書,大個就好似哥哥咁架啦!」 然而,自2011年成為職業拳手,他不但一步一步爬上拳擊界巔峰,更成為了香港無人不識的運動明星。可能是他瘦小的身形,也可能是那招招積積的神情,相比李麗珊、李慧詩等港產世界級運動員,曹星如更多了一份「香港仔」的味道,更容易令年青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昔日的反面教材,變成了青少年所尊敬的夢想家。在年青人心目中,他的地位比香港家長趨之若鶩的醫生律師i-banker更高。 回想上月,短短三星期內發生了七宗學生自殺事件。我向來覺得,學生自殺不是為了逃避,而是因為不知應該追求甚麼。父母口口聲聲「為你好」、「唔想你第日咁辛苦」,但在學生眼中,卻只是將這些傳聞中的「艱苦生活」推前至孩提時代。入到大學神科,做到醫生律師,就h

詳情

我本人原來什麼都可以記不起

在香港生活,怎麼樣才叫合理呢?這幾個星期,我一直在想的是,究竟所謂「生涯規劃」是怎麼一回事。比方說,我們常在新聞媒體中看到,有不少研究都說很多工種,將來都會被電腦或人工智能代替。未來的日子,我們還會需要配藥的護士、藥劑師、記者、司機、會計師、教師、股票理財師等等的職業嗎?或許將來,到醫院看醫生後,電腦就會自然而然的把藥袋子放到病人面前,打發他們離開。到外上計程車呢?都不需要再受的士司機的氣了,外國已在研究自動駕駛系統了。在無人駕駛的的士上,滑滑手機,讀到的新聞,也許都是自動寫出來的。也沒差很遠吧?反正現在的網媒做的所謂策展新聞,都是把消息當事實、風聲當人情,什麼「我收到風」什麼什麼的,就當成是重要的情報。總之政府出一篇新聞公告,人工智能的系統就會改一下字眼,又當成一條新聞了。然後你發現,你的孩子考了一個會計師牌,而他每天的工作,也許就像一個超級市場的收銀員一樣,站在機器前面,把單據一疊一疊的掃描,之後數字就會自動跳入適當的位置。而他們就看一看、簽一個名字,就叫完成他們的工作。至於老師、股票分析師,也許將來都要提供娛樂吧?身材出眾的、樣貌娟好的,總會有機會成為「受歡迎的」教學或炒股軟件的代言人;而技術上,這些東西都會被一星期工作7天、一天工作24小時的人工智能電腦取代。我們可用什麼經驗面對將來30年?然後,我們可以用什麼經驗去面對將來30年呢?你的父母在殖民地時代出生、成長。他們成長的時代,警察會貪污、消防沒收錢就不開水喉。大家都自顧自生活,為口奔馳。直至暴動,之後搞香港節、公屋、懷柔政策,我們才覺得殖民地時代什麼三權分立、什麼制度、什麼向上流動,是為我們的生活帶來安穩的未來。所以,我們不難發現,辣招對釋法,「老友記」都是愛談辣招。長輩WhatsApp group喺度廣傳「支那乜乜乜」,另一個基層中大同事群組又說「講粗口唔好唔妥係衰」。然後,有些人支持釋法,在茶餐廳吃飯時,那個每句說話都有「×你老×」的冷氣工程技師就以為自己在開咪做《光明頂》,說:「×你老×,呢兩條×樣,講粗口,又支那又乜乜七七,係咁㗎啦。嗰陣南京大屠殺×你老×死幾×多人呀,又拍埋啲淫片(這時候就把手機給同事看,原來是另一段台灣女生自拍的裸體片,樣貌身材全不一致,但他們都以為是某名女性議員),邊×度有資格做議員呀,十幾萬一個月呀你老×。」他很支持中央、很支持中國,因為釋法是「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解決方法。別太上心 別太認真事實上,一次釋法,《基本法》的可信性、權威,都會被削弱一截。這是不論建制或泛民議員政客甚至官員,都說過的。當然,現在有人說「釋法是維護法治的方法」,還有什麼可以說呢?最近朋友看房子,中國資金,連要交雙倍印花稅都趕來買房子,樓價高企不下,中資投地呎價之高,勢如破竹。如果你有孩子已出身,有3層樓收租,又有足夠資產過下半世和再下下半世,為什麼要同情你們這些「不夠努力」、「入大學只會舐腳玩淫賤遊戲」的「死廢青」?其實,我一直都很貼地,我很知道這些「廢青」痛恨的「港豬」在想什麼。只是我想把我看到的東西說出來,之前就被「黃絲豬豬」說我「你咁負面做咩?你唔可以正面啲,令香港變得更好㗎咩?」我如何一個人一個腦一對手一把口令香港變得更好呢?這些事情,再說也無謂。反正現在,「熱狗」當我是「泛民狗」,泛民當我是「熱狗」。世事世道?算吧。反正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利益至上,火燒心只會害苦自己。別太上心、別太認真,好嗎,親。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1月5日) 廢青 生涯規劃 人大釋法

詳情

魯蛇和廢青

毛記自居為最受廢青喜愛電視台,台慶當日,不是沒有年輕面孔,單看外表,卻更多是三十出頭的上班族,以及穿戴時尚的中年男女。如果「廢青」確實已成一個族群,似乎跟年紀和就業狀况等客觀條件關係不大,「廢青」作為形容詞而非名詞,表達的是一種生活態度,做人不用每天追趕跑跳碰,hea下,頹下,甩轆下,地球還是會轉,加入不了人生勝利組,沒關係,毛孩刀仔鋸大樹,嘲笑俗世意義下的成功者,又不忘自嘲,「廢青」像盾牌,拿在手裡,進可攻,退可守。廢青的台灣遠房親戚,叫「魯蛇」。魯蛇是舶來品,原名loser,幾年前流行起來時,表裡意思大致一致,指的是那些沒工作或低收入的人生敗將,但近來見人自稱魯蛇時,隱隱然有沾沾自喜的意味,連言若有憾都沒有,毫不羨慕對家「溫拿」(winner),反而覺得事事追求成功的人可笑。世代交替,人心思變,八十年代的優皮(Young Urban Professionals),九十年代後的Bobo(bourgeois and bohemian),還有DINK(Dual Income,No Kids),莫不是流行一時的潮語,藉以理解新興現象,目下都過時了。經濟轉型,從前穩賺的行業風光不再,貧富差距愈來愈大,成功要靠父幹,為免落後於人,人生的起跑線愈推愈前,人仍在阿媽肚裡,已經開始報幼稚園,但起步這麼早,跑得那麼用力,即使練就了幾多本領,來到某一步,走不下去了,回頭一看,問題出在那套凡事要贏的價值觀上。或者說,魯蛇們和廢青們,正在重新定義輸贏、成敗。對毛記台慶的期望和失望,之後引發出來的批評和護航,正好為這趨勢提供了很有趣的案例。原文載於2016年5月16日《明報》副刊。 廢青 100毛 毛記電視

詳情

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

日本社會學者山田昌弘教授數年前寫了《社會為何對年輕人冷酷無情》一書,探討該國的青年貧窮浪潮及家庭崩壞問題。教授指出,在二戰後至上世紀90年代前,日本整體處於經濟高度成長期,工業迅速發展。年輕人高中畢業後便能輕易進入企業成為「正社員」,大學畢業生更是平步青雲,他們的收入也較雙親高。因此,社會整體同意為高齡者提供福利,但青年則不獲納入福利體系中,反正可以靠自己。而整體勞動環境則設計成對中高齡階層有利,如終身聘用及年功序列制,使他們能安心生活。但到了1990年代,日本經濟泡沫爆破,亞洲金融風暴降臨,進入迷失10年又10年。時移世易,現時日本青年即使大學畢業,也難以成為正式員工,以兼職和人力派遣形式受聘者愈來愈多。年輕人根本無法靠自己的收入過活,只能依賴雙親,造成「社會冷酷、父母呵護」的現象。國家拒絕改革去為青年提供援助福利,社會也經常質疑年輕人過度依賴社會資源。假若雙親經濟能力強,尚算無問題;但假若家境本身不好,則造成跨代貧窮。二三十年前規則 今日仍適用?日本有其獨特的社會制度,上述研究不能直接套用在香港,但其研究方向及旨趣,值得香港中高齡者及在上者好好參考。在香港,社會對年輕人也非常冷酷。學童不斷自殺引起社會關注。蔣麗芸認為某些年輕人「無用」、「無前途」;鍾樹根則指出他那一代人都經歷過艱苦的考試歲月,但很能捱,反觀當下的年輕人則太脆弱。以上論述,乃屬主流。現時的中年人總是說自己如何「捱過艱辛」,「靠自己」一步一步爬上社會階梯;而現時年輕人則「唔捱得」,明明經濟和生活水平比以前好,卻常常投訴政府,是「廢青」、「攤大手板問政府攞錢」。假若這些中年人他們能夠後退一步,宏觀理解社會與經濟結構的變遷,絕不會得出如此結論。時移世易。當社會經濟大環境已經轉變,又怎可能會認為二三十年前那套遊戲規則到了今日仍然適用?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儘管生活水平不及現在,但社會整體向上流動,而且處處需要人力人才去開拓。和當年日本一樣,只要你大學畢業,就是天之驕子;即使高中畢業,也機會處處。今天又如何?就以教師為例,當年只要進了師範學校,都不難找到教席;今天即使你大學畢業,再花錢考了教育文憑,可能也只能當一個教學助理,供早已上位的正式教師使喚,而且人工很低。經濟結構在1990年代轉趨單一,由金融、地產、投資(機)壟斷,根本容不下想要開拓新領域的年輕人(要去批判的話,這甚至涉及世代正義(generational justice)的問題,此處不詳論)。你們的時代 不是我們的時代某些人總是慨嘆「一代不如一代」,卻從不去思考自己曾受過多少「時代」的恩惠。當今中年人真的比年輕人優秀嗎?鍾樹根、屈穎妍等假若出生在1990年代,現時20多歲,真的會比他們口中所謂「脆弱的年輕人」強大嗎?年老一代常說自己戰時如何歷盡艱辛、捱到最後,繼而批評年輕一代「唔捱得」;現實是:假若當今年輕一代生於戰時,自然要從軍,自然會「捱得」,而老一代假若生於今日,一樣會被無情的課業考試壓得喘不過氣來。不是你們特別強,只是時代迫使你們在某方面要強。詹德隆先生曾在電視節目中引用電影《夢斷城西》的一幕——老人家跟年輕人說:”When I was your age……” 年輕人立即打斷他說:”When you was my age?When my old man was my age, when my brother was my age…… You was never my age!” 你們的年輕時代,根本不是我們的年輕時代。現時的年輕人可能有不少弱點,例如專注力較低、嬌生慣養、拒絕長期委身等等,但每個世代都有其問題、都有「廢青」。每當你要罵「一代不如一代」時,請先想想:假若自己屬於你所罵的「下一代」,又會有何際遇。年輕人希望活得有意義除了經濟結構問題,也有價值觀念轉變的問題。如果你去問一些年輕人他們的偶像是誰,估計無多少人會答「李嘉誠」。李嘉誠曾經是香港人的偶像,「靠自己努力成為首富」的傳奇令人神往,但時下年輕人「唔係咁諗」。他們不視李嘉誠為偶像,不代表不要錢;他們都想要錢,但不求「發大達」,只求活得舒適,找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閒時可以去旅行或跟三五知己食餐飯。而更重要的是,希望活得有意義,會尋求正義、公平等價值,賺錢也想賺得有良心。中老輩會批評這種態度是「不願捱」、「太理想」;然而他們無法解釋,為何人的追求永遠只可留在「物理層」和「生物邏輯層」,不能踏進「文化層」和「價值層」。而且所謂「不願捱」的指控,也值得質疑:究竟是「不願捱」,抑或是「不願無意義地捱」?例如剛畢業入行的記者,月薪只有萬二三,不時要東跑西跑,睡無定時,有突發事件自然要超時工作。捱得如此辛苦,自己寫的稿卻被高層政治審查刪減大半,甚至指派你採訪毫無新聞價值的事。晉升無望,又無意義,請問為何要如此捱下去?大家都要掙扎求存早前有名文憑試考生去錯試場,獲一位校長幫忙,網上一片歡呼聲,有人甚至笑言對人性和教育恢復了些少信心。其實這位校長大可以叫同學自己想辦法,承擔失誤的後果:「我那個年代考公開試時,怎會有人幫?不合格就不合格!不能溺愛,痛過就會成長!」然而校長卻選擇了協助,以行動教導同學:見人跌倒應該幫人一把。把自己世代的一切生活經驗視為人人必經之路和理想狀態,是何等的無知。各位中老年人,只要你們嘗試易地而處、宏觀思考,便會發現:自己其實與口中的「廢青」無什麼大分別,大家都要掙扎求存,都需要人家協助。真的,大家都不要把自己看得那麼高。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4月22日) 青年 廢青

詳情

從「常模理論」看「廢青現象」

上一代人看下一代人,總是看得十分不順眼的。不容置疑,這是generation gap作的祟。經傳媒炒作的「廢青」現象不少以老一輩作為主要讀者的傳統媒體,以及如周融搞的《HKG報》等新興網媒,成功捕捉老一輩人的心態,尤愛煽風點火、推波助瀾,更酷愛把年青人寫得多麼的不堪、多麼的「不道德」,以便嘩眾取寵,吸引讀者。上述的例子,多不勝數。當中最為經典的,是屈穎妍的專欄文章《芭蕉熱》。她在文中批評現今的年青人吃不了苦,每每炎炎夏日便受不了熱,出街都要拿著一把芭蕉扇。她認為,年青人若果連熱一點的苦都受不了,將來是不能成大事的。而早前引起社會廣泛討論的「年青人不肯讓座」之事,經某些傳媒的炒作,彷彿所有年青人都視道德如無物,禮樂已然崩壞,社會道德已經宣告淪亡似的。何謂「常模理論」簡單來說,這些「八、九十後是廢青」的想法,已經成為部份人士看時下年青人的「常模」了。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所編寫的《快思慢想》一書,便提及到「常模理論」(Norm Theory)。所謂的「常模理論」,解釋了人類在重覆看見相似及類近的事或物後,從「驚訝」發展到「見怪不怪」的思考過程。書中的作者引述了一個發生在餐廳的故事來解釋「常模理論」:有一個人坐在高級餐廳中,觀察身旁的客人用餐時的樣子。他在看到第一個客人在喝湯時皺了一下眉頭,像是很痛苦的樣子,便感到很驚訝。不過,當他再次看到另一個客人從同一碗湯舀一口來喝時,立即用手來摀住嘴巴,不讓自己叫出聲來,便感覺到沒有那麼的驚訝了。這兩件事均是同樣的不尋常,為何後者沒有那麼的驚訝呢?作者認為,第二件事會讓人從記憶中勾起了第一件事來。當兩件事放在一起的時候,便令人覺得似乎合情合理了,因為這兩件事均符合了同一個解釋,就是這碗湯一定很難喝。廢青這個「常模」事件一:假設你第一次從報章中看到有年青人寧願宅在家中打機,也不肯做扎鐵、洗碗等長期缺乏人手的「辛苦工」,或許你會感到十分驚訝。事件二:當你之後讀到類似的新聞,例如有年青人寧可準時離開公司回家打機,也不肯OT,你便不會有如事件一那般的驚訝。按照「常模理論」的邏輯,在你的腦海中,不難想起事件一來。把事件一、二聯想起來,你會得到了一個合理的解釋,就是年青人唔捱得,即俗稱「廢青」是也。總結我們在思考的時候,很容易犯上了把問題「常模化」的錯誤。書中的作者以「摩西錯覺」作為例子,指很少人會發現「摩西帶了多少種動物到他的船上?」這條問題的錯處。(正確的主角應為諾亞) 這是因為諾亞與摩西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們同樣是聖經中的人物,且音節數、母音(英文)均是一樣。除非錯得太離譜,一聽就知冇可能,否則「常模理論」才會失效。所以,我們千萬要小心,不要被我們既有的「常模」規範了我們思考的內容及方式。在討論個別的例子時,也不要跳過論證的部份,繼而輕易得出「因為是廢青,所以就乜乜乜」這個結論。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廢青 常模理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