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惜姿:付費看新聞

可能我來自新聞界,又在新聞學院工作,我對付費看新聞,沒有抗拒。最近付了近五百元,成為端傳媒來年的訂戶。有朋友嫌貴,她一向有看端傳媒的文章,自從要收費後便停了。我說,一年五百,一天只要一元多,那也算貴? 但讀者習慣免費看新聞,已成定論,我不會驚訝。反而想,我付了錢,端傳媒就可以好好營運下去嗎? 看到端傳媒總編輯張潔平的專訪,知道他們幾個月來所經歷的起跌。今年四月該公司資金出現危機,富商李澤楷曾積極洽購,談了半年,合約也簽了一半,李突然抽身而退。端陷入財困以後,大幅裁員,只剩下三成人手,要推出付費牆來穩定收入。三個月來一共有七千名讀者肯付費,收入三百萬。 但,一年三百萬,每月也只有廿多萬,足以養活一個編輯室嗎? 自從媒體數碼化後,原有的商業模式破壞了,媒體一直未能回復昔日的光輝歲月。但將責任推在不肯付費的讀者身上,也是不合理。 從來,讀者從口袋裏掏出來買報紙的那幾元,都不足支付報館的開支。眾所周知,報紙的盈利大部分來自廣告,是高銷量推高廣告收入,令一張報紙賺錢的。以前的《蘋果日報》差不多厚達一吋,我們常笑說你買報紙的那幾元,除去報販、發行商的利潤後,用來買一疊白報紙都買不到,如何能養活製造

詳情

《蘋果日報》外判制 不止藍絲很高興

《蘋果日報》外判工序,業界叫苦連天,勞工團體連番指摘。但有一群人,聽到這消息竟然感覺興奮。他們並非親中人士,而是來自坊間的內容製作團隊,以及一早有意自立門戶的《蘋果》員工。在一片愁雲慘霧之中,外判制對於媒體轉型來說,一定是壞事嗎? 「好事,洗走啲垃圾。」《蘋果》外判制的消息傳開後,一位未受波及的《蘋果》記者好友,私下向筆者如是說。按其意思,並非所有離職員工都是「垃圾」,而是認為這制度可促成汰弱留強。如能借助壹傳媒資源自立門戶,並在市場上發光發熱的人,理應是兼具創新思維與商業觸覺的人才;而未能成功轉型的部組或個體,則似乎是較無法適應時代轉變的一群。 讀者選擇什麼 已隨時代改變 競爭帶來進步,但除了林行止先生外,鮮有論者願意拋出如此不近人情的分析。不過對媒體人來說,最無情的,是捨棄了傳統新聞內容的廣大市民。 在互聯網時代以前,副刊娛樂僅屬其次,政經新聞才是王道。這種思維,植根一代又一代傳媒人。所謂好新聞,就是能監察政府、揭露不公、改善社會的報道。直至互聯網出現,資訊爆炸,市民卻紛紛投向副刊娛樂的懷抱,瘋狂地點擊吃喝玩樂與八卦資訊。傳媒人眼裏的好新聞,得不到大眾垂青。 然而,許多記者拒絕接受

詳情

中國式《深夜食堂》:比手撕鬼子更誇張

在鋪天蓋地的罵聲中,《深夜食堂》成為了大陸的熱門話題。甚至逼得導演不得不出來道歉,平息眾怒。 打造中國特色的深夜食堂,中國特色似乎成了一道護身符,仿佛導演只要搬出這四個字,一切就值得諒解。可是,這次致力於打造「中國特色」的深夜食堂,不單單沒有讓我看到任何的中國元素,反而是種種低劣的抄襲,生搬硬套出的一套作品。無論是主角的日式服飾,鬧市裡的居酒屋,都抄足了日本。改變最大的,竟然只是食堂裡的餐牌,把「定食」一項換成了「大鍋菜」,如此拙劣的手法,就幻想得到中國觀眾的共鳴,只可惜,勉強是沒有幸福的,觀眾也不會買帳。特別是對於那些看過原版《深夜食堂》的人,簡直是一種深深的情感傷害。 深夜食堂原是一部日本漫畫,作者安倍夜郎四十不惑,將自己的感悟融入作品,之後又被改編成了電視電影,專門描繪出了都市生活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千姿百態。我曾兩次買票入場看戲,被日版《深夜食堂》嚴謹認真的生活態度所吸引,那些平凡的生活,卻有著一個個溫馨而又深情的故事,著實讓人心頭一暖。 初初接觸中國版深夜食堂,是由於好奇。大陸觀眾向來對爛片充滿了驚人的忍耐力,甚至有著越罵越看的奇特心裡。這一次,究竟是何以神奇的情節套路,才讓向

詳情

韓劇改為播放時中間插播廣告後,觀眾的反應如何?

以前還會看TVB劇集的年代,每15分鐘就有廣告時間,有時還會有冗長的廣告,好像在攝時間般,其實於我而言,是極討厭。不但影響對劇集的投入度,而且對於廣告時間的管理過份寬容,其實不是一件好事。而韓國放送對於播放劇集時,本身是禁止在劇集中間插播廣告,務求讓觀眾一氣呵成地看畢一集劇集。但最近,越來越多韓劇開始每天分開2集連播,1集中間會有廣告時間,而那2集則每集30分鐘左右。究竟這舉動得出的效果如何呢? 而最初進行這個放送改革的,就是SBS電視台,第一部將會分開2集的劇集正是前晚首播的月火劇《我的野蠻女友》,第一集播了30分鐘後,就插播30秒時間廣告,然後就放送第二集。而在《我的野蠻女友》以中間插播廣告形式播出之前,其他電視台如MBC、KBS亦宣布其劇集亦會跟隨這形式播出,如MBC已將水木劇《君主-假面的主人》、月火劇《守望者》均改為這形式,而MBC的廣告時段更有60秒,與SBS同時段的水木劇《奇怪的搭檔》一樣。其後KBS重新推出的金土(星期五、六)時段的劇集《最佳一家人》,亦改成這形式。 不過,韓國觀眾似乎對這方式不太受落,自SBS落下這決定後,隨即惹來不少批評,除了批評電視台插播廣告使他們

詳情

家之戀 樓盤廣告與理想家居

早幾天在觀塘吃晚飯,餐廳碰巧與某新樓盤示範單位同在一幢大廈。一走近門口,已有十數地產經紀(對,是目測)湊近:「先生,介紹返呢個新盤!」我耍手擰頭,急步離開。大部分經紀看清楚眼前人衣著寒酸,銀包怎看也沒有幾百萬,都識趣放棄;唯有一兩人窮追不捨,飛身攔截,繼續游說:「先生,你都是時候成家立室啦!」我一怔,心想這招數真高明。 買樓,從不僅是羅仲謙所言的「買磚頭」,更加是買一種有關「成家立室」的感覺與想像。 上星期五,長實位於荃灣西的新樓盤「海之戀」(不是壽司)首輪496伙單位開售,錄得逾1.4萬認購登記,超額認購28倍。由於樓盤以幸運大抽獎形式決定揀樓次序,現場有數以千計買家大排長龍,群情洶湧。長實執行董事趙國雄形容,就現場所見,有超過六成準買家都是「年輕朋友」,大多由父母陪同,估計不少都需要對方「幫手」:「始終置業安居是人生最大訴求」。 這句話似曾相識。我是J2長壽節目《安樂蝸》的長期擁躉,每星期隔着熒幕,不知聽過多少年輕一代分享其「蝸居」裝修,以及置業故事。印象中,九成屋主受訪時都形容,「置業安居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每次聽見,眉頭總會一皺——環顧全球,試問哪個地方百姓一生目標與夢想,

詳情

搵死人錢

毛記賣廣告,絕到冇朋友。林海峰嗌咪,唱懷舊老歌:「……仍然祝福,祝福這段選戰。食住花生,花生永食不厭。」對,這選戰,你我冇份投票,只有份食花生。而今次,花生脆卜卜,食極唔厭,長食長有。 曾胡林葉,各有戲碼。林鄭化身阿爺放出嚟嘅惡狗,John曾被美化為貼地親民嘅underdog,胡官做了可愛的金毛尋回犬,葉劉好多牢騷似隻苦情貴婦狗。歷屆選戰,最有娛樂性係今次,最令人無奈亦係呢一次。中央流言滿天,未選已經話唔任命,牛鬼蛇神招搖過市。所謂漸進式民主選舉,其實與死魚、鹹魚無乜分別。 毛記好醒,想市民所想,悲市民所悲,樂市民所樂。除了苦中作樂,睇戲食花生,又有乜好做。林海峰唱到好high,大嗌:「我要專心,聽陶傑抽水——!」此時才子入鏡,傾情抽水,手握紳士牌花生,唱:「花生中其實紳士最脆!」原來班友仔賣花生廣告。而網民甘心樂意睇片,唔會好似平日飛廣告咁,食指有如痙攣發作急急click走佢。睇完才子陶傑,仲有另一個才子王宗堯出賣,更加肉緊嗌咪,爆肺大叫:「花生之王,是我!」無厘頭懷舊港片feel,才子拋個身出嚟,黐孖筋、打孖上,嬉笑怒罵。有錢點解唔搵。 論政名家之所謂,香港政制的深層次矛盾,死結打

詳情

「故宮壁」展覽觀後感

康文署宣稱佢哋喺香港站花咗百幾萬整嘅「故宮壁」,唔係廣告而係「展覽」。作為一個討厭廣告、熱愛展覽嘅文偽青年,我當然第一時間衝去欣賞啦!去到就發現,「故宮壁」真係劃時代嘅展覽,好多方面都相當創新:一、入場費:好多展覽都要收費,想睇「故宮壁」,除非你咁啱經過,否則都要科水先睇到。但奇就奇在,呢筆入場費唔係康文署收,而係港鐵收(展覽位處港鐵收費區內)!港鐵已經收咗場地租金,係咪應該嘔返啲入場費畀政府呢?(不過學生入場有半價,至少喺呢件事上「故宮壁」同一般展覽係冇分別嘅。)二、展品:你有冇見過一個展覽,有一半展品係重複架?我見過,我真係見過!「故宮壁」兩側嘅展板,除咗圖同字嘅擺位有少少分別外,基本上內容係一模一樣!睇其中一邊已經OK,咁點解要出兩邊嘥錢呢?三、文字:每次睇展覽,我都會仔細 lun 展板啲文字,加深對展品嘅認識。「故宮壁」有好多文字描述,不過全部「黐地」,加上場地燈光根本好難閱讀。到底啲字係想畀人睇,定只係裝飾呢?四、導賞:睇唔到字,諗住聽導賞了解多啲故宮嘅建築啦,點知導賞員只係不斷重複講「使用扶手電梯時,請企穩及緊握扶手⋯」,真係令我搲晒頭,莫名其妙。五、宣傳:一般康文署展覽,好似莫奈名畫展,展出之前同期間都會周街見到宣傳廣告。呢次就完全冇事前宣傳,仲要出咗先話係展覽,真係好有驚喜喎!六、紀念品:睇完展覽,諗住買啲精品留念啦,不過一路繼續行,只係見到間便利店。入到去,冇故宮文化工者趙廣超嘅《大紫禁城》賣,亦冇坦克車貼紙、血手印印水紙賣,略嫌美中不足,唔可以為觀展體驗留下完美句號咯。講到尾,搵得媒體代理去安排呢兩塊「展板」,換咩叫法都改變唔到「故宮壁」係廣告呢個事實。唔想畀人話浪費公帑,就攞「展覽」一詞作包裝,一切都只係語言偽術!若果政府真係覺得呢個係「真.展覽」,不如就用呢個方式繼續展示故宮精品,咁就連起博物館嘅錢都可以慳返啦!P.S. 圖片攝於香港站「故宮壁」展覽範圍,絕無tune 色;拍攝時並無實Q阻撓,比起一般不准拍攝嘅展覽,「故宮壁」喺呢方面就符合人性多了!唯恐你唔知咩係「血手印」同「坦克車」,傳送門: http://bit.ly/2i5NUFG原文及圖片載於作者facebook專頁———————————–公眾投票現已開始!立即投選心水作品,令真正多人睇嘅作品獲得重視:http://bit.ly/2ircM8R 藝術 廣告 展覽 西九 故宮

詳情

潮看中化:先秦已有「廣告商」

在古代「賣廣告」,聽起來不可思議,但周佳榮說,像今天常見的廣告燈箱、包裝紙、商標,甚至是牆上廣告,早在古時的大街小巷已出現。在中國古代的廣告歷史,最早可追溯至先秦時期,如商代的器皿銘文記載物主的功績,就有宣傳的效果。商業世界,古今差異不大,就連賣廣告的手法及目的也是差不多呢。店門放商品 吸引客人走在街上,見到「鎖匙」的模型就能找到鎖匠,「旋轉滾筒」代表髮廊。周佳榮說:「古時店舖會用一些實物『招幌』,放在店前吸引顧客前來消費。」這些實物廣告類型多樣化,有刀、鍋、棉花等,「在《清明上河圖》可以輕易找到這些例子」。此外,早於唐朝已有燈箱招牌的概念!周佳榮說:「概念與今日見到的日本料理燈籠相似,店舖會在燈籠寫上文字,說明店舖的性質。」如茶樓、客棧等,效果絕不比旺角街頭的霓虹燈牌遜色。圖中右舖門前有「刀」作招幌。(截自《中國坐商古招幌》)商標建立「品牌」商品的品牌,是品質保證,有時更是財富、地位、風格、品味象徵。早於宋朝,已有品牌及商標出現,例如「認門前白兔兒為記」印刷銅版,有小白兔手持縫針,就是「濟南劉家功夫針舖」的商標。周佳榮說:「這個『濟南劉家功夫針舖』廣告印刷銅版,是至今發現最早的廣告印刷實物,用途就如今日可見的藥材店包裝紙般。」圖像生動易記,成為產品的標記,北宋的婦女要做刺鏽工品,也會想起這隻小白兔。此外,明朝也有不少「商標」,「以工匠『江千里』為例,他做的瓷器刻有『千里』兩字。他的產品受歡迎,於是當時便有『家家杯盤江千里』的說法」。牆上賣廣告周佳榮表示,在繪畫清代都市外貌的《姑蘇繁華圖》中,可見的廣告便有三至四百多個,形式除了文字、實物外,同時發展一種新的廣告形式 ——「牆上廣告」,一般寫上店名、商品的性質。在圖中街道牆上,可見「膠州醃豬老行」、「香水浴堂」等文字。另外,又會以一些標語作為招徠,如「童叟無欺」,形容其所賣的商品貨真價實、絕不騙人。「膠州醃豬老行」(左圖)、「香水浴堂」(右圖),取自《姑蘇繁華圖》(截自《中國廣告史(修訂版)》)文、圖:鄭律銘、網上圖片、受訪者提供原文載於《明報》教育版(2016年10月14日) 廣告 歷史

詳情

有一種堅持

有天乘的士見客,司機頗為健談,見我面色不好,便問:「你好耐冇訓覺呀?個樣咁殘嘅?」我說對司機說:「你真細心,連乘客唔夠訓都留意到。」後來我才發現,不是司機特別細心,而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的睡眠不足,因為機乎每一次和朋友見面,他們都會對我說差不多的說話。我很少去思考「工作是否很辛苦」、「為甚麼要這麼辛苦」等問題,因為這麼多年來,已經成為習慣。這是我的生活模式,對我來說,不斷作新嘗試,實驗新方法和尋找新機會,把業務做得更好,生活才有意義。不少朋友會好奇,為何我可以同時做這麼多事情。就以現時為例,敝公司Innopage,今年為其中一個產品Ticker引入新股東並Spin-off成獨立Startup,又與香港遊戲業龍頭Gameone合組新公司,製作定位手機遊戲。另外公司推出了新的UI/UX設計服務,而內部創新計劃InnoLab所開發,比Openrice更好用的Foodbulous,剛贊助了何韻詩演唱會,正在進行推廣。自己又與業界朋友籌備第二屆TIPS創業計劃,以及在浸會大學任教一科Mobile Communications,並準備和上屆畢業的同學一起將其中一份功課的概念做成產品。每一件事情,都是我喜歡做的事,所以就算睡眠不足,亦不覺得特別辛苦。不少人問我「為甚麼」,我也答不上來,硬要找一個說法,就是我對於推動科技,有一種堅持。已成為經典的1997年蘋果廣告「Think Different」,在播出一系列名人的影像之後,其中幾句這樣說: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我對這幾句特別深刻,因為這是一種每個人只要肯做,都會做得到的事情。那怕只是一些小改變,只要肯踏出第一步,我們都能把人類向前推進一點點。現在我選擇工作,都會先問自己,這件事會否為現況帶來一點改變?能否把人類社會向前推進一丁點?這是「屬於所有人的偉大」,因為改變世界可以由小做起,由自己做起。無論是鼓勵同事自主創作的InnoLab計畫,還是推出UI/UX設計服務嘗試提升本地App的設計質素,或開發Foodbulous,我們都以挑戰現狀,把事情做得更好為目標,這就是我們的堅持。在計劃Foodbulous的推廣時,我想到每間小店的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而這些故事的共通點,就是大家都懷著一種不可理喻的堅持。我將這個推廣活動命名為「有一種堅持」,因為我相信,凡是食物做得好的店子,都一定對食物有種熱愛和堅持,否則誰會去做這麼高風險又困身的生意?而這些好吃的小店,因為沒有特別宣傳,或根本沒有廣告預算,所以你在Openrice未必能輕易搜尋得到。我們將會走遍全香港,逐家逐戶去探訪這些好吃而又未必廣為人知的餐廳食肆,去探索他們背後的故事,和表揚他們對食物的堅持。Foodbulous的使命,就是提供有價值的餐廳搜尋結果,就算這些餐廳沒有做資金去宣傳,只要獲得用戶關注的朋友推薦,就會在搜尋結果中出現。而我們決定暫時不接受餐飲有關的廣告,使我們能夠保持中立,避免因廣告收入而偏幫飲食集團或連鎖商店。我們會堅持用最好的UI/UX設計,提供最有用的搜尋結果。Foodbulous的設計,能將飲食評論的權力回歸用戶,免除一切審查評級,而又能藉著用戶的社交網絡,把網絡打手的假食評有效過濾,令到真正的食評得以廣傳,用心的餐廳能夠被大眾發掘。要改變香港餐飲App「一台獨大」的生態,並非容易的事,但無論面對多少困難,我們都會堅持到底。因為有一種堅持,叫做改變。我相信,只要肯改變,便能夠推動世界。(圖片:Apple 1997年「「Think Different」廣告海報合集)原文及圖片取自作者網誌 廣告 創業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