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絕望的香港應「停止繁殖」嗎?

今年的香港樂壇,沒有一首流行曲比林奕匡的《停止繁殖》更有衝撃性,更能反映香港人當下的心情。這一個星期(編按:文章於11月9日刊出)不止出現了人大第五次釋法,還有美國的總統大選,每一天的新聞都將人壓得透不過氣,移民又可到何處去,留下又可怎樣自處?近日全球上演的電影《Inferno 地獄解碼》題材也在講人口過剩現象,這個方向解讀《停止繁殖》也可相通,環境破壞加快了末日步伐,全球暖化,天氣極端,青天有雹,城市變沙漠。然而《停止繁殖》作為廣東歌,主要市場當然是香港人,而大家第一時間聯想到世代的逼迫,當然不是自然生態,而是人為政治。「何時又有不公平變成磊落」中一個「又」字標示了見證著不公平的事已不止一次,還要給漂白成「光明磊落」,這是一個黑白價值觀不再能堅守的世界。「期待過出世然後上學」的「過」字讓這期待成為過去式,即不復存在,出世不再值得期待。「報警察還是音樂,全部閉幕」,當正義與文化都被侵蝕後,就只剩一片空白 (荒漠)。這首歌對於詞人陳詠謙與唱作人林奕匡來說,都是矛盾的產物。陳詠謙剛迎接家庭中的新生命,還為其後代寫了深情的《給兒子的信》,竟然突然宣揚「絕種」訊息。林奕匡近年走陽光勵志路線,溫暖地傳揚《頌讚詩》而廣受樂迷受落,年頭的《一雙手》就是絕佳例子,於是曲詞的組合帶來《停止繁殖》有其驚喜之處,派台的時期亦相當配合時勢。林奕匡雖然自己譜曲自己演繹,但這種講求爆發力的唱法並不是其擅長,只是這可算作其暗黑系的曲風還是有跡可尋,如聽過出道作《雨落大地》就不會對新歌意外; 關於社會現象的觀察則更早見於其成名作 (同是陳詠謙填詞) 《高山低谷》。《高山低谷》既有貧富懸殊的暗示,也有自身星途的代入,而《停止繁殖》就講得更白,減少個人自況而強化時代的視野。《停止繁殖》與如詩歌般的《一雙手》有強烈對比,是希望到絕望,恩典變詛咒。從前這類社會歌的代言人是陳奕迅,《時代巨輪》《六月飛霜》《主旋律》有類近曲風與爆發性的演繹,但現在的陳奕迅已變得成熟世故,只有《無條件》與《四季》等曲的單調乏味。大概這是上了殿堂的代價,旋律慢熱耐聽,卻沒有新鮮感,不會刺激感官與思考。之後也有周柏豪代表年輕人,《傑出青年》《自由意志》《天下大亂》等均為表表者,只是唱功聲線所限,得不到更多注目。當下香港樂壇對迫切的社會議題表示反應的,最有說服力的已到林奕匡。陳詠謙也不是首次接觸這題材,但用字最絕,火氣最猛要數今次。之前與周柏豪合作無間,今次就換上了林奕匡。「停止繁殖」這歌名是一個對世界絕望的宣言,不再將生命延續下去,不想下一代留在痛苦之中——從歌名到主題,都有種「語不驚人勢不休」的氣勢,是質疑,更是控訴。近期港式流行曲就以其最貼近時事走向,而近年香港具批判性的流行音樂作品都如此悲傷,如此沉重,就只怪社會氣氛確實如此。(My Little Airport 與雞蛋蒸肉餅等獨立單位不在主流範圍之內)「停止繁殖」這宣言其實相當危險,因會導致人類絕後,又或奉信的行動者會像《地獄解碼》劇情一樣,實行恐怖主義。這種專屬年輕人的「譁眾取寵」,就像游蕙禎的「扑野空間」言論,就像青年新政在立法會宣誓所示的姿態。聽林奕匡演唱《停止繁殖》的辛苦又肉緊,既沒有照著歌詞去唱,副歌的「無」字有時隱去不見,過場一段英文說唱不清晰,愈後愈失控,混亂而不「莊重」。不知林奕匡對社會現實的了解如何,但其唱腔並不字正腔圓,可能也不夠「真誠」。之前已講過陳詠謙成家立室,也不見得對這命題「真誠」。但這代表這種作品不應存在嗎?《停止繁殖》不應該得到傳播與討論嗎?《停止繁殖》的意思就真只可照字面解讀嗎?一個議題的推進,從不應只有單一的主觀判斷,誇張的說法可以引發更多思考,可以刺激想像。正如林奕匡談到這首歌時說道:「停止繁殖」不是一個答案,而是一個問題。「這世代逼我們絕種,你有否畏懼」也是一個問題,我們面對這世代,應該因著畏懼而不遺傳下去嗎?若然還要延續,那我們應該繼續安睡,不去抗衡世界嗎?只是如果連誇大其詞的權利或自由都將要失去之時,我們大概真的需要想想是否要停止繁殖。大概這正是極端議題的弔詭之處 – 經過極權打壓後,本來不成熟不在主流討論空間的話題,反變得「真誠」與「莊重」起來。文:博比原文載於3C Music 音樂 廣東歌 流行曲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十七)——《與我常在》

專輯:《與我常在》作詞:林夕作曲:林建華《與我常在》是陳奕迅1997年發行的專輯,差不多二十年了,然而專輯裡依然有一些不可錯過的好歌。聽到這首歌的時候是正在跟一個好朋友相處,那段時間我住她家,年少的友誼總是如愛情一般濃烈和極端,只有愛和不愛,只有形影不離和冷眼相看。那時候的我們每天一起吃飯逛街看電戲,聊天睡覺寫信,如熱戀期的情侶,甚至許下是彼此將來沒有男朋友也沒關係互相依靠的誓言。所以,厭倦和決裂也許是由誰有了新朋友或者男朋友開始的。到後來談戀愛的時候,和所有戀愛中的女孩兒一樣——分享。迫不及待地想要時時刻刻一起分享,分享興趣愛好分享感情分享一切自己喜歡的事情。在一起看每齣戲 在一起嘆每口氣再細嘗 同偕到老的況味每分鐘也抱緊你 沒有一秒共你別離還攜手看著生與死在一起與你工作 在一起與你摸索兩個人 同時佔有的快樂每分鐘與你揮霍沒有一秒沒我在旁還攜手看著天空黑與光坐著臥著都分享 日日夜夜也為彼此設想站著望著都分享 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林夕已經具體到每一幅具體場景了。在一起看每齣戲,在一起嘆每口氣。最好的朋友和最愛的戀人。和他們在一起的那種狀態如此依賴,仔細想想那種畫面很溫暖和友愛,沒有一秒的分離,兩個人生活努力想融為一個人,一個人又藏著兩個人的期望和秘密,一起工作,一起摸索,一起攜手看天空黑與光,親密無間到同生共死。與我常在,如此溫馨浪漫。然而如此表面的恩愛,兩個人只能到夢裡去發掘真相。我想你一定有過當別人頗有興致地給你分享某一故事或者物品的時候,你驚訝讚美,其實心裡悄悄地不屑一顧。所以,當你想要時時刻刻與愛的人分享什麼的時候,面前的他也會有嗤之以鼻的時刻嗎?這一份想要「與我常在」的期望,其實怎麼會不讓人失望。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不久前收到一個朋友的信息,他說:「其實你知道麼,一個人有時候真的無依無靠,用或者濫俗的話說,真的好寂寞好寂寞。雖然有那麼真心的伙伴,可是自己也想找個人可以讓兩個世界相互依偎,好好地愛著彼此,鬧些小脾氣鬥下嘴。只是覺得,我不知道該怎樣說,我們都是詞不達意的孤獨患者。」說到底,還是孤獨。一個人的不知所措。可是怎麼會不孤獨呢,從生下來就是一個獨立的個體,與生俱來,不可消散。打一個不恰當的比方,即使我們每天24小時和愛人在一起,一起分享交流,當你們一起沉睡後,你所做的夢,你的大腦意識都是你自己的,並不是你和他共同所有的,所以,怎麼會沒有孤獨。即使有人時時刻刻與你在一起,與你一起逛街、看戲、工作、吃飯、散步、看日出月落,但卻沒有一個人能一直和你的情緒你的感受保持在同一個頻率,想你所想,痛你所痛。我從前特別依賴於別人,害怕一個人獨處,直到有一天自己一個人在家心情鬱悶抄寫《無量壽經》,抄著抄著便沉沉睡去了,醒來的時候,看見筆停頓處,經書上寫著:「人在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苦樂自當,無有代者。善惡變化,追逐所生。道路不同,會見無期。」除非你是我,才可晝夜常在。這個世界充滿著巧合的契機,巧合的你和他中意同一本書同一套戲同一首歌,巧合地你愛他,他也愛你。除卻巧合之後,那些不太巧的事,是不是應該尊重它的存在,彼此留下一些空間給這種不巧合。戀不來,從厭倦裡面偷取恨愛。李宗盛那一首《陰天》應該是最好的例子和勸慰了吧。「開始總是分分鐘都妙不可言」,熱戀和厭倦。時時刻刻地粘在一起分享和消費感情,這一種「與我常在」是不是真的如此溫馨浪漫。歸根究底,我們要明白的還是我們總會一個人,總會孤獨,除了自己沒人可以無時無刻相伴,陪你纏綿,陪你浪漫,陪你天涯海角。明明他不是你,所以你能要求他什麼呢。理解愛護你所有一切,陪伴追逐你直到永遠?這首歌在勸慰對方的同時也在安撫著我們自己。學會享受自己的生活,欣賞屬於自己孤獨,看書看戲聽音樂寫文章,一個人從鏡內發展恩愛,自由而快樂。每次聽這首歌都不會覺得是1997年的作品,陳奕迅年輕的聲音聽出一種無可奈何和淡淡滄桑感,聲音竟然帶出了一種滄桑感,在充分表現聲音的同時,也把整首歌的歌詞展現得淋漓盡致。Eason曾在大陸的演唱會裡說過,《與我常在》是他最喜歡的歌之一,總是換不同的編曲在演唱會上演繹,2010年的DUO演唱會他就唱得很詼諧很有動感,一副看開之後開心得要死的樣子。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上,我們都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珍惜每一次同行和陪伴,卻也不過分依賴失去自我,終究這世間我們還是要獨自行走,品嚐一個人的燈火闌珊。在一起 會有多美在一起 也會不美一個人 同偕到老不靠運氣擴展閱讀:關於這首歌,網傳的是有三個不同的版本。「一、自己戀著他人,但卻又是暗戀,無法言語。所以才會千方百計的設計出種種戀愛的感覺。二、他人戀著自己。對方對自己的愛,自己沒有感覺,所以很嘆息的說了一句,除非你是我,才能與我常在。三、自戀。其實,戀著的正是自己。所以,才會一個人,從鏡內發展恩愛;所以,才會一個人戀不來,才會晝夜同在。 」但其實關於歌曲的解讀向來都沒有一個標準的答案,你們所聽到的都是你們自己的故事和理解,不是林夕的,不是陳奕迅的,也不是我的。所以,我們所寫的只是只是自己的故事和理解,我想沒有對錯,更不值得去爭論,只是想與你們分享,並且推薦一些自己認為非常不錯的粵語歌曲給你們。閱讀多樣化以及為大眾提供一個多樣的視角,我想這也是我們《評台》所想要做的事情。祝,傾聽愉快。 音樂 廣東歌 陳奕迅 流行曲

詳情

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

夜晚開了一管黃燈,執筆在寫一件十年前的採訪往事。一邊寫一邊睇facebook直播,那是陳奕迅出席香港大學的《大學問》演講會,他即席唱《我的快樂時代》:「離時代遠遠沒人間煙火……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本來還憋得住眼淚,但再看下去,見到很多人留言說自己哭了,因為美好的年代不復返了;因為香港玩完了;因為我們窮得連法治也失去了……然後我寫不下去了,我以為寫有溫度的故事,能安慰自己的感傷,但原來沒有。在人大強行為香港「立法」的翌日晚上,如果繼續書寫太美麗的事情,我覺得自己離時代太遠。關掉facebook,我拿出手機,在一個WhatsApp群組裏發信息:「其實你們對釋法有什麼感覺?」那是我寫作班的學生,也是n個群組裏最年輕的一組人,他們來自不同學校,由中三至大學一年班不等。最先回應的女生說:「我驚我講完會被消失。」我不得不「恐嚇」道:「如果你唔講,我現在就可把你消失(剔出群組)。」然後我焦急地守住電話,等讀他們的信息。「香港的法院和律師樓都沒有存在價值了,未審就釋法,還要法官和律師幹嗎?」、「行帝制統治啦,領導講乜就乜,同皇帝一樣。」、「係咪聽聽話話服從指示就快樂一生,講一句批評的說話就被人監禁?」、「今次好呀,讓『蒙蔽了的香港人』清清楚楚了解到中共的權力,不是普通權力,而是絕對的權力!」、「聽完粱愛斯(生於二○○○年後的女生,寫錯梁愛詩的名字我不會怪她,但連姓氏都寫錯,大抵是我的責任)一句『唔怕一萬至怕萬一』,我不寒而慄。」我以為寫有溫度的故事,能安慰自己的感傷,但原來沒有;卻在我連續被轟了幾十個信息後,我的感傷,開始慢慢消退。準備擱下電話,提筆寫過另一篇文的時候,傳來群組裏最後一個信息:「我講完真話,我被安息了!」毫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願我可。這麼難懂的一句,原來他們都聽明白了。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11月14日),圖片為網絡截圖 音樂 廣東歌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十二)—《一絲不掛》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這一首歌,是來自於專輯《Time Flies》裏的《一絲不掛》。從前聽粵語歌是聽歌手,後來變為作詞人,再後來看過《夜話港樂》一書後,聽一首歌就開始關注作曲人,作詞人和歌手之間的相互滲透和完美結合。對我來說完美得挑不出一根刺的一首粵語歌一定要算上這一首《一絲不掛》。聽粵語歌的人基本沒有人不知道作詞人林夕,林夕在歌詞尤其是粵語歌詞方面的成績已經不用多說,填詞生涯三十餘年,作品4000多首。而作曲人了Christopher Chak(澤日生)最初的作品便是2006年的《富士山下》,出道十年,相比於林夕他算是一個新人,其作品數量也不多,但首首都是精品,配合着林夕或者黃偉文等大神級別的作詞人,歌曲從動人程度和傳唱程度來說都達到了頂尖水平。(《富士山下》《年度之歌》《不吐不快》《哲學家》《鐘無艷》《任我行》《獨家村》《好得很》等)澤生日的曲子配合着林夕特點就是長句,長度挑戰着歌手的氣息和唱功。那些曲子的曲調大氣磅礡而又蕩氣回腸,一首高音質的曲子若配上一副高品質的耳機,就像是坐在音樂廳聽著鋼琴大師彈奏著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一個節拍可以分成十六分音符,絲絲入扣,彈琴的手指根本沒有停下的間隙,就是這樣節奏分明、快速而有力的曲調配上林夕所寫的極具有文學美感和故事性的長句才能讓那一種在愛情里無可奈何無路可退無法抗拒的悲壯展現得淋灕盡致。《一絲不掛》就是這樣一首極具代表性的作品。作詞人:林夕作曲人:澤日生歌手:陳奕迅三者都是各自領域頂尖級的人物,林夕短促入聲韻加上佛學色彩的大長句、澤日生緊湊而激昂的曲調還有一個有著沈穩氣息扎實唱功的陳奕迅,三人十分契合地完成了這一首我個人十分偏愛的《一絲不掛》。高中時因為對生活的種種懷疑開始接觸一些佛學上的思想與理念,初時朋友介紹我聽《一絲不掛》時我就對這一首歌的歌名感到詫異——「沒有一絲牽掛」,聽完這首歌之後就像是讀完了一篇晦澀難懂的佛經,縱然晦澀難懂卻讓人有一種超脫釋懷的心情,如得到了觀世音的開示與指點。所以,就算不懂,也在閒時一遍一遍抄寫歌詞,繁體字和長句寫下來從視覺上也是一種享受。而當我從幾段感情中走過之後,再聽這首歌,眼淚會隨著其有力連貫的曲調和字字珠璣的歌詞潸然不停。分手時內疚的你一轉臉為日後不想有甚麼牽連當我工作睡覺禱告娛樂那麼刻意過好每天誰料你見鬆綁了又願見面整首歌詞最通俗易懂也最能讓人有畫面感的就是前面四句了。「刻意」「誰料」,四個字就寫出主人公在這份感情裏的被動。工作睡覺禱告娛樂,分手努力過好生活,讓日子如往常一樣稀疏平常。好像沒有什麼變化。誰料,你又願意見面。這讓我想起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最怕此生已經決心自己過沒有你卻又突然,聽到你的消息。」說的就是這樣一種既害怕又會有期待的心理。誰當初想擺脫被圍繞左右過後誰人被遙控於世界盡頭勒到呼吸困難才知變扯線木偶這根線其實說到底 誰拿捏在手打一個不那麼恰當的比喻。愛情就像放風箏,最開始我是希望用雙手去控制風箏的高度、線的長度以及風箏的方向。但到後來,這風箏因為風力的原因已經不受我控制,誇張一點的話,這風箏甚至可以操縱我,帶着我在風中搖曳,我已經淪為這愛情的扯線木偶,而這根線,直到勒到呼吸困難才知一早不再受制於我,到底是誰在控制,已經無從判斷。這些年望你緊抱他出現還憑何擔心再互相糾纏給我找個伴侶找到留下你的足印也可發展全為你背影逼我步步向前時間須臾而過,這些年看着你和他牽手相擁,而我還憑什麼去擔心我們之間還會有糾纏。為我找一個有着你影子的伴侶我也可以繼續發展,只是因為她的身上有了你的影子。其實這種橋段在電影里常常出現,男女主角分手之後所另外交往的新歡也是因為可以從新歡的身上窺探到舊愛的某些特質。而生活中,我們身邊的人包括我們自己也許就會是某個人的替代品。因為舊愛在高歌前進,他/她的背影逼著你步步向前,所以,「這根線其實說到底誰拿捏在手」已經有了答案。如一根絲牽引著拾荒之路結在喉嚨內痕癢得似有還無為你安心我在微笑中想吐未吐只想你和伴侶要好才頑強病好我如同被你用一根絲牽着的拾荒者,漫無目的,艱難前行,那絲線結在喉嚨里,像被小蟲子咬過疼和癢,若隱若現,似有還無。為了讓你安心即使覺得虛偽和惡心也在微笑中想吐而未吐,想到你和伴侶能好好在一起我才頑強勉強能夠好起來。「分明千絲萬縷,卻說一絲不掛」「風箏線、木偶線、青絲、繩索……」,哪一樣不是絲,怎麼會沒有一絲牽掛。整首歌讓人處處感受那根絲線纏繞、緊勒的束縛和牽引,細如發絲卻纏繞到極致,勒到呼吸困難、互相糾纏,被你牽一而動我全身。但是否真的被你操控難以自控,或者其實在等我捨割。應該主動捨棄這根線,讓自己解脫,不再牽掛,讓自己像斷線風箏一樣,飛往天國那樣幸福寧靜的地方。但欲斷難斷在於不甘心去捨割。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那時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不聚不散 只等你給另一對手擒獲以為青絲 不會用上餘生來量度 一直不覺 綑綁我的未可扣緊承諾滿頭青絲 想到白了仍懶得脫落三次副歌部分,感情層層深入到最後就像火山噴發傾瀉覆蓋了整首歌。「那時」「以為」「滿頭」,為這一段束縛和牽掛獻上了自己的一生光陰。那時候以為很快就會忘記,迎接新的生活,以為這一段牽掛不至於用上餘生來量度。直到想到滿頭青絲變化為白髮蒼蒼,卻依然懶於脫落,懶於掙脫這纏繞。你曾經試過被繩索勒到窒息的感覺嗎?那種感覺跟溺水很相似,不能呼吸還要大口大口喘氣,怎樣手腳並用地掙扎都沒有用,只能無可奈何地讓自己把全身每一個感覺神經細胞傳來的痛感都深深地體驗一遍。這一根絲就像小螞蟻爬進了你的心臟,細小而沒有辦法去除。在這首歌的MV裏,陳奕迅躺在白色的影像台上,沙畫師在另一邊的鏡頭下快速變化着不同的場景。他躺在那裏,蜷縮着、掙扎着、輾轉着,想伸手去觸碰她的面容卻在快要碰到的瞬間被沙畫師無情地地抹去,讓人看得鼻子一酸,飽含一眼淚水與心酸。大樹、陽光、腳下的路、風箏、翅膀……不停變換的背景就如同他這生去過很多地方,經歷過很多事情,滿布荊棘。而最後歌曲結束,沙畫師擦去了一切,他起身,徑直離去,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浮生若夢。此刻才深深覺得《一絲不掛》收錄於專輯《Time Flies》是多麼恰當,這若有似無的一絲卻讓人牽掛了一世。即便Time Flies ,光陰飛逝,那一份束縛和牽掛卻是絲毫未減,直到滿頭白髮。「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一段糾纏一生的深刻愛情,就在「束縛」與「割捨」之間不斷糾纏和折磨著他。所以最後想要問上一句:難道愛本身可愛在於束縛是的,愛本身可愛就在於束縛。不過,把「束縛」的程度降低,換一個詞,我們叫做「依賴」或者「牽掛」。但到結束,最讓人心有不甘又無可奈何的就是曾經一起過卻再也沒有一絲絲的牽掛。無奈你我牽過手,沒繩索。 粵語/廣東話 流行音樂 廣東歌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十一)—《無條件》

今天要分享的歌曲是由潘源良(袁兩半)填詞,Eric Kwok作曲的一首歌曲,收錄於2015年發行的專輯《準備中》。朋友說,我們每聽到一首鍾意的歌先要關注它的作曲作詞人,然後再是歌手。Eric Kwok好像已經成為一首曲子動聽的保證,熟悉了之後再看到作曲人是他,就會心生「原來如此」的感嘆,《十面埋伏》《落花流水》《幸福摩天輪》《最佳損友》《夕陽無限好》等都讓人對他所作的曲子有了莫名的期待和好感。初時聽到這首歌總是會懷疑,「這世間會有無條件的愛嗎?」在心理學當中,任何事情都是等價交換的。沒有條件,那只是從接受者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其實付出的那個人總會從他的行為中得到內心的滿足或者平衡。所以,無條件是什麼。直到今天,我好像可以從一段並不太容易的感情中窺探出一個大概。當我們開始對愛情有渴望的時候,渴望着我們的愛情會如同小女孩夢中王子公主的幸福故事一般浪漫、纏綿、永恆,然而當我們開始和一個人牽手擁抱熱吻之後,剩下的還有生活。平淡生活裏開始有了一條條刺,愛情衍生出來其他一開始並不存在的東西—猜忌懷疑和動搖。於是,我們會路過一段又一段的感情。當我們可以無限縮小愛情裏的那些誤解和缺憾,無限放大愛一個人本身,那算不算得上無條件。你 何以始終不說話儘管講出不快吧事與冀盼有落差請不必驚怕我 仍然會冷靜聆聽仍然緊守於身邊與你進退也共鳴這一幕其實相當有畫面感。坐在床邊的愛人轉過身去,你怎麼樣解釋道歉她都緘默不言。最後,我想你是沒有說出那一句勸慰的,「事與冀盼有落差,請不必驚怕。」只會安靜地陪在她身邊,與她共同進退。當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足夠長的時候,彼此身上的缺點就會被顯現,而落差和不完美更會放大這些缺點,但是世間沒有任何事物是完美至善的,包括這份愛本身,所以無條件大概就是明白並接納這種與期待有偏差的不完美、放開不切實際的打算,不再貪圖新鮮和標籤,不再理會閒言和妒忌,愛着真實而自然的你。我只懂得愛你在每一天。從歌詞來看,我個人更喜歡第二段,因為覺得更貼合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期待美沒完愛沒完放開不必打算的打算作一些可以約定的約定就抱緊以後每一天其實我當然都發現我有很多未達完美事情我只懂得 再努力每天兩個人在一起會很慣性地去計劃未來,小到近期的旅行、大到未來孩子的教育,而計劃帶來了希望,你開始有了期待,並為這些計劃做着打算。男朋友曾和我說想在近期去一次徒步,於是我開始找風景獨特的地方,找裝備買出行物品,最後計劃夭折的時候免不了的難過。就像他曾經許諾我一些事情,到後來也會無疾而終,失望灰心也許會讓這份感情降溫,但我深知世間萬物都在變化之中,旅行這次去不了下次再去,不完美的事情再努力努力就好了,愛人就只此一個。於是懂得放開不必打算的打算,作一些可以約定的約定。其實我們都懂彼此的不完美,也都理解那些現實背後的遺憾,所以這一份「我只懂得再努力每天」就變得格外讓人感動。若果不甘心去追問那些缺憾,問到最後只會讓彼此更生嫌隙。因為我愛你所以不跟你計較的態度聽起來好像有一些敷衍,卻算是愛情長久的一種哲學吧。想起了一段很爛俗又很暖心的對話。「你女朋友的缺點多不多?」「像星星一樣多」「那優點呢」「像太陽一樣少」「那你為什麼還愛她?」「因為太陽一出來星星就消失了啊」豆瓣上有個帖子說,時光最珍貴,眼睛最騙人。能夠改變一個人的,是相處,是時光,是年華流逝之間,漸生的情感,是磨合後心生的感恩。每一份感情開始都是「有原因的愛」,可能因為對方獨特、開朗、好看,相處磨合之後,「無條件」便是日後你不再獨特,泯然眾人,我依然願意陪伴你,除了獨特、精英那樣的標籤之外,我更想和你過平淡而真實的生活,這生活裏你只是你,真實自然的你。木心老先生說:「愛情,亦三種境界耳。少年出乎好奇,青年在與審美,中年歸向求知。老之將至,義無反顧。 」這首歌有着最樸實而真摯的情感,最好的這一份感情就如老年,等到我們白髮蒼蒼,牙齒鬆動,還可以對你說,「這麼多年,我們不完美,有遺憾和失落,如今依然牽手相擁、依然義無反顧、依然覺得我如此慶幸,依然可以說你永遠勝過別人。」這樣的「無條件」難得卻不難見,當你為一個人一次次流淚卻依舊緊緊擁抱的時候、當你寫完一封封長信郵寄給他的時候、當你一首首歌詞堅持寫下去只因他喜歡的時候,縱然有過失落失望卻依然深愛和期待。你知道,因世上的至愛是不計較條件。 音樂 粵語/廣東話 流行音樂 廣東歌 陳奕迅

詳情

他是誰的陳奕迅(七)-《最後派對》

這一篇的專欄歌曲是一位樂壇天王講述着自己的死亡追悼會——來自於《Stranger Under My Skin》裏的《最後派對》。對於死亡,好像是黑色的邊緣話題,大部分的音樂電影都是能避則避,但如今的人似是變得寬容許多,也都能接受和欣賞生死,所以今天我們才能用一種包容和贊賞的態度來分享這一首歌。教友戰友老友女友說個笑話說再見喊了痛了醉了說了再見讓往事如煙來瞻仰樂觀的臉 回憶裏蔓延歡送會 有我的笑面潔白的教堂,賓客如織。今天,是我的葬禮。生前的教友戰友老友女友們,就算是曾經有過嫌隙此刻也都可以放下,丟掉他們的工作生活匆匆趕來只為說聲再見,讓往事如煙。 看着我充滿笑意燦爛的臉,想起從前我的樂觀風趣,在人群中也還算一個古靈精怪的開心果,觥籌交錯中講起我生前愛講的笑話,時光隧道裏,忽而忘記了這原本是我的葬禮。 而這樣的輕鬆氛圍,正是我期望的,如歡送會一般。我最愛美到了最尾燕尾服也是最美到這葬禮似去派對拍照代替紀念碑人間偶遇中嬉戲 留低缺陷美期望你 懷念我 童言無忌我這份人一直就愛臭美,即使到了人生的最尾,我的燕尾服也必定是最美最艷麗的。 來參加葬禮的朋友們,就當來參加派對吧,食嘢飲酒,隨便影張相來代替紀念碑,歡送我最後一程。我最愛的人,也只能一起並肩走到這裡了,當做是種缺陷美也好,從前的那些嬉戲玩笑,希望你往後回憶時能會心一笑,童言無忌,那是我孩子氣的個性作祟。活得精彩結尾切勿流眼淚來讓我詩歌班裏悄然沈睡這是自然程序開心的派對 散後無法聚我於燭光裏 祝福一句句 都心滿意足若一天你活得很累 紀念我過去 為人如此風趣我這一生,活得還算精彩最後沒有必要再留下眼淚,唱詩班開始輕輕吟唱起最後的歌,聖潔空靈的旋律久縈繞在教堂上空,你們都不必哭泣和難過,就讓我安靜地在唱詩班的旋律裏悄然睡去,生老病死,這是人生的自然程序。這一場開心的派對,已經是最後一場,今天散去離開,以後再也無法重聚,而我在跳動的燭光中看着你們一一上前為我弔唁,那些祝福的話語讓我倍感滿足和欣慰。若有一天你們覺得疲累的時候,就懷念一下我吧,我這一生活得絢爛豐盛,不妨懷念下我的瀟灑風趣吧。 或許能給你些許慰藉。笑我讓我怪我愛我要答謝世上每個跳過跌過試過錯過更唱活歲月如歌浮光裏活出真我 人不算白過原諒我 遺下你 提前離座當我最後回望這個世界回顧我這一生,我想懷着感恩的心情去感謝所有愛我憎我的每一個人,那些包容我原諒我的人,深深傷過我的人,我辜負背叛過的人,甚至那些只在地鐵裏巴士上有過一面之緣的人,多謝你們,是你們築起我錯落有致、起起伏伏的人生,歲月如歌。只是祈求你們能夠原諒我,這一次留下你們提前離座。活得精彩結尾切勿流眼淚來讓我詩歌班裏悄然沈睡這是自然程序開心的派對 散後無法聚放我於心裏 新的工作裏 一追再去追未開出最後的花蕊 你別要氣餒何妨留戀一歲 多一歲 一歲我的離去於你們而言,如果是發了一場噩夢,那麼現在夢醒也該結束了。說一聲再見與珍重,就把我放在心裡吧,然後重新回到工作生活,一追再追。 你們的人生還沒到最後一刻,別再傷心氣餒,珍惜餘下你還能留戀的年歲,多一歲,再多一歲。派對結束,懷念結束,一元復始。整首歌都是這個已故之人對生者的勸慰,生老病死都是自然程序,避無可避,何況我這一生活得還算精彩,沒什麼遺憾,所以你們都不必難過,不如把這一場追悼會當作最後派對或者歡送會,老友飲杯相聚,說說笑笑,然後曲終人散,回歸各自生活,努力上進,珍惜時光,只需要把我放在心裡就足夠。多麼美好的希冀與期望,然而似乎逝去的人永遠輕鬆,活着的人才最痛苦。生活中這樣一幅歡送圖太少見也太難見。因為生死,畢竟沈重。在電影《非誠勿擾2》的最後,孫紅雷飾演的李香山知道自己患了癌症之後,為自己舉辦了一個追悼會——《李香山人生告別會》,邀請了所有的好友,同事,同一般追悼會不同的是,主人公不是躺在冰冷的靈柩裏,而是坐在觀眾席的最前面,聽着朋友對自己的悼念。後來他自己上台總結說話。「小時候的事似乎還在昨天 ,現在就死到臨頭了。反正我是不能再埋怨生活了,該得的我都得了,不該得的我也得了。頻繁被人愛過,也多次愛過人,到頭了還得說自己不知保重,辜負了很多盛情和美意 。有得罪過的、暗地與我結怨的、自己在此也一並在這以死相抵了。你們的善你們的好,我都記下了。都拷進頭腦裏了 我將帶着這些記憶,走過火葬場,我沒了,這些信息還在,隨煙散布,跟光同塵,作為下世相謝的根據。」與《最後派對》有着異曲同工之妙,這大概是最尊重死亡的一種做法了,提前為自己的人生開一個送別會,還能親口對對親朋好友的痛哭流涕說聲節哀,對祝福悼念說聲感謝,對過往世事說聲珍重。因為尊重死亡,所以無從畏懼。自然程序,人之常情。《最後派對》的MV值得一提,陳奕迅邀請了自己的七位好友來參演,在MV中梁漢文、黃偉文、房祖名等一一到來,緬懷這個愛搞怪的陳奕迅,中間陳奕迅出現,跟大家歡笑打趣碰杯。天亮,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一場夢,是最後的告別,偷偷背過臉去摸眼淚。最後一個鏡頭是陳奕迅的太太徐濠縈出現,慢慢點燃了蠟燭。「尼采在他生命臨近尾聲時曾說:銀白的,輕捷地,像一條魚,我的小舟駛向遠方。平靜地看待生死,那一剎那,恰似春上花開,最美的風景在最後的看透。人除了生死之外無大事,若我們的膽色,對事態的判斷及把握已經跨越了生死,那就再沒有力量能約束我們。」一念不生,安住當下,坦然面對,死生一如。浮光裏活出真我,人不算白過。死去的我沈入大地,從此化作泥土煙塵。 音樂 流行音樂 廣東歌 陳奕迅

詳情

家不成家:周國賢《今生不回家》

這首派台歌同樣是高水準之作,古有《囍貼街》借忘記舊愛寫保育,今有《今生不回家》借分居寫對香港的慨嘆。周國賢由雨傘革命開始,明顯歌曲離不開政治以及對年輕人的寄語。最明顯的是回歸作《年輕人們》,提醒年青人切勿忘記初衷。今次的 《今生不回家》則沒有回歸作的輕鬆之感,反而添了不少哀愁。從這首歌,或者可以看到周國賢對於香港的看法。旋律先以大提琴獨奏,帶出幽怨之感,之後再慢慢由鋼琴進入 Verse 1 部分,從明顯可以感受到作曲者對於香港的死心。而 Chorus 部分都只以弦樂合奏以及鋼琴來帶出悲傷之感,其後 Verse 2 則開始有加入敲擊樂器如 Drum Set 等等來加強歌手對於香港現況的悲憤之情,以 Middle 8 之後的間奏更為明顯。對於不談政治的樂迷,黃偉文特意使用情侶分居的情景來借喻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移民國外。Verse 1 有提到:「你我那美滿過去多添幾個箱才能搬走」 / 「沉重到多五千個貨櫃都不夠」 / 「你的襯衫歸你 我的結他歸我 有些卻不可帶走」,這數句都營造出分居情景,但亦有 「真不想失去這地那熱荳漿 熱麵包 或這街坊唱片舖」 / 「美夢離床太遠了 完全像子虛烏有」 來提示這首歌是關於移民,以最後的一句暗示主角對香港的前景死心。Chorus 部分其實頗夭心夭肺,尤其是歌詞寫到: 「曾以為有家就是安穩 當天氣改變世道人心」,更可見主角原本是非常愛香港,但卻受其他因素影響他是否留居的決定。歌詞以「再溫馨都感覺似被幽禁 至發現城牆外面曠野那天空不算暗」 來說明這個地方的改變,導致主角發現外面的世界更明亮,配合之前的 「當一個新移民 切斷上半生 找一個新祖國繼續做人」 / 「護照要蓋滿新的印」 突顯出主角對於移民的決心。Verse 2 部分借 「過去我怪責老友不肯忍到底離場出走」 當中的 「老友」 暗示已經有不少人亦選擇移民,另外亦有部分歌詞營造出分居的情景形成借喻: 「我愛你愛到最尾都不可永久」 / 「真不想家裡有道闊大裂口 自睡房 裂出深海與山丘」。筆者很喜歡以下的一句: 「切一半山給你 切一半海給我 有些愛無人願收」,山與海呼應前句的 「裂出深海與山丘」,亦能夠借用了香港的地形特色。Middle-8 的位置,歌詞其實再次寫出了主角的決心,尤其是當中的 「舊風景過份夭心 舊相好見亦不忍 走 我不要等到就往生」,而黃偉文甚至以 「還在講當日為何不做 當日為何無力勇敢」,「當日」 暗示了90年代的移民潮時刻。最後的 Chorus 亦是歌曲最可悲之處,「年月已偷走烏黑髮鬢 奈何還是決定要分你已與我不相襯」,連年老了的主角都決定離開,更顯得他對於香港的前景絕對地死心。與以前的借喻題材歌曲不同,《囍貼街》 又或者是同樣講90年代移民潮的 《時代曲》,黃偉文是完全把喻體代入整首歌曲之中,因此有不少人並未能明白歌曲的弦外之音。但今次的 《今生不回家》,可算是 「暗示」 得十分明顯,尤其是副歌寫到護照新祖國等等,明顯是移民情景,儘管之前有大量的 「分居」 片段做引子,聰明的樂迷都容易知道歌曲的弦外之音,但黃偉文決定留一線空白的原因,便無人所知了。無論如何,《今生不回家》 這個歌名,帶出了現今香港人的悲哀想法,無論去與留,很多人都已經覺得 「愛此地,但此地不宜久留」。歌名:今生不回家主唱:周國賢唱片公司:WOW Music作曲:周國賢填詞:黃偉文編曲:孔奕佳監製:周國賢 / 孔奕佳 / Goro Wong你我那美滿過去多添幾個箱才能搬走還是 這裡有某對愛侶畢生耕種的 沉重到多五千個貨櫃都不夠真不想失去這地那熱荳漿 熱麵包 或這街坊唱片舖你的襯衫歸你 我的結他歸我 有些卻不可帶走美夢離床太遠了 完全像子虛烏有當一個新移民 切斷上半生 找一個新祖國繼續做人回望每一組歸家腳印 沒想到 護照要蓋滿新的印曾以為有家就是安穩 當天氣改變世道人心再溫馨都感覺似被幽禁 至發現城牆外面曠野那天空不算暗過去我怪責老友不肯忍到底離場出走誰料 我愛你愛到最尾都不可永久 盡最大努力可以忍我都忍夠真不想家裡有道闊大裂口 自睡房 裂出深海與山丘切一半山給你 切一半海給我 有些愛無人願收這段情來到這裡 回頭是一雙手扣當一個新移民 切斷上半生 找一個新祖國繼續做人回望每一組歸家腳印 沒想到 護照要蓋滿新的印曾以為有家就是安穩 當天氣改變世道人心再溫馨都感覺似被幽禁 至發現城牆外面曠野那天空不算暗自願流落遠方找一塊地可親吻也好過愚昧到 留在絕情地方等舊風景過份夭心 舊相好見亦不忍走 我不要等到就往生還在講當日為何不做 當日為何無力勇敢當一個新移民 窮途後再生 開一塊荒土盼黎明時份年月已偷走烏黑髮鬢 奈何還是決定要分你已與我不相襯曾以為有家就是安穩 怎知道深愛會淪為被困我清楚走出去宇宙多暗 卻更是明瞭現在愛你也不可走太近就算親別要走那麼近 就算親避到隱世小鎮 歌詞 廣東歌

詳情

電影裡的老歌

「流行」恐怕就是這樣的一種現象:彷彿最初有人刻意點燃一枝火柴, 像孩子般玩火,其他人看了,有樣學樣,只因那道微弱的火光讓他們覺得溫暖,或刺激,能夠滿足某種壓抑、隱藏於心底的渴求需要。旁邊的人看見,即使不加入,亦願意靜靜地看着,捨不得轉身離去,為的是各人心底有着相同的渴求與需要。到最後,火柴一枝連一枝地燃起,蔓延出一片耀目火海。沒有渴求與需要,玩火柴的孩子或只會被認為無聊,「流行」便流行不起來了,看後即忘,聳聳肩,誰都沒興趣再瞧半眼,遑論模仿。流行背後永遠有着某種集體情緒,不管是恐懼或挫敗,無論是期盼或呼喚,總有些燃料在等着,等着火種燃點,把它們燒乾、燒光。有此感想是看《樹大招風》至終結處,畫面全黑,播起老歌《讓一切隨風》,雖非電影的原創主題曲,卻更使人深深受到撼動。電影情節結束於九七回歸大典,降旗,升旗,放煙火,解放軍入城,警察脫帽換徽,彭定康一家人流淚含悲,一個時代的歸零和另一個時代的啟航,十九年前的事情,恍如昨夜卻也恍若隔世,在此時此刻的混沌我城,特別讓人有懷舊戀舊的渴求與需要。於是一首老歌的旋律激盪,像槌子般在觀眾心底重敲一下,震醒了幾許舊夢,但亦加添了大志未遂的挫敗哀愁。觀眾在這氣氛下離場,依依不捨,是對電影,亦是對時代之滄桑轉移。老歌便是一種流行了。《竊聽風雲》有三個男人合唱老歌,《周星馳》有小妹與大叔合唱老歌,《金雞SSS》也有一堆人合唱老歌,尚有其他諸多例子,《樹大招風》只是最新的一部,一首連一首老歌像捻在孩子手裡的火柴,在暗房裡照向往昔,找尋一隻曾經存在的黑貓。黑貓不見得不頑皮,不見得沒有招人討厭的地方,卻畢竟是親而熟悉,有鋒利的爪卻亦有柔軟的毛,而如今,都不在了,暗房內到處響起的是不知名的野獸的嘶叫與怪吼,即使看不見牠們,亦感受到牠們的令人寒到骨裡的威脅。我們在惶恐和悲憤中過着日子,唯有時時感慨,黑貓呢?黑貓去了哪裡?多麼渴望再望牠一眼,不為別的,只為讓自己稍感欣慰,有的,我們也曾有過穩定的美好;就算那美好其實包含着許多幻假的想像,但對比於當下的確切恐怖,那美好,仍然是美好。電影裡的老歌是我們的安慰劑。感謝電影人,給我們無可奈何的溫暖。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4月18日) 電影 廣東歌

詳情

埋沒我才能留住你──泳兒《四不像》

對泳兒的印象,大概還是停留在《感應》、《花無雪》的年代。去年的作品、TVB台慶劇集《無雙譜》的主題曲《獨一無二》,以充滿「中國風」的詩情畫意作為賣點,雖然口碑不俗,但其柔和平穩的曲調,實在難以令人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這首在今年三月推出的主打歌曲《四不像》,終於能夠讓人找回泳兒過往的影子及味道。老實說,《四不像》的題材不算新穎,它以一位肯為愛情而犧牲自己個性的女生作為歌曲的背景,並描繪出當中的心路歷程。類似的歌曲,比比皆是,例如有李克勤《高妹》──「我沒有六呎高 我卻會待妳好 我會接受妳一切的改造」、連「CD勤」都認唔到嘅巫啟賢《愛那麼重》──「是否你沒有把握 而有所保留 我卻為你放棄了自我」。不過,歌曲創作人以「四不像」這種臉似馬、角似鹿、頸似駱駝、尾似驢的動物,作為「犧牲自我以換取愛情,最後變得不倫不類」的比喻,則倒也貼切,相信能夠引起部份過來人的共鳴。夕爺筆下的歌詞,沒有豐富的故事性,主要反映出女主角淪為「四不像」後的內心世界,卻沒有交代事情的來龍去脈。夕爺如此的佈局,很可能是故意的留白,讓聽眾聯想起自己的遭遇,繼而把個人的情感投放在歌曲之中,從而更容易代入女主角的角色。至於泳兒在《四不像》中的演繹,則一如以往地以不愠不火的方式作其情感的宣洩,並不會過度over而顯得矯揉造作,對感情的拿捏可說是恰到好處,實在是此曲的亮點。為了搏取某君的讚賞及認同,而「曾為你刻意改變求什麼 」,甘心棄掉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個性,最後卻落得個甚麼都不是的下場,值得嗎?[emb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fPGhntXXU[/embed](泳兒 – 《四不像》MV)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博客 流行音樂 廣東歌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