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陳雋文:陳家珮真的是輸在民建聯樁腳?

補選之前,在3個選區之中,民主派在港島區的選情被普遍看得最淡,原因正是我之前在本欄談到,民主、建制兩派在這區的得票差距最小。但結果區諾軒還是以不足1萬票贏了對手陳家珮。 補選後3天,3月14日,網媒「獨立媒體」刊登了一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的專訪。眾志今次在區諾軒的選舉工程中擔當「軍師」的角色,在這篇專訪中,由黃之鋒親口道出港島選舉策略成功之處。 黃之鋒指民建聯未有盡力 當中有如此一段:「他(黃之鋒)特別提到中西區的堅尼地城,當區區議員、民建聯的陳學鋒未有盡力,故他們安排重兵在當區宣傳,最終區諾軒在當區得票高出陳家珮約600票。」 這段後來遭個別報章進一步發酵,刊出了一篇題為〈建制鬼打鬼 拖垮陳家珮〉的報道,當中提到西環街坊反映:「指投票日當晚陳學鋒很早已『收檔』,沒再為陳家珮催票,而由西營盤均益到堅尼地城亦只見新民黨陳家珮的旗,但無太多人站台,又稱過往區選期間民建聯一定霸盡街口及轉角位做街站拉票,還要掛滿大型橫額宣傳,西環街坊形容今次民建聯為陳家珮拉票不似全力以赴。」 之後不少政圈中人便竊竊私議,說港島區民建聯樁腳今次未盡全力,甚至因此導致陳家珮選輸。這也難怪,不少人還記得10年前,

詳情

李柱銘:冇普選,高官只會向中聯辦問責!

特首林鄭月娥不久前公布新委任的10名副局長和8名政治助理。名單中,有8人來自不同的建制派組織和背景,包括民建聯、自由黨、教聯會、民主思路、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以及由范徐麗泰出任榮譽會長的政賢力量,約佔一半,其中4人更是在過去的選舉中落敗,其餘則是由公務員系統過渡至問責官員。 局長、副局長和政治助理是董建華年代的「高官問責制」產物,在沒有普選的政治制度之下,以往一直被批評為「政治分餅仔」,林鄭今次也不能突破這大格局。 名單一出,大家見到民建聯和自由黨成為大贏家,各有兩名副局長和政助,連教育界極力反對的教聯會副主席也獲委任,明眼人都看得出中聯辦功不可沒。 另一為人詬病的是,在過去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落敗的參選者,就算在選舉中「輸了一大截」,既沒有市民認受,亦缺乏足夠政治歷練,只要是建制派,就可望獲委任做副局長或政助,支領20多萬(副局長)或約10萬元(政助)的薪酬。難道這就叫用人唯才嗎? 「高官問責制」原意應是向市民問責,前提應要有普選政制,這樣,由市民選出來的特首,才會按民意委任各級政治高官施政,以聆聽及回應市民的訴求。在沒有普選的情况下,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和選她/他的小圈子

詳情

健吾:一起這麼失敗 分開怎麼安排 這個結尾有幾壞?

朋友有一條很直接的問題,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他答案。 他問,為什麼好像這麼多人反對蔡若蓮做教育局副局長,還是會給她做?真的要與民為敵嗎? 我只能弱弱地回應:其實,有很多人反對嗎? 朋友說:有呀,很多人反對呀。教協有萬七人簽名反對呀,在網上收集的。 我問朋友,你知道教協有幾多會員嗎?他搖搖頭。我在網上一搜,教協現在的會員人數,超過9萬人啊。為什麼只有萬七人反對?連四分之一都不到,他們可以說他們大部分會員都反對嗎? 網絡論政時代 一言堂不再存在 問題的核心,就在這兒。你當然可以質疑任何人是否有能力勝任一份「政治任命」的工作。所謂副局長和政治助理,都不是什麼公開招聘的工作,但很奇怪,我認識的,從事過或有意從事這份職業的朋友們,都好像大概知道要如何做。他們會忽然加入一些智庫,然後着實地做一點事情。最好,他們會在各大報章的論壇版,不論中文或英文寫一些自己對時政的觀點。重點,是報章,而不是網絡。因為,這些人的「伯樂」,應該還是跟網上世界有點距離的。諒你的面書(facebook)專頁有20幾萬人追蹤也好,他們都不會覺得很厲害。但如果你年輕,你可在報章上發表「意見」,你就好像戴上了「青年才俊」的光環。

詳情

陳景祥:脆弱的大和解

新一屆政府開局順利,政壇大吹「和風」。然而「好景不長」,上周五(7月14日)高院裁定4名議員(姚松炎、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宣誓無效,被褫奪議員資格。泛民反應激烈,議會內又再出現劇烈爭吵,令上周五和周六的財委會會議無法進行,政府「提前公布」36億元教育撥款可能泡湯。而在上周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肝癌逝世,支聯會舉行燭光遊行,隊伍操向中聯辦。 4名議員被DQ(撤銷資格),是香港內政,雖由上屆政府入稟法院訴訟,但結局則要由本屆政府處理。由於後續問題涉及司法程序、安排補選以至被DQ的議員到底應繳回多少在職時的酬勞,每一步處理失誤,都會引發一場政治風暴。劉曉波逝世跟特區政府無關,但事件源自1989年的六四風波——眾所周知,「八九六四」是中港關係的轉捩點,在此之前,中港雖有摩擦但民主派跟中央仍然「有偈傾」,「八九六四」之後雙方完全決裂,關係至今仍無法修補。劉曉波逝世,勾起了一段傷痛回憶,也令泛民要再次與北京正面對抗。特區政府要修補與泛民的關係,難度也因而大增。 有梁頌恆、游蕙禎的判決在先,上周五高院按人大釋法(去年11月7日)的詮釋,裁定4名議員宣誓無效,結果應在意料之內。泛民的反應,除

詳情

健吾:以後的民主路

劉曉波因癌離世,4個議員被取消資格,連同早前被取消資格的兩個議員,5個地區議席,1個功能組別。 於是,大家又再在網絡給一些很可預期的反應:取笑有之,無奈有之,沮喪有之。總之,大家都覺得這個政府,很沒救。 從法庭頒出來的判辭表示:社民連、新界東的前議員梁國雄不符合莊重規定,法庭認為,他「開遮、叫口號及撕紙張,與宣誓真正目的無關」,認為「他的誇張行徑,超出莊嚴及尊重的合理範圍」;九龍西的前議員劉小麗顯然是故意慢讀,「拒絕及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辭」;羅冠聰作出的誓言「無表現出真正及忠實意圖會致力擁護、遵守和履行誓言的責任,而他將『國』字的聲調提高,客觀上是他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作為特區的合法主權地位,表達質疑和不尊重」;而姚松炎的宣誓就違反嚴格形式和內容規定,並加入了另外的字句。 判辭指,根據《基本法》第104條,包括人大對此條文的解釋、《宣誓及聲明條例》,以及參考相關的案例,確立了宣誓的3個原則,包括準確完全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附表二中,訂明的立法會宣誓形式及誓言內容;另外是莊重及真誠作出誓言,以及真誠相信及嚴格遵守誓言。 這案例給我們什麼影響?很簡單,以後議員宣誓,不會再是「無成本,又可以玩嘢,

詳情

離任高官,拜託不要來個「忽然正義」

特區政府新班子名單終於公告天下,人選談不上有任何驚喜,但總算四平八穩,也可幸沒有特別面目可憎的人物在內。有人說這份名單充分反映香港政治人才貧乏;但我認為這更說明在當前氣候下,政治忠誠的考慮壓倒一切。在中央明言擁有主要官員的實質任命權情况下,哪怕林鄭月娥原本心儀的人是「三頭六臂」、眾望所歸,假如港澳辦中聯辦對此人有半點懷疑,這些才俊也肯定會被摒諸門外。所以在有限的選擇下,公務員又或者前朝班子,便成為了最穩妥安全的人選。新班子有沒有能力帶領香港走出新局面、可否用成績表現挽回民心,大家沒有必要過早下定論。我也衷心祝願新政府能有所作為打破悶局,因為市民的福祉,始終有賴良好管治。但我有興趣討論的,反而是剛退下來的高官,離場後應如何自處。 今屆組班過程的一個特點,是有數名局長早已事先公開聲明不會留任,有部分人更是有意無意明言暗示與新特首作風不合關係欠佳。本來在官場以至職場,同事間因作風相異、意見不同而弄到關係緊張,是十分平常的事情。而與上司不咬弦,十居其九的情况下,下屬只能另謀高就,到別處闖闖,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但近年不少問責官員退下來後,卻依然意猶未盡,繼續高調評論時政,逐漸成為了一種新風尚

詳情

唯恐香港不亂!

上周四,立法會保皇黨三十九名議員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羅冠聰、陳志全和朱凱廸,早前出席由台獨人士所籌組的「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之成立記者會。聲明指三人作為香港立法會議員「竟公然參與該等組織的活動,推動『港獨』、『暗獨』與『台獨』勾結,介入香港內部事務,是危害『一國兩制』、國家統一、違反《基本法》,以及罔顧香港市民福祉的行動」。 保皇黨的「譴責」顯然是緊跟治港者的論調。內地官媒《環球時報》上周日發表文章批評「台獨和港獨算是正式鬧一起去了」,但「無論『台獨』還是『港獨』,都是地地道道的偽命題」。 事實上,「港獨」真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偽命題」,是「港獨之父」梁振英當初為了爭取連任,而刻意把不成氣候的港獨小眾思想說成「問題」,藉此營造特區紛亂的假象,務求促使領導人支持他連任。然而,即使如今他已獲晉升至國家領導層,卻依然緊咬「港獨」不放。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受訪時,指對港獨已成「思潮」有所保留,認為港獨「只是小撮人提出的不切實際」言論,重申港獨「未去到一個勢頭」。不過,梁振英卻隨即公開批評,「香港有人提出不同程度的自決、分離,以至香港獨立,我們要防微杜漸,不能掉以輕心……我們要警惕任

詳情

哪來的大和解?

其實「大和解」這個口號,自九七之後,偶爾都在政治新聞再聽數遍,不是北京跟泛民大和解,就是泛民與建制大和解。老掉牙的字眼,但總會把當時的民意弄得眾聲喧嘩;但明眼人一看就知,即使神女有心,但襄王依然無夢。 現時在民生議題上,泛民與建制仍會間中合作,力圖爭取政府讓步,修改政策。可是政治鬥爭不斷,就令一切好事變成壞事,泛民建制難以在議題有更大合作空間,最終令政策難有空間改動。在市民利益的層面,這些合作是必要和必須的,更不需要什麼和解才可促成的。 和解本身,其實極需要當權者有自我修正的意志,將錯誤的決策改正過來,同時交代當時一切決策和行動的真相,才能促成不同陣營、不同立場的人和解。如今,政府對8.31決定毫無讓步,港人利益未得到完全的保障,連討論空間都沒有時,又談何真相與和解? 在特首選舉過後,我們整體社會的氣氛仍趨「休養生息」的方向,要溝通、要不斷討論。但這些溝通、討論,最後要帶我們到哪個方向?似乎在特首選舉過後,非建制光譜仍未有認真地檢討和思考。而這種無定向的方向,才是大家都需要擔心的事。 在這種抗爭乏力的情况下,大家其實需要思考在現時爭取到一些實質轉變,令不同朋友都重視獲得充權,從而令人感

詳情

真偽中間思路與思維

在最近完結的特首選舉中,候選人曾俊華受到廣泛的市民支持。不少分析都提到,他吸納「淺藍絲」溫和建制、「淺黃絲」溫和泛民與「不藍不黃」市民支持的能力驚人。曾俊華的選舉工程證明,其實中間派政治在香港是大有市場。 但這亦帶來另一個問題:為何近年鼓吹所謂「中間路線」的湯家驊那些什麼「思路」,及黃成智、狄志遠等人那些什麼「思維」無論怎樣搞都得不到市民支持,但曾俊華就那麼成功? 要答這個問題,就先要探討曾俊華支持者的思維。從我身邊認識的眾多中間派「薯粉」當中,我發覺他們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少抗爭、不屈服。 先說「少抗爭」。我認識的中間派大多對與政權正面抗爭的興趣不大。有些人為了生計、親友而不想走上抗爭之路;有些人相信,現在的局勢並不宜與政權硬碰。不過,「少抗爭」並不代表不抗爭。無論是2003年反抗《基本法》第23條立法,或2014年佔中的早期,甚至是明知中央不支持曾俊華都站出來支持他,這群人到一些大關頭就會間歇地以溫和方式走出來。 至於「不屈服」,中間派市民對一些核心價值或民主發展仍有堅持或期望,否則他們支持民建聯等政團都可以了。他們普遍相信,香港不應變成另一個大陸城市,而政權的高壓姿態更令他們在生活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