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我不相信死無報應。」大約三年前,移居大馬近二十年的朋友跟丈夫,不知第幾次參與淨選盟上街,最終雞蛋破掉,高牆仍然在那裏;當日替他們難過,覺得怎會還是輸?就想起上面兩句。去過馬來西亞很多次,雖然每次都來去匆匆,但當地物產資源豐富,在神山附近,可以數元馬幣,買兩個菠蘿加不知多少公斤的香蕉。有親友說,馬來人幸福,食物都是天跌下來;懶,都要講條件。以前認識來自大馬的華裔學生,覺得他們厲害,每人至少會三四種語言,中英文馬來語固然流利,潮州、客家、福建話起碼懂一兩樣,即使並非原籍廣東,但一定聽懂粵語,他們說,都是看港劇港片的成果。還記得第一次聽人用廣東話說「落大水喇」,就是一個大馬女生;母語,可以是咁的,一點也不無聊。或者對於內地當權者來說,大馬甚至新加坡的華人都是自古以來的中國人,但他們其實就像美國的愛爾蘭、意大利裔一樣,在一個地方落地生根,就哪裏為家國。獨裁者不會相信聯邦,更不會尊重一國兩制,一個政權怎樣贏得全國,之後卻沒有兌現承諾?騙徒質地,千秋萬世。大馬變天,上了一課,面對高牆建制,唯有建制分裂開來的反對派,才增添勝算?馬哈蒂爾三年前出席淨選盟集會是一個開始。回望香港,特首選舉,曾俊華未竟全功,是徹頭徹尾的錯誤期盼?但香港的馬哈蒂爾會是誰?林鄭?范太?鈺成?國章?還是大家都好「懷念」的振英?[簡冬娜]PNS_WEB_TC/20180519/s00191/text/1526667456376pentoy

詳情

馬傑偉:令人難受

湯家驊由泛民轉入建制,在網上被罵,狗血淋頭,我覺得難受,湯渣前湯渣後,大家唔好咁躁啦好唔好!政見呢家嘢,好鬼死「通識」——多角度吖嘛,要睇吓政見背後嘅理由。泛民建制互睥,見你前面憎你後面,何必呢。一直以來,我對湯兄不妄下定論,轉軚與否,各有因由。母親節當日,參加《鏗鏘集》四十周年分享會,第一次聽湯兄現身說法,才較肯定地說,坐在台上的這位政治家,令人十分難受,廣東土話係——惡頂。萌生反感,主要不是其政見,而是他的double talk。「我唔係領功……」然後就是領功;「我𠵱家好開心……」在場的人都覺得他深深不忿;「我唔係好明白今天的年輕人……」然後就剖析港青抑鬱、憤怒、充滿仇恨……他說要與張曉明等中方的香港代理好好溝通,為什麼又不去與廢青溝通?為什麼不試試明白新一代港人心裏所憂何事?他不停說忠於自己,決定參政,但因此做不成大法官,佢又話難過;一邊話為香港出一分力,卻又不停說,如果唔參政,我做律師可以賺好多錢,再強調,係「賺好多錢」,行會薪金,都唔夠佢交律師樓租金。你忠於自己嘅決定,就唔好兩頭望,錢錢錢掛口邊。最惡頂係,佢話自己代表所有香港核心價值,然後說他以前都係住板間房,如何在獅子山下拼搏而有今日成就,你哋啲年輕人唔好咁灰……唉,救命![馬傑偉]PNS_WEB_TC/20180516/s00192/text/1526408617576pentoy

詳情

戴穎姿:人心從未回歸

踏入2018年,標誌着香港回歸中國第21年。 每年七一前後,政府總是大鑼大鼓地慶賀回歸,企圖將此打造成香港上下均要欣喜的盛事。然而,任你鑼聲再響,這幾年的社會動盪與撕裂已不能再更明顯地說明了:21年了,人心根本從未回歸。 粗略而言,現時香港人大概分成幾派:親中建制、傳統泛民、力求跳出一國兩制框架的港獨派、仍然在夢中囈着要英國人打救香港的港英派,以及自詡中立但委實只是以個人利益為依歸的大部分香港市民。 先說建制派。我承認,我對這陣營是有了太以偏概全的印象,不能理解中央何以會找來這堆常常「柒到盡頭返唔到轉頭」的蛇鼠作其喉舌。轉念間,又明白到中共雖然不堪,但畢竟是有他們的一套智慧才得以承傳至今。所以我們不能忽略,他們也會有梁愛詩之輩,學歷才智地位兼備。如不知道他/她們的立場和言論,實在也會是受人敬仰的精英。但為什麼我們一直覺得建制派的人總是一派胡言、不合邏輯?理由很簡單,怨有頭債有主,他們的主人慣性顛倒是非黑白、指鹿為馬,上樑都不正了,下樑無可厚非地都要跟着歪;他們舔共舔得姿態極其齷齪難看,主要還不是因為中共的行為本身就是荒天下之大謬。你笑建制派太瘋癲,吃了不少西環甜頭的他們暗自笑你看不穿呢

詳情

酷比Coolbe Armin:「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 教會03七一後改革不倫不類

「十月一香港祈禱日」籌組團主席石建華牧師最近表示,林鄭月娥在特首選舉的得票,有上帝的特別意思,因為得票數字與挪亞之父拉麥在世777年的壽歲一樣,而洪水在拉麥死後5年降臨。 一場小圈子選舉的票數,怎能和聖經人物的壽歲相提並論呢?就算林鄭當選有上帝旨意,基督徒更要監察她的施政。尤其,中國主席習近平於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致辭:「香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制度還需完善」;不久,她就說:「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希望於任內創造有利條件做立法工作。」 因此,與其玩數字遊戲,我們倒不如重燃03年手持「耶穌愛香港」橫額遊行的心志——這正是酷比為《門徒媒體》撰寫〈歷史變遷中的香港福音:23條立法、71遊行與教會〉系列之原因 (註1)。其實,早在14年前,23條立法擱置後,《時代論壇》已呼籲教會改革。該報第八二九期的社論〈民主新頁下的香港教會〉表示,教會應循6大途徑關心社會,包括:鼓勵選民登記及投票;關心時政,開放討論,對政治人物的言行有所認知;有心志前行一步的教牧可作定期的交流,建立支援網絡;鼓勵(起碼不反對)信徒參與推動民主政制活動;就當前的中國及香港政治作處境神學省思,提供適切的理

詳情

林鄭月娥政府改善行政立法關係三大挑戰

還有約50天,新一屆政府將就職。對於新一屆政府能否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社會充滿期待,也不無疑慮。 本星期一(按:即5月8日),我和「專業議政」合共7名立法會議員與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面,就新一屆政府施政方針和具體政策交換意見,其中一個討論主題就是改善行政立法關係。 林太當天開宗明義表達了改善行政立法關係的意願,雖然在重啟政改等大題目上未能帶來驚喜,但就教育施政、引入檔案法、改變中央政策組角色等等顯示了相當開放和正面的態度,是個好開始。 修補關係首要提高互信 過去5年,梁振英以鬥爭為綱,朝綱敗壞,問題叢生,行政當局與立法機關的關係惡劣到極點。在林鄭月娥當選行政長官後,部分官員的態度已較前從容,政圈氣氛也隨着政府換屆而有所改變。 然而,即將卸任的梁振英作風依舊強悍,一連串針對立法會議員的法律訴訟接踵而來,連一些無關政治的議題如小三TSA(全港性系統評估)/BCA(基本能力評估),也刻意對着幹,既嚴詞拒絕林鄭暫停今年全面評估的要求,更無視36名議員不分黨派的聯署呼籲。不管梁振英的主觀意圖為何,其客觀效果只會是維持社會對立狀態,難以紓緩。 要改善行政立法關係,雙方的信任度必須有所提高。而信任度

詳情

務實政治

這段時期,想得最多的,不是林鄭月娥當選之後,香港會怎樣怎樣;反而最需要想的,是「後梁振英」時期,香港和進步力量如何走下去。 過往5年,香港一直都陷於鬥爭之中,社會嚴重撕裂。政治人物提出的口號,遠多於改善社會問題的建議。即使有這些建議,政府也恃住自己所擁有的權勢,將其置於一邊,這些建議淪為廢話,「與民共議」也變成空話。 「曾俊華現象」留下的最重要遺產,除了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公關手法和選舉工程外,還有「務實政治」的尾巴。 我心目中的「務實政治」,不是盲目附和政權、隨意放棄原則的「保皇」路線;也不是口頭掛住「第三條路」、暗底依附腐朽建制的中間路線。真正的務實政治,應是守住原則,但手法靈活、順勢而為,以達到最終政治目標的政治路線。 務實政治除了要進入體制,用好體制所賦予的資源和權力外,更需要有不同的元素配合,包括社區的凝聚和營造、經濟和產業上的自給自足,以及保持香港自身的自主空間,提升面向世界的開放度和連結程度。 在林鄭治下的5年,可能社會的鬥爭會減少,大家會有多一點休養生息的空間。然而最大的問題,就是香港的自主程度會進一步削弱。中資買地和在港積極進行併購,是為了慢慢地控制香港的經濟命脈,令香

詳情

點人數

不太明白,為什麼政府眼中的反對派,可以單用點人數一招,就可以拉倒一個草案。立法會分成兩派是政治現實,也是必然。一個自由社會,有建制派,就有反對派,不習慣有反對派的官員,可以去投靠北韓。本來立法會的選舉制度,已經有傾斜一派之嫌。例如功能組別,被質疑小圈子選舉,備受批評多年,依然死守不棄。以往很多民主民生議案,就是被功能組別所阻,過不了小圈子一關。如是者,獲得過半數市民授權的反對派議員,在這種畸形制度下,變成少數派。無論爭取什麼,動彈不得,無功而還,俯首稱臣於少數變多數的保皇派議員之下。一票無效,反對派只能打口水戰,於是有了拉布戰術。可是,立法會各大小主席,基本上被保皇黨壟斷,提修正,提動議,以至發言,都可以剪布為由被拒。反對派連靠把口也不成,於是餘下點人數一途。本來只要保皇議員盡忠職守,每次開會乖乖出席,不是投票一刻,才亮出舉手機器,點人數一招根本無法奏效。那些高官,不罵自己人保皇不力,卻痛斥人家的如來神掌最後一式,是否比反對派更技窮?梁家騮議員反對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自有他的專業理由,例如怕引入大陸醫生,怕特首有權用盡,這些都不是無的放矢。他不是為反對而反對,也不是對人不對事,他甚至說不上是一個反對派。他也走上拉布絕路,為什麼?一方自恃夠票,寸土不讓,一方只餘一式,逼上梁山,於是香港,玉石俱焚。原文載於2016年7月19日《明報》副刊 立法會 建制 泛民 拉布

詳情

支持建制人士較大機會配票?港大民調反映的是…

在現行的港式比例代表制下,配票己經成為了一個很重要的課題。不同陣營不斷鼓勵他們的支持者把選票留給最有機會力爭最後一席人士。配票成功,即可以幸運地以較少選票入到議會(如2012年選舉建制派在新界西多取一席)。配票失敗,即重演2004年立法會選舉 1+1=4 慘劇。(即民主派因在港島區配票失敗令到何秀蘭高票落選,當時配票失敗的嚴重程度令到民主黨的票數差點可以拿到港島區的第三席。)故此配票在港式比例代表制是一個很重要的議題。一直以來,很多人都覺得建制派的選民較民主派願意配票,視選民為配票機械,故此建制派成功配票的機會較高。然而,在港大民調中反映,相比民主派和本土派的支持者,建制派的支持者反而較少機會會在候選人勝算較低的情況下轉而支持其他候選人。(至少他們口中是這樣的回答)港大民調數據怎麼説?在這次數據的整理中,主要把立法會的候選人分成五大陣營: 傳統民主派 – 即被認為是傳統泛民政黨,如民主黨,公民黨,工黨。 激進/傘後民主派 – 自認激進的民主派政黨和傘後成立的不同新型支持民主的政黨,重點在於不與民主派切割,例如香港眾志,人民力量,社民連等等。 本土 –  強調自己並非泛民,並積極與泛民切割。如本民前,青年新政,熱普城等等。 獨立偏建制 –  形像獨立,偶然「抽政府水」,然而大多數政策及關鍵時刻是偏向建制,例如新民黨,自由黨,何君堯,新進步聯盟等。(由於王維基的政策較偏向建制,故此我也把王維基歸類到這個陣營)。5. 建制 — 傳統建制陣營,如民建聯,工聯會。當候選人歸類以後,便可以比較不同區域不同陣營的支持者會否在候選人勝算較低的情況下作出策略性的投票,來反映不同陣營當配票的接受程度。港島區首先是港島區,我們可以見到民主派和本土派的支持者都傾向在候選人勝算較低的情況下作出配票。反而激進民主派的配票的傾向很高。(當然這可能激進泛民在這區勝算較低所致。)然而,我們可以看到建制派支持者在民調中反而對配票的興趣較民主派為低,只有一成五的受訪建制派表示有興趣進行配票。九龍東九龍東是建制派支持者表示會配票比率比較高的區域,有大約兩成受訪者表示自己會在候選人勝算較低的情況下配票,但仍比民主派表示會配票的支持者為低。值得留意的是本土派的支持者在這個選區較不接受在這個區域配票。九龍西與其他區域情況差不多,都是民主派和本土派表示會配票的支持者較建制派的支持者為高。而且激進泛民的支持者表示會配票的比率也與港島區一樣高。新界東與其他區域情況差不多,都是民主派和本土派表示會配票的支持者較建制派的支持者為高。然而激進泛民在這裏的不確定性比其他區域為大。新界西與其他區域情況差不多,都是民主派和本土派表示會配票的支持者較建制派的支持者為高。而激進泛民也是表示會願意配票的支持者較多。參考五區情況,在民調之中所顯示: 非建制派支持者比建制派支持者更願意表示自己會配票。 在非建制派陣營中激進泛民的支持者最願意配票。 建制派支持者表示自己「難講」會配票的數目也較民主派為大,然而把這部份人放到會「配票」的類別中,仍然是與非建制派表示會配票的人士差不多。當然這個調查有很多盲點: 今次問題只問及「勝算較低」來估算該受訪者是否支持配票,未問及「勝算較高」會否配票,故此有可能影響結果。 這種對民調中不同陣營再breakdown的分析方法會令到margin of error 更大。 民調可能不能完全反映建制派的組織票及其內地港人票源。 建制派的支持者可能會「口不對心」。然而,這次民調所顯示,建制派其實未必可能「話配就配」,「搵隻豬出嚟都可以選佢」。相反地,建制派的配票策略成功在於佢地有資源去identify 能夠接受配票的人,很準確地引導他們到需要支持的人士之中。利申:依一篇文雖然係玩,但絶對唔係引導大家投邊個陣營既候選人。所以順便最後都整返個到今日為止政府所公佈既己報名參選名單:香港島鄭錦滿 四眼哥哥 男 網台節目主持 熱血公民 2016年7月16日鍾琬媛 女 荷蘭註冊建築師 熱血公民 2016年7月16日香港島許智峯 男 區議員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單仲偕 男 立法會議員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香港島葉劉淑儀 女 理事會主席 新民黨 2016年7月16日陳家珮 女 區議員 新民黨 2016年7月16日李文龍 男 區議員 新民黨 2016年7月16日謝子祺 男 社區發展主任 新民黨 2016年7月16日洪龍荃 男 基金經理 新民黨 2016年7月16日王政芝 女 助理總經理 新民黨 2016年7月16日香港島郭偉强 男 立法會議員 香港工會聯合會 2016年7月16日吳秋北 男 香港工會聯合會 2016年7月16日何毅淦 男 香港工會聯合會 2016年7月16日呂鴻賓 男 香港工會聯合會 2016年7月16日陳榮恩 女 香港工會聯合會 2016年7月16日香港島張國鈞 男 律師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鍾樹根 男 全職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鍾嘉敏 女 中心主任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麥謝巧玲 女 幼兒教育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丁江浩 男 中學教師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王志鍾 男 行政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地方選區 名單(姓氏先行) 別名 性別 職業 政治聯繫 遞交提名日期 備註九龍西譚國僑 男 區議員 民協 2016年7月16日楊彧 男 區議員 民協 2016年7月16日黃永傑 男 社區主任 民協 2016年7月16日九龍西梁美芬 女 1. 香港執業大律師2. 香港城市大學法學院副教授 (1) 經民聯 (2) 西九新動力 2016年7月16日梁文廣 男 區議員 (1) 經民聯 (2) 西九新動力 2016年7月16日左滙雄 男 區議員 (1) 經民聯 (2) 西九新動力 2016年7月16日丁煌 男 執業大律師 (1) 經民聯 (2) 西九新動力 2016年7月16日梁婉婷 女 區議員 (1) 經民聯 (2) 西九新動力 2016年7月16日陳國偉 男 區議員 (1) 經民聯 (2) 西九新動力 2016年7月16日地方選區 名單(姓氏先行) 別名 性別 職業 政治聯繫 遞交提名日期 備註九龍東柯創盛 男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黎榮浩 男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張琪騰 男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地方選區 名單(姓氏先行) 別名 性別 職業 政治聯繫 遞交提名日期 備註新界西陳恒鑌 男 立法會議員、荃灣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郭芙蓉 女 葵青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李世隆 男 葵青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梁嘉銘 女 社區工作者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陳振中 男 荃灣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呂廸明 女 演藝工作者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鮑銘康 男 葵青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新界西 何君堯 男 律師 獨立 2016年7月16日地方選區 名單(姓氏先行) 別名 性別 職業 政治聯繫 遞交提名日期 備註新界東林卓廷 男 北區區議員/民主黨總幹事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劉慧卿 女 立法會議員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丁仕元 男 沙田區議員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吳錦雄 男 沙田區議員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羅英翔 男 教師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新界東 容海恩 女 執業大律師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譚領律 男 註冊社工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梁家輝 男 區議員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陳敏娟 女 區議員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唐學良 男 區議員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葉志豪 男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廖子聰 男 新民黨/公民力量 2016年7月16日新界東 梁天琦 男 學生 本土民主前線 2016年7月16日新界東 方國珊 哪吒 女 民選議員/工程師 獨立無黨派候選人 2016年7月16日功能界別 名單(姓氏先行) 別名 性別 職業 政治聯繫 遞交提名日期 備註區議會(第二)陳琬琛 男 註冊社工 公民黨 2016年7月16日區議會(第二)李慧琼 女 專業會計師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洪連杉 男 中學教師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朱立威 男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顏汶羽 男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蕭嘉怡 女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區議會(第二)周浩鼎 男 律師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李世榮 男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林琳 女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巫成鋒 男 區議員 民建聯 2016年7月16日區議會(第二)梁耀忠 男 立法會議員 街坊工友服務處 2016年7月16日區議會(第二)涂謹申 男 律師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區議會(第二)鄺俊宇 男 區議員/ 作家 民主黨 2016年7月16日區議會(第二)何啟明 男 深水埗區議員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2016年7月16日原文載於作者網誌文:湯巾作者簡介:一個有少少geek(其實係劇毒)既人既筆記。平時鐘意一個人睇戲煲劇(美劇+韓綜為主)。又會鐘意睇政治歷史野但政治知識是0。有時鐘意自已一個人出外旅行,自由自在去睇依個世界。 建制 泛民 2016立法會選舉 配票

詳情

錯報慈善比賽,慘過幫工聯會買旗

星期日晚才打開電腦,Facebook上就見到不少跑友參加了剛剛舉行的百仁基金慈善跑,心裡大叫不妙。參加百仁基金慈善跑,其實慘過幫工聯會買旗。為免這類事情再度發生,一定要盡早寫文提醒各位跑友不要再重滔覆轍。好話都說是「慈善跑」,為何這樣說呢?那麼先看看百仁基金的簡介:「百仁基金於2008年在香港註冊成立,為一間非牟利的慈善機構,由恒基兆業地產集團副主席李家傑先生創辦。百仁基金匯集香港一群熱心公益的年輕企業家,致力關注本港青年的未來發展。」(1)然後再看看董事會成員,身居人大政協者俯拾即是。而所謂年輕企業家,當中幾個熟口熟面的,都是知名建制企業的二代人馬。詳情我也無謂多說,請大家就按圖索驥,自然一目了然。百仁基金董事局成員換句話說,百仁基金就是由一班已經被統戰的富二代所組成的「慈善團體」,由他們推行什麼青年計劃,目標與方向自然可想而知。中共在香港進行統戰已經有很長一段日子,遠古至學友社統戰司徒華,一路到近年加大力度,更是枱底枱面兩手進行全方位的統戰計畫。一二年的反國教只是其中一個小波瀾,並沒有阻礙到中共由各種渠道,創立各式各樣的「慈善團體」,由其他方面開展他們的愛國教育。由統戰社會的富裕階層開始,一直由富人擔當董事會角色的傳統慈善機構已經漸漸漸沾滿紅色勢力;另外再加上各個新興的團體,甚至哪怕即使沒有建制背景,只要團體需要政府支援或財政支持,就自然要乖乖地臣服於建制的控制之下。明顯的投誠例子就如青協,甚至是簡單跑個Color Run(2),沒有和民建聯分成就已經難以成事。可能大家會說,不過是跑個步,又何必斤斤計較?而且籌錢畢竟都是好事,運動和政治也不應該掛勾。我會說,如果你和那些冒昧未醒的香港人一樣,生活只求三餐一宿,跑步只做追逐速度和成績,那麼一切都確實與你無關。然而,如果你曾經在衝線的時候舉起過「我要真普選」的標語,穿起過各種黃色戰衣,心中惦記著香港的前途,永遠都希望把我們渴望民主的訴求帶上每一條跑道,那麼你應該知道,長跑更是盛載著跑者的意志。如果我們心中曾經有著對香港民主的願景而跑上馬拉松的跑道,卻竟然錯誤地為建制機構而跑,這又情何以堪?請記著,百仁基金慈善跑這種活動大不了是籌幾十萬,這個數目他的董事會任何一個成員隨便放個屁都有。他的目標根本不是為錢;去參加的人好心以為做了善事,結果只為了一班大陸人和富二代抬橋。所得「善款」又何處去呢?「今年「百仁基金beHERO慈善跑2015」活動,所籌得的善款將會全數撥捐「百仁基金」旗下的「百仁之友」青訓計劃,協助同學們擴闊視野、加強人際網絡、啟發潛能、培育正面及積極人生觀,幫助新生代朝理想走向成功之路。」(3)即是說一班富二代搞統戰,維穩,還要用你的錢。夠嘔血了沒有?維穩的手法層出不窮,希望以後大家參加比賽之前都先研究舉辦單位的背景。失錢事少,被當傻仔,甚至是幫人抬橋事大,各跑友千萬小心。 百仁基金網頁 前天朋友問我玩唔玩ColourRunHK… 成報2011年2月11號 – 百仁基金beHERO慈善跑2015 扶植新生代邁向成功延伸閱讀:「被逼」捐款給建制派的Colour Run/園丁#百仁基金#百仁基金beHERO慈善跑#百仁基金慈善跑#建制#抬橋#主場新聞博客群#edkin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dkinphoto 建制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