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囍:如夢如幻月

電影資料館新節目《芳華年代》三月底正式登場,由《胭脂扣》(1988)打頭陣最適合不過了。那一年,張國榮和梅艷芳風華正茂,當時誰會知道,他們在十五年後先後辭世,而在他們蓋棺之時,又有誰預見十五年後,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重遇——兩個十五年,見盡榮哀,我邊看電影邊想這些,散場時,只記得,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策劃這樣的回顧節目,乍想應該不難——兩大頂尖偶像的電影,由青春到成熟,聲色藝全,迷們能夠有系統有條理重溫,除了滿足思念之情,多少會有得着。當知在香港電影最蓬勃的八十年代,商業藝術或兩者混合,作品有雅有俗,有成有敗,但經過時間洗禮,留存的聲畫是珍貴的文化遺產。從《緣份》看到新生的地鐵;從《烈火青春》思考創作自由和道德責難的恆常角力;今天變得平常的「性別轉換」,《川島芳子》和《金枝玉葉》早有着墨;而令人為之神迷的《東邪西毒》,原來有令人摸不着頭腦的爆笑兄弟版《東成西就》(這回不知為何沒被選映)……凡此種種,作為傳承香港電影文化的重要機構,香港電影資料館可做的事實在太多了。要做得多而精,譬如說,通過電影這扇窗,帶領年輕人從別的角度認識香港的前世今生,無疑很高難度。這工作可做的事多,卻在在講求眼界和心力,還真不容易。[陶囍]PNS_WEB_TC/20180406/s00211/text/1522951652590pentoy

詳情

林燕妮:骨子張國榮

四月,一個春暖的時分,也是叫人懷念一個人的月份。相信大家也會想到,令人心疼又心愛的Leslie——張國榮。 對張國榮的形容,最多的是個「靚」,美與俊,令人有想像的空間,但一個「靚」字,一矢中的。男性可以真正配上「靚」字的人,實在不多。 在形容張國榮的詞語中,有個朋友對他的形容,令我印象最深。她說,張國榮有種「骨子」味。因為她說「骨子」,倒令我有種絕妙的感覺。正如她所說,張國榮除了一切看慣的形容詞之外,「骨子」也是一種恰切的讚賞。 「骨子」,可以令你想起官仔骨骨,但又沒有特別的解釋,比較切合的解釋,應該是有品味,帶點高雅、貴氣。 可以說形容得貼切,張國榮對服裝觸覺極高、極快,有時候因為太快,會引起有些人接受不了,不過,他的前衛,令人更會欣賞他的獨特風格,時間亦證明他的藝術行為只不過是起步早了一點而已。 朋友說他「骨子」,自己倒是欣賞他骨子裏的深情。認識他的朋友都知道他性子直,骨子裏對朋友有情有義。有時候,他可以為朋友的一句話而開心半天,他的性格是我行我素,明白他欣賞他的人他自會更加歡喜。 一個可愛得叫人依依不捨的花仙子,可能在天國繼續他的歌,《風繼續吹》、《為妳鍾情》、《無心睡眠》,還有

詳情

1997年的一雙高跟鞋:張國榮與香港身份

「香港很無聊,一個小島有什麼好看的?」日前,台北市長柯文哲對香港的評價在港台兩地引起不少爭議。的確,如果香港只有迪士尼、蠟像館、維多利亞港、商場、商場及商場,那真的很無聊。但其實,香港的很多趣味是備受忽視的:例如好山好水、殖民歷史,以及流行文化。遊香港,如果不去鳩嗚,去逛博物館欣賞一雙張國榮穿過的高跟鞋又如何?一個展覽、一雙高跟鞋,背後有太多的香港故事、太豐富的香港文化。 一雙鞋背後的時代脈絡 西九M+展亭正舉行「曖昧:香港流行文化的性別演繹」展覽,展出香港過去數十年流行文化中的性別形象,其中張國榮穿過的高跟鞋是重要展品。一雙高跟鞋有什麼特別?為什麼能在博物館被隆而重之地展出?當然,哥哥也許是第一個在紅館舞台上傲然地穿上高跟鞋的男歌星,然而,那次演出的意義卻遠超於變裝易服——事實上,當時他穿的亦非女裝。重要的,是高跟鞋背後的那個時代脈絡:當年的哥哥,以及給了他舞台的香港。 這雙紅艷的高跟鞋,是哥哥在「跨越九七演唱會」中穿過的。他在1989年告別歌壇,事隔八年復出舉行演唱會。在此之前,卸下偶像歌星身份的他主力拍電影,屢見突破。他憑《阿飛正傳》當上香港金像影帝,旭仔一角不務正業、玩世不恭,

詳情

張國榮於韓國人氣依然:《霸王別姬》、《阿飛正傳》於韓國重新上映

韓流發展至今,成為了半個地球的文化輸出供應商。而可見文化產業的確成為了韓國經濟其一支柱,雖然今年韓國的經濟處於不穩,甚至疲弱的階段,但無可否認的是,至今韓流仍為韓國不同產業繼續帶來龐大收益。但是,很多人或許會問,韓流未興起時,韓國會流行消費什麼文化?對於不熟悉韓國的人,這答案或許會令你驚訝,其一就是我們香港的流行文化。 《霸王別姬》2017年預告片: 最近韓國Image Box YouTube頻道發佈了一部電影的預告片,仔細點看,原來是張國榮1993年的電影《霸王別姬》。再翻查資料,其實《霸》曾經於1993年12月24日於韓國上映,而這次重新上映,是為了紀念張國榮逝世14周年。而這次重新上映的電影不是韓國本地電影,而是香港的舊電影,這可謂再為哥哥添上再一點美譽。不過,回想一下,為何張國榮逝世已久,不但在香港依然有大量影迷,在韓國亦人氣依然? 在韓國文化處於初起步或萌芽的階段時,是處於不斷受外來文化入侵的影響。其一就是香港的流行文化,相信大家都會認同,80-90年代為香港流行文化的盛世,有不少作品如廣東歌、電影均能輸出其他國家,成為亞洲文化的其一領隊。韓國於80-90年代正是受著當年「港

詳情

槍王為何「成魔」

即將到張國榮六十生辰,作為紀念,寫了下最愛的電影之一。「犯罪」是警匪片的永恆主題,羅志良當導演的第一部戲選擇了「槍」這個道具,要展示的內涵自然是罪惡。如何處理犯罪這一主題而又不顯得平庸,那就是人物設定上的創造力。張國榮塑造的Rick是多次參加射擊比賽的高手,因95年的交通意外無法參賽,故事的設定背景便是96年新比賽前展開的故事。這樣的設定,最能體現「落魄英雄」的反轉塑造。然而,如果僅僅是槍王重生,這個故事大概就不會落在「犯罪」這一重點上,於是故事內核便是Rick如何墮入自己的「心魔」。導演一直在用鏡頭勾勒人物,電影開頭Rick冷冷的在槍會自己練習射擊,打出一個「Double Trap」,就如同「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的力度,電影開頭一度以「Double Trap」這一技巧展現了Rick的實力,并不用語言就勾勒了一個冷峻的「孤獨王者」形象,從視覺上給觀眾心理衝擊。在電影裏,張國榮飾演的Rick人物性格都是通過其他人物側寫突出的,他一直因其他人的行為和言語而產生自己的行動,電影中人物的設置都像是為Rick性格轉變而展開的。其一,谷德昭飾演的警探吳雲信是一個引子,鋪墊的是Rick的內心想法。吳雲信第一次見到Rick就表達了他對槍王的崇拜,但當他對着Rick說到去年他因為交通意外無法參賽時,Rick在電影中第一次表達了較大的情緒波動。他說「你講夠了沒有?你查我底?」,那一刻,Rick心中潛藏的一種「不服」仿佛被激發了出來,同時為他埋下了潛在的爆發伏筆。指導吳練槍時,Rick一直強調「每支槍都有自己的角色,要學會與槍溝通」,也鋪墊了他渴望對手的訴求:「直到你遇到真正的高手時,才能知道自己的極限」。其二,Rick為其改槍的楊先生,也是引線之一。楊先生不滿足射靶子,而讓手下拿來了死雞。當槍在死雞身上打下彈孔,Rick有一個閉眼到睜眼的瞬間段落。槍打在雞身上時,Rick閉眼的一瞬間,滿眼是血光。楊先生射擊的舉動,激發了潛藏在Rick心中的對於「血與射殺」的想象。所以說羅志良的這部片子巧妙在於,Rick從不說多餘的話,他的行動全因外部力量而進展。這就是塑造核心人物的巧妙之處。當楊先生想要射殺活雞時,Rick阻止,這裏有一個重要的細節點,便是他說「我改的槍是不見血」的,這是為那場改變他的重頭戲進行的鋪墊。此時,Rick的行動還能控制內心的慾望。其三,便是重要的對手,方中信飾演的苗sir。從苗sir的言語中設定了一種英雄相吸的命運感,他對於同事批判Rick改槍的看法,是一種積極的態度回應。他說「每隻搶都有自己的性格,只要找對用槍的人,Rick未必有錯」。而苗sir重視的便是用槍的人,這和Rick有很大的區別,也或許是一個重要的分叉點。Rick重視的是自己改的槍,不在乎用槍人的作為。而在苗sir看來,用槍之人的心一定是正面的,在自己作為警察這一身份認同的同時,他注重的是要控制槍,而不是被槍控制。而Rick在遇到苗sir時,問道「你今年會不會參加比賽」,是一種不願服輸的應戰態度,而同時又是渴望與其交鋒的一種挑戰的語氣。當槍王比賽時,他與苗sir有幾分的落差,此刻他在電影中第一次展現了失落,他對女友說「在比賽中,差一分就是差一分」。這種旗鼓相當又不服輸的內心,也慢慢被挖掘了出來。其四,便是最重要的導火線,炒股失敗的余sir。他一心求死,在槍王比賽現場引起騷亂,Rick為了保護女友而開槍射殺了余sir。同一時刻,苗sir還在猶豫要不要開槍,而Rick卻毅然決然開槍,並且還是Double Trap。這一舉動,既是他第一次用槍做了比賽之外的事,又是一次展現技巧般的「比賽」,着實是很有趣味的一場戲。其五,在槍擊后心理醫生開導他,Rick問「我想知道我以後會怎樣?」,心理醫生說「就好像你以前一樣,繼續過你喜歡的生活,一個普通人的生活,生命將會繼續。Life goes on.」。Rick「釋然」一笑,回應到「多謝醫生」。其實他不過是需要一個滿足自己「殺人慾望」的藉口,所以才有了之後他對女友說的那句話:「其實有件事我一直沒有告訴醫生。我知道我自己殺了人,但是我好開心。真的。」那是心魔被釋放后的愉悅。張國榮這裡表演的張力是無可厚非的,僅僅幾句台詞,就把那種惶恐而又無法控制的心情表達了出來,無助而迷茫,同時又沉浸其中。用語言表現了雙重人物性格。羅志良用這幾個人物,出色的完成了對Rick這一角色的塑造,把他被壓制的心魔一層層剝離了出來。雖然電影重心是三年後的Rick殺人成癮,但其實前期的鋪排才是最重要的過程,這都是後半段他行動的成因。壓抑太久就會成「魔」,一觸即發的點設置的很巧,Rick爆發的著力點看似是為了保護女友和公眾安全的舉動,其實又或許是一個「宣洩」的藉口。「槍王」的主題重心,成魔而不是成王。文:七七作者簡介:嚮往舊港片時代的迷影人,寫字觀影,暢快自在。 影評 電影 張國榮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