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周年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剛成為中國領導人的新貴,自然要大灑銀両大事慶祝。本來洗洗太平地、整潔市容倒也無妨,但聽聞要動用近萬警力,務求令領導人所到之處,方圓幾里內皆無閒雜人等,大小遊行一律禁止,更傳中資準備托市,務必令恒指處於高位,粉飾太平之餘,更要做到歌舞昇平。回歸才二十年,香港怎地變得這樣陌生?夜來隨手翻開久違了的《笑傲江湖》,看到任我行以教主之尊登上華山,沿途教眾高呼「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文成武德,澤被蒼生」,忽覺驚心動魄,可有一天,這種場面也會在香港出現? 二十年可能更加適合好好地反思何謂「一國兩制」。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突然南巡,駕幸濠江,盛讚澳門治理有方,弦外之音路人皆知,倒是他言談間所顯示的領導人心目中的「一國兩制」更為有趣。澳門為第二十三條立法,走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前線,行政、立法和司法合作無間,議會運作良好,社會安寧,沒有不滿的聲音,中央政府高度評價,這就是中央政府心目中的「一國兩制」。 香港和澳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社會。香港二○一六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澳門的八倍,人口是澳門的十二倍。澳門相對上是較單一的城市,旅遊和賭業佔了政府總收入的七成,經濟上極端依賴內地。二○一五年內地收

詳情

北京看不清澳門全貌——寫於張德江南巡澳門後

全國人大委員長兼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是繼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之後,3年間訪問澳門的第三名北京領導人。回顧2014年12月習近平到訪是為了慶祝澳門回歸15周年;2016年10月李克強則是主持中葡經貿論壇部長級會議。即使在2013年2月,同樣臨別秋波的時任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也是因着紀念澳門《基本法》頒布20周年而來。張德江這次卻選擇在無重大活動或事件之時南巡,表面看來的確是出師無名,但其實處處留下政治痕迹。 張德江對上一次訪問澳門已經是2004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主打泛珠江三角經貿合作。往後十幾年間,粵澳政府尤其藉橫琴開發加速兩地融合和換血,最近又適逢北京在兩會期間力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外界普遍揣測張德江卸任港澳工作協調組長及人大委員長前夕再訪澳門,將對相關的區域國策有所前後呼應。但結果不僅未有就此發表重大演說或作更具體指示,連最時興的「一帶一路」亦無多提。相比以往北京領導人訪澳每每側重經濟發展,張德江此行充滿着濃厚的政治宣示意味,其一舉手一投足都在彰顯管治威信,強化北京與特區之間懸殊的權力關係。 嚴謹的「劇本」 離地的連結 有別於過往,張德江沒有帶來「大禮」,也沒有走訪民宅、中學、地標景

詳情

張德江身在澳門心在港?

在沒有逢五逢十的回歸慶典和大型會議的背景下,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到澳門視察3日。 中央領導人這種「出師無名」的港澳視察,以往甚為少見。今次的大背景是習近平將於「七一」回歸廿周年到港、中共十九大秋季召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將會換人,張德江落任在即。 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背景讓張德江的澳門講話可以「影射」或者「預熱」香港,隔山打牛,先小人後君子,以免習主席在香港期間把話說得太重,影響慶典的祥和氣氛和市民觀感,但香港有問題又不能視而不見、只讚不彈。 十九大的背景因素,由於屆時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要換人,新人熱身和熟習需時,火候未到,對執行和傳達習近平的港澳政策未必如老臣子張德江般駕輕就熟,故張德江在退任前盡量發揮餘熱,做好組長一職,亦防止他日港澳(主要是香港)一旦出現問題,被指是由於他任內沒有做好各種工夫所致。 在3天訪澳期間,張德江盛讚澳門為一國兩制的實踐發揮表率作用,特別值得肯定的是率先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在維護國家安全走在前列。 至於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張德江指澳門準確貫徹,牢固把握「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嚴格遵守基本法,並切實落實中央全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