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德江講話的啟示

中央政府為紀念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20周年,於上月27日在北京召開座談會和研討會,張德江委員長發表了講話。在香港回歸20年的重要時刻,作為中央政府對港澳事務的負責領導人,張德江的講話,相信充分反映中央政府對當前香港局勢的研判。 對張德江委員長講話的分析,要做一些小心的比較。因為中央對港政策方針早已確定,這些方針政策也一再對港宣示,所以張德江委員長的講話,不可能找到一些前所未有的新觀點、新論述,所以必須在一些論述鋪排中去仔細分析。而剛好在5月初,張德江委員長訪問澳門,在東亞運動會體育館與澳門社會各界人士舉行座談會時,也發表了重要講話。把他對兩個特區的講話重點比較和對照一下,可以得到更多的啟示。 張的講話詳細交代了香港回歸的歷史。而這個歷史的背景,張德江就是強調「香港同胞與全國各族人民一道共享做中國人的尊嚴和榮耀」、「基本法充分凝聚了包括廣大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繼續推進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全面貫徹落實,更好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談論香港回歸的問題,是站在國家整體的大局之下來討論,而不止是把香港抽空出來討論。其中一個比較新的表述,

詳情

香港不屈服

上周末,北京舉行《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座談會,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肆無忌憚發表推翻「一國兩制」的言論,重申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而非「分權」,中央會制訂一些屬於中央的權力,例如對特首的指令權。 回顧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人為即將回歸一個奉行人民民主專政的共產主義國家而憂慮、恐懼、忐忑不安,中英兩國政府因而簽署一份聯合聲明,鄭重送交聯合國登記,意義在於讓全世界監察這份合約的落實情况。為安撫港人九七後可「馬照跑,舞照跳」,《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列出十四項中央對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並透過《基本法》一百六十項條文,在九七後約束擁有無上權力的宗主國的對港行為。《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就是在這背景產生的。 一份合約簽署時,必有其立約目的。日後要就合約內容條文作解釋時,必須以服務該目的作為依歸;忘卻初衷地胡亂解讀,只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張德江這類過橋抽板言論近年愈來愈猖獗,置當初中英兩國立約時的處境和香港人的初衷於不顧。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三權分立,豈是張德江片面之詞能夠全盤推翻?立約二十年,便急不及待露出狼相? 上世紀五十年代西藏委

詳情

誰是主人而已?

「當我選用一個字時」,Humpty Dumpty以鄙視的語氣說:「這個字的意思就僅限於我認為它該有的解釋,不多亦不少。」 「問題是」,愛麗絲問:「你能否令一個字可以有這麼多不同的解釋?」 「問題只是」,Humpty Dumpty答:「誰是主人而已!」 近年北京領導人不斷強調依法治港,處理香港的問題必須回歸到基本法上。張德江委員長近日亦不斷老調重彈,強調「中央始終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針,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 」。這些口號式的原則,本也無可厚非,問題是, 該怎樣理解基本法。 回歸前,中央強調一切不變,馬照跑,舞照跳,港人儘管放心便是。回歸初期這也大抵做到,但近年則強調「我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是恢復行使包括管治權在內的完整主權,中央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擁有全面管治權……在『一國兩制』下,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權力關係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而不是分權關係,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的權力」。基調變了,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解釋也隨之改變了。 回歸以來,中央一共作了五次釋法,只有一次涉及外交問題由終審法院提請,兩次是特區政府提請(居港權及行政長官出缺任期)

詳情

林鄭處境堪虞

組班喪失自主性,可能只是林鄭面對的艱難之一,前幾天張德江的講話中,可以看到林鄭的處境堪虞,香港未來更是陰霾密佈。 對張德江講話的最簡單總結,就是一個「權」字。朕給你權,你才可以要,朕沒有給你的,千萬別妄想!其中最厲害的,就是「中央對特首發出指令權」,究竟內容是什麼?範圍有多大?幾乎全宇宙都可以涵蓋,完全沒有約制。 講話又特別強調,對「自決」、「港獨」不能視若無睹,香港特區政府要履行立法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遏制危害國家統一的行為。這番言論,擺明是衝着林鄭而來。 林鄭無論競選時還是當選後,都三番四次強調為避免激烈爭議,不會急於為二十三條立法,但張德江左一句「國家安全」,右一句「國家統一」,顯然對林鄭施以極大壓力,未正式上任,就不得不推翻競選承諾。 林鄭候任辦這樣回應:過去經驗顯示,此議題極易引起社會爭議及動盪,因此要權衡輕重,謹慎行事,創造有利的立法環境,但在世界形勢複雜多變下,為國家安全進行本地立法顯得更為重要。 「世界形勢複雜多變」指的是什麼呢?應該是指恐怖主義吧!香港不是恐怖主義的溫牀,受恐襲的機會極低,即使二十三條沒有立法,也有嚴厲的法律可以對抗恐怖主義。這裏的「形勢複雜多變」

詳情

我管 你治

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管治班子仍未公布、新政府尚未登場,在北京,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上周六已向特區政府「有言在先」,宣示「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對特區政府的管治團隊列出了一系列要求。 張德江委員長上周六出席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發表近8000字的長篇講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張德江表明日後要制訂和細化一些屬於中央的權力,包括對特區法律的備案審查權、政制發展決定權、中央對特首發出指令權,以及聽取特首述職和報告權等,以健全落實基本法操作機制。 從林鄭開始 特區管治進入新階段 屬於中央的權力本已列於基本法「中央與特區關係」部分。從字面理解,大家都以為中央只管國防、外交,餘事由特區政府自行處理。現在委員長的講話表明,中央不是如此理解:中央不但擁有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更會把這些權力「細化」——意思應是指以具體「法例」列明中央的管治權。很明顯,從林鄭月娥政府開始,特區管治正式進入一個新階段,就是「我管,你治」。簡單說,是「中央話事,特區辦事」。 如果要作個比喻,過去對「高度自治」的理解,是香港等於北京的子公司,中央是大股東,有最終話事權,但整家公司的營運基本上交由總裁

詳情

張德江講話背後的「習精神」

上周末,全國人大委員長兼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在北京舉行的「紀念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發表了近7800字的重點講話,比10年前同一場合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吳邦國的同類發言長了近兩成半,其中不少講法更是首次對香港提出,甚至被內地傳媒形容為「中央定調香港」。筆者相信,有關講話是「習近平精神」的最新反映,關心中央對港方針的朋友,有必要全文細讀張德江的發言內容。 習近平是張德江講話背後最終話事人 首先,想給讀者說明一些背景,就是習近平才是這些講話背後的最終話事人,預料有關定調將會延續到年底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之後,其精神亦可能載入十九大報告之中,成為中央對港政策的既定方針。政策一旦寫入黨大會報告,其影響力有時會大於立法,其中一個例子是,2012年十八大報告的港澳部分(習近平時任報告起草組組長和中央港澳協調小組組長),報告首次寫入「中央政府對香港、澳門實行的各項方針政策,根本宗旨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明確了「國家主權、安全」為整個中央對港政策的首要考慮。從此以後,「國家主權、安全」明顯主導整個中央對港方針政策。 2003年七一大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