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治」人

以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名義舉辦的活動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饒戈平等代言人聲聲「依法治港」,《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也強調「堅持依法治港」,國家主席習近平七一訪港,可預期他亦是這種陳腔濫調。 中共所理解的法治,與香港人所理解的法治差別很大,是兩種概念、不同的法治層次,牛頭不搭馬嘴本來已是意料中事,但有人故意偷換概念,強行把中共和香港的兩套混為一談,那就是不尊重「一國兩制」,必須指出,以正視聽。 中共那套是以法「治」人,利用法律整治人民。特首梁振英過去五年就是經常假借「依法辦事」之名行惡,貫徹以法「治」人的作風。 香港人認知的法治精神和系統,體現在「有法可依、有法必依、以法限權、以法達義」四個層次。政府立法、市民守法,是最基本的兩個層次。第三個層次「以法限權」,五年來屢遭梁振英衝擊,狀况堪憂。最高層次是以法律行公義,並容讓持不同公義準則者,透過與行政和立法機關的理性對話,直接參與制訂法律過程。 香港的法治,是大家同意服膺於一個理性的制度,保障各人的權利和自由;中共的法治,可以因應政治需要而調校,重點在「治」不在「法」。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為例,第一段說明人大擁有

詳情

張德江講話的啟示

中央政府為紀念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實施20周年,於上月27日在北京召開座談會和研討會,張德江委員長發表了講話。在香港回歸20年的重要時刻,作為中央政府對港澳事務的負責領導人,張德江的講話,相信充分反映中央政府對當前香港局勢的研判。 對張德江委員長講話的分析,要做一些小心的比較。因為中央對港政策方針早已確定,這些方針政策也一再對港宣示,所以張德江委員長的講話,不可能找到一些前所未有的新觀點、新論述,所以必須在一些論述鋪排中去仔細分析。而剛好在5月初,張德江委員長訪問澳門,在東亞運動會體育館與澳門社會各界人士舉行座談會時,也發表了重要講話。把他對兩個特區的講話重點比較和對照一下,可以得到更多的啟示。 張的講話詳細交代了香港回歸的歷史。而這個歷史的背景,張德江就是強調「香港同胞與全國各族人民一道共享做中國人的尊嚴和榮耀」、「基本法充分凝聚了包括廣大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意志」、「繼續推進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全面貫徹落實,更好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談論香港回歸的問題,是站在國家整體的大局之下來討論,而不止是把香港抽空出來討論。其中一個比較新的表述,

詳情

香港不屈服

上周末,北京舉行《基本法》實施二十周年座談會,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肆無忌憚發表推翻「一國兩制」的言論,重申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中央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是「授權」與「被授權」的關係,而非「分權」,中央會制訂一些屬於中央的權力,例如對特首的指令權。 回顧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人為即將回歸一個奉行人民民主專政的共產主義國家而憂慮、恐懼、忐忑不安,中英兩國政府因而簽署一份聯合聲明,鄭重送交聯合國登記,意義在於讓全世界監察這份合約的落實情况。為安撫港人九七後可「馬照跑,舞照跳」,《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列出十四項中央對港的基本方針政策,並透過《基本法》一百六十項條文,在九七後約束擁有無上權力的宗主國的對港行為。《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就是在這背景產生的。 一份合約簽署時,必有其立約目的。日後要就合約內容條文作解釋時,必須以服務該目的作為依歸;忘卻初衷地胡亂解讀,只會差之毫釐,謬之千里。張德江這類過橋抽板言論近年愈來愈猖獗,置當初中英兩國立約時的處境和香港人的初衷於不顧。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三權分立,豈是張德江片面之詞能夠全盤推翻?立約二十年,便急不及待露出狼相? 上世紀五十年代西藏委

詳情

張德江為何「強硬」宣示「維護中央權力」?

張德江在紀念《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有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許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的權力」的講話,被人形容為「態度強硬」。那麼張德江為何以「強硬態度」宣示「維護中央權力」呢?張德江的講話清楚顯示了其中緣由:香港存在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問題,損害國家主權,借用「高度自治」鼓吹宣揚所謂「固有權力」、「自主權力」、「本土自決」、「香港獨立」,實質是分裂國家;基本法第23條立法未能落實,直接威脅國家安全。中央有必要「強硬」宣示「維護中央權力」。 高度自治 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 「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這是政治評論者愛用的一句名言,套用過來形容香港存在的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的現象,倒是頗為貼切:「高度自治,多少罪惡假汝之名而行!」事實上阻止基本法第23條立法、違法佔中、否定中央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否定人大常委會 8.31決定、否決特首普選方案、鼓吹自決甚至港獨等,哪一個不是以「高度自治」的名義?中央認為香港未能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最大的障礙就是有些人以「高度自治」為名對抗中央權力。主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特別強

詳情

張德江談香港 多了什麼少了什麼?

在香港回歸快將20周年之際,是時候回顧中央對港政策的演變。細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上周在北京舉行的紀念香港《基本法》實施20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跟10年前,時任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10周年座談會上的講話比較,大家也許會百般滋味在心頭。 吳邦國在10年前的講話,整體來說對香港尚算是客客氣氣,談話像是在「提點」香港;10年後張德江的講話已沒有了那種柔性語調,說得直接,像在訓示你們700萬香港人了。 在「高度自治」和管治權的問題上,北京在這10年間,變得強硬,甚至已失去了「港人治港」的信任。2007年,吳邦國開始強調中央對港的管治權,他強調特區「處於國家的完全主權之下,中央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多少權,特別行政區就有多少權……不存在所謂的『剩餘權力』問題」。 吳邦國重申,特區「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和政策, 是以堅持一個中國、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為前提的」,但不忘補一句「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內的事務,中央決不干預」。這句話,張德江已再沒提及。 當時吳邦國還有這樣的一句:回歸10年來,「實踐證明,香港同胞是完全有智慧、有能力管理好建設好香港的」。這句話,源於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在1984年談

詳情

二十周年

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周年,剛成為中國領導人的新貴,自然要大灑銀両大事慶祝。本來洗洗太平地、整潔市容倒也無妨,但聽聞要動用近萬警力,務求令領導人所到之處,方圓幾里內皆無閒雜人等,大小遊行一律禁止,更傳中資準備托市,務必令恒指處於高位,粉飾太平之餘,更要做到歌舞昇平。回歸才二十年,香港怎地變得這樣陌生?夜來隨手翻開久違了的《笑傲江湖》,看到任我行以教主之尊登上華山,沿途教眾高呼「千秋萬載,一統江湖,文成武德,澤被蒼生」,忽覺驚心動魄,可有一天,這種場面也會在香港出現? 二十年可能更加適合好好地反思何謂「一國兩制」。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突然南巡,駕幸濠江,盛讚澳門治理有方,弦外之音路人皆知,倒是他言談間所顯示的領導人心目中的「一國兩制」更為有趣。澳門為第二十三條立法,走在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前線,行政、立法和司法合作無間,議會運作良好,社會安寧,沒有不滿的聲音,中央政府高度評價,這就是中央政府心目中的「一國兩制」。 香港和澳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社會。香港二○一六年的國民生產總值是澳門的八倍,人口是澳門的十二倍。澳門相對上是較單一的城市,旅遊和賭業佔了政府總收入的七成,經濟上極端依賴內地。二○一五年內地收

詳情

北京看不清澳門全貌——寫於張德江南巡澳門後

全國人大委員長兼主管港澳事務的張德江,是繼國家主席和國務院總理之後,3年間訪問澳門的第三名北京領導人。回顧2014年12月習近平到訪是為了慶祝澳門回歸15周年;2016年10月李克強則是主持中葡經貿論壇部長級會議。即使在2013年2月,同樣臨別秋波的時任人大委員長吳邦國也是因着紀念澳門《基本法》頒布20周年而來。張德江這次卻選擇在無重大活動或事件之時南巡,表面看來的確是出師無名,但其實處處留下政治痕迹。 張德江對上一次訪問澳門已經是2004年,時任廣東省委書記主打泛珠江三角經貿合作。往後十幾年間,粵澳政府尤其藉橫琴開發加速兩地融合和換血,最近又適逢北京在兩會期間力推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外界普遍揣測張德江卸任港澳工作協調組長及人大委員長前夕再訪澳門,將對相關的區域國策有所前後呼應。但結果不僅未有就此發表重大演說或作更具體指示,連最時興的「一帶一路」亦無多提。相比以往北京領導人訪澳每每側重經濟發展,張德江此行充滿着濃厚的政治宣示意味,其一舉手一投足都在彰顯管治威信,強化北京與特區之間懸殊的權力關係。 嚴謹的「劇本」 離地的連結 有別於過往,張德江沒有帶來「大禮」,也沒有走訪民宅、中學、地標景

詳情

張德江身在澳門心在港?

在沒有逢五逢十的回歸慶典和大型會議的背景下,負責港澳事務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到澳門視察3日。 中央領導人這種「出師無名」的港澳視察,以往甚為少見。今次的大背景是習近平將於「七一」回歸廿周年到港、中共十九大秋季召開,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將會換人,張德江落任在即。 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背景讓張德江的澳門講話可以「影射」或者「預熱」香港,隔山打牛,先小人後君子,以免習主席在香港期間把話說得太重,影響慶典的祥和氣氛和市民觀感,但香港有問題又不能視而不見、只讚不彈。 十九大的背景因素,由於屆時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要換人,新人熱身和熟習需時,火候未到,對執行和傳達習近平的港澳政策未必如老臣子張德江般駕輕就熟,故張德江在退任前盡量發揮餘熱,做好組長一職,亦防止他日港澳(主要是香港)一旦出現問題,被指是由於他任內沒有做好各種工夫所致。 在3天訪澳期間,張德江盛讚澳門為一國兩制的實踐發揮表率作用,特別值得肯定的是率先完成《基本法》第23條立法,在維護國家安全走在前列。 至於對一國兩制的理解,張德江指澳門準確貫徹,牢固把握「一國」是「兩制」的前提和基礎,嚴格遵守基本法,並切實落實中央全面

詳情

23條立法前 人大可能再釋法?

最近,內地針對港獨問題似乎更有制度和研究上的準備,《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可能更加逼近。有內地學者建議,在23條立法前可再啟動人大釋法,以堵塞國家安全漏洞。 先談研究方面。國務院港澳辦主辦、全國港澳研究會供稿的學術期刊《港澳研究》,最新一期(2017年第1期)以兩篇針對本土和港獨的文章打頭陣,它們分別題為〈香港激進本土主義之社會心理透視〉和〈「港獨」思潮的演化趨勢與法理應對〉(下稱〈法理應對〉)。 在此之前,國家教育部專門設立針對港獨問題對策的研究資助項目——「港獨思潮及對策研究」,希望內地的港澳研究界能夠協助找出應對港獨問題的具體方法,有關文章已陸續刊登。去年8月,受教育部委託研究港獨對策的武漢大學兩岸及港澳法制研究中心,發表題為〈主權、國家安全與政制改革:「港獨」的《基本法》防控機制〉(下稱〈防控機制〉)的論文,作者分別是該中心的執行主任祝捷和研究助理章小杉。 內地學者提出解釋基本法27條 〈防控機制〉和〈法理應對〉兩篇文章,相當具體和有按部就班地建議中央和特區政府如何應進一步應對港獨問題。〈法理應對〉一文,作者為政法大學人權研究院講師王理萬,他以3500多字詳述「反擊『法理港獨』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