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治港政策轉軌及未來5年政局

北京兩會,主管港澳工作的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多個場合就香港事務講話,包括參加港澳地區全國政協委員聯組會和人大香港代表團組會,以及做人大常委會工作報告。有評論指其為香港劃了3條線:選舉新特首標準線、「港獨」紅線,以及香港發展規劃線。其實,筆者認為,最重要的就是一句話:「香港不能再折騰了!」筆者認為,這句話集中體現中央治港政策轉軌為聚焦經濟民生的決心。 事實上,在當前特首選戰,「先政治」還是「先經濟民生」,還是爭論不休。筆者在本欄很早就提出過「休養生息」,曾俊華起初也講,後來因要泛民提名,放棄了。而有人則理解「休養生息」為不發展經濟而對此批評。其實,稍有學養的人都明白,未來5年,在政改和23條立法,兩大陣營都難以形成共識,愈糾纏社會愈撕裂;而搞經濟民生,也不是不要政治手段,至少要處理拉布。只是,糾纏政治難題和經濟民生議題也需要政治解決,是不能混淆。 順帶一提的是,在這次特首選戰中存在的對中共官場文化把握嚴重缺失的問題。既然中央有實質任命權,當然會展現其意志。而一些特首候選人未如同曾鈺成、黃毓民那樣熟讀中共黨史,所以陷入迷茫。坊間傳言,曾俊華曾任彭定康秘書等「身世問題」令中央有不信任感,而其

詳情

張德江的「更高標準」

自古至今,皇上永遠留一手,而且喜用「雙面人」。到了最後關頭,便會「順天應民」,立下「英明」決定。對於下屆特首,雖有「習握手」在前,梁特棄選在後,但特首人選,卻又觸及派系鬥爭,這已明顯不過。問題是,到底當今「核心」有多夯實,「大大」到底有多大? 截至執筆時,習大大仍未對選特首發出隻字片言。只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兩會期間會見香港人大代表時,疑似變調。什麼「政治局一致支持的唯一人選」等言詞,不但消失掉,而且換成了「共促和諧」等更高標準。 身兼中共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的張德江,三月六日會見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據《大公報》報道,會面約一小時二十分鐘。事後亦有港區人代,洋洋灑灑地闡述了張德江的談話。然而,《人民日報》三月七日的相關報道,卻只有約二百五十字。而且與港區人代的闡述或理解有所不同。 《人民日報》三月七日頭版刊出題為〈張德江俞正聲王岐山分別參加全國兩會一些團組審議討論〉的文章,其中第二段(全段約三百六十字)談到張德江與港澳全國人代會面時的發言重點。 張德江會見港區人代時,首先強調「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再指出「今年是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周年

詳情

西環躲過習近平的反腐利劍?

專責中共黨內反腐敗及紀律的中紀委,上周五在其官方網站公布中央巡視組對港澳辦的巡視結果,力數港澳辦「六大問題」,目標似乎是對準分管港澳工作的張德江,被視為習近平整治港澳系統的先聲。中紀委網站稱,港澳辦黨組的領導不夠堅強有力、貫徹中央決策不紮實、執行幹部選拔任用程序不夠嚴格、選人用人工作滿意度較低、領導幹部辦公用房長期超標、未及時發現問題等,並聲稱已收到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轉交中央紀委及中央組織部等部門處理。所謂中央巡視組,有點似以前的「欽差大臣」,是中紀委的派出組織,也就是奉習近平最重要政治盟友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之命,到各省市、中央部委或主要國企,查核其領導層的工作及腐敗問題。今年初,中紀委派員進駐港澳辦。相對於其他部門的巡視組,今次港澳辦的調查報告語氣不算特別嚴厲;但按慣例,巡視組報告一出,相關部門多會有官員受查,更何况港澳辦巡視組表明已收到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港澳辦將有人「人頭落地」絕不奇怪。港澳辦黨組書記、主任王光亞也表示,「港澳辦黨組誠懇接受中央巡視組的反饋意見」,將「嚴肅認真地進行整改」。明年中共十九大換屆,最高領導層要大換血,習近平能否在重要職位安插親信,未來一年的部署至關重要。而本月底六中全會將制訂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及修訂《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都是針對黨員幹部的紀律行為。由此可見,「黨紀」及「打貪」仍是習近平的集權利器,故今次中紀巡視組對港澳辦的報告,也被視為整頓港澳系統的前奏。不過,習近平要針對的不僅是港澳辦,其層次太低了,目標應是背後的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事實上,上周五中央第七巡視組也公開了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機關黨組的巡視,認定人大系統未能認真貫徹習近平的系列講話精神,領導層(張德江領導的)有推卸責任、貫徹中央措施不力等問題。這些都跟張德江有密不可分關係。至於巡視組所指的港澳辦六大問題中,領導不力、執行中央政策不紮實、用人滿意度低等3項都是張德江監督不力領導無方所致。既然張德江要對這些問題負責,則他在十九大港澳系統人事安排的話語權將被大大削弱。影響所及,目前的港澳系統固然會出現人事大震盪,獲張德江支持的梁振英要尋求連任,難度更大。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10月18日) 中共 習近平 張德江 港澳辦

詳情

張德江難道是個極其容易受傷的男人?

上週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訪港,除了其下塌之酒店以及出席會議所在的灣仔,其必經之處,也是從核心內圍封路至核心外圍,甚至外圍到獅子山山頭;除了封路擾民,另一個值得反思的問題便是:當這些外地政要訪港,保障他們的人身安全理所當然;然而,市民亦很可能希望向他們提出訴求,在他們人身安全、市民的表達自由,以及市民的日常便利之間,又能如何取得平衡?例如今次張德江訪港,由於其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身份,不難想像會有香港市民希望向其請願表達訴求和意見。然而,根據報導,是次張德江訪港,示威區「連酒店門口都睇唔到」;亦即,市民如果在指定示威區示威,其目標受眾根本難以接收有關訊息。根據2016年2月,《聯合國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及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關於適當管理集會問題的聯合報告》(1)中,就清晰指出:「『時間、地點和方式』限制系指對在何時、何地及以何種方式舉行集會的事先限制。決不應利用此類限制來破壞集會的資訊或言論價值,或妨礙集會自由權的行使。」(項目34) 英文的原文是: “Such restriction should never be used to undermine the message or expressive value of an assembly, or dissuade the exercise of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assembly.” 意即這些限制,不應妨礙民眾表達訴求或影響其所表達的訊息;換言之,有關限制亦應容許民眾能夠將訊息清楚表達予目標人士。如警方需對和平集會和示威施加限制,必需是出於必要和合乎比例。上述報告第31條亦指出:「當一國援引國家安全和保護公共秩序來限制集會時,該國必須證明所構成威脅和具體風險的確切性質。國家籠統提及安全狀況是不充分的。國家、政治或政府利益並不等同於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另一方面,香港2002年2月梁國雄未經批准集會案例中,終審法院判決書段57指出,警方執法必須與「合法目的」有合理關連,而對集會的限制亦「不得超越為達到有關合法目的所需」。表達自由及和平集會的權利均受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人權法》)及《基本法》保障。當政府未能充份保障市民這些權利,其實亦有違《人權法》及《基本法》之嫌。有人會指,因為張德江位高權重,所以需要特別的保護;但當我們遙望,台灣新任總統蔡英文,以及美國總統奧巴馬,均走入群眾 – 蔡英文去投票,雖然有國安人員相伴,但民眾也能與其有所交流;早前奧巴馬出訪古巴,也是「輕裝行街」,大方出巡,只備有保安人士而不用出動水馬,民眾輕易就能目睹其風采;但這些例子正正反映,就算位高如總統,若重視直接接觸民眾的話,仍然會有辦法在適足保護下近距離與群眾溝通。對比起張德江訪港期間,出動大量遮擋任何方位視線的水馬包圍以「保障安全」,不禁令人懷疑是否以安全為名,但防止其接觸民眾為實?抑或是,張德江查實是個極其容易受傷的男人呢?參考資料 蘋果日報:(2016年5月18日)【張德江訪港】湯家驊批保安區大得離譜:示威區連酒店門口都睇唔到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31屆會議:和平集會和結社自由權利問題特別報告員及法外處決、即審即決或任意處決問題特別報告員關於適當管理集會問題的聯合報告 (Joint compilation report of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s to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and of association and the Special Rapporteur on extrajudicial, summary or arbitrary executions on practical recommendations for the proper management of assemblies, based on best practices and lessons learned)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張德江

詳情

大嶼山發展計劃 – 香港人輸不起的一場仗

上週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匆匆數天行程之一是視察大嶼山發展計劃,可見此計劃的重要性。大嶼山發展的公衆諮詢才完成了一個月不夠,特區政府不理民間强烈反對聲音,就急不及待向中央領導人講解大計,還展示一座從未向公衆發放的模型,不禁令人懷疑所謂「公衆諮詢」不過是門面功夫,政府根本事在必行。假諮詢背後所掩藏的,正是此計劃將會爲香港帶來無窮的後患。1. 破壞生態大嶼山發展計劃其中最爲人咎病的是對自然生態的破壞。儘管政府强調會平衡發展和保育的需要,但如此大規模的移山填海,將無可避免對環境造成永久的破壞。1990年代爲了建造機場和東涌新市鎮進行的填海,已令中華白海豚的數量銳減。佔大嶼山七成面積的郊野公園,也將會成爲發展下的犧牲品。你可能不喜歡行山,也不關心白海豚,但環境破壞所帶來的空氣和海洋污染定必影響每一個香港居民的健康。2. 浪費公帑大嶼山發展計劃牽涉一系列龐大工程,包括人工島填海、鐵路、公路及多個旅遊景點,總投資極可能比高鐵、港珠澳大橋、三跑加起來更多,是大白象中的巨無霸。雖然政府不斷以經濟發展爲名進行基建投資,但任何投資都有虧本的風險,錯誤的投資會導致血本無歸。特區政府在中國經濟開始下行的情況下,不惜孤注一擲,意圖發展大嶼山成爲大珠三角區的旅遊和消閒中心,無疑是一場豪賭。當庫房枯竭時,政府必須加稅或削減醫療和教育等公共開支,受苦的是我們每一個人。3. 利益輸送那麽誰是天價工程的最大得益者?答案顯而易見是大財團、建築商、和在大嶼山囤積了大量土地的地產發展商。至於有權執行計劃和批出合約的政府官員,退休後加入大財團享受高薪厚職的例子時有所聞。這種由政府主導的大型基建項目本身就是一塊肥豬肉,也是官商勾結的溫床,在國内非常普遍。在這方面,受到UGL五千萬醜聞纏身的特首梁振英能給香港人多大信心?4. 中港融合從五年前特區政府和廣東省及澳門政府簽署的「環珠江口宜居灣區建設重點行動計劃」看到,香港早已被納入國家經濟規劃,整個大嶼山發展計劃根本是按照預先寫好的劇本進行。大嶼山將會由香港的後花園,變成珠三角的樞紐,香港和大陸的邊界將變得模糊。地理和經濟融合的下一步自然就是人口和文化融合,「一國一制」不用等到2047。面對特區政府爲了執行政治任務而亂花納稅人的血汗錢,立法會本應替我們好好把關。可是,在代表既得利益者的建制派議員的把持下,立法會一次又一次通過各項工程撥款,包括備受爭議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嚴重超支的高鐵、工程延誤的港珠澳大橋等等,令庫房淪爲利益集團的提款機。大嶼山發展計劃一旦全盤通過,香港的財政儲備勢將劇減。要制止大嶼山發展計劃,我們未必一定要在炎炎夏日上街抗議,或冒險爬入地盤示威。大家只需在今年九月四日的立法會選舉中,用你手中一票,踢走建制派,讓真正捍衛港人利益的代議士替我們把關。延伸閲讀:https://www.facebook.com/civilrenaissance/posts/1509948009301665:0http://www.savelantau.org/ 大嶼山 張德江

詳情

割雞用牛刀 大炮打蒼蠅

黨說要有槍就有了槍,黨說要有炮就有了炮。當民建聯大狀馬恩國轉述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對付港獨的辦法時,我不期然想起《聖經》裏上帝的話語:「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根據馬大狀的憶述,張榮順是這樣說的:如果港獨具備實力,中央很容易處理,「要法律有法律,要槍有槍,要炮有炮。」事隔一天,同團的譚惠珠澄清,張榮順說的是排除了用槍用炮,要用法律和輿論解決港獨。意思竟然剛剛反轉?不禁喊出聲:「媽,我真係好亂呀!」港獨「講獨」 港人自講使用武力甚至出動解放軍來對付港獨,不一定是嚇唬香港人的誇大之辭,更突顯了中共維護領土完整的決心。但各位不必大驚小怪,也毋須過分擔心,用槍用炮動武是有大前提的,就是「如果港獨具備實力」。今天看來,不但言之過早,更是言過其實。港獨不但沒有力,就連膽也欠奉。本土熱血勇武的港獨分子,在虛擬世界看似聲勢浩大,但實際只停留在手指與鍵盤的層次,「打咗當做咗」。所謂港獨,名副其實只是「講獨」,「港人自講」。主管香港政策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訪港3天,所到之處,無不水馬圍城,「一帶封路」。不但到處大塞車,就連救護車運送傷者到醫院急救,也受阻延。由於保安嚴密,店舖也被迫落閘停做生意。張德江訪港對居民生活的影響,不下於新界北區他們口中的萬惡水貨「蝗蟲」。令人無法理解的是,以港人利益為最大優先,主張城邦自治熱血勇武「驅蝗」港獨的本土派,沒有空群而出驅逐這隻在客觀意義上最大的「蝗蟲」,只在面書上不斷發文解釋:「張德江訪港與本土派無關」、「聰明的反抗者」、「行動就是no action」、「向張德江抗議是承認中共殖民統治的合法性」、「不值為一個小小的張德江令義士被捕」。這種似是而非邏輯顛倒的笑話,連自圓其說都不及格。認真看待,只會對智慧造成永久傷害。如果張德江只是「小小的」,那麼在北區被踢篋的水貨阿伯、勇武派搞喊的小女孩、到為肖友懷評估測試的小學貼標語抗議嚇得失聲痛哭的小女生……這些被小懲大戒的「走私賊」和「蝗蟲」,在本土「義士」眼中,才是「大大的」,才值得他們空群出征。說來說去,其實只是欺善怕惡。阿伯大媽女孩當然好欺負,對有警察國安保護的張德江下手,連門都找不到。如果自說自話自己爽,為了迷惑死忠信眾也就算了;但本土各派偏偏心有不甘酸葡萄,紛紛在鍵盤發文放聲,對其他組織的抗議行動,極盡揶揄嘲弄之能事。不說還好,一說就露了底。社民連突破警方如鐵桶一樣的封鎖,成功在獅子山腰、在安達邨、在將軍澳、在港珠澳大橋橋墩,掛上「我要真普選」和「結束中共專政」的標語。香港眾志成員,也在警方重重包圍下,在保安區內突圍,成功打出「自決」等標語,被如狼似虎的警察撲倒在地,拘捕帶署,大陣仗的上門搜屋。人心不死行動持續 就有機會改變現狀有人可能會這樣說:掛直幡抗議,就可以有真普選和結束專政嗎?高舉「自決」A4紙,共產黨就可讓你公投決定「2047香港第二次前途」嗎?當然不會這麼天真。中共七常委最高決策者之一的張德江來到香港,在嚴密保安下,到處歌舞昇平,聽不到半點抗議聲音,這就是香港的真象嗎?在半山橋墩大廈掛上直幡,到場抗議表達港人心聲,即使張德江未必看得到聽得見,但總比什麼也不做鴉雀無聲默默承受的no action強得多。抗爭行動,對象不但是張德江、不但是梁振英、不但是特區政府,更是直接面向香港人。只要人心不死,只要希望仍在,只要行動持續,現狀就有機會改變。在集會或電視論壇上,熱血勇武的城邦本土派,聲嘶力竭的對着空氣高喊「打倒共產黨」,喊得青筋暴現口沬橫飛。但名副其實的共產黨頭領近在眼前,他們卻連屁都沒有放一個。難道用念力就可城邦自治?轉換面書頭像就可獨立建國?由是觀之,所謂本土,所謂港獨,其實只是口頭革命、口頭勇武,講就兇狠,做就……港獨與梁振英,本來就是有你才有我的同卵雙胞胎,今天已發展成互相依存互利共生或附生的關係。梁振英要誇大港獨的威脅而繼續穩坐釣魚船,港獨也要靠梁振英的倒行逆施來刺激勇武盲動的追隨者,繼續繁殖下去。中共大員張德江訪港3天,本土派露出了真面目。可能是怯懦而龜縮,可能是計算後走精面什麼也不敢做。更可能的是心領神會,互相配合。馬恩國大狀轉述張榮順的槍炮論,原意看來是要對港獨起震懾作用。但對付口頭勇武的所謂港獨分子,動槍動炮,豈止割雞用牛刀,簡直是大炮打蒼蠅。原文載於2016年5月25日《明報》觀點版 港獨 本土派 張德江

詳情

張德江是香港公敵

5月17日至19日,在中共黨內分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以「巡幸」的心態來香港「視察」。一、擾民畏民人還未到,民主派議員參加晚宴要先填表及提供個人資料一事已經搞到集體杯葛,然後當局又只邀請其中4人參加宴前酒會,更不准他們㩗帶手機,完全匪夷所思。此外,張德江還搞到香港民怨沸騰。君悅酒店多天不接受訂房及餐廳不接待客人;會展清空,原本的亞太雲端科技博覽暨數據中心會議要改在機場博覽館,食肆停業一天;會展對開沙中線及中環灣仔繞道地盤停工4日;每日8000警力護駕,幾乎五步一崗,根本草木皆兵,搞到人心惶惶,影響上班生活;灣仔封路改道,充斥各式各樣的交通及人流管制;區內道路及行人天橋遍佈警員、柵欄、警語、水馬;示威區遠離酒店而且擺滿展板遮擋視線。這是哪種貨色的「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簡直就是破壞社會安寧而毫無必要的擾民舉措!香港人紛紛批評張德江「擺官威」、「怕就別來」、「擾民」、「打爛工人飯碗」,還拿他跟1975年訪問香港的英女皇親民形象互相對照,然後高下立見。特區港共政權有關當局儼如告訴大家:張德江是一頭身懷重磅炸彈的瘋狂畜生,而眾多擁有「手中棍」的「慈母」必須用肉體及水馬來保障爆炸時的周邊安全。真是荒唐!二、殺人罪犯有識之士紛紛指出張德江在2003年沙士(非典型肺炎)爆發時,擔任廣東省委書記,隱瞞疫情,封鎖消息,欺騙全球,導致疫症擴散襲港,害死包括謝婉雯醫生在內299位無辜香港人。由此可見,張德江堪稱香港抗日重光以來殺害香港人的最大屠夫。血債未償,血漬未乾。然而,張德江首日踏足香港,甫下飛機,竟然趕緊聲稱自己當年與特區政府共同抗擊非典型肺炎並且取得勝利。這番欺世謊言旋即激起沙士互助會會長林志釉反駁。後者嚴正表示整個抗疫工作只是靠香港的醫護人員、兩間大學、所有市民共同抗疫,跟張德江完全無關。依我看來,林會長相當厚道,尚未說出張德江根本就是殺人犯這個客觀事實。這個在1978年遠赴北韓修讀經濟的腦袋,撒起謊來絕不嘴軟,殺起人來絕不手軟。下令在廣東太石村暴力鎮壓殺人,下令在溫州動車事故現場即時掩埋車卡和活埋傷者,又在孫志剛事件、東洲事件、南方都市報案等事件當中,作出種種罄竹難書的惡行,張德江根本就是反人類的罪犯。大家都應對他的過去有全面而清醒的認識。無論如何,今天的香港警察已經成為了中共黨國的犬牙,蓄意放縱而不逮捕和起訴張德江,實屬瀆職無能,應予嚴正譴責。張德江自己已經在18日晩宴中表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沒有任何人凌駕法律,也沒有違法者可以任何理由逃避法律制裁,希望特區政府及司法機關,切實履行維護法治的神聖職責,嚴明執法,公正司法,絕不能姑息縱容違法行為,社會各界對衝擊法治底線的行為也應嚴厲譴責」,既然如此口口聲聲,香港警察為何還不立即逮捕、調查、起訴他?此外,有些香港人對於張德江訪港一事漠然而不感憤怒,若無其事,究竟這是因為無知抑或冷血?奴才與幫閒,正是這樣點滴煉成的。三、以毒攻獨這個罪犯聲稱自己的任務是「看、聽、講」,但試問誰人不是天天這樣做?所以他這句台詞堪稱廢話之最。況且他在行程中所遇到的人和事,全是精心安排的靡靡之音、樣板對答、感恩戴德、一面之詞,就連老人院內的人和事也不例外。有膽的話,為何不找一眾反共的人公開辯論?張曉明不是說張德江很有廣闊的胸襟嗎?張德江一方面強調香港必須在「一帶一路」政策下的經濟「機遇」,另一方面又強調香港人要團結支持行政長官梁振英及特區政府的工作,全是毫無新意的「黨八股」,不值一駁。儘管有些人挖空心思,希望透視張德江有無暗示中共屬意梁振英連任特首,但請恕我沒有這類浮想連篇的興趣。不過,他這次「巡幸」還有一個發言重點。他表示堅定支持基本法和一國兩制,反對「自決」和「港獨」(張曉明事後在機場發言中還加上「本土」一詞)。他反覆用手指指向前方,激動地表示:「大家是坐在一條船上;香港好,大家都好;香港亂了,大家跟着一起『買單』」;「甚麼自決,甚麼港獨,那些東西,根本成不了事,我可以這樣判斷,不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我也相信絕大多數香港市民不贊成」。他在前一天晚宴時還表示:關於香港出現的「本土問題」,極少數人打出「港獨」旗號,不是「本土」問題,而是「以本土之名,行分離之實」;至於這是否違背了「一國兩制」的初心,以及這對香港是褔是禍,「相信廣大的香港同胞心中有數」。身為中共第三號領導人物,親自說出這樣的話來,不以為恥,就連找個屬下或喉舌傳話作為緩衝都不要,希望大家感到一錘定音,乖乖服從,真是無知無恥,充滿語言暴力,毫無政治智慧。他這番話有兩大弊病。首先,如果香港人不得「自決」,難道要接受「他決」、「黨決」、「槍決」?香港人要有甚麼樣的政治領袖和政治制度,竟然需要由遠在北京中南海吸氧氣罩的幾個中共高層老人來「決定」,有理嗎?在2014年《白皮書》和人大831決定之後,《基本法》的所謂「高度自治」和「普選」已中共被棄如敝屣,撕破面具。如果香港人繼續戀棧《基本法》這些條文,不能自拔,那就只會淪為接受「他決」、「黨決」、「槍決」。香港年輕人高唱《獨家村》、《雞蛋與羔羊》、《主旋律》、《廣東歌》,難道大家看不出香港人對「他決」的厭惡嗎?為甚麼自己的命運不能自主而要「聽黨由命」?套用張德江自己的說法,這對香港是褔是禍,「相信廣大的香港同胞心中有數」。再談「港獨」。真正實現「港獨」,當然就必須廢棄《基本法》,脫離中國統治而形成獨立的國家。但是如果大家只不過是談論和研究「港獨」議題,就根本不會構成違法。張德江聲稱有人打出「港獨」旗號,就是「以本土之名,行分離之實」,此言嚴重扭曲事實!客觀事實擺在眼前:提倡港獨的人士至今沒有「行分離之實」,而是「研究行分離之實的可行性」或者「談論行分離之實的理念、條件、手段、好處」,完全不是「行分離之實」,否則張德江之流早就已經帶軍隊來香港鎮壓,而不是參觀老人院舍和創新科技了。如果他說連和平研究或理性談論都不行,那就是嚴重干涉香港人的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果真如此,他不但是草菅人命的罪犯,更加是戕害自由的暴君。更重要的是,張德江聲稱港獨的主張「根本成不了事」。果真如此,他又喊甚麼香港亂、要埋單、行分離之實?一件「根本成不了事」的事又如何能夠「行分離之實」呢?以毒攻獨,可以休矣!有病就去看醫生吧!四、聽取彙報此外,為何香港政務司長、財政司長、律政司長需要向訪問香港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彙報工作」?究竟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有何法定權力要求香港特區三位司長向他「彙報工作」?究竟香港特區三位司長有何法定義務要不定期地、隨傳隨到地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彙報工作」?如果有,請拿出法律條文給大家看看!這件事再次證明:除國防和外交事務之外的「高度自治」已經不復存在,「中共干預」已成家常便飯,「法治精神」已經岌岌可危。張德江還要賊喊捉賊,大言不慚地表示:「法治是香港核心價值,是社會穩定的基石,是自由的底線,基石若動搖,底線若退讓,如何保持繁榮穩定?」「希望特區政府及司法機關,切實履行維護法治的神聖職責,嚴明執法,公正司法,絕不能姑息縱容違法行為,社會各界對衝擊法治底線的行為也應嚴厲譴責。」請他自己用這些話,來檢視自己要求香港三位司長「彙報工作」這件事,究竟於法何據?如不獨立思考,奴才與幫閒就會是這樣煉成的。五、冷笑四人多名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應邀與張德江在晚宴前的酒會見面,其中包括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公民黨梁家傑、民主黨劉慧卿、工黨何秀蘭、衛生服務界李國麟。會面後,他們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表示已向張德江傳達香港面對的問題(包括李波事件,以及香港人對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莊嚴承諾」感到「落空」),表示特首梁振英是香港問題的「罪魁禍首」並要求撤換梁振英,建議設立「港是會議」以加強特區政府、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官員與香港各界之間的溝通。張德江回應空泛。有記者問梁家傑會面的整體氣氛如何,他以「Civilised」及「Nothing Unexpected」來形容。他又指張德江一定做不到到埗後提及的「真聽、真看、真講」,這是因為梁振英以反恐之名,「包圍」張德江,所以要看看張德江行程的第三天能否「突破重圍」。乍聽之下,張德江儼如梁振英的囚徒,一副慘相。要傳達問題?要複述時事?難道張德江不知道李波是如何「被失蹤」的嗎?要三方會議?難道張德江真心喜歡跟民主派溝通嗎?抑或只是把他們當猴子耍?對於這些問題,這四位議員充其量只是幼稚。但是,他們竟然進一步說梁振英是香港問題的「罪魁禍首」,這就恐怕就不是幼稚那麼簡單了!罵太監不罵皇帝,就是懦弱;聲稱千錯萬錯只在太監,更是撒謊。不論基於任何理由,這種撒謊都是不能接受的。共產黨有句術語叫做「轉移鬥爭大方向」,就是希望大家:反梁不反共,罵梁不罵習。他們四人在酒會內的言行,不論其內心如何設想,正是起了「轉移鬥爭大方向」的惡劣客觀效果。「罪魁禍首」又豈有可能是梁振英?自欺欺人,徒惹冷笑。他們四人本應怎麼做?要麼不出席,拒絕他的邀請,表示絕不服從;要麼趁此機會進場,大罵共產黨與習近平扼殺香港的民主與自治,越境綁架李波,挑戰人權法治,甚至可以勇敢地開展肢體抗爭,表明承擔法律責任,務求登上國際新聞頭條,讓全球矚目。換言之,若非漠視他,就要羞辱他,讓世人清楚知道中共獨裁專制的反應和後果。可惜,他們不但錯過了這個難得機會,更加轉移了抗爭方向,變相把「梁振英不可連任」這個緣木求魚地乞求開恩的議題視為重點。依我看來,老泛民主派人士恐怕已經無法承續今後香港民主運動的應有方向:本土自決、反共抗暴。纏綿在共識、妥協、溝通、博愛、和平、企盼的溫柔鄉之中,獨裁專制根本不會自動消失。多讀人類歷史,例子層出不窮,大家莫再自欺欺人。君不見香港眾志、社民連諸位年輕勇士,早已看通看透,繼而奮發抗爭。香港人應該給予他們掌聲和鼓勵。趁張德江訪問將軍澳一間老人院,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副主席黎汶洛及秘書長黃之鋒等人,早上衝出東區隧道前的馬路,企圖攔截張德江車隊,希望直接向張德江表達港人爭取自決的訴求,以及「撕破警方和政府偽造出來的太平盛世」,但遭警員制止,並被警方以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拘捕,被帶往觀塘警署。至於社民連方面,則發動展示巨型示威標語的猛烈攻勢。在獅子山腰掛上巨型「我要真普選」黃色直幡,在張德江必經的北大嶼山公路旁、東涌小蠔灣及青馬大橋附近展示「結束中共專政」巨幡,在安達邨迴旋處上方山坡懸掛一幅巨型「我要真普選」橫額。事件導致前後至少七名勇士被捕。勇士未必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莫論成王敗寇,只談是非對錯。他們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假以時日,精進手段,時機成熟,地動山搖。畢竟他們如此犧牲和奮鬥,一眾老泛民人士還應無動於衷或視若無睹嗎? 張德江

詳情

漫談張德江訪港

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委員長、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張德江上周到港「視察」3天,讓港人嘗到「反恐級」保安的滋味。在委員長48小時18場活動的行程中,警方出動8000警力給這名中共三號人物贈了大好意頭,形成了「888三條8」(48、18、8000),與張德江2004年到訪港交所獲贈的編號1628背心相映成趣。可是,一般市民卻沒此情趣,因耳聞目見水馬長城,封場閉館,謝客趕客,膠水地磚,不知範圍的保安區,各區大塞車,特權逆線行車,警守山頭,委員長自說自話,記者零問題,主要場合(機場接送除外)皆由央視和政府新聞處獨家宣傳拍攝等等皆令人印象難忘。到目前為此,未有恐怖組織對恐怖威脅「承認責任」,但看到如此陣勢,恐怕連「真.恐怖分子」可亦會呼冤,抱怨被人所屈,他們並未對香港有所圖謀。神奇的是,張德江離港之後,香港瞬間回復太平,恐怖不再,到底是誰為香港帶來了恐怖?行程之中,雖然張德江並沒接觸到任何普通的市民,聽取他們意見;不過,張德江與泛民4名議員的碰面還是有一定的看頭。對於與梁家傑、劉慧卿、何秀蘭、李國麟的會面,張德江顯得挺滿意,說「他說的時候我不吱聲,我就是聽,因為我說了我來就是聽啊,那你要說什麼我就聽吧」。張德江還特意留意「賽後」反應,說自己看報紙看電視時看到幾名泛民的回應說「張德江還是認真傾聽了」,言詞間認為破冰了。此外,張德江亦刻意避免稱呼泛民為「反對派」以營造友好氣氛,兩次用「代表人物」來肯定他們的民意代表地位。張說:「我們過去所說的泛民主派,或者說叫反對派,咱們不說分幫分派吧,就是有不同意見的社會群體、代表人物的意見,我們都聽啊。」往後,張德江再用一次「代表性人物」來形容這幾名泛民議員。張的用詞比起以往的中央對部分泛民的形容,如「他們從根本上不認同國家憲制,甚至妄圖推翻中國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和內地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煽動民意對抗中央,爭奪香港的管治權……包括香港部分反對派人物與外部勢力的勾連問題,不能不令人警醒」(張曉明語),溫和了不少。可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總結張德江的訪問時,再用上「反對派議員」來形容幾名泛民,又盛讚中央領導人顯示了博大的胸襟和包容的氣度。「反對派」雖然為政治學用語,但要在第一線與人溝通,經常如此掛在嘴邊肯定不是有氣量的表現,張主任大可學學張委員長,改口緩和一下彼此關係。但無論如何,泛民千萬不能給這橄欖枝弄得神魂顛倒。因中共歷來最善於統戰和權術,君不見內地民主黨派被騙、被整、被出賣,從昨天的聯合政府分享權力,弄到今天在一黨專政旁武功全廢嗎?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原文載於2016年5月24日《明報》觀點版 張德江

詳情

張德江訪港帶來的破壞

張德江訪港3天,大吹和風,跟泛民議員舉行「破冰式」會面,重申中共高層近年極少提及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又大讚港產片、粵語流行曲及香港文化,即使對「港獨」也只是輕輕質問「這對香港是福還是禍?」中港對抗好像降溫了,但事實不然,張德江訪港帶來的破壞力很大且很深遠!張德江帶來的第一個破壞就是制度的破壞,警權肆意擴大。他一個人訪港,竟要5000至8000警力去保護(還沒算北方來的便衣),裏外8層「警肉長城」聯同「水馬長城」圍着灣仔北,這個「保安區」形同宵禁,閒人免進。問題是,警方有權將如此大區域實施「戒嚴」般保安嗎?法理依據何在?更甚者,張德江所到之處不僅大規模封路,致半個港島、九龍東及將軍澳交通幾乎癱瘓,其車隊還在科學園及將軍澳兩度逆線行車,而當時區內道路已完全清空,根本沒此必要。這種因領導出行而隨意封路甚至逆線行車,跟中國的如出一轍。香港可貴之處也是我們極力拒絕「中國化」的主因就是做事要有規矩,任何人都要守法。張德江來港卻一而再享受特權,任意破壞規矩,令制度及法律形同虛設。張德江對香港的另一個破壞就是新聞自由。他留港3天,講話4次,參觀了科學園、老人院及未落成的公屋,竟連一個記者提問也未回答過。那些採訪區只能看到「遙遠的他」而無從發問,更不要說記者進入「採訪區」(離他很遠)時嚴密到不可想像的安檢,那簡直把香港記者看成是恐怖分子,傳媒機構就是恐怖組織。張德江所有活動的拍攝都由政府新聞處代勞,不許傳媒採訪。這是嚴重打壓記者採訪權,更是新聞自由大倒退。過去,江澤民、朱鎔基、溫家寶等人來港,還會主動走向記者或被記者包圍了,都會回答問題。溫家寶晨運時也曾被「扑咪」。但習近平上台前後,中共領導人來港時,香港警方以保安為名對記者採訪的限制就日甚一日。胡錦濤來港,《蘋果日報》記者從遠處高聲提問「港人希望平反六四」,就被警方帶走了。李克強訪港時,警方對記者的採訪限制更多,敵視更甚,警員將記者拉出採訪區、阻止拍攝採訪等。當李到麗港城參觀,警方拘捕一名穿着「六四」T恤男子,now電視台記者採訪時更被「黑影警察」以「黑手」阻擋。事後記協譴責警方把香港推向警察城市邊緣,300名穿上黑衣的記者上街遊行抗議警方對傳媒採訪李克強的保安安排。可以說,中共領導人每來港一次,對香港制度的破壞就多一次,對新聞自由就以保安之名踐踏多一次。得與失不是一清二楚嗎?原文載於2016年5月24日《明報》觀點版 新聞自由 張德江 共產黨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