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

《明報》最近推出「回歸20年來……」系列,訪問不少「過來人」,可讀性甚高,尤其對我們這些目睹中英談判及香港回歸的人來說,特別有感觸。系列內出現的兩個人物,我份外留意;一位是張浚生先生。 不矮化香港的京官 張是新華社香港分社前副社長,1985至1998年在香港工作,當時他負責宣傳部,主責跟媒體打交道,所以經常有機會和他見面。其中一次時間較長的,是他帶領新聞界同業遊千島湖——該處在1994年發生台灣旅客遭劫殺事件,關閉了一段時間,重開之後張先生率新聞界往當地,相信是希望做些宣傳。 記得當年在旅途上的話題,主要是香港人對九七回歸有沒有信心、北京會否落實「一國兩制」等等。張浚生的口徑,是香港對內地改革開放十分重要,中央一定會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雖然都是官方口脗,然而無可否認,當年像張浚生這種派來香港的內地幹部,對香港的重要性和對國家貢獻的肯定,都給人一種真心誠意的態度,不過火,也不誇張。 當年的新華社,還有一大批香港人幹部,他們或許是從內地派過來,但很多其實是香港仔,在香港土生土長或長時期在港工作,是名副其實的「土共」;他們了解香港情况、掌握民情、人脈又廣,對香港的歷史、香港對大陸的窗口示範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