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貪狼難測

古天樂在《殺破狼.貪狼》裡由文藝中生變成打仔中生,表現如何?如果你把他和吳京、吳樾、甄子丹、東尼渣相比,當然打得很膠,但在緊湊情節和動作設計的襯托下,已算不過不失——除了尾場廚房裡的雙刀亂斬,有點喜劇節奏,卻又無傷大雅,依然是刺激的戲分。至於他的文戲,頗有驚喜,尤其那場長達一兩分鐘的仰天嚎號,雖然跟《教父》第三集的阿爾柏仙奴喊戲沒得比,卻又讓我們看見一個很不一樣的古天樂,亦能把悲劇氣息推到最高峰。有影評寫手說「古天樂已經盡力」,那只是他的苛刻嘲諷,問題應是盡出的力氣有沒有給電影加分,而我覺得,是有的,古天樂哭得撕心裂肺,哭有百種,觀眾亦有百種,並不由一位所謂影評寫手說了算。當然這可能是我作為觀眾的感情投入。最近閉門趕小說,連車程花三小時看電影是奢侈事,故須問清問楚始肯出關。往看前,傳訊向一位作家詢問意見,他回道「好看,有女兒的男人看了會哭」。他家有小孩,必又是感情特別投入。於是我去了。果然沒失望。一路被電影帶動感動,父女之情,同僚之義,都在糾纏勾結,沒有冷場,稍稍遺憾或是復仇橋段有點草率粗疏,像忽然調降半個調子,沒走音,卻有點突兀。電影動人,《貪狼》的編劇應記一功。情節關關相扣、節節相連,由古天樂棒打小鴛鴦開始,彷彿冥冥中有天意卻又是人的選擇,天意給你選擇,你選了一個方向,路便沿那方向走,而你茫然不知,選完一回又一回,終於被天意和己身帶到終局,而無論是喜是悲,終得由一己承受。如果不拆散女兒與男朋友,如果不仁慈對壞蛋伸出援手,如果壞人不打了妓女,如果這樣如果那樣,結果又會如何,都是假設性卻又是實實在在的問題,無人有答案,唯有果報自受。種種如果重重疊疊相加起來,便是傳說中的「命」了。所以情節非常配合戲名。「殺破狼」,紫微斗數命盤的某種獨特格局,由此延伸出先天的性格和運勢特徵,然而斗數絕非宿命,而是在格局以外,更要看三方四正的相生相剋和流年大限的變動飛星,否則論斷不了準確時運。開斗數命盤易,解斗數命盤難,只因,天意難測,人意也難測。我們既是自己的因也是自己的果,凡人看果,佛家察因,這才是命運給我們的最大啟示。[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0828/s00205/text/1503857281818pentoy

詳情

阿寬:《金權性內幕》後感——法治又如何?

在飛機上看了韓國電影《金權性內幕》(The King),講的是韓國檢察官腐敗的故事。 電影中的最高檢察機構,掌握了不同人物、企業、組織的秘密資料,為求達到目的選擇性檢控,例如要扶植某個黑幫組織,便針對性地不斷檢控對頭幫會,把主要人物送進監獄,間接瓦解對方的勢力。 男主角少年時本來崇拜黑社會,在某場合中見到真正的權力掌握在檢察官手上,才苦念法律,立志成為檢察官。 我對法律全無認識,只知在法治社會是有選擇性執法的情况,簡單如警察抄牌,如果我得罪了公司附近的巡警,我的車泊在街上,可能天天收到告票,但如果沒有得罪對方,會與其他車主一樣,可能平均一個月收兩張告票。投訴執法者偏私嗎?很難證明,因為執法權在他手中,除非有證據指對方收受利益。再投訴的話甚至會連累其他車主,人人天天接告票。 我不清楚檢察程序,只知要對付或放過某些人都是可能的,法律是由人來執行,人有自己的判斷,也會有偏差,即使有種種機制去監管,亦無可避免出現問題,我不相信目前已有完美的法律體制。 法律是人制訂的,立法機構被控制,也會通過一些惡法,世界上有很多地方都存在一些其他地方認為不公平的法律。當然,法律也有不同的解釋,因為無論怎樣仔細

詳情

《情繫海邊之城》 微觀人

很喜歡片子初段,尋常巷陌的平常日子,連攝影及色調都平和舒暢。Lee Chandler(Casey Affleck)是個在波士頓做低微門房工作的傢伙。替住客修理浴室設施,蒲蒲酒吧、鏟鏟雪,永遠獨來獨往的。他出奇沉靜、沒有激情,凡事都不在乎,但冷不防脾氣可以非常火爆。《情繫》的剪接頗不按常理出牌,倒敘/回憶出其不意,倏的一剪已是往事,觀眾一邊看一邊拼湊來龍去脈。看回憶片段,Lee並非那副德性。他從前頗開朗的,跟小侄兒Patrick投契,他疼錫兩個漂亮小女兒,還生了個可愛男嬰,跟嬌妻Randi(Michelle Williams)感情不錯,家庭生活美滿幸福。 大篇幅日常 痛一下子來 所以「平常日子」只是鋪墊,慢慢看下去才知道原因。Lee收到哥哥Joe猝死的噩耗,回到家鄉「海邊的曼徹斯特」(距波士頓個半小時車程)。他到律師樓聽哥哥的遺囑,同樣是很平常一場戲,窗戶透進自然光,很普通的對話正反拍。然而當律師說到,哥哥遺願希望Lee留下來當Patrick監護人時(Patrick已是16歲高中生),Lee頓時跌入苦痛回憶,「當下」與「過去」的交替愈來愈急促,氣氛漸漸不尋常,配樂開始牽動哀怨情緒。《情繫

詳情

《漫漫回家路》 科技創造奇蹟

主打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作品,尤其感人至深的一類,往往較易獲得奧斯卡的寵幸,至少有份提名幾個獎項,今年幸運兒有《漫漫回家路》。 本片吸引筆者進場,很大程度是看過《六十分鐘時事雜誌》(60 Minutes)的報道,被這段發生在互聯網世代的感人故事所吸引。 話說5歲印度小男孩,跟隨哥哥到火車站拾荒,天意弄人兄弟失散,小男孩孤身流落於千里外的加爾各答街頭,幾經轉折,獲得充滿愛心的澳洲夫妻收養,直至成年後,與家人重聚的渴望愈來愈深,他憑着僅有的模糊記憶,更重要是借助新科技Google Earth搜尋故鄉,到底尋親能否成功?當日哥哥去了哪兒?在此不劇透。當然,他的經歷早有各方報道,亦已撰寫成書,相信很多觀眾入場前,已經知道來龍去脈,剩餘的是看看導演怎樣說故事。 《漫漫回家路》(Lion)是澳洲導演Garth Davis的電影長片處女作,獲提名奧斯卡最佳電影,導演本人就無緣角逐最佳導演。 改編忽略了真實細節 坦白說,電影在敘事手法上的確平淡無奇,只是很正統地完全順時序,把主角的遭遇說一遍,大部分新手導演,往往走向兩個極端,第一類是既然沒有包袱,就盡情「玩嘢」,展現自己的風格,當然亦不乏眼高手低的作品

詳情

《情繫海邊之城》:時間不一定是傷痛救藥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一失足成千古恨,電影《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中由加西艾佛力(Casey Affleck)飾演的男主角Lee因為一次意外鑄成大錯,抱憾終生,本來這個海邊小鎮是他的家,是他的根,是他的所有。已經離開傷心地卻因兄長離世而重回故地,讓他要再次面對傷痛,也要為姪兒的將來打算。 身兼導演和編劇的堅尼夫羅納根(Kenneth Lonergan)把故事處理得不慍不火,既不煽情也貼近生活,故事節奏就跟這個海邊小鎮一樣的緩慢,沒有太多娛樂活動,男士們不是出海便是到喝酒聯誼,而且當地居民不多,幾乎都是互相認識,因此Lee的事蹟當然全鎮上下也知道。 只是節奏緩慢不代表故事沉悶,編導在故事開初有意「賣關子」,先讓觀眾覺得Lee的冷漠、不問世事的性格甚為莫名其妙,之後再慢慢插敘其不堪回首的經歷,引領觀眾走進這個角色之餘,也令性格顯得更立體,再從他跟姪兒的相處,以至重遇前妻等人反映他前後分別之大。電影裡每個段落每處細節都環環相扣,而且又不會太過火地表達(如Lee搬家時帶著的三個相框,刻意沒有呈現是誰人照片,之後觀眾由姪兒發現那刻的反應便知答案),這裡也

詳情

三個名字 一段旅程:《月亮喜歡藍》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月亮喜歡藍》(Moonlight,下稱《月亮》) 是黑人導演Barry Jenkins 的第二套作品(首作是2008年的獨立電影 Medicine for Melancholy),以新導演來說,這齣戲充滿驚喜。電影牽涉到黑人社區、同性戀、貧窮,以及毒品等題材,加上具有藝術性的表達手法(網上有人剪了一道短片比較《月亮》以及幾套王家衛電影的畫面/鏡頭運用/調度等;導演亦曾在訪闆中透露《月亮》故事結構靈感來自侯孝賢的《最好的時光》),明顯並不是一部主流商業電影的格局,反而得到不少影評人青睞。儘管如此,電影的故事性頗高,並不「沉悶」(對不喜愛藝術電影的觀眾而言),可以說是一套雅俗共賞之作。 《月亮》簡而清地把主角Chiron的成長故事劃分成三個段落,童年(章節名為: Little)、青少年(章節名為: Chiron)、成人(章節名為: Black)各一段,分別由三位不同的演員飾演: 第一段講述Chiron 的童年。他這時候的花名是 Little,這除了切合地形容這時Chiron 個子矮小之外,也反映他的個性及行徑:喜歡把自我縮細,使自己不被人發現、不需與人接觸,猶如

詳情

《情繫海邊之城》:一趟自我救贖的旅程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電影《情繫海邊之城》(Manchester by the sea)是一部關於自我救贖的電影,全片在冰天雪地的美國海邊拍攝,調子灰暗傷感,令平實簡單的故事都拍得悲傷失落,男主角Lee(Casey Affleck飾)的遭遇更令觀眾邊看邊嘆息。他終其一生都只能為他自己錯落的人生進行一場自我救贖,借他回應侄兒的對白,他的人生已變得甚麼都沒有。 以救贖為主題的電影多不勝數,近的有同期作品《最美麗的安排》(Collateral Beauty ),遠的也有溫韋德斯的《擁抱遺忘的過去》(Every Thing Will Be Fine)。不過,都未能與此片看齊,皆拍不出自我救贖的痛苦和鬱抑,更遑論寫出人物內心的矛盾掙扎與生命歷程裏的陰霾。 觀眾看完這套電影,必然有兩種極端的感覺。第一種是看後失望。全片的背景是漫天冰雪的海邊小城,戲中人物又都是其貌不揚,好像欠缺點點神采,加上性格各有缺陷,說話不到三句便躁動起來,不是粗口亂飛,就是拳頭相迎,看得人極不耐煩。最要命的是,電影情節簡單,基本上沒有太大的高低起伏,情節發展主要是圍繞主角Lee的思路迴轉,就連全片最大的懸念都在電影中段解

詳情

《何者》:殘酷求職物語

求職相信是不少人成長以來的必經階段,而首次求職更是令人感受甚深。改編自朝井遼同名得獎小說的電影《何者:我們都想成為「誰」?》集合五位年輕當紅藝人佐藤健、菅田將暉、有村架純、二階堂富美和岡田將生,透過五位一同求職的朋友之間的故事,反映年青人在這個重要時期的種種心態。 從電影所看,日本年青人求職壓力非常巨大,他們在大學畢業前一年已經開始要找工作,既要瀏覽不同網頁,也要參與多個職業展覽,無論大企業抑或中小型公司,都要求他們寫得一手好履歷(真的要手寫),而面試也需要面對不同形式。最終能夠成功者可謂「過五關斬六將」,如果未能在畢業前獲得取錄,之後或許要再花多一至兩年才有可能成功求職,可見當中壓力甚為巨大。 在這個充滿壓力的環境下,本是朋友的一眾主角漸漸顯露各自不為人知的一面,當中有人在其他人面前表現懂得分析多方面事情,經常提供不同意見,然而內心一直不滿其他人的求職方法,也擔心別人比自己更快找到工作;一直沒有明顯的求職目標的人,只視求職成功只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也有的表現得樂於助人,會提供方法予別人參考,可是若朋友一同面試就會非常進取,誓要取得職位;而其中自命與其他人不同的人,暗地卻會到處求職;亦

詳情

《月亮喜歡藍》 潮聲浪聲去又來

奧斯卡獎真不到你不服,去年還在鬧「種族主義」、「太白」的風波,今年便有好幾部黑人電影一起問鼎。候選名單的膚色光譜,看上去相對平衡。當然不是說陰謀論什麼,只是奧斯卡too big to fail,裏頭有太多自我完善的機制,令獎項愈來愈包容(政治正確)、愈來愈強大。 所謂的「黑人電影」也不是濫竽充數的,由《NASA無名英雌》(Hidden Figures)到《藩籬》(Fences),風貌不一,雅俗兼具。《月亮喜歡藍》(Moonlight)則是今年幾部競逐中最特別的,題材明明老生常談,單親家庭、隔代貧窮、社區毒品、校內欺凌、黑人少年成長、同志被邊沿化、身分認同的困惑,偏偏鋪寫得很細膩,效果十分詩意,編導Barry Jenkins的敏銳與感覺與別不同。順帶一提,明天奧斯卡頒獎,無論是《星聲夢裡人》還是《月亮喜歡藍》奪魁,兩個編導年輕得很,並已獨當一面。 《月亮喜歡藍》正好說明形式不是形式,形式就是內容。影像與聲音給觀眾構建個多小時的魅惑旅程,領我們走進主角Chiron的內心。影片的視點非常個人,除了個別兩場戲(第一段涉及毒販Juan的),其餘都從Chiron眼光出發。攝影機好多次拍着他的背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