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周年特別小說﹕普通觀眾——二十年的電影觀賞史

又接到他來電。劈頭就問你知不知Celine妹妹,不是影寫真那個今次是唱My Heart Will Go On。套戲都廿年世界癲的要人九歲唱My Heart Will Go On。我才怔一怔,原來已經二十年。1997年說遠不遠,但我已經不記得六四豪雨,不記得末代港督千金灑淚,不記得那年煙花多不多,只記得那年年尾,他在我面前說了很久很久的《鐵達尼號》。 我不久才看完《香港製造》,迷迷糊糊的,但覺全世界都是那種變質菲林的腥紅與慘綠,然後他在那間紅黃藍大家樂裏坐在我對面和我談,《鐵達尼號》裏琦溫絲莉的裸身。他說,琦溫絲莉對波就是他的性啟蒙。 腥紅慘綠的世界 你約我出來就是講個鬼婆。我白了他一眼,紅豆冰一飲而盡。前一夜,連《城市追擊》的暉仔被問到最近看什麼戲,都是遞起雙手作回應的。 不知怎的他總要扯着我說他看戲。或者是不知何時他問我平時忙什麼時,我隨口說了我看電影。我後來很捧場的,為他看了半齣《鐵達尼號》,租金獅的,就是為了他口中那幕,那時影碟的畫面都有點像變質菲林。我之後對他說,琦溫絲莉不是我覺得好看的那種。我覺得演《奧蘭朵》的Tilda Swinton好看。 有好一段時間我頗迷Tilda S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