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陣前換馬」和「棄曾取林」的前因與後果

去年12月初,梁營本來正如箭在弦,為梁振英角逐連任而秣馬厲兵;但不料,梁振英卻突然宣布因為家庭理由放棄角逐連任。這個宣布,震動整個政壇,大家都滿腹疑問,沒有人相信梁真的是因為家庭理由。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是中央改變了對港政策,還是有其他考慮?卻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換人換路線」的期望落空 當時不少泛民都抱有wishful thinking,認為這是中央放棄鬥爭思維、重拾溫和路線、尋求和解所致。這種想法不無事實根據,因為大家看到,去年2月雖然發生旺角騷亂,但3月兩會期間,北京卻吹出「和風」,之後更有連串大動作向泛民示好:先是5月,作為國家領導人的張德江來港歷史性會見泛民立法會議員;接?6月,王光亞接受雜誌專訪時肯定大多數泛民都是愛國且屬建制人士;到了年底,泛民在遭封殺20多年後,更重新獲發出回鄉證;最後,甚至連梁振英也不能連任。 再加上,一直撲朔迷離的《成報》,力排眾議,成功預言梁振英不能連任,於是,大家對該報所提出的「兩個中央」和「兩條路線」論,再不敢輕視,並開始幻想作為鴿派的曾俊華,真的有機會當選,帶領「後梁振英年代」的香港,撥亂反正,重拾一條溫和路線,與泛民修好,修補過去5年來社

詳情

今次特首選舉三大範式轉變

只是短短一個星期,一場激烈的特首選戰,眨眼間彷彿已成明日黃花。但我認為這也是時候,總結一下,究竟今屆特首選舉建立了一種怎樣範式的時候。 比起5年前,今屆的特首選舉明顯出現了三大範式轉變: (1)中央由上屆容許兩名建制派落場和入閘,變成今屆只支持單獨一人,其他哪怕也是建制派,都遭到阻撓和封殺,且在提名期之前,已就人選早早拍板和「箍票」,好讓建制派選委早早歸隊,不像上屆般拖延至選前最後一個星期才明確表態及「箍票」。 (2)競選期由上屆接近半年,縮短至今屆只有短短兩個多月。 (3)以往特首選舉,最後結果,好歹都是在民意調查中領先的那人勝出,中央、選委與民意,三者並不相悖;但今屆林鄭月娥,卻成了1997年之後,唯一一名競選期間民望低於對手但卻勝出的特首。 有關民望的第3點,我早在上星期一(3月27日)刊登,本系列第一篇〈林鄭月娥的「民望之痛」〉,已經談過。今天我們且集中談談另外兩點。 以「流選」、「分裂」為由只容一建制派落場 上屆特首選舉,建制派有梁振英和唐英年兩人逐鹿。起初中央較傾向唐這一邊,但仍容許兩人同時落場和入閘。後來形勢峰迴路轉,才在最後階段轉而拍板支持梁,並在最後一個星期,派遣劉延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