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女扮遇劫2日1宗 邊個又鬧又要like?

藝人林雅詩在馬來西亞街頭直播期間遇劫、熱褲少女在候車處遭大漢擄上貨車……以上短片,過去一周在facebook熱傳,但皆被揭發是炒作。如果讀者僅對這些消息一笑置之,恐怕低估了假新聞的驚人威力。 所謂炒作,早在互聯網時代之前已經出現。那時我們稱之為「造新聞」,屬明星專利。一般認為,明星為博出位,常故意策劃有叫座力的新聞,例如醜聞或戀愛異動等消息,刻意供傳媒報道。在整個產業鏈裏,明星博見報,傳媒爭收視,讀者樂在其中,唯獨犧牲了真相。 來到社交媒體年代,即使是寂寂無聞的個人與團體,想造新聞,也非天方夜譚,甚至不用再跟傳媒「夾料」。只要揑造的事件夠搶眼,在網上瘋傳一番,傳媒自然搶先報道,宣傳威力一發不可收拾。 有趣的是,讀者對於傳統媒體的報道,多抱持懷疑態度,金句如「報紙佬又作新聞」、「記者左抄右抄又收工」等,見諸各大媒體的網上留言區。然而,大眾對於未經證實的網絡片段和消息,一直深信不疑。所謂「有片有真相」,只要流傳的片段模擬出手機偷拍效果,質素愈低,公信力反而愈高。 類似的炒作短片,不時在網上瘋傳,例如7年前的「谷胸港女數臭男友」、4年前由新晉導演何冠寰上載的美少女求救片等。無數人受騙,但人類

詳情

「真實謊言」:香港政治的「後真相文化」危機

香港的民主進程處於停頓狀態,1200人的小圈子選舉曲終人散。即使選舉事務處不知為何連全港所有選民的資料也帶到票站去,但假的依然真不了,林鄭月娥是中共「欽點」力撐的行政長官人選,中聯辦為保林鄭月娥向建制選委作出「集中票源、排除對手、高票當選、完成任務」的16字命令,只是香港人選擇了戲假情真,在曾俊華身上發現「希望」,甚至跟他一起「夢想有奇蹟」。曾俊華「集氣」而成為一個「現象」有如曇花一現,他只有一次機會,也掌握到這個機會爭奪話語權和推高個人聲望,編製了一個動人的香港故事,牽動了大眾的情感。但這樣的一個「希望工程」已成歷史了,日後任何人,甚至曾俊華本人,實在也無可能重用複製。 如果香港人沒有變得絕望,如果民主派沒有忘記初衷,如果香港仍要繼續追求真正變革,我們就需要認識香港政治正經歷一波「後真相文化」危機。這裏所指的「後真相」(post-truth),不純粹是借用西方國家政治的狀?,指群眾情緒和偏見較認識客觀事實更有力地主導民意民情(feelings trump facts);候選人論壇和立法會選舉每?愈下的口水戰看齊,要檢討的地方在於「後真相」的「真實謊言」(true lies)衝擊改革運

詳情

真相絕種之日,就是涅槃重生之時──論有線電視和端傳媒的隕落

這邊廂,九倉決定放棄有線電視;那邊廂,端傳媒大幅裁減近八成員工。在這個年代,資訊就是廉價,廉價得根本養活不了自己。 歸根究底,其實這也不過是demand and supply的問題。曾幾何時,人類為了一個「知」字,可以馬不停蹄、八百里加急地傳遞一通文書。如今,互聯網接通全球,資訊不再珍貴,知識垂手可得。不稀有、不罕見,自然也就無人稀罕。 因為科技進步,所以人人都是publisher。寫小說、畫漫畫,不用再依賴出版商,自己於網絡發佈即可;搞傳媒、做新聞,也不再需要數以百萬計的投資,一部手機、一個網站(甚至一個Facebook page),已可以自稱「傳媒」。 門檻降低,除了吸引更多人來爭生意,亦孕育出許多不求財的content producer。這些人可能是為了虛榮感,可能是為了自娛,也可能純粹出於無聊,願意免費和世界分享自己的文章、製圖、短片(當然也有很多先儲like、後搵錢的職業KOL)。這些已成為我們生活一部分的東西,其實也在一點一滴地蠶食著傳媒的生存空間(筆者也可算是其中一人)。 Supply以幾何級數無止境地增長,demand卻怎樣也跟不上。廣告商已經用盡法寶吸引消費者的眼球,

詳情

林鄭有冇「你呃人」?

五年前的選委論壇上,唐唐指梁振英曾提出,香港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來對付示威人士。當時CY眼睛不眨,說自己絕對沒講過,唐唐立即爆seed:「你──呃──人。」不論當日CY有沒有呃人,最後他還是於雨傘運動時,把這個偉大想法徹底落實,決心大概好比落實一國兩制。 所以說,觀人於微,偶爾甚至有點預言作用。但你我皆沒權「欽點」特首,香港人不是特首的boss,他們不用agree你,大不了呃埋你。前幾日由七間電子傳媒合辦的特首候選人論壇,薯片叔、林鄭、胡官恭恭敬敬面對七百萬香港人,機會只得一次半次;他們一黑面一假笑,以至每一句有心或無意的事實謊言,當然要送去驗屍,睇清楚究竟誰是呃人王。 一邊看有線電視的直播,一邊在手機的WhatsApp聽行家即時評論。當林鄭睜一睜眼說自己為政府慳錢,沒聘請政治助理時,有前《經濟》行家叫:「不!Carmen做過林鄭政助!」胡官質詢林鄭在全民退保上,請教授周永新做顧問研究,之後因不滿其提議而起飛腳、改聘另一間顧問公司只為得到自己喜歡的答案時,林鄭使出一個完美笑容:「(胡官)我什麼時候找了另一間公司做了另一個報告?」胡官天然呆,但我的群組裏一個跑社福beat的行家

詳情

謀臣新境界

真小人、偽君子,充斥市面,滿布新聞,怎麼辦呢?世道如此,沒甚麼可以做的事候,大概可以退後一步,做一個沉靜的旁觀者,細心觀察真小人的扭曲性情、或偽君子的精湛演技。 想向上爬的朋友,這班衣冠楚楚的新貴是特區時代生涯規劃好榜樣,持續進修寶貴一課,愛國賊速成班的鮮活人版;要向下爬的人,若想練習泰山崩於前而身不變,面對凶狠狂言或笑騎騎放毒箭而百毒不侵,要練習心如止水阿彌陀佛,每天的政治新聞,就是一場修行。 人會學習,權貴謀臣學得更快。 特朗普的成功,予這群人極大鼓舞,美國總統選舉這場龐大實驗,活生生地證實了,大部分人都靠直觀行事;說服人的方法,只須訴諸情感,不須講道理。後真相時代的真相:情感可以用謊言激發,因為無論蠢人或醒人,大部分人都懶得空出腦袋分辨是非,似是而非又好,習非成是也好,總之啱聽就是真實。 結果,權貴謀臣們迅速進化,有組織地製造謊言,公然講大話而理直氣壯;有錯永遠是別人的錯,自己從不會錯,說謊直到被自己也騙倒,又或是掛着一臉「我就是講大話,你奈我何?」的笑容。 扭曲事實去鼓動情緒,事無大小就祭出民族感情外國勢力,繼而上綱上線騷擾異議者上司與工作單位,明明白白告訴世人,你膽敢同我們作

詳情

後真相年代的真相:執迷不悟是人類本性

當真相再也敵不過謊言,試問再有什麼方法可以化解不同群體之間的分歧和對立?在這個政治紛亂、充滿爭議、滿佈不安的年代,真正最使人擔心的問題,並非單純只是反精英和反既有的秩序力量的冒起,而是背後愈來愈多人,拒絕接受真相的奇怪現象。 自充滿謊言的特朗普正式當上美國總統後,世界也宣布已步入了一個「後真相年代」(post-truth era)。在這樣一個年代,最使人感到不安的,是很多人根本不願意去接受真相,寧願選擇活在由謊言建構出來的自我世界觀當中;有時更不單止是逃避現實,甚至強辭奪理、理直氣壯地去歪曲真相,把大話強稱之為「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就是執迷不悟。 一個全球現象 香港不能倖免 以上的問題絕對不止是局限於美國,已逐漸擴展為一個全球的現象,香港也不能倖免。在香港的政治上,也有同樣的情況出現,特別是近期有關法治的爭論,包括了極富爭議的七警打人案。這案的特別之處,正正是真相無助解決爭議。 在這案中,明明真相早已被電視台的新聞片段所反映,並已被數以百萬計的電視觀眾親眼目睹。而且,香港有一個十分成熟的司法體系,法治的概念一向已十分之清晰。在法律下,什麼行為是合法和不合法,

詳情

盤點2016 十大網絡假新聞

十年前,《紐約時報》前記者、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教授Samuel G. Freedman寫下《給年輕記者的信》:「意見新聞學佔據了大部分媒體界,沒有人想去接受與自己原有的信仰相衝突的事實和分析……我們的媒體不再是各種觀念交鋒的市場,而變成了只容納兩種偏執思想的回音室」,十年過去,所謂真相,在情感與立場翻起的波浪之間載浮載沉,當年讀?Freedman的信入行的年輕記者,見證後真相(Post-truth)被牛津詞典選為二○一六年度詞彙,想必百般滋味。在雄辯勝過事實的當下,香港也沒法獨善其身。過去一年,經網絡充權的一代沒有試圖穿透回音壁,反而被動地參與其中,見樹而不見林的土壤上,假新聞 (fake news)蓬勃地滋長。臉書專頁「求驗傳媒」,為我們精選了二○一六年十則幾可亂真的假新聞,讓我們在二○一七年的第一天,三省吾身。傘運後的假新聞時代兩年前一場雨傘運動將香港人分開兩個陣營,伴隨而生的是大量假新聞、假圖、假消息,充當陣營向對方開火的槍炮子彈。「最『經典』的包括網傳有人因為佔中導致趕不及去律敦治醫院分娩,但其實律敦治醫院根本沒有產房。」臉書專頁「求驗傳媒」便在這樣的契機下誕生:「我們的想法是:為何大家會輕易相信一些沒有出處的資訊?為何有些傳統傳媒會輕易一句『網傳』、『網民表示』,便把沒有求證過的新聞『出街』?」一個主力打假資訊的專頁,成員自言更像「志願組織」,沒有收入也沒有以傳媒自居,但相信自己在做一個傳媒應該做的工作:尋找真相及破解謠言。轉載量大 包裝搶睛遺憾是兩年過去,假新聞沒有隨着傘運完結而消失,團隊常嘆「狂瀾總是無力挽」。「謠言或錯誤信息的轉載量龐大,單靠我們這個小規模專頁,根本無法抗衡或扭轉錯誤資訊所造成的破壞。」尤其在網媒和內容農場橫行無忌的當下:「他們在facebook上的包裝跟一般新聞網站無異,加上『爆料』、『記者證實』、『突發有圖』等字眼。」最防不勝防要數幾可亂真的「圖片」,「例如網傳中國某地大火,其實是中東的舊片。又如當年網傳葉鴻輝踢中國球員一圖,我們花了幾小時,結果找到另一角度同一刻的相片,原來只是葉鴻輝跳起接波的動作,根本沒有踢到人」。內容農場之外,面對貨真價實的「傳媒」也不能掉以輕心:「從前傳媒的做法是If in doubt, leave it out,不把不肯定的資訊發布,今天似乎是If in doubt, 加一句『網傳』,然後print it out or share it out。」四招打假 搜圖查原文《求》到今天仍然繼續運作,且愈戰愈勇,網友看到疑似假新聞或錯誤信息也會主動「報料」,請他們去求證,慢慢練就一套「打假」的武功心法:「首先如果是可疑的來源,包括內容農場、名不經傳的網站,便需要額外小心;第二,如果傳媒報道來源是『網民』或『消息指』,便要尋找最初的資料來源,會否是來自某些群組?有時有關傳聞可能已經澄清,只是傳媒沒跟上。第三,如果新聞有引用資料來源,便要透過互聯網追查原文。第四,遇上可疑的圖片,善用Google的圖片搜索功能。最後,要保持警覺,愈Juicy的新聞愈高危。」凡事警惕,勒住自己急不及待要「like and share」的大拇指,別要成了幫兇。讀者行為主導新聞假新聞當道,應該怪罪誰?大概是我們的腦袋。「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早告訴我們,人們相信自己希望相信的。」從事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研究多年的鍛治本正人博士這樣說:「我們腦袋的設計促使我們透過放大、縮小,保留或忘記某些事實來解決認知失調(cognitive dissonance),正如我們會將情感放置於邏輯之前,這正正是人類的天性使然,選擇方便的事實,排拒為難的真相。」所以公眾教育至為關鍵,時刻強化明辨是非的能力,他說:「The power of information is now in the hands of consumers」,從前報章以專業判斷揀選放置在頭版的新聞,可以直接主導讀者去衡量一樁新聞事件的重要性,今天在傳統媒體失效的當下,計算機算法(computer algorithms)取代了前者,而在背後主導的其實是用家行為,我們的閱讀方式決定了我們閱讀什麼,「We the consumers control the flow of information」。鍛治本正人博士現為港大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助理教授,不定期舉辦網上課程,教授媒體素養。鍛治本正人博士■十大網絡假新聞1. 向特定群體抽刀假新聞無處不在,一些在社會上形象刻板僵化、常被推上輿輪浪尖的群體,往往成了最便利的對象。十二月,網站發放假新聞,題為「元朗新移民綜援婦領錢買Gucci手袋,?屋租津貼不交租,綜援婦『香港政府批得好少錢比(畀)我買野(?)』」,其內容其實是將二○○八年十二月的一篇報章報道偷龍轉鳳,加入了「新移民綜援婦」及「香港政府批得好少錢比(畀)我買野(?)」的元素,成功欺騙不少網民。2. 懷仔故事無限復活的還有「施麗珊與肖友懷系列」︰十二月一則假新聞,標題為「懷仔終獲單程證居留權」,而差不多兩個月前,同樣有人以一張舊圖和類似標題,配以一句「突發有圖,記者暗查」,便被當成新聞在網上廣泛流傳。3. 無辜難民三月,油麻地碧街7-Eleven男東主遭利刀插傷後傷重不治,縱然涉案疑犯是加拿大籍越南人,有團體卻手持「遣返假難民禁閉聲請者」標語,到便利店外獻花悼念死者,有媒體更照報道不誤,連番誤導事件是南亞難民造成。4. 內幕消息每年夏天,當颱風逼近,人人翹首以待,盼天文台放我半天假之際,手機總會傳來似是而非的船公司「颱風消息」,不禁莞爾,大家身邊何來這麼這麼多任職船公司的朋友,而且內容幾乎每次一樣,每次也有錯字「不得外涉(泄)」,卻每次都有人照傳不誤。5. 別讓facebook……聖經《出埃及記》中,以色列人把血塗在各家的門框和橫楣上,以避過長子之災;社交媒體上也屢有「呼籲」用戶在「狀態」上貼上一大堆文字,便可獲得豁免系統涉及用戶的個人資料的更新安排……6. 標題黨靠嚇六月份,有報章擷取林超英教授網誌上一張「兩架飛機看似在空中重壘」的相片,在相片旁寫上「有人在南丫島上空拍到兩架飛機擦身而過的驚險一幕」,並以「南丫島驚現飛機交叉飛三跑航道重疊恐撞機」為報道起題,事實上網誌原文卻是︰「雖然視覺上兩架飛機像有碰撞的危險,實際上雙方垂直距離約二千八百呎」,二千八百呎的距離又何來「擦身而過」?但「引用」權威的資訊恍如皇袍加身,不少讀者未及細看內文便信以為真。7. 血的疑案七月,網上流傳「香港紅十字會已經被揭發,將香港人捐出的血液送上中共國,香港反而因此不夠血液而告急」的假新聞,沒有任何「揭發」的證據,無圖無片,嗜血的網民卻如獲至寶,持續升溫的中港張力成了一柄空膛的手槍,任何子彈都可以往裏面裝。同樣的謠言在十一月再次出現,網民照樣轉發,樂此不疲。8. 有片未必有真相十一月,網傳一條「外傭打嬰兒」片段,但其實片段卻是來自哈薩克斯坦地區的母親懷疑虐嬰事件。有片不代表有真相,尤其是網上片段。9. 特事特辦改圖抽水、攻擊政敵不分左中右,四月,特首女兒「行李門」事件之後,便有人將東方航空的一個指示牌上的文字改圖,寫成「本航空公司沒有特事特辦服務,請各尊貴乘客自行攜帶隨身行李進入禁區及接受安全檢查」。10. 以訛傳訛十二月巴西甲組足球隊查比高恩斯在哥倫比亞遭遇空難後,坊間一直盛傳朗拿甸奴願意為該球隊效力,然而消息在各大媒體及專頁以訛傳訛後,朗拿甸奴經理人兼兄長表明願意向遇難球隊提供幫助的報道,卻被曲解成「細哨願義務?力查比恩高斯」,網上甚至出現朗拿甸奴拿着「綠色球衣」的相片,幾可亂真,其實相關的新聞照片,是數年前朗拿甸奴簽約代言一個品牌時拍攝。■求驗傳媒,前身為「求驗劍客」,成立於2014年9月,劍指一切社會上謬誤、謠言及一些有違邏輯思考的帖子。專頁:www.facebook.com/kauyim圖﹕網上圖片編輯﹕王翠麗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7年1月1日) 傳媒 新聞 後真相

詳情

後真相之後:眼前鬼卒皆是妖

到中學周會演講,談如何分辨互聯網資訊真偽,同學首先起立唱校歌,歌詞只有短短四句,出現了兩個 ‘truth’ 字,一個 ‘true’ 字。我們都被教育,「真相」「真實」,乃人生終極追求,不過在資訊海嘯中分清真假,愈來愈難。史丹福大學最近公布一項調查,發現超過八成參與的中學生,不懂分辨網站內標明的「贊助內容」其實是廣告;給學生看網上訊息,圖片上一束畸型的雛菊,文字說是福島核洩漏的後果,就有超過四成學生毫無保留地相信。牛津字典選了「後真相」(post-truth) 作 2016 年度字,就是政客睜大眼講大話,險惡陰毒之徒擺明車馬愚弄人,不講理而煽動情緒,有人說「後真相」一詞美化了謊話,又有人說人性不講道理從來如是,「後真相」這字太抽離、或太大驚小怪,根本無新意,云云。不,「後真相」不只是講大話、不只是有心人煽動;大部分人都不問真假,相信符合自己感覺的東西,當然從來如是。但「後真相」代表了一個時代新趨勢,人性的直觀、愚鈍、輕信,被野心家看透,上下其手,以假亂真,玩弄人性弱點,還要顯得光明磊落,新興網絡與社交媒體成為放大謊言的工具,直接把人的愚鈍一面放大,假大空消息轉瞬間廣為流傳,已非往日的「講大話」般簡單。亂拋垃圾,人見人憎,而且要罰錢;亂放資訊垃圾,社交媒體上又 like 又 share,很多人卻毫無罪疚感。亂拋垃圾污染一地,社交媒體上發放謊言,等同放大垃圾,令垃圾恆久遠,謊話永留存,污染腦袋心靈。如何避免做了分發垃圾的幫兇?有幾點基本步驟:設立預警系統:預報系統在心中,一碰見令你嘩然的圖片或文章,太過巧合,不可思議的,紅燈立刻亮起,停一停,諗一諗。訊息源頭要清楚:Whatsapp 上無頭無尾,不知來源的垃圾文章很多,勿轉發。主流與網絡媒體內容,也要搞清楚每個傳媒機構的德性,判斷可信度。最好多看幾個媒體,確定消息真偽。不要只看標題:網媒為吸引眼球誘你點擊,標題往往誇張,文不對題,最少要看完內文才轉發。留意評論:若文章存心欺騙,或有明顯錯誤,一般總有讀者留言澄清,可作參考。留意日期:舊聞新推,往往容易引起誤會,或刻意玩嘢,要留意報道日期。搜尋相片:有圖未必有真相,可利用 google 的圖片搜尋器,大概知道是否舊相亂用,或文不對圖,蒙混呃 like。有片未必有真相:例如衝突打鬥,要判斷片段前後發生甚麼事。調查及統計數據要細心讀:研究方法如何、樣本數目夠不夠、問題是否問得好、指標如何量化計算、研究者有無利益衝突,都要先搞清楚。小心斷章取義:十分鐘的演講,只引述十五秒精句,要留意前文後理,撮錄是否合宜,有無扭曲。這些都是基本功而已,進階一點,輸入關鍵字搜尋,細心閱讀不同背景的網站,找尋資料庫數據庫,直接找當事人證實,找專家查詢。如果覺得麻煩,就先不要轉發,最少不會製造垃圾。講完,禮堂中,一位學生提問:那麼,這世界是否一切都不可信了?聽得出,有點困惑、灰心。時代新詞,除了「後真相」,還有「後信任」。一方面,人們滿足於謊言,相信自己喜歡相信的。另一極端,因謊言遍地,而覺一切皆不可信,眼前鬼卒皆是妖,事事質疑,無立足之點,墜入虛無,不再信任任何事情。民智開,權貴手段逃不過庶民法眼;但獨裁者也會進化,糖衣毒藥精妙;公關技術有軟有硬,層次豐富。後真相時代,對準人的直觀率性,再打造豐衣足食的豬圈,滿足你食色物慾,成為時代絕配,足以虜人心智於無形。相信假話,願意騙自己,反而可能活得舒泰。輕信、單純,容易遭愚弄被利用;質疑、警惕,則活得太累,如何是好?又有人疑惑,既然大家都以假當真,不求甚解,我們為何還要追求真相?我相信,「真」是終極的普世價值,任你如何不相信「民主法治人權」,人不可能不求真而去求假,不可能義無反顧擁抱謊言,不可能明知前路有陷阱而裝作看不見。今天好些人擁抱「後真相」謊言,或情感爆發不用腦,乃因未算生死攸關,信錯了,不會即時死亡,而且可能覺得好過癮。於是,眾人嘻嘻哈哈跌進圈套;貶選的是自尊,侮辱的是自己智慧。例如「三港女台灣公廁偷食鮑魚事件」,為了三女是港人是內地人,網媒網民上綱上線,又憂又喜,動輒視作港人榮辱,結論下得太快,成為大笑話。分辨真實與虛假,甚麼可信甚麼不可信,已成為求生基本技能。的確很難做到,但這是時代給每個人的考驗。當垃圾與謊言充斥,人人可製造可轉發,流言妄語找到新宿主,數碼病毒隨通訊科技,滲透生活,假大空廢話以幾何級數增加,培養「媒介素養」,辨識有價值的資訊,從未如此重要過。網絡上碰到的,事事都問「係咪真」,的確很累。但是,保持環境清潔,人人有責;謊言廢物要由源頭阻截,社交媒體本應要主動過濾垃圾;每個用家也要避免製造垃圾、發放廢物;發現垃圾蟲時,要點名指出,動手清理。這樣,才叫對得起自己,才不枉我們中小學不停唱唱唱的校歌中,那個「真」字。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傳媒 新聞 後真相 假新聞

詳情

數據新聞﹕假新聞3條人柱 活埋事實 大眾有責

年度媒體關鍵字,肯定非假新聞(fake news)莫屬。在此,本人要先定義好字眼,下文會便用假消息(disinformation)一詞而避用假新聞,因為假新聞本身不是新聞。今年美國大選,將假消息問題帶到桌上,最知名的假消息是廣為傳播的「薄餅門」(Pizzagate)。此假消息指希拉里和民主黨在華盛頓經營販賣兒童予戀童人士的薄餅店。單聽上去已覺得不可思議,多家傳媒甚至美國警方調查後證明此為毫無根據,但無奈消息在社交媒體廣為傳播,甚至在月初有槍手到涉事薄餅店開槍。為何假消息在今時今日社會會變成如此嚴重的問題?社交媒體 「精英」撒手後遺社交媒體盛行,一個點擊就可以將消息傳播給更多的人,固然是引致假消息氾濫的原因。但我認為更嚴重的問題並不在facebook這類社交媒體平台,而是在於在平台上的人。互聯網普及化,它已不再是早期由左傾自由主義精英所主導的媒介,任何教育程度、年齡、背景的人都可以上網。人性的黑暗面、教育的不足,從此在互聯網上表露無遺,甚至透過社交媒體變成放大鏡愈放愈大。為什麼假消息有市場?我們認為世界的理想狀態是,媒體具有公信力,他們就會有市場,觀眾就會愛看此媒體。相反,如果媒體不停報道假消息,毫無公信力可言,觀眾就會唾棄這種媒體。在達爾文式的汰弱留強之下,媒體為求獲得公眾的信賴,會一起力求精準,以免失去觀眾。但這是個不存在的理想狀態。以香港為例,香港公信力低下的報章和電子傳媒,有些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傳媒,死而不僵。傳播市場,其實並不是以這種理想的原則運作。驗證性偏見:按立場找「證據」不是所有人都有批判思考的訓練,就算有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去挖掘證據,根據所有的證據去下結論。心理學有認知失調理論(cognitive dissonance),指出人在同時接受兩套相互排斥的思想時,會感到不舒服。而避免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我們最容易的處理手法是選擇性接觸(selective exposure),即放棄與本身立場相悖的消息來源,只偏聽立場相近的消息。更甚者,是驗證性偏見(confirmation bias),指我們只會聽立場相近的消息,去證明自己本身的立場正確。而實際上媒體賴以生存的,實在不是什麼公信力,而是去滿足人的這種弱點。誰能滿足這些偏見,反而更能獲得大眾的注意。上述的「薄餅門」,正正就是能夠迎合反對執政美國民主黨的立場,用以證明民主黨人背後作惡多端的結論,事情本身的真偽對分享這宗消息的人來說無關重要。香港的情况其實也並不好很多,甚至更差。舉一個例,肖友懷傳出回港、新移民綜援婦每月13,000元度日、新移民用政府資助買Gucci眼鏡等等,是內容農場每隔幾星期就會翻炒的題目。無論此類假消息已多次證實為假,也有將濫用綜緩人士硬塞為新移民的例子,但這些假消息能夠滿足社會上反新移民人士的驗證性偏見,以傳誦這些消息去證明自己本身暗藏於心底新移民是濫用香港福利的立場,所以總是會廣為流傳。平台干預:仲裁真相 利益行先假消息流傳猖獗,有人提出社交媒體平台有責任防止假消息,例如平台有責任管制,禁止或限制假消息流動。一直以來,我們認為社交媒體平台一如其名,僅為中立平台,讓人在上面自由發表意見。但事實上,學者Tarleton Gillespie指出,社交媒體平台的角色並不中立,它們暗地裏有進行挑選,消滅了一些意見。這現象他命名為「平台干預」(Platforms Intervene),並強調此類干預是按平台的利益出發。例如中國的新浪微博刪除政治敏感的內容,迎合中共管制言論,是防止公司被政治整頓利益受損。西方社交媒體平台同樣會干預,例如facebook會封禁與其「社群標準」(Community Standards)所不容的用戶;又或刪除濫用facebook的內容,如裸露相片。這些干預,縱使平台會用上美麗的詞藻,包裝成保護用戶,但其實只是懼怕小眾的異常行為嚇跑大眾,同樣會招至廣告利益受損。平台干預,代表平台有權導正了觀眾所應要看的內容。若果我們支持平台應禁制假消息流動,代表平台甚至代我們決定哪些消息是真哪些消息是假。如果我們給予平台如此的權力,這無疑是一面雙面刃。若果平台真的能準備判斷消息的真確性,管制假消息的確可以減低假消息的影響;但平台是否真的具有分辦消息真假的能力?如果平台判定真假的時都有驗證性偏見,將不合自己本來立場的內容都判為假,那豈不是內容審查?正如之前所言,平台干預是從平台的利益出發,而提出要管制假消息的都只是精英小眾,平台大可不用理會。從facebook應對禁制假消息的態度可見,他們其實並不太想做。執筆之時見《紐約時報》報道,facebook未來應對假消息的方法,包括與事實核查(fact checking)的專業團體和傳媒合作,將判斷和管制的責任外判出去,這或許是更合理的處理手法。媒體素養:新聞核心 查證事實更長遠的處理手法,其實是訓練包括新聞從業員在內的大眾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簡而言之,媒體素養就是媒體的正確使用方法,包括如何分析和理解媒體的資訊,以及如何正確的產生媒體信心?。我部門的同事鍛治本正人博士和Anne Kruger小姐是這方面的專家,我也是從他們的網上課程(MOOC)學習媒體素養。媒體素養第一個要討論的問題,就是何謂新聞。根據新聞學界最常用的手冊《新聞的十大原則:新聞從業者和公眾的期待》,其定義新聞為—說到尾,新聞與娛樂、政治宣傳、小說或藝術之別,在於再三查證。新聞本身應專注於就是將事情準確地描述。簡而言之,新聞的重點在於查證,而並非僅描述「事實」。試舉兩例,例如報章那些權威人士表示誰人參選特首獲紅燈、綠燈,由於消息來源不透明,也無法查證為事實,故此並不應該定義為新聞。此外,不少親建制媒體愛報道網上瘋傳的消息和圖片,最經典的例子是黃之鋒曾獲美國海軍陸戰隊教授格鬥術。此消息來源,正是所謂的網上瘋傳消息。縱使此消息在網上瘋傳這件事本身是事實,但傳媒在報道時將消息當成是真的報道,本身就有問題。傳媒在報道時並沒有經過記者再三查證,沒有問過黃之鋒本人是否有接受過訓練,也沒有向美方求證事件是否屬實,根據以上的定義,此消息並不可以稱為新聞,分類為政治宣傳(Propaganda )會比較合適。媒體素養,很大的一環在於事實核查。以前這個責任在於新聞從業員,但現時傳媒生態改變了,大眾免於被騙,也要承擔這個責任。我們要避免不加思索就將消息傳播,記着愈嚴重的指控,需要愈重大的證據支持。有這一種的覺悟,假消息自會被踢爆。順帶一提,台灣在這一方走得比我們前。例如民間團體零時政府(g0v)因應當地的傳媒亂象,開發出「新聞小幫手」 軟件,監察問題新聞。香港本土也有獨立的事實核查團體,如佔領運動當時的hkverified和現在仍有運作的求驗傳媒。但對比狂發假消息的內容農場和問題媒體所獲得的廣大關注,這些事實核查團體的努力可謂杯水車薪。編輯﹕何敏慧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原文載於《明報》星期日生活(2016年12月18日) 傳媒 新聞 後真相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