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危機的《從前.現在.將來》

一個「齊齊整整」的家庭在一個陰晴不定的假日往法國一個離島郊遊,身為哲學教授的Nathalie,在渡輪上仍忙於批改學生的作業。離開的時候,她那個也是哲學教授的丈夫,獨自站在著名多情種子、浪漫派詩人de Chateaubriand墓前沉思,法文片名L’avenir(《將來》)連隨打在銀幕上。這暗示着一個海德格式的存在主義主題——在未來,所有人都會死?還是預告着這個哲學家家庭的未來?接着下來,故事聚焦於Nathalie身上的連串人生危機,的確頗有存在主義的味道。 第一個危機是她如何應付那一班在罷課糾察線上態度激進,思想卻幼嫩,把政見分歧簡單地理解為世代之爭的低年級學生;他們把她標籤為「保守派」。回到課室,她能夠用來辯解的武器只有哲學,於是教導學生深入地,而非膚淺地閱讀法國革命思想之父盧梭的著作。 可是,哲學真的能頂着膚淺化的潮流嗎?她遇上的第二個危機就是,一直為她出版教科書和文集的書商,竟然也要跟隨潮流,把她的書包裝得不倫不類。就是強烈批判文化工業的阿多諾,諷剌地也要把自己變成文化商品。 如果思想的沉淪、文化的毁棄下,有思想的人只能孤獨地存活,那Nathalie的第三個危機則比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