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變了

梁家傑回應傳媒時慨嘆:「怎麼湯家驊變成了這樣?」百般無奈,令我想起一個故事。爸爸帶兒子出外郊遊,兒子問爸爸:「為什麼車道兩旁的樹跑得這麼快?」爸爸笑着說:「樹不懂得跑,只是我們乘坐的車跑得很快!」記得告訴先母我正考慮參政時,她皺着眉頭問我為何要放棄豐厚收入、舒適生活,硬要蹚這渾水?我回答:「媽,你看看四周,我們出身寒微,從家徒四壁到今天這一切,皆是社會給我們的。現在出一點力回報社會也不為過。」但到走的那一天,她還是未能諒解我。沒錯,從政從來不是為了討好某些人、贏點掌聲;更不是為了反對這個、推翻那個,甚或拖垮香港。希望做點實事,所以創黨時我堅持要以執政為目標。不能執政,也要有建設地影響執政才是從政的目標。也沒錯,時代是變了。從政初期曾經在議事廳批評一個建制派議員顛倒是非、指鹿為馬,他只是說:這是你的看法。時移世易,顛倒是非、指鹿為馬的不再只是建制派;不同的是,今天有些人每當理屈詞窮時,總會指着你喝罵:「你幫共產黨!」或「你投共!」甚或說一些更不堪入耳、詛咒你全家的污言穢語,彷彿這便證明了真理在他那邊。當法庭判決不合意時,這些人又高聲疾呼「法官被共產黨收買了」。我不否認我恥與這些只有立場,卻毫無價值觀的人為伍。在我心目中,今天功過誰屬,歷史自有公論。[湯家驊]PNS_WEB_TC/20180803/s00202/text/153323228801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