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思想軍火庫

倫敦一家左翼小書店外,大大隻字寫着「books are weapon」,書本就是武器。我平日花錢最多,就是買這類武器。每次旅程終結,只是認識一個地方的開始,帶回來一堆書,有當地歷史地理,有新出版讀物,佔領了書架,等待閱讀,卻苦無時間。還未計算一大堆未開封的《經濟學人》、臉書裏儲起來等待閱讀的有趣文章、大學與坊間眾多精彩講座;只覺人生苦短,學海無涯,更無處是岸。家中還有一大疊未讀的《明報》,新聞雖然已變舊聞,總想速讀一遍,又無暇一顧;結果,舊報紙日積月累,恐怕有天會爬出一條蟲。是日,要感謝習近平同志。在北京採訪的《明報》記者,千辛萬苦找來新出版習近平的《論述摘編》,當中提到習同志多年前已提出「一個政權的瓦解往往是從思想領域開始的,政治動盪、政權更迭可能在一夜之間發生,但思想演化是個長期過程。思想防線被攻破了,其他防線就很難守住……」所以習同志在黨大會報告,要牢牢掌握思想意識形態工作,「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全黨」。互聯網成為「意識形態安全」的主戰場;輿論導向、操控思想,當然絕不手軟。習同志提醒大家,要好好學習,「思想」正是大殺傷力武器。電影《V煞》有句名言:「理念不怕子彈。」其實理念就是子彈,書本就是武器。我等手空空無一物,這時勢,不知前路如何走之際,我們要牢牢掌握手上的大殺傷力武器,用思想武裝自己。看家中軍火堆積如山,心裏才踏實一點。[區家麟]PNS_WEB_TC/20171024/s00311/text/1508782130235pentoy

詳情

安徒行傳:劉曉波與再回不了去的八十年代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以在囚之身病逝瀋陽,令舉世震驚。然而世道澆漓,人心不古,環球反應相對冷漠,西方政客視而不見,見習近平而不談。不過,香港連日來仍有不少人參加燭光遊行、出席追思會、簽署悼念冊等活動,說明香港仍是五星旗下,中國良知異見的避風港。 中國官方連番表演的劉曉波死亡直播,不單未能解開人們對劉曉波離奇地「急病」去世的疑團,更加深了解中國專制統治下踐踏生命尊嚴和權利,是可以如何離奇荒誕。劉曉波之死,不單止令人再思六四的往事,更重溫了六四之後這許多年來,中國異見者和維權運動的多番波折。毫無疑問,劉曉波一定會成為將來的世代,了解中國異見者思想和反對政治必不能繞過的入手點。 對年輕一代來說,了解六四之後,作為一個政治異見者的劉曉波並不困難,可是了解六四之前,作為一個思想家的劉曉波卻不那麼容易。因為那需要對中國八十年代的文化政治大環境有所認識。 文革後的「文化熱」 廣義來說,「八十年代」指的是七六年「文革」終結,四人幫被捕,中國在所謂「撥亂反正」之後進入的「新時期 」。當其時,知青大量從農村回流,大學恢復高考招生。由於毛澤東時期理想主義的破滅,大量反思文革創傷的「傷痕文學」出現。青年一代思

詳情

2+2=5、1+4=?

數學題:1+4=? 達明一派的新歌告訴你:今時今日,1+4=14。 1+4 不是 5 嗎?為何是 14?有些西裝骨骨、臉皮誠懇、掛着溫婉微笑的人會告訴你,「1」與「4」加起來、兩個數字放在一起,就是「14」,不是很明顯嗎?這就是真相! 歐威爾諷刺極權統治的名著《1984》裏,政府宣傳口號中,有一句「2+2=5」,要子民背誦,測試忠誠。 「1+4=14」一出,誰與爭鋒,這是現代政治宣傳進階版;相對而言「2+2=5」明顯為假,權貴無法解釋,只能強逼臣民口是心非;但「1+4=14」則超卓、易明,容易解釋。 正常人會問,1+4明明是5啊;他們會問,你如何證明1+4=5? 嘿,你找身邊一位讀數學的朋友,就算「1+1=2」,也不容易證明,涉及一些公理,要先定義何謂自然數,何謂加數,不易說明白。相反,1+4=14,「可以直接證明」找個「1」找個「4」,兩個數字合起來,就是 14,完成! 正常人會說,學校老師都是教 1+4 等如 5 的;他們會說,老師教錯了,老師們偏頗,老師有政治目的……這些老師啊,控制了教育界! 正常人說,全世界 1+4 都是等如 5;他們會說,那是西方思想,荼毒世人;他們會說,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