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工作關注組:教育即洗腦?

香港不少人抗拒國民教育,其主要理由是擔心它「洗腦」。但我倒卻聽過不少教 育工作者說,「教育跟洗腦沒有分別。」不過,有的會加多一句︰「好過邪教嘅!」 這樣說,人人都在洗腦,你洗我,我洗你,問題只是誰勝誰負而已。教育和洗腦真的沒有分別嗎?如果沒有分別的話,我們褒教育而貶洗腦是否自欺欺人? 但根據常識,教育和洗腦是有分別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制訂的《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就列明︰ 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 應鼓勵學生獨立思考,作出理性的判斷。 但說沒有分別的,當然是認為問題出在何謂「客觀」、「獨立思考」和「理性」等哲學概念了。我們很難找到一個清晰完備的標準來。 什麼是客觀?是指意向,還是態度?一個老師可以因為其知識的不足、或者識見不夠,而作出「自以為客觀,實際上主觀」的判斷並且影響學生。不過,他們可能的確符合了「盡量」的要求。但結果卻是未必叫人滿意的。 於是,有一些有心的老師,就將各家各派的看法都陳列出來,那就似乎更客觀了。但是我們都知道,有一些意見的「份量」明顯比其他的低很多,比如一個博客對全球暖化的意見,跟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C)真的可等而論之嗎? 不過,我們從以

詳情

再思可持續發展

通識教育科標榜批判性思考,這當然值得鼓勵,畢竟這是培養慎思明辨的公民不可或缺的。然而如果所謂「批判」只是利用一套不加反思的框架,那就批判批判只會是一道喃喃自語的符咒,鸚鵡學舌,反而鞏固了另一種偏見。「可持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恰恰就是這種狀況的一個上佳例子。不少學生和老師都抱著這是一個「萬能key」的心態去運用這概念,特別是通識科考試強調要運用相關概念,在一些考試題目,比如溫家寶總理談「低污染、高安全」或者「十二五規劃」節能減排時,在答題參考都期待學生運用「可持續發展」這概念,這當然更令這概念成為思想牢籠了。不過,這其實正正是社會現況的反映,因為我們也是如此不加批判地在公共討論裏去用這概念,據筆者粗淺的觀察,環保團體也罕見質疑這概念,大概是因為「可持續發展」是一個政治正確的口號。 什麼是可持續發展?這概念流行了好一段日子,源出於1987年由聯合國環境與發展世界委員會(World Commission On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 WCED)的(The Bruntland Report),當中提出我們應對窮人的需要給予

詳情

什麼是論證?

通識科的師生每天都在寫論證、論證自己的立場。但究竟什麼是「論證」?它和「論點」又有什麼分別?「論點」是你提出的見解或主張,例如「同性戀應合法化」、「香港應提高稅率」。但是,如果提出以上論點的人沒有支持或反對的理由,我們根本不能作出評價。因為我們不可以單就這些論點說對還是不對,而是必須要考察這些論點提出的理由是什麼。簡單來說︰理由 + 論點 = 論證看看下面這個例子(註)︰近年,通識界興起一種新的答題模式──「雙論證」。根據坊間的流傳,這種答題法是拿「5星星」的靈丹妙藥。姑勿論這些傳言是否屬實,但筆者認為這種答題方法的確能提升學生答案的說服力和質素,對提升成績相信亦有正面影響。舉一簡單例子作解釋:論點:陳小達是一位好學生。解釋:陳小達的品學兼優,成績與操行都十分理想。雙論證:論證一:他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事例)。論證二:根據學校紀錄,他有四個優點,都是由於為老師服務而獲得的(數據)。歸納:基於以上的原因,陳小達是一位好學生。姑且不論「雙論證」能否有助拿5星星,以上的說明顯示了作者對「論證是什麼」有錯誤的理解。因為「論證」一、二都不是論證,是陳述!陳述是有真假的句子(A statement is a sentence that is either true or false.)。論證則是一系列的陳述句,既有結論,亦有前提(An argument is a list of statements, one of which is the conclusion(結論)and the others are the premises(前提)or assumptions of the argument.)。換言之:理由(Reason)/ 前提(premises)+ 結論(Conclusion) = 論證 (Argument)所以,他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事例)並不是論證,以下這個才算是論證︰前提一:他每次考試都名列前茅(事例)。前提二:根據學校紀錄,他有四個優點,都是為老師服務而獲得的(數據)。結論︰所以,陳小達是一位好學生。論證VS解釋?上文《雙論證》文章的作者似乎還沒有弄清論證和解釋的分別。當然,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很粗疏地將兩者互用,但我們必須明白,要判定論證和解釋的高下,存在不同的要求。一個「論證」包括前提和結論,而直到我們能確定理由是什麼,以及理由能否支持結論之前,我們不能判定結論的價值(We cannot determine the worth of a conclusion until you identify the reasons.);而「解釋」則往往是對已知、一般地接受的現象或知識為何(why)發生作說明(The Common-Knowledge Test)。如果有是一些不為人所共知,或未廣為人所接受的,我們則可以預期會有論證去證明(proof)。另一個區別「解釋」與「論證」的方法,是看看陳述句(被證明或解釋)是否已發生?如果是已發生的,我們往往是作解釋而非證明。第三,當然是要看作者意圖(The Author’s Intent Test)。例如:論點:陳小達是一位好學生。再述:陳小達的品學兼優,成績與操行都十分理想。那麼,這到底是論證還是解釋呢?如果陳小達是眾所週知的好學生,那麼說他「品學兼優,成績與操行都十分理想」,看來只是解釋他如何好。如果陳小達在老師會議中被質疑為何有資格拿好學生奬,我作為陳小達的班主任,就會以「陳小達的品學兼優,成績與操行都十分理想」來作支持,那麼我說的就是證明。找出論證是一個十分重要的能力,這是判斷論證是否具證立能力的要求。要學生對已知現象作解釋則是另一個要求,也十分重要——但它們始終是不同的要求。不過,通識題目往往有這種題型︰「集體回憶對加強香港的社會凝聚力是重要的。」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解釋你的答案。   (10分)有家長組織關心青少年的健康,提出立法規管穿舌環,但一些青少年卻認為立法會限制他們的自由。你同意家長組織抑或青少年的觀點?試加以解釋。(10分)如果這樣修改就好了︰「集體回憶對加強香港的社會凝聚力是重要的。」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看法?請提出你的論證。      (10分)有家長組織關心青少年的健康,提出立法規管穿舌環,但一些青少年卻認為立法會限制他們的自由。你同意家長組織抑或青少年的觀點?請提出你的論證。(10分)近年的文憑試題目看來清楚了,例如︰香港政府應否推行措施,以支持本地傳統行業的生存?論證你的看法。(2016年文憑試卷二)但還有一個問題是,通識的立場題的參考答案,常以論點來「支持」立場,及用論點來建立論據。其實,應該是要學生用證據、理由支持立場、論點。這次序搞亂了,便解釋了為何學生以為通識只是寫論點,而把論證的工夫放輕了。重申一次,論證重推論(inferential)。考生現在寫的,其實更像是解釋性文章(expository passage),重點在於將主題句(topic sentence)闡釋。這大概是考評並沒搞清箇中分別,但獨立專題探究(IES)分C(深入解釋議題)、D(判斷及論證)兩部份就相對清楚了!有判斷,然後用證據支持——這是好的發展。註:節錄自文章《雙論證》原文刊於《集師廣益》 思考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