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N度傷害

荷李活女星接二連三揭發被性侵,#metoo掀起全球風暴,美國運動員紛紛站出來,令香港「欄后」呂麗瑤鼓起勇氣,公開十年前遭受性侵的慘痛經歷。公開經歷不止要莫大勇氣,更要面對第二、第三,甚至是第四度傷害。在一個保守的華人社會,性侵固然難以啟齒,更有「指摘受害人」這種無法理解的現象。不懂保護自己?裙太短、衣著太性感?給對方不當性暗示?千錯萬錯,錯在自己,男人都是控制不了性慾的禽獸,性侵是因為受到對方誘惑。這是第二度傷害。特首保安局長等達官貴人,公開呼籲受害人報警,將加害者繩之於法,說得順理成章。不願報警,更成為好事者攻擊的借口:害得別人周身蟻,不敢報警,是否背後有不可告人的陰謀?我在網上電台訪問了一名受害人,她在家人鼓勵下終於報警。錄了三次口供,整天疲勞轟炸,不但要說出每個細節,更被鉅細無遺的被挑剔和質疑。她說經歷之慘痛,彷彿受到第二次性侵。最後警察告訴她,上法庭被辯方律師盤問,比錄口供難受百千倍,問未成年的她是否撐得住。多番掙扎,最後放棄。又有另一受害者,頂住出庭作供的難受和煎熬,性侵者亦被判入獄,但對方上訴,審訊又要再來,受害人受不了,放棄上庭,性侵者最後改為輕判非禮。食花生的旁觀者,輕易質疑不報警就是誣陷別人,等於對受害人造成第三次傷害。當然,還有所謂才子用戲謔的方式揶揄受害人,以兒時被幼稚園老師摸面比作被性侵,不倫不類,不值一駁。但竟然有不少人讚好,社會淪落至此,公開經歷的受害人只會受到更大的傷害。[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71206/s00193/text/1512497315441pentoy

詳情

陳惜姿:恥感

一石激起千重浪,無論呂麗瑤最終會不會站出來指證性侵教練,她勇敢地揭露十年前的痛苦經歷,已引起無數同路人和應。這一浪,不應白白讓它過去,千千萬萬曾被性侵犯的女性,應該集合力量,推動改變,不能讓魔爪繼續肆虐。 在電台聽到一個八十多歲婆婆致電,訴說五歲時給祖父的朋友抱上膝頭,撩動下陰達幾分鐘。八十年前的記憶仍然鮮明,老人至今耿耿於懷,可見性侵之痛纏擾一生。當時年少無知的她把事情告訴父母,消息傳開了,姑姐得悉後竟罵她,叫她以後不要再說,彷彿錯的是她。 女孩們自幼被社會灌輸對性的羞恥感,每次提出與性有關的東西,無論是別人的性侵犯抑或自己的性慾,都會被大人責罵「唔知醜」。責備的人很多時還是女性,她們被社會塑造出來的觀念影響,反成了加害人。當所有與性有關的事都與下流、賤格連繫,由性帶來的恥感被女孩子內化,完全不能說出口。遇到性侵,便唯有啞忍。 台灣作家林奕含自殺前,曾仔細分析這份恥感如何令她被性侵後沉默多年,失語太久情緒無處宣泄,唯有把心結寫成小說,然後自盡。少年遭性侵,毁她一生。 作為女孩子的母親,我緊記這用人命換來的教訓,性不必然與羞恥連上關係,不要讓這種恥感世代相傳。坦然地談性,能幫助女孩健康

詳情

林燕妮:值得關注的問題

作為運動員,最大願望是可以在國際比賽場上取得獎牌,為自己付出的努力取得成績,不負辛酸,換來回報。自己對這群專心付出、犧牲不少時間、流汗也流淚的運動員,不管有否取得獎牌或名次,都為他們的堅持致意。沒想到,近日報章的報道,令人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原來不少運動員,竟然受到教練性侵犯,不少更是十二三歲的小小運動員,可悲可惡。那是體壇上的大醜聞,犯法者必須受到嚴懲。方才扼腕慨嘆,沒想到香港體壇也有着披着教練外衣,卻是對運動員作出性侵的禽獸教練。更可悲的是當事人那時候的年紀才不過十四五歲。與其說禽獸,倒不如說那是禽獸不如,對一個年紀小、不懂得反抗或不知如何應對的小孩子,作出如此行為,可說是埋沒人性,失去良知。利用小孩子赤子之心,以為對方是可以信任的人,作出侵犯。為一己之慾,令小孩子留下一生不可磨滅的痛苦,更嚴重的是日後隨時有創傷後遺症。運動員取得獎牌,背後辛酸不足為外人道。如果只是訓練過程辛苦,可以說是無可避免,但在精神受到的傷害與折磨,卻是年年月月,一生一世。不要姑息養奸,看來大家也得關注這些問題,特別是年紀細小的運動員,不懂得如何表達曾經遇過的問題。作為運動員的家長或親友,更加需要對子女關注,觀察他們的行為。[林燕妮]PNS_WEB_TC/20171202/s00198/text/1512151368002pentoy

詳情

BedTalk系列:美國體操隊埋藏廿年的性侵醜聞

(圖片取自CBS News網站,左至右為:Jamie Dantzscher, Jessica Howard 及Jeanette Antolin,皆為美國體操隊前運動員) 珍美終於圓了她當美國國家隊體操選手的童年夢想。她13歲被選上青年隊,進入Karolyi Ranch訓練營。訓練營由來自羅馬尼亞的卡路爾夫婦主理,他們在體操界享負盛名,訓練出無數奧運和世界冠軍,包括「永恆十分」的奧運傳奇歌曼妮芝。 卡路爾夫婦為了自由和人身安全變節到美國尋求政治庇護,但他們旗下的美國運動員的日子卻比在家鄉的來得更艱苦。不論她們怎努力,教練老是說他們不夠好。訓練營三餐是以自助餐形式供應,但盤上的食物只要多一勺,教練的眼神就是要想煎你皮,拆你骨。 以這種態度對待女孩,可以想像她們的自我形象比泥土更低。長期的高壓式訓練,也帶來不少筋肌勞損。她們的心靈綠洲,是每周找隊醫萊利的治療時間。 嚴格來說,萊利不是醫生,而是屬於自然療法的整骨醫師(osteopath)兼防護員(trainer)。因為和卡路爾夫婦的長期合作關係,他在體操界亦享負盛名。 珍美正值發育期。體操運動員沒可能豐乳肥臀,但蓓蕾已經急不及待綻放。骨骼因為

詳情

讓作家的決定更具意義——《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讀後感

1991年出生的年輕小說家林奕含,與同一世代或前世代的新銳台灣作家常見的出道之路不同,她既非出身於競爭激烈,且孕育大量寫作人才的文學獎競賽,也不像許多年輕創作者,尚未出書就在社群媒體上擁有巨大的文學聲量,廣受讀者熱愛,林奕含推出第一本小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之前,並不被主流文壇所熟悉。今年二月初,《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推出之後,因為小說本身非常傑出而備受注目,但另一方面,相關採訪報道、新書座談的焦點卻也集中在這本題材聳動的作品是如何的「真人真事」,以及林奕含個人的醫生世家身世、天才少女般的學業表現與長達十餘年,苦苦奮戰的精神病史,直到四月底,她於家中結束自己的生命。 林奕含過世之後,廣大讀者自然深深懷念這位秀異作家,但環繞其身上「真人真事」的不幸事件,也迅速引發了新聞熱潮和各類揣測。很遺憾我來不及認識她本人,和大多數人一樣,都是從各式報道裏獲得二手資訊,如果要多說點什麼的話,同樣身為小說家的我只能從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小說裏,為自己勾勒出她身為一個小說家的樣貌。 首先,小說的衝擊性來自老師性侵學生的駭人題材,另一方面則是對小說內容是否為作家私人領域的揣度,彷彿窺探了某個知名人物的隱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