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量級報告:未有科學證據支持性傾向及性別認同天生不可改變

有跨性別運動活躍分子要求立法禁止輔導患有性別焦慮(Gender Dysphoria)的兒童,他們除了主張輔導和治療是一種污名化外,亦認為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是天生不能改變,他們主張改變會帶來傷害。 我們在之前的文章談及,根據數十年來的臨床研究,約八成患有性別焦慮的兒童,長大後不再想變性。若立法禁止統稱的「更正治療」(conversion therapy),會令這群兒童無法獲得精神科醫生的專業協助,無異不必要地把他們推上持續跨性別的道路。 此外,最近兩位美國專家回顧了接近200份生物學、心理學和社會科學同儕評審(peer-reviewed)文獻,合力撰寫了143頁重量級報告《性與性別》(以下簡稱「報告」),旨在釐清關於性傾向和性別的科研成果,令公眾得到更清晰的資訊。報告在The New Atlantis期刊刊出,研究發現一些普遍流傳的觀念並沒有科研實證支持,報告亦希望社會關注LGBT群體較多精神問題,以及近年鼓勵性別認同與自身性別不一致的孩子變性的趨勢。 聯合撰寫報告的兩位專家,一位是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醫學院精神病學及行為科學教授保羅.麥休(Paul McHugh),

詳情

我的短刃,從他的身體抽出便是長長的一生

來自台灣詩人鄭聿幾年前的一首作品,只想到這句,已無法想到更美麗的標題。日前,台灣司法院宣布,現行民法的婚姻規例違憲,法務部兩年內需要修法,以保障同性婚姻權利。是台灣同志的勝利日,也可以說,是釋憲案聲請人祁家威用一頭白髮換來的。祁家威,台灣同志運動的重要人物,1986年成為台灣首位公開出櫃的男同志,在聲請與敗訴之間屢敗屢戰。今年是台灣解嚴三十周年,祁家威就默默為他的彩虹國負隅頑抗三十一年。 祁家威1998年申請與同性伴侶結婚,2000年聲請釋憲不果,2013年再登記結婚被拒,繼而2015年重新聲請釋憲。讀到其報道,腦海中霎時就想到鄭聿的這首詩:「我的短刃/從他的身體抽出/便是長長的一生。」背誦多年,無論作為抗爭詩、同志詩,都很喜歡。愛情可以很短暫,對一個人的影響卻能牽扯整整一輩子。如今祁家威將近花甲,白了少年頭,確實用了他長長的一生,只為等荊棘滿途全枯死。筆名玩具刀的鄭聿,作品喜歡借用刀的意象,詩集中另外一首《匕首》,也像祁家威的寫照:「無法完美但是慢慢/琢磨了一生/把最利的部分/斷在他體內/讓自己鈍」。誠然,他的抗爭方法就是鈍,用無比耐性守候,滴水穿石,一個人的短刃,抽出來,就是每年超

詳情

揭開所謂「同性婚姻平權」的謊話

十二月廿六日台灣立法院司法委員會初審通過「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本文要指出所謂「同性婚姻平權」其實是扭曲話和謊話,「同性婚姻」立法不但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且是會引來不公義的立法,盼有識之士明察,不人云亦云。為何是偽平權首先,把根本不等的事,說為乃同等或平等的事,是否指鹿為馬呢?答案明顯是。「異性結合」有繁衍下代的潛在可能,「同性結合」不是有繁衍下代的潛在可能,兩者根本不等,卻說為乃同等或平等,是否指鹿為馬呢?答案明顯也是。至於弄虛作假之聲稱平等,所跟著帶來的便自然會是偽平權 / 偽平權的命題。為何是偽命題第二,婚姻制度根本不是一個「為保障任何兩人相親愛」而設的制度,對於有些人極力反對把婚姻制度與社會的下一代繁衍及其所需保障相提並論,及指婚姻「只是」關乎任何兩人相親愛的私事,我們可不難指出其盲點或語言偽術的所在:若真的「只是」如此,那麼,任何兩人的相親愛,關政府或社會甚麼事呢?任何兩人的不再相親愛,且要分手,又關政府或社會甚麼事呢?此外,為何「任何兩人」相親愛就該可享有額外稅務優惠和公共福利呢?可見,「支持、鼓勵、嘉許或保障任何兩人相親愛」根本不是「婚姻制度」建立的原因,所謂應要建「同性婚姻制度」,實質是偷換概念的偽命題。為何是偽公義第三,若「同性婚姻」入法是真平權、真命題、真公義的立法,不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那麼,《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都只是把一男一女的結合看為婚姻,及看為是應受社會保護的「自然與基本單位」,豈非有違「平權」與「公義」?何以「同性結合」亦應算為社會的「自然單位、基本單位」呢?又何以沒有成員國在聯合國大會「正義地」為此提案,據理力爭,「強烈要求修正」呢?此外,那又為何歐洲人權法庭已先後三次否決同性婚姻是人權或平權,及因而裁定政府並非有責任加設「同性婚姻」的立法呢?為何會不公義第四,「同性婚姻」入法不但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且是定會帶來侵害人權和教學平權的立法,及因而是不公義的立法,這可見於「同性婚姻」入法後,跟著一定會帶來的其中後果是,幼童自幼稚園開始便已須從教課書中強逼接受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等混淆不清、混亂不妥的觀念,且孩子自小學或初中便要接受「同性性行為是沒問題的、是好的」教導,及任何父母都不得拒絕學校給其子女灌輸這種洗腦教育,否則都可被控「歧視」;至於同志家庭孩子的負面經歷和心聲亦會成為傳媒和學校的禁談,免遭被控「歧視」。其實,任何立法又或修法,若會直接或間接導致學生在凡是有關於同性性行為方面的議題,均不得有全面之認識與思考和分辨能力的教學,都是屬於會侵害思想自由、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學平權的立法,因而不但是偽公義的立法,且是不公義的立法,及是違反於《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六條第(二)與(三)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八條、《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三條第(三)與(四)款的立法。作者: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偽平權監察群組作者簡介:我們關心性小眾,但反對任何散播不盡不實言論和偽稱「平權」的立法,及因此反對所謂「同性婚姻」的立法,我們的詳細分析和建議可見於「漣漪文庫」,網址:http://ripplescollection.weebly.com/。 性小眾 性/別 性傾向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