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分兩種訴求:變性與性別自主(文﹕招雋寧)

同志,是華人世界獨有的詞彙,英語世界裡,同志是LGBTQIA。T是跨性別(Transgender)。對同志運動稍有認知的人都知道的,同志不只是同性戀,也有異性戀的直同志,也有跨性別同志。 跨性別是個集合名詞,只要生理性別、心理性別、性別表達三者不一致的,都可納入跨性別麾下。一篇2014年美國心理學會刊載《解答你的問題:關於跨性別者、性別認同及性別表達》記述了跨性別包括變性男女、改變性別表達的易服者、為了娛樂而扮成女人的變裝皇后(draq queens)、在男女二元性別以外的性別酷兒(genderqueer)等。 性別自主訴求 跨性別的核心訴求是性別自主──生理性別、心理性別、性別表達均是個人選擇。「我揀我的性別是我的自由」,旁人只能包容,制度只許配合。性別自主好比一種宗教,他的信徒認為性別是光譜,情況就如2014年facebook容許用戶選擇超過50種性別一樣,是個人選擇。男女二元性別則被批評為刻板和守舊的定型,是性別自主所唾棄的陳腐思想。 變性訴求 有些選擇變性路的人沒信奉性別自主,反而希望融入二元性別。他們患有成人的性別焦躁症(Gender Dysphoria),男身女心、女身男心

詳情

讓60萬本港婦女走出貧窮

1857年3月8日,一群工廠女工在美國聚集爭取權益,抗議紡織廠低薪和惡劣的工作環境,成為國際婦女節的起源。時至今日,160年過去了,在大家也普遍認同性別平等的香港,男女收入差距卻仍然嚴重,情?在基層人口中尤甚。2015年本港在職貧窮人士當中,女性的月入中位數僅為男性的六成,近四成的差距說明了什麼? 去年10月扶貧高峰會公布的《2015年香港貧窮情?報告》指出男性貧窮情況有輕微改善,但女性的貧窮率卻仍然上升。根據樂施會報告,目前本港每6名婦女就有一人活在貧窮線下,貧窮女性總數逾60萬。這群婦女未能分享經濟發展成果,性別經濟不平等更見惡化。其實無論經濟好壞,女性也比男性更容易陷入貧窮。 樂施會認為貧窮源於不公平。一個公義的社會應朝向「人本經濟」發展,不論男女、種族,都能平等地受惠於經濟發展;社會也不應單單追求利潤,而是按人的需要來發展經濟,讓最弱勢的一群獲得優先發展,從而創造一個更公平的世界,令人們能從事穩定的工作,獲得合理的回報。 社會上愈來愈多人認同兩性平等對經濟發展有重大幫助,能帶來更高的經濟效益,但經濟發展卻未能促使兩性平等。現時全球的經濟結構把財富聚集在一小撮人手上,全球八大富豪

詳情

女人做特首/高官=性別平等?女性主義者三.八對談:探討何謂具性別視野的領袖

「我同梁先生(梁振英)分別很大,佢係男人,我係女人。」 首場特首選舉論壇上,林鄭月娥這樣回應另一位候選人胡國興指她是「梁振英2.0」的形容。社會上亦有些聲音認為,現在不少女人當上高官,甚至有可能做特首,即代表兩性「已經非常平等」;然而,事實是否如此?更多女性參政是否代表性別平等的狀況有所改善? 觀看林鄭的政網:雖然她強調自己是「女人」,但是在她的參選政綱完全沒有提及為婦女爭取權益的部分;顯然,有女性的身體,不一定有性別的觸覺,為爭取性別平等發聲 (反之亦然,具性別視角的男性政治人物亦有不少)。這一方面,固然關乎候選人的性別敏感度;另一方面,現行的「小圈子選舉」制度,一般市民根本無從提名和投選心儀的候選人,候選人也無推動力聆聽小市民意見,了解不同性別市民的需要,也就更不利於性別議題進入候選人的政綱。 到底如何能將性別平等的議題帶入這場選戰之一?新婦女協進會安排了一場場談,邀得新婦女協進會主席馬穎兒、嶺南大學社會學及社會政策系副教授陳效能、深水埗女性區議員鄒穎恒,分析一下現行特首選舉制度如何不利性別議題發聲,以及現時政府推動性別平等的不足,以及在體制內推動性別平等的難度。 新婦女協進會主席

詳情

專訪:梁麗清談香港性別平等情況(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秋季號2016)

「性別平等—香港性別平權二十周年」—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秋季號2016網上閱讀:請按此問: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答:梁麗清博士、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副教授問:你對下列根據二○一六年香港統計處《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有關男女收入狀況的數據有何分析?男女勞動人口參與率69%55%入息中位數$16,700$11,600月入少於$5,0006.7萬14.1萬(不包括外傭)答:比對過往勞動人口的數據,女性參與率上升,與男性差距已經收窄。不過,女性享有較多就業機會,是否等同就業平等?從上述數字可見,兩性收入仍有差距,月入少於港幣五千元的女性,更比男性多一倍。這是由於女性需要照顧家庭,因而就業選擇較少,較多從事兼職或零散工,收入較不穩定。此反映傳統性別分工的家庭觀念,仍然持續影響女性的就業機會以至收入。問:根據統計處報告,擔任「經理及行政級人員」及「專業人員」的男性逾六成,而擔任「文書支援人員」的女性逾七成。你有何評論?男女經理及行政級人員67%33%專業人員63%37%輔助專業人員54%46%文書支援人員27%73%服務工作及銷售人員41%59%機台及機器操作員97%3%非技術工人33%67%答:雖然擔任經理及專業人士的「女強人」數目增加,但男性仍穩佔逾六成。數字反映性別職業分隔:垂直分隔,即職位和收入分隔,男性通常集中於高職位及高收入;而橫向分隔,就是工種分隔,分開「男性行業」和「女性行業」,譬如女性主導文職、服務業及非技術工作,男性主導如地盤工程等操作性質的工作。行業固有的性別觀念亦會影響僱主選擇。雖然上述就業數字呈現男女差別,不過它只反映故事的其中一面,行業細節、有關傳統性別觀念對特定行業的影響及性別壟斷的原因,有待研究。近來,傳媒報道有年輕女刀手加入男性主導的切豬肉行業,實屬突破發展,值得鼓勵。只要經過訓練,掌握相關知識,任何性別也可入行。問:你對下列統計處報告中有關教育的性別數字有何評論?2015年男女具中學及以上教育程度84%78 % 具大專程度以上比率1,0401,000修讀大學教資會資助學士課程45%55%答:由於香港實行普及教育,男女接受教育的機會拉近,譬如具大專程度的性別比例很接近。不過,大學學科與就業情況一樣,出現性別分隔的情況,譬如工程科和建築科以男性為主,我校社工系以女性為主,皆因社工被視為講求關懷的專業。至於研究院的性別比例,具發展性的研究課程有較多男性(按:近六成),修課課程則女性居多(按:逾六成)。再者,八大院校也只有男校長,管理層也以男性為主。問:針對上述情況,政府可以做甚麼?答:法律保障當局應貫徹執行《性別歧視條例》,提供法律保障。以往,平等機會委員會就升中派位男女分隊司法覆核,並獲勝訴,從而改變性別歧視的升中派位機制,這種做法值得堅持。教育政策應秉持公平原則,而非以性別為判斷基礎。教育:撇除性別偏見此外,學校應推行平等教育,讓學生自小接受性別教育,並留意學科有否基於性別刻板印象,側重某一性別的發展。除了正規課程,學校亦應留意其他學習活動有否性別分工,並撇除性別偏見,譬如不應只要求男生搬重物及不准女生參與劇烈運動。性別主流化清單:聊勝於無政策局及部門制定政策時,需參考「性別主流化檢視清單」。不過,清單作用有限,儼如口號,而當局實施與否,欠缺監察,且非強制執行。最廣為人知,就是成功爭取更改男女廁所比例,增加女廁。不過,政府有「性別主流化」的說法,仍有些作用,至少政府確認其重要性,就算是門面裝飾,也起碼會做些事,譬如公眾宣傳,並為公民團體提供評論的根據。問:《性別歧視條例》生效二十周年。你認為條例有助推動本地性別平等嗎?答:《性別歧視條例》有助推動本地性別平等。誠然,要改變社會的性別情況,有賴法律保障、資源投放(譬如提供社會服務)及公眾教育,三者缺一不可。若說依靠教育改變意識,但教育很長遠,且有些人總是冥頑不靈。若有法例禁止歧視政策或行為,歧視會招致法律責任,可反映社會重視,所以法律保障不能少。但隨著社會改變,條例需要持續檢討及改善,堵塞漏洞,減少例外情況。此外,還要檢討《家庭崗位歧視條例》及立法禁止性傾向歧視。問:你認為《性別歧視條例》足以保障跨性別人士嗎? 答:《性別歧視條例》並不特別保障跨性別人士。在漫長的身分轉變過程中,跨性別人士的性別界線模糊。到底如何界定男女?有何法律保障?我們應考慮其需要,提供相應法律保障。 性別 性別平等 性別歧視條例

詳情

性別與人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秋季號2016

「性別平等—香港性別平權二十周年」—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人權》雜誌秋季號2016網上閱讀:請按此「人人平等,無所歧視」是國際人權公約的基本原則,見諸國際人權憲章—《世界人權宣言》、《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第二條,當中包括人人免受性別歧視。上述兩份公約第三條更訂明男女一律平等享有公約所載的權利。專門公約,保障婦女雖然如此,各地婦女仍受各種剝削﹑歧視及不公平對待。因此,聯合國大會於一九七九年通過專門保障婦女權利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並由消除對婦女歧視委員會監察締約國實施公約的情況,包括定期審議締約國呈交的報告,提出關注議題和改善建議。公約自一九九六年起適用於香港。禁止歧視婦女,促進平等權利公約旨在消除婦女於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範疇受到的歧視,譬如選舉、參與公共生活、法律、教育、工作、婚姻及家庭等。它既保障婦女享有平等的法律權利,亦要求政府採取特別措施促進實質平等,更着眼於改變歧視做法和風俗。歧視婦女:基於性別且損害平權的差別待遇何謂歧視?公約第一條闡明歧視婦女的定義,即「基於性別而作出的任何區別、排斥或限制,其影響或其目的均足以妨礙或否認已婚或未婚婦女在男女平等的基礎上認識、享有或行使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公民或任何方面的人權和基本自由」。換句話說,任何基於性別的差別待遇,一旦「有意或無意不利婦女」、「阻礙社會確認婦女於公私領域的權利」或「阻礙婦女行使人權和基本自由」,皆屬歧視婦女。消除歧視,政府有責要消除歧視,須有相應執行部門。公約第二條訂明,政府肩負消除歧視婦女的重任,包括「立法禁止歧視婦女,並採取適當懲罰」、「確保法律保障男女平等權利」及「政府與公共機構不得作出歧視婦女的行為或舉措」。除了公領域,政府必須消除私領域中歧視婦女的行為,包括「採取適當措施保障婦女免受個人、組織或企業歧視」,並「修訂或廢除現行歧視婦女的法例、規則、習俗和慣例」。採取適當措施,促進婦女權利即使婦女享有平等的法律權利,仍不足以確保她們於日常生活中享有平等待遇。因此,政府須採取積極措施,促進婦女發展及權利保障。譬如公約第三條訂明,政府應採取適當措施「保證婦女得到充分發展和進步,其目的為確保她們在與男子平等的基礎上,行使和享有人權和基本自由」。採取暫時特別措施,加快實現男女平等如性別不平等情況已持續多時而未見改善,政府甚至可推行「暫時特別措施」,以加快實現男女實質平等,確保婦女享有平等機會和結果。公約第四(一)條指「暫時特別措施」不屬歧視,不過這些措施「不得導致維持不平等或分別的標準」,並應在達到男女平等機會和待遇後中止。而出於「保護母性」的特別措施屬必要,不應廢除。移風易俗,消除歧視普世人權適用於任何人和地方,文化或傳統習俗並非侵犯婦女權利的擋箭牌。聯合國曾屢次批評女性割禮及家庭暴力等損害婦女健康及人身安全。公約亦訂明政府有責任移風易俗,致力消除延續性別角色定型的社會、文化及傳統,以實現性別真正平等。公約第五(一)條訂明,政府應採取適當措施「改變男女的社會和文化行為模式,以消除基於性別而分尊卑的觀念或基於男女定型任務的偏見、習俗和一切做法」。多個公約關注性別平等此外,其他核心國際人權公約亦保障性別平等。譬如《兒童權利公約》第二條禁止性別歧視,《殘疾人權利公約》第六條確認殘疾婦女和女童受到多重歧視,並要求政府確保其平等權利。禁止酷刑委員會亦關注針對女性的暴力情況。參考資料 The United Nations Office of the High Commissioner for Human Rights (OHCHR). Fact Sheet No. 22: Discrimination against Women: The Convention and the Committee. February 1995. The United Nations. 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 New York and Geneva. 2014. 性別 人權 歧視 性別平等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