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濕濡的女人》:慾望慈航擺渡人

《濕濡的女人》的主題很明顯:男女情慾角力多個回合之後,男性慾望的主導權轉到了女性手上。但最後如狗悲鳴的男主角高介是否一個完全的輸家呢?抑或我們也可以把他視為一個求仁得仁的尋道者?本來說是男主角情場失意,退隱山林清心寡慾,但女主角汐里最終使他防線全然崩潰,再將其遺棄。說他輸是因為禁慾之計失敗,但也可以說,因為這次失敗,他才真的有所領悟。中譯戲名令人聯想起女人高潮的狀態,是對神代辰巳舊作《濕濡的戀人》的致敬,但忽略了原戲名中的「風」。原戲名《風中濕濡的女人》直接描述女主角出場時,先騎單車墮海,再爬上岸在男主角脫掉上衣,半裸著在海風中試圖把濕透的衣服扭乾。風的元素很重要,透露了女主角隨風而來、隨風而去的神秘特質。這齣戲像日本民間傳奇的現代版,高介大部份時間處於原始的大自然空間,從城市空間隔離開來。行蹤神秘、背景離奇的的汐里就像古老故事中迷惑男人的妖怪或女鬼。然而那樣就把女主角視為次一等的禍水紅顏,落入陳套,跟其扯落男性主導位置的主旨有衝突了。導演曾在訪問中指男主角代表人類理性,女主角代表自然野性。那麼,跟人類相對的動物也是野性罷。在戲中的動物象徵除了狗,還有老虎。主角在山林中除了聽到狗吠,也有虎吼。「狗」是最初高介奚落不請自來、性慾賁張的汐里所用的講法,後來則見於汐里使高介「破戒」並離開後,留下一句對前者的反唇相譏「誰才是狗了?」若高介是狗,汐里就是老虎。結尾時收音機新聞提及「有一頭老虎從動物園逃跑但被抓回去了」,但當鏡頭接回去高介那邊,當他直面自己才是「狗公」時,發出悲鳴吠叫,山林竟再傳出虎吼。這虎吼有點魔幻色彩,汐里這頭母老虎猶如森林的守護神。不過,若她不是像母狗或妖精一般被貶損的位置,她便不是來誘使高介墮落的,而是來點化他的。一般人看性慾是自然野性的一面,所以用獸類來貶低不能控制慾望的、不夠文明的人;但在城市中的現代人是處於自然的反面,因而也克制慾望嗎?顯然不是,所以本來是「女人湯丸」的高介在失意時才選擇退隱山林。那顯然是個兩難:大自然和城市根本都在慾望當中。但城市文明增添了虛偽的包裝,當中文化藝術似乎是特別虛偽的一種(不無導演自嘲的況味),去野外退修的藝術家更是虛偽中的虛偽。佛典《四部毗那夜迦法》中有觀音化身美女明妃,以性愛渡化象首人身的「歡喜天」跟從佛法的故事,是「歡喜佛」形象之來源。汐里不是觀音,但「以性渡人」之處相通。高介本來就是個好色之徒,退隱禁慾的修行也只是虛偽的作態。說他求清心寡慾是假惺惺,因為他只是壓抑慾望,但那就像把猛獸關進籠裡反而激發其野性,待其越柙時反而更失控。高介以為慾望能像電器一樣任由自己掌控,可以開,也可以關。那是更深的慾望,即控制慾望的慾望。女神汐里就是下凡來教導他,慾望不由他操控,而是在她手上。為了表達高介的弱勢,「愛情動作片」及「角力」在導演手上並不只是比喻,而是按字面意思地拍了出來--汐里和高介的角力是真正的摔交,汐里更以關節技使高介昏倒。她那像潮水般進進退退的策略把對方的慾望釣著、鈎著,再鬆脫。高介第一次聽到虎吼時有點嚇到了,是心虛;後來如敗犬的他再次聽到虎吼時,則是虛心,因為他徹底認輸了。他承認的是退修計劃的愚蠢與虛假,直面其不能自已的軟弱。他本來尋求的自我修鍊是假的,汐里的出現卻把他弄成是真的,但全然不是他預期的情況。高介本以為退修的目標是控制慾望,但那其實是逃避;真相是他必須接受他根本無法擺脫和控制慾望,並須接納緊隨著「失控」的孖生兄弟「失落」。他因失戀而歸隱,但結果無法逃避失落。汐里來又如風,離又如風,但最後通通不過是場夢。她留下的空椅子,就是慾望與失落的本相。那不是像高介這種文青主動追求的「斷捨離」(正是被汐里擺弄干擾的),而是被動的失去--連放棄的資格也沒有。因為他的問題是控制慾望之第二重慾望,女神給他的一課,就是捨棄之捨棄,即第二重失落。可以說,汐里也是一個擺渡人,但擢下擢下的把人渡至原處,就是彼岸,遙遙呼應著金基德《春夏秋冬又一春》的心湖。 影評 性 性別 電影 性/別

詳情

女人,妳的名字是弱者?《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之(九)

閱讀至今,大家當然知道我極其反對「男權宰制」而百分百支持女權運動。當然,我也不會接受一個「女權宰制」的社會。我支持的是「男、女平權」。請注意我沒有用上「男、女平等」這個用詞,這是因為男、女天生有別,硬要追求規則平等(如體育競技完全不分男、女組別),本身便會做成不平等的結果。不錯,在田徑場上或足球、籃球、或排球場上,女性因體格和氣力上的差異,不可能和男性看齊,而一些思想陳腐的男人仍會以此「證明」男士的優越性(male supremacy),並把女性看成為「較弱的性別」(the weaker sex)。女性月經來臨時的不方便,更加強了這種偏見。但情況真的是這樣嗎?讓我們來看看一些基本的事實。第一回合開始,首先讓我們比較壽命。眾所周知,女性的平均壽命較男性為高。這個回合女方明顯勝出。第二回合,讓我們看忍受痛楚的能力。最新的科學研究顯示,對於痛楚的反應,男性的起始水平較女性略高;但另一方面,女性分娩時所承受的痛楚,往往是男性一生也不會遇上的。這個回合我會判女性略勝。第三回合,讓我們看看自殺的比率。自殺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它受到社會、文化(包括宗教)、經濟、家庭、朋輩、性格、甚至生理(大腦功能失常)和氣候(如極地的永晝和永夜季節)等眾多因素影響,而不同民族不同國家之間往往存着頗大的差異。但總體來說,男性的自殺率較女性為高,所以這個回合女方勝出。第四個回合我們看性能力(sexual prowess)。這個回合男性可謂慘敗。這是因為生理結構上,男性的「性高潮」(orgasm)是射精(ejaculation),而每次射精之後,身體必須休息一段時間(稱 refractory time),才可進行第二次性交。而接下來的第三次、第四次……射精一次比一次難,也一次比一次弱。這是因為一方面睪丸(testes)要補充精子的供應,另一方面陰莖中的海綿體則要再次充血來達到勃起的狀態。如果勉強為之(甚至靠藥物支撐)並且長期如此,便會因「房事過度」導致身體虛脫甚至「腎虧」(歷代多少帝皇正是如此,一些甚至因為亂吃「春藥」而喪命)。也就是說,一個男妓就算如何精壯,一晚之內應付四、五個客人已是極限。(壯陽藥如「偉哥」(Viagra)的作用是延長充血狀態和縮短「恢復時間」(refractory time),但多用亦會傷身。)相反,女性的性高潮對生理的要求沒有這麼高(主要是陰道肌肉收縮和分泌大量潤滑體液),而她甚至可以完全沒有達到高潮而對方已經「完事」(一些妻子或妓女則會假裝性高潮來取悅丈夫或嫖客)。結果是,一個精力旺盛的成熟女性,一晚之內可以和十數個男性交媾而面不改容。其中一個驚人紀錄,乃由一名新加坡的女性郭盈恩(Annabel Chong)於1995年所創,當時只有22歲的她為了攝制一部名叫“The World’s Biggest Gang Bang”的色情電影,也為了挑戰男性的地位,在10小時之內連續跟接近80名男士進行了共251次的性交。這個紀錄至今未有人可以打破。「女人,妳的名字是弱者!」這種說法可以休矣! 性別 女性 性/別

詳情

回應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就「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一文的意見

我十分感謝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以下簡稱「關注組」)對上星期刊出的拙文「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作出抽絲剝繭的回應。無可否認,由於時間及字數限制,我未能好好詮釋文中某些地方,趁這個回應關注組的機會,可以稍為更深入地解釋一下我的觀點。雖然難以盡善盡美,但是文章可以在某程度上促進對這個話題的討論,也是我所樂見的。關注組對拙文提出了好幾個批評,為了讓討論更清晰,以下我分開兩大部份回應有關批評。第一點,關注組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約》第26條指歧視的定義為「一些人人都有的基本權利,因某種人的不同特質,而被剝奪」,並指不同意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不構成歧視。首先,《公約》第26條指明,「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所有的人得到平等的和有效的保護」,並非只保護「基本權利」。我所使用的定義(僅僅因為某人的一些特質而非行為對其給予一些比別人差的待遇,除非有合法辯解),其實是取自香港各主要的《歧視條例》,在此不贅述,關注組有疑問的話,歡迎查看《性別歧視條例》第五至七條、《種族歧視條例》第五條、《殘疾歧視條例》第六條和《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第五條等等。我對歧視的定義與關注組所引用的定義的精神(essence)是一致的,只是關注組作出的定義附加了「基本人權」的框架,而此框架是從何來,如何界定「基本權利」,關注組並沒有解釋。現時社會,每位異性戀者都擁有在不牴觸現有法例下,與自由選擇的伴侶結婚的權利。對於同性戀人來說,其他人都有的權利,因他們的不同性向而被剝奪,這恰好証明了同性戀人無法享有合法的婚姻乃是對同志的歧視。我希望可以明確指出,立法允許同性婚姻只是確立一條底線,保護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而不會、也不能控制其他人(例如反同人士)對同性戀的看法。因此,單單不同意或不喜歡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並不構成歧視,這點是十分清楚的。在什麼情況下這種不同意構成法律上的歧視呢?就是當它超過了僅僅不同意的時候–以現行的各《歧視條例》的字眼為依據,就是當對有關人士因性向而給予更差或不同的待遇的時候。簡而言之,「意見」與「待遇」有所分別。所以,如果「逆向歧視」是指在立法容許同性婚姻的情況下,反同者將不能擁有自己對同性戀的意見,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第二點,我十分同意關注組所說的,婚姻制度代表著社會認可,甚至鼓勵的性關係以及家庭關係。可是,制度改變未必就是如關注組所說「扭曲傳統觀念」。一如社會上所有體制一樣,現行的制度除了要顧及多數人採取的生活模式和道德標準,也必須與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取得平衡,否則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必然會被剝削。所以,即使是傳統,也不能完全免於改變,前提是該改變是有需要進行的。關注組不斷強調不同意/反對同性戀是人權,其實人權有一層更重要的意義,那就是確保少數人不因為多數人的反對而喪失一些他們應有的權利。最後,關注組在文末寫道:「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已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我希望他們不要介意我借用同一句子為本文作結,也表達我對新的一年的盼望:希望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可」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亦希望社會各界正視他們面對的難處,加以支持,我相信唯有互相尊重體諒,才能讓社會走向進步!文:林尹申@法政匯思 性別 平權 性/別 同性戀 性取向

詳情

欣宜不值得嗎——回應安騏的〈欣宜與黃偉文〉

安騏日記的安騏這樣說:「……身形肥胖,可以直認不想減、減不來,但實在不必歌頌肥胖身形,硬要將不美捧成美。」筆者看畢全文,驚訝得內心翻轉再翻轉,最意想不到的,是這番說話竟出自一位女性的口裡。在此必須強調,欣宜的《女神》一曲非關肥姐,亦與消費身形無關。她完全是一首有關女性,與社會如何持續的規範女性(的身形)的一首流行曲。說欣宜在消費亡母,在消費自己身形,無疑是把《女神》的內容以至欣宜自身的經歷完全外在化了。黃偉文在台上說得明明白白,藍奕邦把香港小姐的旋律放在《女神》的前奏是畫龍點睛,若然我們仍然記得社會一直以來如何批評香港小姐對於女性身體的注視與控制,黃偉文這番說話的意思就明顯不過了。黃偉文與藍奕邦等人的努力,完全是為了把欣宜作為女性的故事以流行曲的形式呈現,而這一個故事,根根本本是屬於社會上每一個「不美」的女生的。「美」的標準由誰界定?為什麼「不美」的人就要受到社會的標籤、加以污名,甚至作為唯一的標準?這些都是真實的發生在欣宜身上的性別議題,而欣宜的《女神》一曲顯然具有以上的問題意識。筆者真的想反問安騏,「美」與「不美」的標準到底由誰去定調?香港小姐、纖體廣告對於女性身體強加的控制,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作為女性,你又是否試過有一刻的衝動想說:「靚唔靚,關你_事」?要知道,女性在現今社會上仍然受到非常多的監視,好比說,穿得「性感」會遭人白眼,沒有「標準身材」最好別露……等等,萬變不離身體,程度近乎變態。另一方面,女性能夠唱歌亦非必然(正如女性可以投票也非必然啊),有好一段歷史裡,當音樂工業從業員被男性壟斷,音樂的生產模式以男性為中心,女性的聲音與感受於是完全排拒於流行音樂之外。以搖滾樂為例,你可以數得出香港有多少女性的搖滾樂隊嗎?Mavis Bayton(1997)便解釋指,女性在歐美搖滾/流行樂中多作為演唱者(vocalists)而非樂器演奏者(instrumentalists)——這種權力關係令女性在音樂上延續了她們作為「第二性」的社會地位。當然,隨著女性主義運動的浪潮,歐美音樂還是出現了麥當娜,甚或Lady Gaga,但回到香港,為何我們又重新注視欣宜的身形,而忽視了她音樂裡的控訴?我們又是否看得見這種攻擊的暴力?女性的命運總是不容易的,但是,由「白雪公主」到「女神」,我在欣宜身上看見的卻是無比的堅強。她不值得嗎?她失去了最愛的母親(說她消費亡母的,真的請你小心自己的嘴巴,問一問自己是否還有人性),受到社會多番對其身體的攻擊(正到現在),她還是在今日走上叱吒台上了。除了繼續的攻擊,我們可以給更多的支持嗎?在我看來,今日一頭金髮、一身黑色的欣宜,有著Lady Gaga的反抗影子。(粗陋成文,請見諒。但還是希望社會有更多這方面的討論。)(誠意推薦何穎怡的《女人在唱歌:部落與流行音樂裡的女性生命史》。)Bayton, M.(1997), ‘Women and the Electric Guitar’, in S. Whiteley ed. “Sexing the Groove: Popular Music and Gender”, London: Routledge: pp 37-49.文:黃柏熹原文載於作者facebook 性別 廣東歌 女性 性/別 叱吒 鄭欣宜

詳情

婚姻平權就是平權

近期台灣立法院討論婚姻平權法案,引起社會熱議,連帶使香港的性/別團體關注。惟筆者發現,香港的部份性/別團體對台灣婚姻平權法案有所誤會或不了解,故望澄清之。婚姻平權的內涵是打破異性戀霸權當我們談及婚姻平權的時候,應先了解何謂異性戀霸權。什麼叫做霸權?簡單來說,霸權就是沒有人逼著你去做,你還是會自動去做,這就是霸權。就如在香港,英國政府並沒有規定香港人一定要學英式英文,可是香港大中小學裡使用的、教的,無論是文法、用字,都以英式英文為主,這就是一個霸權的體驗。同理,異性戀霸權在這社會之中,讓所有人的對「家庭」有一個劇本——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爸一媽等,形成以異性戀為主的「核心家庭霸權」,排擠男男、女女、單親等家庭多樣性。而婚姻平權的其中一個內涵就是把「家的多樣性」的刻版印象打破,使「家」不再限制在「一男一女」的解釋。同性戀不能繁衍下一代,一樣能適用於婚姻制度筆者必須指出的是,婚姻制度從來不會把不孕症、不生小孩的一男一女排除在外,而現代的年輕夫妻因為經濟等因素,很多都沒有打算生小孩,造成生育率下降,表示了繁衍不是婚姻的必備條件。婚姻並不能單一指向繁衍,婚姻還有共同生活的內涵。事實上,無論同性婚姻是否通過,也無法改變大多同志實際上已經共同生活的「事實婚」的存在,而同性婚姻合法化對同志來說,是能夠有「法律婚」上安頓各種身份、財產以及各種制度上的待遇,讓同志能在法律上平等。同志婚姻是人權反方經常提到兩公約對婚姻的定義是一男一女,故提出同性婚姻並不是人權。而其中主要的兩條條文,即《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及《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第二十三條。在條文中提到的分別是「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之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及成立家庭。男女在婚姻方面,在結合期間及在解除婚約時,俱有平等權利。」及「已達結婚年齡的男性和女性之締婚權和成立家庭的權利應被承認。」筆者認為,反方在此以「男女」這個關鍵字把法條過度擴大解釋為「婚姻只限於一男一女」。實際上,兩條法條均沒有把婚姻局限在「一男一女」或「男女」之中。法條上用「男女」這樣的字詞應是用於通稱的表示,而非性別限制。事實上,聯合國在2013年5月14日聯合國人權辦事處的YouTube頻道上就透過影片稱"LGBT rights are human rights."。另外,歐洲人權法庭的一系列的判決中並沒有說過「同性婚姻不是人權」等言論。法庭認為,同性婚姻這問題應讓各國政府自己決定,人權法庭並不能代各國處理。而且,歐洲人權法庭有特別提到在當代的時空下,國家應該要給同性婚姻者相當程度的立法保障。婚姻平權和性平教育同樣重要先不談那些滑坡的論點,有些人認為婚姻平權通過後,會影響到小孩子的教育變壞,甚至被迫接受「同志教育」。筆者認為,有關性平教育的精神是教導下一代對性別的尊重,讓小孩子認識性別的多元,消弭歧視才是教育應有之義。在異性戀的社會之下,筆者看不到性平教育會把小孩的性別維思混淆不清,而觀察台灣實施性平教育後,校園裡的歧視雖然沒有完全被消弭,可是接受性平教育後的年輕人對同志或跨性別人士等的排斥性有所降低,讓性少數在社會上的生存環境變得友善,這就是性平教育的功能,也是應該要做的事。我們要向著陽光,去爭取我們的權利總而言之,台灣的婚姻平權法案是亞洲同志平權的一個重要指標。而婚姻平權也不會排擠到原有異性戀的婚姻權利,只是在現有的婚姻制度下把願意結婚同志納入婚姻保障之內,讓結婚成為選項,在法律的基本層面上實踐平等,消弭歧視。有人說,婚姻平權在台灣並沒有共識,事緩則圓。可是台灣同運三十年來,因為性別氣質、性傾向等在平權的列車上中途下車的生命實在不是少數,我們不應該再讓更多的人因為這樣而逝去,使這社會生存的本質適合所有人。文:李沛權(畢業於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在台生活6 年多,對社會議題略有見聞) 性別 平權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性愛指南巡禮 —《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之(八)

現在讓我們轉換角度,問一個有趣的問題:性交的技巧是否需要學習的呢?動物學的研究告訴我們,高等動物的一些求生技能如猛獸的獵食技巧,需要得到父母親某一程度的訓練或示範。但求偶和交配的技巧,卻是與生俱來無需學習的。就人類而言,人類學家的研究亦告訴我們,除了母親在女兒出嫁前作出一些提點,如何「洞房」的技巧,一般不在父母教導子女之列。但有趣的是,在不少古文明中,我們都找到一些關於性交技巧的記述。這些「性愛指南」之中,最有名的莫不如古印度的《欲經》(Karma Sutra)。這本梵文的著作始自公元前四世紀,但其間跨越了五百多年,到公元二世紀才成為我們今天所見的模樣。很多人以為這部著作滿載多姿多采的性交姿態指示(即所謂「體位」),殊不知它是一本全面探討男女關係的「性愛大全」,而「體位」部分(雖然確是大多數人最感興趣的部分)只是佔了全書約百分之二十左右。然而,古代的印度確是個性愛大國。除了上述的《欲經》外,建築物浮雕上的大膽性愛場面亦是舉世知名的。在我國,性交技巧被稱為「房中術」,並且很早便和「養生」連繫起來。相傳黃帝時代有三個女神,稱為「素女」、「玄女」和「采女」。她們三姊妹向黃帝傳授了「房中術」(當然不止口傳)。其中素女精通音律,並且寫了《素女經》以惠世人。上述當然都是傳說。我們只能肯定的是,《素女經》成書於春秋戰國或更早,到了漢代已經十分著名。這本書包含著不少道家有關養生和修煉的思想。例如「九淺一深」的做愛技巧,被視為可以達到「採陰補陽、延年益壽」的效果。可惜的是,此書在唐代之後失傳。公元982年,日本人丹波康賴在他編撰的《醫心方》一書中收錄了此書,今天的發行本,即為日本這個版本。日本方面,則有始見於江戶時代的「四十八手」。原本這是描繪男女間從邂逅、引誘、交往、調情、到離別的四十八種情境和技巧,後來卻被用於形容各種性行為的姿勢。男女交合的「靈慾一致」同時也可幫助我們達至「天人合一」的境界,這是藏傳佛教的「密宗」裡一種最獨特的思想。之所以密宗的和尚(喇嘛)不但可以娶妻,而且視房事為修行之道。但漢人對此不慣,則每每視為淫邪。(西藏民族還有一種獨特的婚俗,就是偶有數兄弟共娶一妻的「一妻多夫制」,這在世界的範圍也不多見。)在歐洲,最早流傳至今的性愛指南,是成書於公元元年左右的《愛的藝術》(拉丁文是 Ars amatoria,中文本由戴望舒所譯,稱《羅馬愛經》)。它的作者是古羅馬詩人奧維德(Ovid),內容大部分其實環繞著男、女間的愛慕追求、社交禮節、以及如何維繫感情糾紛等技巧,只是在末篇才有述及「做愛需知」。這樣看來,古時的印度和中國似乎較歐洲還要開放。但無可否認的是,自從經歷了文藝復興、啟蒙運動和浪漫主義的洗禮,西方的思想解放脫穎而出,很快便將其他民族拋在後頭。「體位」是一個最為「吸引眼球」的題目。有關種種體位的描述,本身當是一本洋洋鉅著。筆者所能做的,是例舉其中十數款式的名稱,讓大家開開眼界。請大家不要自卑,相信懂得並實踐過以下體位的人皆在少數。(我必須作出聲明:以下動作需經專業訓練,各位切勿隨意模仿;如有扭傷恕不負責。)體位偶拾:泰山壓頂式、蝸牛回巢式、狗仔式、老漢推車式、觀音坐蓮式、跑馬射金錢式、半邊燒鵝脾式、大海撈月式、老樹盤根式、蟾蜍食日式、金雞獨立式、龍舟掛鼓式、乞兒煲飯式、河童上滑石式、床邊咬庶式、倒騎驢式……。對於熱愛英語的朋友,讓我介紹以下的專有名詞(不限於陰莖插進陰戶的動作):missionary position, doggy style, cowgirl position, spoons positions, fellatio (blow-job), cunnilingus, anilingus, soixante-neuf, double penetration (banana sandwich), spit roast, daisy chain etc.不難想像,即使在上世紀的性革命之後,有關上述體位的圖文並茂之作實難以在一般書店出現。一個劃時代的里程碑,是1972年由美國的Alex Comfort 所寫並由Chris Foss繪圖的《性的歡樂》(The Joy of Sex)。雖然其間曾經引起一些爭議(如宗教團體反對公共圖書館購入此書任人借閱),但由於內容樸實無華而插圖亦富有品味,這本書獲得了大眾的認同,並曾高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榜達十一個星期之久。(在首五名之內更達七十星期之多。)由於作者在2000年逝世,另一位作者 Susan Quiliam於2008年為此書出了更新版。兩本書的差異反映了數十年來社會在這方面的觀念變化,拿來作一比較是十分有趣亦有啟發性的一回事。 性 性別 性/別 性愛

詳情

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

匯豐銀行在總行門外豎立了兩尊彩虹石獅,象徵對同志共融的支持。這本來是一件美事,不過,彩虹石獅一出現,隨即已經有人到門外抗議,並且用一些相當難聽的字眼批評。雖然香港一向以多元化國際都市自居,但是在同性平權這個議題上,一直是保守聲音為大。希望在這個大家分享愛和快樂的節日,也不要忘記,今天同志仍然是大眾可以「合法地」歧視和拒絕的群體。歧視是什麼?一般來說,當僅僅因為一個人的某些特質(而非行為)而給予比一般人差的待遇,已經構成歧視,除非該差別待遇有合法的辯解。現時受法例保護的特質包括性別、殘障、家庭崗位等。「我不是歧視,不過……」上星期與要好的同事H吃飯,席間說起曾經有一些律師提議組織起來幫助被歧視的同志,正當我想說「好進步喎」的時候,H突然殺我一個措手不及:「你覺得是好事嗎?不會對不認同同性戀的律師構成壓力嗎?」我心想,很久以前男人也不認同女人有投票權、英國人也不認同華人住山頂呢。身為教徒,H認為同志平權將會把傳統家庭觀念扭曲,並對教會和教徒造成逆向歧視。例如美國一個已經把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州份,一位法庭書記因為信仰緣故拒絕向一對同志伴侶簽發結婚證書而被開除。H最後補充一句:「我不是歧視他們,只是不同意他們有這個權利!」我也是教徒,聽過不少教友用以上的論點反對同志婚姻,及用法院書記被開除的例子指同性婚姻合法化會帶來逆向歧視。其實這是否一個逆向歧視的例子?試想像,如果今天有某婚姻註冊處員工因為任何原因不同意華人與外國人結婚而拒絕發出結婚證書,我們會否接受?相信不會。因為我們不認為種族是一個合理原因去給予一個人比其他人更差的待遇。那麼為什麼性向是一個合理原因呢?至於同志平權扭曲傳統家庭觀念的觀點更令人摸不著頭腦,傳統家庭觀念是指什麼?一夫一妻?名門望族一夫多妻的例子多著呢。既然無法定義香港社會一般人認同的傳統家庭觀念,主張這個觀點的人恐怕只是在保護他們認為是傳統的家庭觀念。換言之,在沒有其他原因的情況下,僅僅因為不認同某一特質(性向)而拒絕給予某些人一般人有的權利(結婚)其實本身就是歧視的行為。把這種論調否定為歧視,包裝成單純的不認同,無異於說「我唔鍾意,你吹咩?」非常虛偽之餘,也是十分殘忍,完全沒有顧及聽者的感受。相對於社會現存的很多不公義,把同志平權視為洪水猛獸無疑是小題大作。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有責任瞭解及保護少數人的需要和權利。聖誕節是紀念耶穌降生的節日,不論是否信教,這個節日的原意都是為全人類帶來希望和拯救,不分貴賤、種族、性別甚至性向。我衷心希望我們的社會,不再以一些不成理由的藉口迴避對同志權利的認真考慮,真正尊重多元文化裡可以並存的不同生活方式。文:林尹申@法政匯思 性別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同性戀

詳情

揭開所謂「同性婚姻平權」的謊話

十二月廿六日台灣立法院司法委員會初審通過「同性婚姻」民法修正案,本文要指出所謂「同性婚姻平權」其實是扭曲話和謊話,「同性婚姻」立法不但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且是會引來不公義的立法,盼有識之士明察,不人云亦云。為何是偽平權首先,把根本不等的事,說為乃同等或平等的事,是否指鹿為馬呢?答案明顯是。「異性結合」有繁衍下代的潛在可能,「同性結合」不是有繁衍下代的潛在可能,兩者根本不等,卻說為乃同等或平等,是否指鹿為馬呢?答案明顯也是。至於弄虛作假之聲稱平等,所跟著帶來的便自然會是偽平權 / 偽平權的命題。為何是偽命題第二,婚姻制度根本不是一個「為保障任何兩人相親愛」而設的制度,對於有些人極力反對把婚姻制度與社會的下一代繁衍及其所需保障相提並論,及指婚姻「只是」關乎任何兩人相親愛的私事,我們可不難指出其盲點或語言偽術的所在:若真的「只是」如此,那麼,任何兩人的相親愛,關政府或社會甚麼事呢?任何兩人的不再相親愛,且要分手,又關政府或社會甚麼事呢?此外,為何「任何兩人」相親愛就該可享有額外稅務優惠和公共福利呢?可見,「支持、鼓勵、嘉許或保障任何兩人相親愛」根本不是「婚姻制度」建立的原因,所謂應要建「同性婚姻制度」,實質是偷換概念的偽命題。為何是偽公義第三,若「同性婚姻」入法是真平權、真命題、真公義的立法,不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那麼,《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都只是把一男一女的結合看為婚姻,及看為是應受社會保護的「自然與基本單位」,豈非有違「平權」與「公義」?何以「同性結合」亦應算為社會的「自然單位、基本單位」呢?又何以沒有成員國在聯合國大會「正義地」為此提案,據理力爭,「強烈要求修正」呢?此外,那又為何歐洲人權法庭已先後三次否決同性婚姻是人權或平權,及因而裁定政府並非有責任加設「同性婚姻」的立法呢?為何會不公義第四,「同性婚姻」入法不但是偽平權、偽命題、偽公義的立法,且是定會帶來侵害人權和教學平權的立法,及因而是不公義的立法,這可見於「同性婚姻」入法後,跟著一定會帶來的其中後果是,幼童自幼稚園開始便已須從教課書中強逼接受兩個爸爸、兩個媽媽等混淆不清、混亂不妥的觀念,且孩子自小學或初中便要接受「同性性行為是沒問題的、是好的」教導,及任何父母都不得拒絕學校給其子女灌輸這種洗腦教育,否則都可被控「歧視」;至於同志家庭孩子的負面經歷和心聲亦會成為傳媒和學校的禁談,免遭被控「歧視」。其實,任何立法又或修法,若會直接或間接導致學生在凡是有關於同性性行為方面的議題,均不得有全面之認識與思考和分辨能力的教學,都是屬於會侵害思想自由、良心自由、言論自由、教學平權的立法,因而不但是偽公義的立法,且是不公義的立法,及是違反於《世界人權宣言》第二十六條第(二)與(三)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十八條、《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三條第(三)與(四)款的立法。作者:家校及各界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群組、偽平權監察群組作者簡介:我們關心性小眾,但反對任何散播不盡不實言論和偽稱「平權」的立法,及因此反對所謂「同性婚姻」的立法,我們的詳細分析和建議可見於「漣漪文庫」,網址:http://ripplescollection.weebly.com/。 性小眾 性/別 性傾向

詳情

同一片天空

隨著人們的思想越來越開放,以及越來越多的名人公開的宣布自己是同性戀者,「同性戀」的這一個話題在社會上越來越普遍,大家對它的關注也越來越高。現時全球一共有23個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在2000年,荷蘭通過了同性婚姻法案,成為全球第一個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之後西班牙、法國、加拿大等國家也相繼承認同性婚姻合法化。 2015年6月26日,美國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的權利受到憲法保障,全國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同性婚姻,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由古至今一直都有同性戀的事件,如漢書就有著「斷袖之癖」的典故。隨著社會開放,同性戀越來越受到社會的關注。雖然社會宣傳和教育一直在灌輸所有人生而平等的價值觀,但仍有很多議題並未獲大眾接納。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議題——同性戀者無論是在政策上還是在日常上均受到不少不公的對待。可是這種對待怎麼會慢慢的變成順理成章的呢?喚醒他們心中的警號「同性戀的關注量變大,人類進步,社會開放,人們就會開始想這個社會建構的東西是否正確。」對於為何同性戀到近代才開始備受注意,接受訪問的某關注同性戀這個議題多年的機構社工張先生表示說:「社會的政策和文化帶動了每一個人對「生而平等」這個概念的反思,從而改變了普世價值,多了很多值得討論的事,同性戀就是其中一個。婚姻應該是基於一個人人平等的價值觀,主張每個人都生而平等的人權宣言提到過,我們任何人享有的權利都應該是一樣。」打起反對旗號前,有沒有想過他們的現況?在外國有超過一半的同性戀者被受過校園暴力,這個情況在香港雖然並不算是常見,但在其他方面的的歧視情況(如言語上)則確實存在。「在日常生活中,比如說租屋、工作方面,同性戀者也會面對困難,所以他們可能需要隱瞞自己的性取向。而且在教會、學校、公司也不會公開。」張先生對此現狀感到不太樂觀:「在一些有宗教背景的學校,如果有人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尋求協助,學校可能會因自己的方針而要他改變他的性向。這對於那名同性戀者會是一個較大的傷害,因為他們會覺得同性戀是他天生的、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不可切割的一部分,也就是相當於你要我去改變一些不可能的事,這會是一件很難受的事。」「我們從來沒有擔心朋友們會歧視我們,但是對社會大眾是否接受這方面的憂慮或多或少也有點。」同性伴侶阿穎跟阿詠(化名)在接受訪問時表示道:「但我們相信,未來這個情況會有所改善。」「我們是對自己自身有信心,而不是對政府的政策有信心。」阿穎特意作了補充。他們也有權利結婚、擁有下一代被問到不允許同性戀家庭領養孩子算不算是歧視,張先生則表示:「如果政府通過了反性傾向歧視條例、並承認了同性婚姻合法,但不准領養那就是歧視。因為以正常的婚姻條例所有人都是可以領養小孩的。」「如果社會條件充足,我認為可以領養。但香港的情況就連反歧視都這麼大的爭議,我相信若有同性戀的家庭的下一代被人知道了,那他面對的壓力、歧視都會很多。那在這種情況下就還不適宜領養。」張先生指目前同性戀家庭不適合領養孩子,但無奈這並非同性戀家庭自身的問題:「個人認為未必同性戀家庭條件比較差,小孩的成長不只是家庭影響還有其他很多因素,反而是社會如果給了他們污名他們才會不健康。」「如果香港真的通過不了同性婚姻,我會考慮大學畢業後跟她出國結婚,但大前提是我要有一定的經濟基礎,畢竟結婚對我來說不是兒戲的事,那是一份承諾。」阿穎也同意,以香港社會部分人如此抗拒同性戀者的現狀來看,對於就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和同性婚姻立法,現在絕對不是一個適合的時機,但她仍然是希望香港人能盡快摒除歧視,盡快就這兩個議題下定論。還有一些迷茫的青少年、迷茫的家長在青少年階段許多人都不能一口肯定自己的性取向,以近來的數字來看,中學生的數字都是比較少的,但中學以上來尋求的數目就會比較多。「家長的話要看當時的社會情況,在興起同性戀話題的那個時候比較多家長問,特別是當懷疑自己的兒女有同性傾向的時候。無論家長的取態是支持還是反對,他們的心理上也是混亂的。因為始終同性戀者在這個社會上仍有污名,所以他們會很掙扎,會擔心很多的問題,如究竟如何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者,如果我接受了會不會是鼓勵了他做這件事之類的。」說起家長的反應時,張先生除了說出家長們的擔憂外,還表示出其實他很慶幸家長不會罔顧兒女的感受一味反對。「其實要不要跟家人說的這一個問題,我也糾結擔心了很久。但因為我們的家人都比較傳統、保守,所以我們還是決定先保密,要是他們發現了,我們才向他們坦白。」阿詠表示,她們絕對不打算隱瞞,但基於要考慮家人的心情和反應,現在只有無奈地保持沉默,「但如果家人是反對的,我們一定不會就這樣分手,我們會跟他們好好談談。」我們要有所行動張先生指出了政策上的不足:「同性戀方面的知識需要加強教育,而且不應該只是認識同性戀,而是整個性教育也要改變。比如,我們應該要去認識整個性別,如性別不應被標籤化,原來男可以陰柔,女可以剛陽。自身原本的生理性徵、性傾向不一樣、表達出來的性格也會不同。我們應在這樣的性教育中教導如何彼此尊重,傳遞同性戀並不是病的這個信息,強調我們不應該歧視他們,令社會不會再有娘娘腔、男人婆這樣的詞語出現。」張先生也建議了建立一些伴侶制度的,無論是民事結合還是婚姻的制度,因為也有很多同性戀者是談了很久的戀愛,但社會上的保證少,所以對長久計劃失去安全感。「如果我們要得到同性婚姻合法化,一定要通過反性傾向歧視,因為反對歧視是最基本的。政府可以嘗試在教育和宣傳方面雙管齊下,以達致大眾接受的一個效果。」阿穎認為,只要大家都願意放下成見,同性戀者也能夠慢慢地融入社會,「要知道,我們都是一樣的人,看著世界的同一片天空。」文:DordorDory(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見證香港人的奮鬥故事;青年人權記者,希望能在捍衛人人平等的這個原則上盡一分力。) 性 反性傾向歧視 性小眾 性/別 同性戀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