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麗瓊:黃之鋒與林子健 錢幣的兩面

黃之鋒等人被加刑,隨即掀起新一輪輿論戰,兩萬人上街力撐,成為傘運後新高,甚至有人建議提名黃之鋒競逐諾貝爾獎。另一邊廂,曾被捧為攻擊政府一地兩檢最「強力武器」的林子健,已淪為泛民過街老鼠,無論是他帶着「痛腳」到法院應訊,或到警署報到,都是斯人獨憔悴,黨友閃得就閃。一熱一冷,一嫩一老,一張揚一禁忌,一天才一白癡,二人其實是一個錢幣的兩面。錢幣叫做「恐共」。黃之鋒崛起於國教事件。在英美大國都奉行的國民教育,在香港卻演變成政治風暴,緣於港人對中共政權的不信任,達到捕風捉影、草木皆兵的地步,因而製造了黃之鋒一夜成名的機會。同樣地,林子健的旺角被擄及釘大髀奇案,騎騎呢呢,但民主黨大佬竟信以為真,以為執到寶,拿來做大騷!因為「恐共」是泛民最大的政治籌碼,所以林子健一出,民主黨不理好醜,但求就手。十四歲成名的黃之鋒,與四十歲後才「得志」的林子健,都有一致命的共同之處,就是二人都是業餘的。林子健是民主黨打滾了廿年的咖喱啡,由外形、口才到頭腦,都令人皺眉頭;黃之鋒是書未讀完、沒打過工的黃毛小子,沒有組織社會運動的魄力,不懂得保護支持者、自己全身而退,只知口舌便給、一味靠衝。和他同黨的羅冠聰更愚蠢在宣誓儀式上,犯低級錯誤而斷送席位。他們都想製造香港人被北京逼埋牆角的集體恐慌。但案件中真正的暴力,是林子健涉嫌虛報被擄;黃子鋒衝擊政總,自己一手造成的。黃之鋒被判入獄,林子健痛到入肉,來自同一個兇手,就是恐共心魔。[潘麗瓊]PNS_WEB_TC/20170824/s00196/text/1503510432010pentoy

詳情

淺評一種六四修正主義

近年六四悼念,似乎都有爭議。不過,相對於前兩年有人聲聲「天打雷劈」、「另起爐灶」,今年六四悼念的異音,似乎只剩下幾位本土派中大學生。他們發表題為「六四情不再,悼念何時了」的聲明,連日來已引來不少討論。倒是資深評論人練乙錚先生在港大的一個討論會上,提出要重新理解六四的論述,以兼容所謂「統派」與「獨派」,值得進一步商議。 練先生認為泛民的六四論述高舉「愛國」及「民主」,以六四名義宣揚民主,既有功勞也是合理,獨派不應抹煞。然而他也認為,這種理解卻不是唯一合理。因為,八九民運也可以看成並不是一場民主運動。而香港人當年參加的支援運動,其原動力既可以是「愛國」,但也許更是「恐懼中的掙扎」,動機是「求生自保的意識」。 練先生認為兩種詮釋雖然南轅北轍,但並不互相矛盾。他更向支聯會提出「悼念六四死難人士,警惕中共血腥屠城」的新口號,把悼念綱領定位在中共屠殺人民之上,以便兼容各種立場的反共群體。由於練先生並沒有否定傳統悼念六四的論述,但主張修正綱領,以容納「另一種合理」,可以算是一種「六四修正主義」。 重新召喚「屠城恐懼」,以對冲「愛國」與「民主」意義的「六四修正主義」,是否一套真正新的論述,筆者提出幾點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