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招風》:不是香港的時代隱喻

很多人看《樹大招風》就是時代隱喻,三個風光不再的賊王,就如1997年易主後日漸消沉的香港。這種品嚐香港電影的路數由來己久,從「我唔見咗嘅嘢我想自己攞返」的黑幫Mark哥到「我想做個好人」的臥底劉健明,都可被視為我城化身,在香港觀眾之間共鳴不已。不過,我認為《樹大招風》最突出的是人物,人不只是用來象徵時代的材料。以監製身份來創作的杜琪峰和游乃海,在《樹》中再次亮出了銀河映象早期作品的「宿命」招牌。甚麼是命?時勢、性格和抉擇的共同作用,構成了三個賊王的命。時代因素固然重要,但只是一部份。 時代是大背景,但不只於香港人面對九七大限的轉變。三個賊王其實並不盡是典型「香港仔」:葉國歡根本是省港旗兵;季正雄是在廣州當扒手出身的跨境大賊;只有卓子強最有(當年的)香港人特質,「醒目仔」走捷徑、愛冒險,敢向大富豪埋手(其藍本張子強的綽號就是「大富豪」)。令他們感到「時不我予」的時勢變動,亦不限於香港,因為劇變更烈的是中國大陸。八九六四後,中國全面朝「開放經濟、政治封閉」的方向發展,衍生出腐敗貪婪的官場,才教當慣老大的葉國歡吃不消。 人物的性格是小背景,雖然局限在個人層面,但有長期的影響。葉國歡霸道慓悍,

詳情

茱麗葉,快點醒來!

新一屆的特首選舉今日落幕,不足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將為香港「選」出未來5年的特首。 過去的歷屆特首選舉,民間大都抱「食花生」心態。雖然先後有幾次泛民主派都有派人象徵式參選,但由於在這項被判定為「小圈子選舉」中,泛民實力微不足道,影響不了大局。除了對上一屆唐梁之爭,建制派候選人之間少有火花,泛民參選者則每次都煞有介事,落力扮演反對派角色,使「選舉」看起來更似有競爭,同時每次都能安全完成「突顯小圈子選舉荒謬」的任務。而所謂小圈子選舉的「荒謬」,也不外乎提醒人們,小圈子選舉並非普選,因為大部分香港人其實手中都沒有一票,去選擇這個管治香港數百萬人的特區首長。 如果香港式小圈子選舉的問題,僅在於使人感到疏離冷漠,「見水唔飲得」,問題其實不大。它的真正「荒謬」,並不在於剝奪了人們的政治參與權利,而在於它根本是陷阱重重,甚至是極其「惡毒」。它的「惡毒」在於,當你以為它是一個高牆處處,水潑不進的「貴族式」協商機制,只是一套讓權貴們分贓的工具時,它卻又會留有它的所謂「改進」空間,讓你覺得它還是可以增大其「民主成分」,你可以在當中找到顛覆的縫隙。 過去20年,反對力量寄望制度最終邁向民主化,不積極參與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