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娥眉的性別

林鄭上台周年記者會,被要求自我評分,據說情緒忽然爆發,自謂蒙受許多無理批評,又謂將來必有更多委屈云云。溫柔善目忽變怒目圓睜,娥眉直插雲霄,被攝影記者捕捉到眼神兇狠的一剎,心底似有無限忿懣。發狠其實並非什麼壞事,這叫做「性格」,地球上所有領袖都有剽悍的強勢時刻,否則,一味窩囊,忍氣吞聲,反而沒法讓人尊重。廿年前的董先生不是夠慈祥了嗎?慈祥到溫吞顢頇,較似蹲在公園下棋的阿伯而不似一個有作為的特首,身邊的人乃自把自為,偷步買車的偷步買車,粗暴施政的粗暴施政,香港人被迫上街,結果倉皇換馬,換來了後續兩任的另一種混亂。後續兩任亦是「性格巨星」,各有自身的作為和不作為,亦曾多次在公開場合變臉發忟,但傳媒甚少從這角度大做新聞,甚少像對待現任一樣經常突出處理他們的脾氣暴躁,這裡面不無隱藏著的「性別歧視」,似乎都先假設女性領袖無論處境如何艱辛,仍須保持女性的溫柔氣質,一旦發老脾,便是失態,便是失儀,便是不妙。誰有興趣回顧過往一年的新聞報道,仔細爬梳,必可發現許許多多對林鄭的服飾、髮型、儀態、神情之類的評頭品足,換是男性,必不至此。有沒有性格是一回事,作為或不作為是一回事,女性領袖總在性別這回事上承受著各式各樣的標籤壓力。還記得鐵娘子戴卓爾夫人嗎?對,就是那位在人民大會堂裡跟鄧老爺子談判結束,走到門外,步下樓梯,心神恍惚到失足跌跤的那位英國首相。她當權時,性格硬朗,巾幗不讓鬚眉(這句中國老話便很好玩:誰說過巾幗一定遜於鬚眉?若無這前設,這句話便根本沒有意思),英國小報常拿她的形象開玩笑,調侃她「比男人更男人」、「像一個不打領呔的假男人」,甚至有政治漫畫把她畫成SM遊戲裡的女王模樣,手執皮鞭,腳踏長靴,彷彿女人一旦強勢便只能從「變態」的角度把她歸類。若把眼睛移回更遠的國度和更早的歷史,慈禧太后是另一個例子。她縱容義和團亂搞洋人,洋人打進京城,她慌了,狼狽西逃,《泰晤士報》記者不知道從何處打聽到她曾在朝臣面前失聲痛哭,乃寫詳細報道,結論是「她本來是個權傾天下的領袖,瞬間卻只變回一個女人」。林鄭自謂有百般屈委,可不知道,「被性別化」算不算其中之一?[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80702/s00205/text/1530469643151pentoy

詳情

陳惜姿:青少年精神健康

正在看陳國齡醫生的新書《揭開神秘的面紗——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個案實錄》,陳醫生是瑪麗醫院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主管。此書介紹不同精神病的病徵,特別是詳述青少年患病時的狀况,對了解這課題頗有幫助。精神病人經常被標籤,其實精神病是統稱,個別病名大家一點不陌生,如過度活躍、抑鬱、自閉、焦慮、進食失調症等。陳醫生寫的,是醫院裏病人的真實故事。名字是化名,發病、求醫、斷症、診治過程卻是真的。種種精神病裏,以抑鬱症最叫我擔心。研究顯示,九成自殺案例與精神病有關,其中大部分是抑鬱症。但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向教育局提交的報告顯示,2013至2015三個學年的自殺個案中,只有兩成人曾接受精神科服務。若能及早識別抑鬱症患者,可能會救回更多性命。有時候初中生不肯上學,家長無法接受,一味怪責子女,誰知學生可能已患上抑鬱,情緒低落得無法上學,連早上起牀刷牙洗臉都力不從心。若家長對抑鬱症有粗略認識,便能及時帶子女求醫,對症下藥。經過兩年前接連有學生自殺,大家對青少年精神健康都不敢再掉以輕心。陳醫生建議,將精神健康教育納入中小學正規課程中,由認識情緒開始,繼而教導學生各種精神病的病徵及治療方法,鼓勵學生有需要時勇於求助。[陳惜姿]PNS_WEB_TC/20180625/s00196/text/1529864831238pentoy

詳情

回應網上輿論及趙雲文章

我在社交媒體的經驗,只限於玩玩facebook,沒有跟進網絡討論。世侄女話,你近期被網友鬧得「好甘吓」。「有幾甘呀?!」「自殺嗰篇,你話自己係過來人,而家好番,叫人唔好睇唔開,你咁寫,都幾乞人憎!」我的確係咁諗,但單單叫唔開心嘅人開心啲,又真係幾惡頂。世侄女話:「識你嘅,當然知道你唔係咁。」在情緒不好的低沉階段,不能自拔,你叫我開心啲,喂!大佬!我都唔知點解會咁sad……這兩年,學到最深刻的功課,就係與面對困難的朋友同行,唔使講嘢,喺隔籬陪吓佢,就係咁。我喺其他文章都有寫過吓,不過從個黑洞爬咗出嚟,開心得滯,就衝動咗少少,寫咗嗰篇嘢。世侄女竟然用長輩語氣,告誡小弟:「你下次寫自殺咁敏感嘅嘢,唔該想清楚先寫啦!」 佢仲話,有另外一篇〈香港遺民〉,都好多人唔滿意。呢篇我反為知道,因為有篇刊在《明報》給我的信,我看了,作者趙兄心情起伏,我想回應一下,點知世侄女話:「你回應,係咪為咗自己,defend一下?」我話唔係。「咁你就收聲啦,無謂再講。」但係文章一開頭,就「馬傑偉教授……」唔回覆好似好冇禮貌。趙兄指香港精神,被我們戰後的一代,說成是值得懷緬的時代,其實也有劣根,種下今天拜金走精面的惡果

詳情

當宋智孝,遇到了陳柏霖…

有一日搭小巴的時候,收音機傳來「世界上千百萬人/只有知己一個/明白我心事 /明白我心願/知道我心中痛楚」,當時我都不知道歌名,但我被這老歌的歌詞感動。溫拿樂隊這首《只有知心一個》道出了很多人的心聲,而我的腦海忽然飄出內地的真人Show《我們相愛吧!》其中一隊情侶組合——宋智孝和陳柏霖。也許一直有看開《Running Man》的關係,所以我都對宋智孝稍有認識。在節目中她是唯一的女成員,被營造成女漢子,更被稱「不良智孝」,扮演強悍的角色。在《Running Man》第295集,智孝道出6年來在節目中都不停陷入「現在的位置是屬於我的位置嗎?」和「很累了,不想再幹下去」的想法中。她感謝光洙,每次在她又哭又鬧的時間中緊緊抓著她,默默傾聽她的抱怨,沒有隨便對待她。而剛巧,她參與了內地的真人Show《我們相愛吧!》,與大仁哥陳柏霖配對成情侶。雖說是真人Show,只是在旁邊拍攝,紀錄他們的相處過程,但當中顯然地製作團隊也有參與的成份。智孝和陳柏霖這組合真的很像假戲真做,不過無論他們最終會否成為情侶,我相信智孝會感恩在節目中遇上了陳柏霖。一直以來,智孝都是一個大姐姐,習慣照顧人;但節目中,她與陳柏霖同遊峇里島和芬蘭,途中有陳柏霖的細心照料,使她能放鬆,做回一個女孩子,真真正正地享受假期。在這個節目中,陳柏霖彷似一個聆聽者、知心人,和光洙的角色一樣。他們沒有拆穿智孝外表堅強,但內心脆弱的真實面,而是自然地默默地站近智孝,陪伴和聆聽。而這,正正就是一個精神病患者最需要的。《只有知心一個》就寫出了我們的心情,我們很需要在世界中尋找一個知心人,能理解自己心中的痛,他們不需要講大道理、不需要教我們怎樣去做,陪伴和聆聽,已經足夠。作為一個撰寫著精神病文章的人,不過都一樣是「能醫不自醫」,我以自身經驗給讀者一些尋找幫忙自己的方法,例如:去哪兒找社工?社工能幫到我們怎麼?但我呢,卻是一個活生生的逃避者,社工打電話給我,我會久久不回覆。我不是怕,只是害怕面對,面對跟社工赤裸裸地「分享」故事。我猜,很多同路人都試過逃避吧!我深信就算不是精神病患者,普通人也會有難以啟齒的隱私,也會有時怯懦想逃避面對事情。就算沒有社工,我們身邊總會有一位知心友,就算現在未找到,但在世界億計的人口中,總會讓我們遇到一個陳柏霖或李光洙。如果有讀者恰巧看到這文章,腦中浮出某位知心友,不妨轉發Share文章,然後Tag那個人,讓對方「看到」你心中的感恩。作者facebook專頁 情緒

詳情

情緒

日常生活中總會遇到許多意想不到。有時是開心事,有時是氣憤事。遇上這種情况,首要注意的是保持理性與鎮定。保持鎮定不容易,許多人驚恐形於色,隨時被對方察覺,想取回公道時會遇上更多阻滯,明明是道理在自己這邊,也可能被對方捉着你的情緒,令你失控。情緒可以令人作出許多錯誤選擇。有時候也不一定是壞情緒,太開心的情緒也可以令你作出不適當的決定。這方面,自己可說經驗豐富,那時候,在餐廳跟朋友吃過午飯,司機車子未到,順道行入一些店舖,才不過十分鐘,隨時可以買一堆物品。也不可以說是錯誤,而是沒有必要,明明已經有同款的皮包或鞋子,但售貨員一句有新顏色,一看之下,家中又多了對不同顏色卻同款的鞋子及皮包。唯有安慰自己說,用來配襯衣物也好,總不會放着不用的。結果,鞋子隨時躺在鞋盒之內,動也不動。不少鞋跟會來個自我解體,可能是對我來個無聲抗議。買衣服鞋襪受情緒影響還可以,如果在公事上發生情緒問題,隨時壞了大事。在處理公事時,隨時有各不相讓的情况出現,遇上這種情形,最好的方法也真要靜下來想一想,千萬不要被情緒控制。明明是容易應付的事,總會遇上些愛生事的人,特別是這些人隨時失去理性,任你如何解說還是有理說不清,最好方法是暫時迴避,哪怕是五分鐘,就是這五分鐘,可以將大家的情緒平復下來,免得雙方爭持不下,徒生尷尬。情緒是可以調整的,正向思維逆向思維也可以,只要心情穩定,不要互相指摘,甚至推卸責任,任何問題都可以化解。始終每個人的思想模式縱然不一樣,但大家的目的都是想做好每件事。用情緒決定事情的人,隨時出現「火遮眼」的情形,不經思考,看不清事物,往往做錯決定,與人無尤。情緒可將人化悲為喜,好好利用正能,人也自然輕鬆愉快,心情輕鬆。修正好自己脾氣、處理好自己情緒,自然人人受惠。原文載於2016年5月3日《明報》副刊。 情緒

詳情

抑鬱

近來幾宗家庭悲劇,均與情緒病有關。讀到母帶子自殺的新聞,大家惋惜難過;尤其見到十歲男孩的生前照片,知道那個尋常的早上,男孩還在梳洗、吃早餐、穿校服,母親那不可解的悲與愁,化作死亡使者,一陣烏煙,捆住了至親,共赴虛無,全無先兆。旁觀他人之痛,聞者也感凄苦。然而,抑鬱的陰霾並非他山之霧,城市人掉進情緒漩渦的案例比比皆是。也許你的家人、朋友,在你不知情的困境,躲在幽閉的密室,「阿愁」殺死了「阿樂」,俘虜了好男好女,愁懷不展,就算生不出一個悲劇來,苦海折騰,人間憾事。有時,連當事人也不自知,有如隱疾,潛而未發,抑鬱的壞細胞在滋長蔓延。我自己早幾年灰黑黑的,應該是輕度抑鬱,但完全不知不覺,還以為自己是「真文青」,年紀雖老,還有藝文情懷,一如強說愁的少年,讀讀詩,看看小說,愁,當作是一種亂世情調。這一年從幽谷走出來,原來生命可以如此明亮,才猛然醒覺,以前真的是生病了,而且病了一段頗長的年月,以為世界就理所當然是灰色的。生活意義可有可無,朋友是負累,家庭是個圍城,香港無藥可救,多活一天少活一天沒有什麼分別。這都是抑鬱症的先兆。若真的病發,就戴上了絕望的眼鏡——不想見人,沉醉在孤絕的世界,壞情緒浸透腦袋,興趣失掉了、動機熄滅了,無助感戰勝了一切重新起動的念頭。走出幽谷,今天站在陽光之下,對身邊遇到挫折的「阿愁」與「阿躁」,格外親切、體諒。受情緒困擾的人爛泥一樣,賴死爬在地上,躲在自掘的深坑不肯出來。身邊的朋友家人請給予關愛扶持,你的耐性與愛心不會白費。情緒病是病,不是絕症,只要時間、關愛與適切的對策,「阿愁」會退居幕後,「阿樂」會再次掌舵。原文刊於明報副刊 情緒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