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獨裁愛國主義

ViuTv 節目《經緯線》一集,專訪「生於一九九七」的年輕人,他們和特區一起成長,都是接受國民教育的一代,總有機會到內地交流。 其中一位受訪者,談交流團的深刻印象,他們到內蒙交流——飯局中要向內地官員敬酒,大家一起喝茅台。他只是一個中學生。 看這幕,想起自己年少無知時的遭遇。九十年代中,到湖南採訪,與官員晚宴,接待人員拿出一箱當地土炮烈酒。局長敬酒,我勉強喝了一口,難喝得很,其他同事經驗老到,竟然一開始就懂得堅決拒絕喝,於是局長盯著我:代喝一杯是應有之義啊。只恨當時年紀小,不懂拒絕,代同事頂了幾杯。 麻煩就來了,敬酒喝了,就要回敬,這叫禮數,一人回敬不夠,還要代其他三位同事逐一回敬。席上還有副局長、宣傳部長、副部長等坐滿一桌。局長敬了,然後副局長起來,你不敬我即是不給臉子啊,繼續敬酒、回敬;部長再來,又敬、再敬…… 敬酒數目以幾何級數上升,結果,一夜無眠、嘔吐頭痛;從此以後,我飲半杯啤酒就會胃痛,每次見到酒,就想起這故事。想不到,現在連中學生交流也來這一套了。 文化差異平常事,就當是一種體驗,往日的中國形象,縱使問題多,總算較開放、外向、肯虛心學習;今天強國崛起,由高官嘴臉到土豪遊客,

詳情

趙崇基:有此「愛國」 誰還想做中國人?

網上短片,七一前夕,一群大叔在尖沙嘴圍着幾個外國記者叫囂,有香港人出手相助,這群大叔追着他反覆大罵:「你唔好做中國人吖,╳你老母!」 難怪,之前「網易文化」「如果有來生,你願不願意再做中國人?」的調查,超過65%的中國人說不願意。 為什麼在愛國教育無孔不入的中國大陸,依然有超過一半人不願再做中國人?對生活的不滿、對制度的失望、對外國的憧憬,以至看到中國人的質素,都可能是那65%中國人選擇不回頭的原因。 除了這些愛國流氓,還有那些嘴巴愛國、心裏崇洋的虛偽中國人,遇到有中國人批評中國,他們最常掛在口中、質問別人的也是這句話:「你是不是中國人?」 對於性格反叛的年輕人,得來的反效果是,他們乾脆不認自己是中國人,愈來愈多年輕人,只認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不要說來生,連今世也不願做一個中國人。 「你是不是中國人?」我想,我當然是中國人,我是在香港長大的中國人。可是,我不一定以做中國人為榮。尤其是我愛旅行,看得多中國人在國內外的醜行,我很難還可以阿Q地以做中國人為榮。看着尖沙嘴那群中國人,很難不羞與為伍。 如果有來生,我寧願視自己為一個世界公民,希望擁有法國人的美感,德國人的精密,日本人的紀律

詳情

黃任匡:愛國何為?愛國可畏

今年是主權移交20周年,又有習近平君臨天下,自是一片歌舞昇平。除此之外,他們今年更高舉愛國主義。先有陳佐洱大放厥辭往港人的傷口灑鹽,重提SARS一役,說什麼當年「中央助港不遺餘力,就如父親關懷孩子」。後來警察都來參一腿,居然玩起北韓惡心的那一套來,找個警察對習近平咧着嘴說「主席,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工作。做一個愛國家、愛香港的好警察」。 好,既然他們談愛國,我們也就來談談這個。 何謂國家 什麼是國家?漢字的「國」本字為「或」。戈、口,即為手執武器守衛疆土的形象。現代社會學的創始人Max Weber把國家定義為「擁有合法使用暴力的壟斷權的群體」。總而言之,所謂國家就是指以軍事武力為基礎而建立的群體及其領土(當然,現代社會也有以經濟和政治力量取代軍事力量作為建國基礎的例子)。 那麼關鍵的問題來了:為什麼我們應當愛國?為什麼我們非得去愛這個「暴力使用權的壟斷者」不可?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要知道國家是如何形成的。 國家何為 不同派系社會學者的看法或許會有些微偏差,但國家形成的過程一般可以歸納為一個原因:解決問題。 首先,擁有相近血統、語言、文化的人,為了如狩獵、耕種等的基本生存活動而群居

詳情

愛國‧愛金魚

在大學出入有一個好處,講座研討多,聽別人故事,雪泥鴻爪,總有啟迪。最近,聽一位德國人談往事,他問大家,有無留意這幾十年來,德國人甚少掛國旗,不會高呼「愛國」,只是近十年在世界盃足球賽中,才見滿街德國國旗。他問:為何要愛國?你可以愛家人、愛鄉土、愛一條金魚,但為何要愛一個國家?德國人有此心態,源自發動二次大戰的歷史教訓。愛國主義、民族主義、排外主義三位一體,從來密不可分,當國家機器鼓動民族主義宣揚愛國、製造敵人以團結人心,德國人慎密精準的民族性,設計了恐怖而有效率的殺人機器—猶太集中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如此流水作業式系統化殺人,殺了六百萬猶太人。德國人悔疚,這段慘痛教訓令好些德國人不以「國」為榮,連「揮動國旗」也不值得鼓勵,「滿街國旗」不會感動,只會警惕,會想起歷史教訓,想起野心家以愛國之名,騎劫人民的悲劇。中國近年民族主義情緒高漲,以愛國、辱華、民族大義之名搶灘,步步進逼。因愛之名,歷史課程要改,錢與地可以隨便撥給「青少年軍」,特事特辦私相授受為所欲為;因辱華之名,基本法可以不理,法律隨便任改;口袋裏護照是一國,口裏宣誓效忠是另一國。其實文章:「青政抵死」是低層次的想法?(袁海文)有人又會說,中國當然跟德國處境不同,宣傳機器主旋律的歷史觀告訴大家,中國屈辱百多年,現在是吐氣揚眉,崛起了,中國有夢了,愛國愛黨很應該,不表忠就是異類。但請不要忘記,希特拉當年能凝聚人心,多少都是因為一次大戰後德國「屈辱」的反彈。愛國團結很好,戰亂受侵略時,當然要凝聚人心;現在昇平盛世了,強大雄起了,燃燒國族情緒,所為何事。特朗普一句「讓美國再強大起來」,看來頗受落;香港獨派宣揚「香港民族」,把本土之愛推向極端、製造對立,也有點市場。愛國愛民族,劃清你我,製造假想敵,又可以測試忠誠、締造團結,手到拿來,成為美妙的操控工具;愛得偏執、排外仇外,野心家反過來被牽着鼻子走。真的,不如愛一條金魚算了。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愛國 民族主義 愛國主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