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海文﹕用人唯才和愛國愛港的標準同樣虛偽

日前政府公布了政治問責團隊副局長和政治助理人選,教育局副局長人選更是明知有爭議,偏要去委任。 林鄭月娥一直強調任命「用人唯才」,更說蔡若蓮被指「選舉落敗便等於不獲教育界支持」的講法,是沒有邏輯,因選舉總有輸贏。我是同意選舉總有輸贏的。選舉落敗,不代表失敗,古今中外皆有例子。彭定康在1992年英國大選後可能成為財政大臣或外交大臣,保守黨雖然勝出大選但彭定康卻意外落敗,最後彭定康被時任首相馬卓安委任為香港總督。奧巴馬當選總統後,委任黨內初選的落敗對手希拉里擔任國務卿。但這些任命都不是直接與選舉及其界別有關。蔡若蓮在立法會教育界選舉落敗,卻在同一界別執政,人工更高成功當選的業界議員一大截。如果這不是向教育界的選民宣戰,那又是什麼? 好了,退100萬步,就當林鄭月娥和楊潤雄認為蔡若蓮如此有才。那我很想知道,林鄭月娥有否邀請過她公開稱讚過的羅永聰加入問責團隊?她曾於特首選舉電視辯論時向曾俊華說:「我好佩服你,你有個非常叻的政治助理阿聰(羅永聰),我為政府省錢,我無請。他幫你好大忙,阿聰做得非常好。有人話,如果我選到你選不到,不如請阿聰加入我的團隊。」如果沒有邀請過,你還可繼續說你是「用人唯才」嗎

詳情

李柱銘:喪權辱港的不平等租約

歷史是充滿諷刺的。 對於香港而言,無論是百多年前,抑或是回歸以後,似乎都逃不出被不平等條約「租借」出去的命運。 一八四二至一八六○年期間,清政府先後割讓香港島和九龍半島予英國政府,成為殖民地。及後,在一八九八年六月九日,清政府再度與英國政府簽下《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九龍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地方及附近逾二百個離島,租借給英國政府,為期九十九年,到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屆滿。 二十年前,這份租約到期了,為此中英兩國在一九八四年制定了《聯合聲明》,英國政府將整個「香港」歸還,由中央政府成立特別行政區。然而,回歸不過是二十年,看來香港有地方會再一次因不平等條約而被「租借」出去。雖然今次租出去的地方面積不大,但卻是位處九龍的中心地帶,而且特區將主動「失去」此地方的司法管轄治權,更嚴重的是,港人在這地方內會喪失應有的人權和自由,得不到香港法律包括《基本法》的保障。而且任何人一旦涉嫌干犯任何內地法律,就需要在內地法庭接受審訊。 無奈,本該捍衛港人權益的特區高官們,竟千方百計地促成此不平等條約。而他們口中一地兩檢的唯一好處,就是方便旅客、節省旅客往返內地的時間,但卻為此而賠上了一國兩制。我們的高官為

詳情

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如果……你為子女報讀學校,其入學要求是:乖;你到新公司求職,其招聘要求是:叻;新公司出糧要求是:醒;工作受傷,你向保險公司索償,保險公司指理賠要求是:痛;奧運將至,大會指選手的得獎要求是:勁……有問題嗎?乖才能入學、叻才能工作、醒才能出糧、痛才能索償、勁才有獎牌…… 不是很合理嗎?問題是,沒有量化的準則,換來的必然是因人而異的主觀操控。若「乖叻醒痛勁」沒有配上可量化的標準,你的「乖叻醒痛勁」可能是別人的「曳蠢鈍爽弱」。於是入學、搵工、出糧、賠償和得獎的操控權,便完全取決於評審者的主觀感受。無論你多努力,做得再完美無瑕,評審者一句:「我覺得你未夠乖叻醒痛勁」,便足以判你死刑。若然以主觀準則來作入學、入職、出糧、賠償和得獎的要求,你尚且覺得不可理喻,今天的香港,選舉主任以「真誠擁護基本法」作為立法會參選人的入閘要求,我們怎可讓選管會蒙混過關?「真誠擁護基本法」才能出選,與前年港共政權指特首候選人必須「愛國愛港」一樣,屬於虛無飄渺、無法量化和無中生有的人治篩選條件。當參選人有否簽署選舉確認書,也不能證明他們的真誠、無法確保他們的出選資格時,港共政權就是踐踏着基本法,蠻不講理地跟香港人說:「我說你行,你就行。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如此橫蠻無忌,香港人怎能吞聲忍氣?請一起把可量化支持率淨值長年低於負40%的梁振英,和一班牆頭草保皇黨逐出政府、踢出議會。「我說你行,你就行。我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這句話應該是香港人跟港共政權說的。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Email: civilrenaissance@gmail.com 基本法 2016立法會選舉 確認書 愛國愛港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