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秉權:林鄭月娥與教育部黨官的交手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後的首個訪京之行,拜會10多個中央部委和國家機構,有匯報或合作性質的(港澳辦、發改委、教育部、商務部)、有禮節性的(銀監會、全國婦聯),也有項目性的(亞投行、故宮博物院、中國鐵路總公司等),遍及商務、金融、教育、西九故宮館、一地兩檢、大灣區和「一帶一路」等範疇,格局可謂相當齊全。 在眾多公布中,筆者最留意的,仍然是內地與香港的教育合作問題。 到國家教育部拜會中央黨校副校長出身的國家教育部長陳寶生時,林鄭月娥坦言,自己不是教育專家,工作近37年亦從未做過教育工作,是一個「門外漢」,但深知教育極其重要,教育的支出並不是開支,是一種投資(據《大公報》報道)。 林鄭月娥這種「教育門外漢」的說法十分聰明:第一,這是基本事實,夠坦誠;第二,能夠表示謙遜,讓對方顯官威;第三,可以聽候指示。 畢竟,面前的京官不止是國家教育部長,還是中共教育部黨組書記、國家教材委員會副主任,負責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以及思想政治工作,以及讓祖國和習主席的「偉大、光明、正確」進入學子腦袋、抵禦西方思想入侵中國教材。 林鄭月娥續說:「我的教育的理念很簡單,就是希望培養的下一代青年人有國家觀念,有香

詳情

呂秉權﹕給蔡若蓮副局的一條題目

蔡若蓮校長,是信得過的人,將香港教育交託她,黨和國家最放心。美中不足,是她只能任教育局副局長,多了一個「副」字。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原是教聯會副主席,立場、成績有目共睹。不信教聯會,難道信教協?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福建中學(小西灣)的校長。港英政府1966年的一份機密檔案,已經將福建中學、香島中學和培僑中學等學校列為共產黨控制的學校,且受控制年份始於創校時期(詳見江關生著作《中共在香港》下卷)。 這麼信得過,但政府新聞稿的簡歷卻隱去了她福建中學和教聯會的背景,小編居心叵測。 她信得過,是因為她是接下「紅色傳統」的人。她在中央台香港回歸廿周年的訪問中,談及福建中學創立香港學界第一支升旗隊,而他們很久以前的國旗,是傳承自1949年一面由北京運到香港的五星紅旗,並照此製成圖樣,令第一面國旗在香港問世。 「我們每個禮拜上學的第一天,我們都會舉行升旗儀式,讓我們的孩子,不光對香港有情,有寬廣的世界觀,更加有中國心。」 蔡若蓮對「中國心」是用上「更加有」而不是「還要有」,語氣上比香港情和世界觀更重一些。 「我想這個是我的使命,我也希望我這個接力棒,能夠接得好。」 如今,這個棒已由福建中學(小西灣

詳情

都回歸廿年了還未知道問題所在嗎?

回歸廿年,時間不短。但香港真的是一本很難看懂的書,北京看了20年都看不清。 最簡單的問題,為何香港人對中國的態度這麼遠那麼近?為何香港會湧現港獨的思潮? 北京開出的理由都是「黨八股」陳腐不堪,什麼英國殖民教育洗腦洗了150年、什麼不推行國民教育剝奪了港人認識祖國的教育權利。 斷症錯誤的後果便是開錯藥方。 於是新特首林鄭月娥提出,要在幼兒教育階段便培養中國人的意識。用大陸術語,便是「狠抓娃娃的思想改造」,和殖民洗腦教育抗衡。 於是敗選的愛國教育團體話事人有可能出任教育局副局長,似乎為了昔日未竟全功的「中國模式」國民教育捲土重來。 北京明顯斷症失敗。 英殖民管治了香港百多年,但有無灌輸什麼效忠英國的洗腦課程?學生的課堂有無加插什麼「英國模式」的國民教育?自幼灌輸「我是英國殖民人」的意識? 香港人或許有戀殖情意,但戀的是優越文明的政治制度和寬鬆自由的社會環境。或許英國管治期間,讓香港人習慣了什麼是規矩什麼是法治,這方面香港人的確是「洗了腦」,很難倒退至動不動便把政府視為「父親」、市民是「兒子」的封建思想。 香港人一度對北京政府的信任和認同比特區更高,捐錢賑災或者對中國體育健兒的支持喝彩,都流

詳情

愛國,由幼兒做起?

行將上任的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前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說,必須讓香港孩子有國民身分的認同,在幼兒階段就應該開始培養「我是中國人」的概念。筆者作為父親,曾經與參加兩歲學前班的兒子一起上playgroup,由英語和普通話老師各負責半小時課堂。其中一堂普通話課在十一國慶前,內容為升國旗、播國歌。在國歌背景下,孩子們看着內地老師緩緩升起小型國旗,之後再由家長與孩子逐一拉線升旗。由於有道具可玩,小孩們不管是哪國國旗都很自然地參與其中,老師說了句:「升旗多高興!」不過,對於國歌和國旗的意思、升旗的意義,老師則沒半點講解。 對於林鄭月娥的「在幼兒階段就應該開始培養『我是中國人』的概念」一說,其實並無新意,因為教育局本身已有相關指引。由課程發展議會編訂、教育局建議幼稚園採用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有相關內容,「中國」和「國家」共出現4次,分別為: 品德發展:初步認識自己於家庭、學校、社會、國家、世界不同生活範疇的角色和責任(在發展目標和評估重點各出現一次); 個人與群體:初步認識中華文化及作為中國人的身分; 「個人與群體」的教學原則:靈活運用生活事件作為學習材料,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讓幼兒加深對家庭、學

詳情

中央插手香港教育的「大條道理」

筆者之前在多篇文章分析過,北京對香港的教育將積極插手,證據包括國家教育部首次在全年工作要點明令要「全面落實中央對港澳教育工作的各項任務」、教育部與香港教育局成立其他部委與香港合作罕見的「會商機制」、機制首次明確要求香港一年兩次「會商」課程教材、考試評價、教師隊伍建設、政府管理等具體內容、《國家教育事業發展「十三五」規劃的通知》將「支持港澳加強青少年學生中國歷史文化和國情教育,加強內地與港澳在師資、課程、教材、教學、考試評價、督導等領域合作」規劃進去等。 本文續談內地有關國家教育主權在香港實踐的主張,及它影響香港教育的方法。 首先談國家教育主權。 有內地學者認為,國家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的重要部分,不論在內地或港澳,全國範圍內有效。 主要研究一國兩制理論與實踐的人民大學台港澳研究中心教授常樂曾撰寫論文指,「目前我國教育界普遍認為,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不可分割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主權在教育上的具體體現。著名高等教育學家潘懋元即指出,教育主權是國家主權的一部分,是一國處理與該國教育有關事務的最高權力,對內表現為一國處理其國內教育事務的最高權力,對外表現為其處理教育事務時的獨立自主權。劉中良

詳情

愛國教育 裏應外合?

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在日前的特首選舉論壇,回應Now新聞台記者有關港獨對青年人的影響和上任後會如何處理的問題時表示:「我上任後一定會加強香港和內地的關係,亦會增加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對國家的認識,我相信港獨的思潮在香港是難以散播開去的。」 此前一天,全國政協閉幕。政協主席俞正聲在其工作報告的港澳部分作出修訂,加入了「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的內容。 事實上,由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任贊助人的香港友好協進會,6年前已經成立了由人大、政協組成的校園國情宣講大軍,人數約有100人,平均每年向百多所學校舉辦講座,宣揚愛國意識。截至2015年中,已有20萬學生聽講。 今次俞正聲在報告寫下「助推港區政協委員,走進校園開展國情教育活動」的要求,是否只是恒常之舉,已經在做,沒甚特別? 工作報告寫了的就是工作目標,分分鐘要跑數的。 而助推,到底是誰來助推?全國政協?還是兩名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梁振英來助推?抑或是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和教育局大開方便之門? 去年底,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培僑中學70周年校慶時,當着同場的行政長官梁振英面前指出,香港學校要重視加強愛國教育,希望香港的教育工作者和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