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愛在疫症蔓延時

多齣好片上映,其中法國電影《心動120》(BMP),教我折服。微觀個人親密關係,到群體對不公義的抗爭,宏觀政策與藥廠的狡辯。九十年代巴黎愛滋病肆虐,ACT UP是為愛滋病人組織行動對策的平權團體,由男女同志、跨性別人士、輸血受感染者等組成,編導羅賓金比路曾是ACT UP成員。影片摘下康城評審團大獎後,橫掃法國票房,導演訪問說,觀眾認為電影對應付愛滋病蔓延與支援患者帶來新的看法,那是好事,現有PrEP(預防HIV的口服藥),是對抗愛滋病的有效「武器」,相較二十年前,這是夢寐以求的。ACT UP強調非暴力抗爭,向藥廠擲假血液、潑假精液,或許有人覺得很暴力,面對藥廠牟取暴利和制度暴力,死亡就在身邊,政府束手,政客虛情假意幫助,無視每年新增個案,包括共用針筒升幅30%和異性不安全性行為感染。究竟誰比誰暴力?這年,《月亮喜歡藍》、將於三月公映的Call Me By Your Name,以及BMP均是以同志為題材的佳作,在影展贏得讚譽。BMP並非以老生常談、既定的角度探討愛滋病和同性戀。多場會議激辯,寫實見火花,思辨充滿稜角,知識內容豐富,是以疾病為題材中罕見的電影,觀者進入導演目睹過的世界——沒有刻意隱藏酷兒(queer)的一面,大膽自然呈現裏頭的活力與肉慾。疾病是個人的事,也跟政治現實有莫大關係。[日光]PNS_WEB_TC/20180112/s00191/text/1515694069221pentoy

詳情

防止香港愛滋病在香港蔓延之建議策略(2017-2021)之意見

以下是我們剛發給香港愛滋病顧問局的意見, 給各位參考:致: 香港愛滋病顧問局 (aca@dh.gov.hk)敬啟者:我們從網頁(http://www.aca.gov.hk/cindex.html ) 得知, 貴局正歡迎市民就下一份香港愛滋病建議策略(2017-2021)表達意見。1. 關於預防愛滋病在香港的蔓延, 我們有以下建議:教育公眾及青少年正確的性倫理及性知識:可以用電視廣告、電台廣告、網頁及到中學推廣的形式, 教育公眾一些正確, 而又可以從根本上防止愛滋病蔓延的性觀念, 包括:-濫交的危險與對身心的影響向社會大眾(包括青少年)解釋「單一性伴侶」的好處, 及多重性伴侶的生活方式, 對身心的負面影響, 包括患上愛滋病及其他疾病的風險。-婚姻及家庭的價值可以以正面的角度, 向社會(包括青少年)解釋婚姻及家庭的正面意義, 包括對社會和個人的好處, 及鼓勵只在婚姻中的性行為。-男同性性行為的危險可以以醫學的角度, 解釋肛交的危險性, 包括患愛滋病及性病的危險性, 及其他對身體的負面影響, 包括: 若性交的對象是帶任何病毒, 肛交比陰道交的危險性是高很多的, 包括: 因構造不同而有更大機會受傷, 使病毒更易傳染 因生理不同, 肛交沒有陰道液, 及其所帶出之潤滑及殺菌作用; 即使戴上安全套, 也不一定安全, 因為病毒體積細少, 可以穿過也可以從統計數據上, 介紹在全世界及香港, 肛交與愛滋病、性病及其他疾病在統計上的關聯性。-更正坊間不正確的「安全性行為」觀念可以以醫學的角度, 破除「戴了套就是安全」的迷思, 因為愛滋病病毒根本可以穿過安全套, 戴了套不一定安全。真正的「安全性行為」, 是與一位肯定沒有病毒的人進行性行為。以肛交來說, 根本沒有所謂「安全性行為」, 除了不是100%防愛滋感染外(除非可100%肯定對方沒有病毒), 也有對身體其他的負面影響!2. 資助推行上述教育計劃可以增撥資源,邀請民間組織申請資助, 以推廣上述預防愛滋病的活動, 包括研討會、課程等。3. 檢視坊間不正確的「安全性行為」等觀念我們建議政府檢視所有直接或間接接受政府資助的組織, 例如「小童群益會」、 「關懷愛滋」、中文大學的「性別研究中心」、平機會,以及不同大專院校所舉辦之性別文化節等, 檢視他們向青少年所推廣的性觀念(包括婚姻觀念、同性戀價值觀念、安全性行為觀念等), 是否會誤導公眾, 使更多人濫交或進行男同性性行為, 直接或間接助長了愛滋病的蔓延。如有, 應停止有關資助, 或勸喻有關組織更改或停止發放有關之訊息。4. 關於諮詢文件中的第44項, 我們也有一些意見。當顧問局在諮詢文件中說自己「清楚明白男男性接觸者社群對污名和歧視情況的長久深切關注、以及社群要求性小衆受到法律保障的呼求」的時候, 我希望局方可以了解這只是部份的同性戀運動活躍分子的看法, 未必是所有男男性接觸者的看法。而所謂「污名化」, 其實只是社會上有一部份人對同性性行為的不認同而已, 在多元化社會中,這是完全正常的。我們不贊成有人用「污名化」這個負面的標籤式的用語來形容這情況。對於性傾向方面的「歧視」一詞, 在社會中多被濫用, 有很多人以為, 任何認為「同性性行為不好」的看法, 就是歧視, 我相信這是一個很大的謬誤。根據人權公約, 人人都可以擁抱自己的價值觀, 對同性戀及同性性行為的不認同看法, 不能被當作是歧視。性傾向歧視, 一個較正確的定義, 是指對不同性傾向的人士, 有一些不合理的差別對待。而我們要強調的是, 基於人權原則, 表達對不同的性生活方式的不認同, 並不應算是歧視。至於「法律保障」, 現時香港的法例, 已保障社會上所有人, 並未看到有需要另立一種保護不同性傾向人士的法例; 況且, 在社會上, 根本沒有有說服力的証據, 證明香港的性傾向的歧視(如果用上面較正確的定義)的嚴重性。今年一月平機會發表的報告中, 所羅例的所謂歧視個案, 根本上沒有一個案是可以成立, 作為支持立法的理據, 原因是平機會本身歧視的定義, 也犯了上述所說的錯誤。至於說「繼續留意相關法律對有效遏止男男性接觸者愛滋病疫情的可靠証據」,原則上我們不反對「繼續留意」,但我們認為性傾向歧視條例, 根本上不單不能減低愛滋病的蔓延, 更可能進一步助長其趨勢, 因為若立了法, 在社會倫理上會有一效果, 使公眾(尤其是青少年)認為同性戀及同性性行為, 已有法例的認可, 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因為法例中有明文, 會把批評別人同性戀生活方式的批評行為, 視為一個違法的歧視行為。以上是我們對於如何減低愛滋病在香港蔓延的一些建議, 其實, 這些建議, 不單只可以減輕愛滋病的問題, 對社會中家庭的和諧與穩定、市民生活的質素、甚至經濟也很有幫助。希望你們及政府可以認真考慮我們的建議。如有任何查詢, 歡迎與我們聯絡(fsconcernsodo@gmail.com ), 我們樂意提供進一步資料。 愛滋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