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麒匡:永無止境的沉淪

「我愛香港」這四字,活到2017年7月1日的我,我真的說不出口。也許這很負面,但不能否認的是,這一星期,我真的以為自己生活在中國某一個市,政府的維穩形式,很符合國情。各種對建制懷柔、民主高壓的手腳,令我只嗅到一種氣味,就是沉淪。 所謂的回歸二十週年,為了習近平的大駕光臨,香港政府不惜花盡一切心思,營造出一個「美好」的香港景象,駕起象徵高牆的鐵馬來阻擋任何抗爭的雞蛋,對於任何反對聲音進行滅聲行動,還令下警察進行最拿手的政治任務,粗暴對待反對者之餘,還對不合政府心意的議員進行阻攔,把維穩功力發揮到極致。正當大家以為七一可以有一年一次的大遊行,而遊行的人做平常會做的事時,卻被警察一句「信唔信我掹槍」嚇窒。哈!難怪一哥多謝公安支持啦,原來現在警察的維穩功力,應該從中國公安的表現中學回來的。 把香港人矮化、奴化的過程仍未見停止,不但政府有份,一班老友記更加入這行動,狙擊著外國記者,用最goodest 的英文來撒野。看著中國以非人手法對待劉曉波,仍高舉國旗讚揚中國,甚至主張所有香港人要愛著這個腐朽的國度,這不是在跟隨政府將香港人演變成中國的奴嗎?一句我不認命,就會迎來多個愛字頭人士及老友記狙擊,這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