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彧暋:《鄧寇克大行動》 沒有說什麼 又想說什麼

《鄧寇克大行動》上映以來,網絡充斥大量評論,如果本版也不添一腳,豈非寂寞?這些評論內容衆多。如果看完一套作品,感受深刻,將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主觀感覺寫出來,供友儕分享,自是功德無量。問題是:那種感受是真確與深刻的嗎? 筆者的意見是:從網絡與媒體的評論文章所見,幾乎找不出任何作者有什麼深刻感受。說到底,就是沒有丁點的真切感受。偶有的,譬如方俊傑一連幾篇好評,就是能說出好看在哪(作為方先生的「粉絲」受教了),但倒是沒有分析感受的本身。不過能有些感覺已經不錯了,難為一衆網絡寫手與影評人其實本甚無話可說,還要充撐場面,自是難以落筆。其實,寧願他們選《編寫美好時光》這套「大台愛回家口味」的作品,更能發揮多餘的寫作精力。這電影講述一名女編劇如何透過拍鄧寇克電影上位,充斥「三姑六婆」對白與「情情塔塔」韓劇大衆橋段的作品,本該是大衆娛樂片的王道,但加上各種政治正確的道德教化之後,再包裝以各種文藝創作與批評的心路歷程,無奈現在變成面向影評人聊以自憐的寂寞電影節的小劇目。而相反,怎麼看本來都是電影節小衆向的《鄧寇克大行動》,卻成為世界級的商業製作。大衆與文化精英的口味大倒轉現象,何解? 對白可再減大半 畢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