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明:《編寫美好時光》動人無分真偽

「歷史故事有多忠於真實?」《編寫美好時光》(Their Finest)說明,此問題一點不重要。 《編寫》有這一場﹕女主角Catrin Cole(Gemma Arterton)的善意謊言被揭穿了,孿生姊妹原來沒有完成她們的「鄧寇克大行動」。眼見政府情報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的「電影部」(Films Division)快把影片的計劃拉倒,男主角Tom Buckley(Sam Claflin)為Catrin出頭,跟老闆辯論。他的觀點是,姊妹中途折返又如何?她們確有違抗父令,偷偷出海。寫劇本不過是選取真實,「鄧寇克」還有數以千計成功的真實個案;事件是「大敗走」還是「大奇蹟」,不外觀點與角度,說法而已。老闆無言以對,准許他們把劇本寫下去。 好個逆轉設計,電影演了半個小時,此場戲不多不少總結影片的第一幕。首先它解開前面的懸念,Catrin明知姊妹撒謊卻不上報,難保一天被拆穿。二,它加深男女角情誼,兩人初時針鋒相對,他好像有點看輕她。憑這場戲,她看見他的另一面。他們離開辦公室,走過雨雪紛飛街道(景象浪漫),彼此在酒吧心連心。三,它回應「真實」跟「虛構」的迷思。甚麼才算「

詳情

想哭——網絡與政治 搞混戰爭與和平

自從上星期五,一隻名為WannaCry的勒索軟件,首先出現在西班牙和英國,至今全球已經有超過20萬宗感染個案。而且,中招的除了個人電腦,還有醫院、診所、銀行、油公司、速遞公司等等,影響層面極為廣泛。甚至,幾年前已經決定,不再為Windows XP更新的微軟公司,亦因為事態嚴重而要緊急發布相關的更新檔。這次橫掃全世界的網絡攻擊和勒索事件,至今仍未平息。有幸,兩位來自英美的程式員,意外地發現WannaCry以某個網址作為安全閥,購入網址後似乎能緩和這次感染的災情。到底黑客會否再作修改後,進行第二波攻擊,仍是未知之數。 事實上,WannaCry並非首例,近兩三年,網絡上出現愈來愈多勒索軟件,透過加密受害人的檔案並要求贖款來圖利。只是今次感染速度太快,影響太廣,而且受害者遍及全球,因而格外惹人注目。從政治理論的角度看,WannaCry不僅是一宗違法的黑客事件,更反映了現代發展下的恐懼與危機,一直縈繞在日常世界;同時,網絡世界的另一種政治秩序,跟網絡外的秩序產生愈來愈大的張力。 危機、危險、風險 過去在傳統社會,人類會面對各式各樣的危險,這些危險一般是自然災害,例如河水氾濫、疾病瘟疫、火山爆發等

詳情

《現代啟示錄》的啟示與隱瞞

當特朗普準備打第二次韓戰之際,重新思考越戰問題尤具意義。六十年代,美國興起過反戰浪潮,但這種浪潮在海灣戰爭與伊拉克戰爭興起之時,已不復見,相信即使北韓被亂攻狠打,美國本土也未必再有同情異民的聲音。 《現代啟示錄》是眾多反思越戰的電影之一,上映於1979年,其時越戰已結束,越共的戰爭對象不再是美國,而是昔日的盟友中國,兩者就邊界爭議化友為敵。這電影改編自約瑟夫.康拉德的中篇小說《黑暗的心》,揭示戰爭恐懼及權力關係如何扭曲人的生存狀態。導演沒有刻意反戰,主要著墨於個人在預設困境中的抉擇。 啟示 主角韋勒在影片開始時身處南越的西貢(今胡志明市),經歷過戰事的他無法與妻子溝通,因而離婚。他在鬱悶的房間渴望回到叢林,藉參與戰事或任務來體現生存價值。及後長官委派他行刺在柬埔寨劃地為王的寇茲,參閱了寇茲的資料後,韋勒明白軍方體制約束並埋沒寇茲,使這有能之士利用土人對他的崇敬割據一方。在尋找寇茲的過程,他目睹並參與美軍肆殺越南平民的惡行,那些男女老少在勝敗的二元對立和寧枉勿縱的原則下賤如草芥。與寇比力克的越戰題材電影《烈血焚城》(Full Metal Jacket)相似的是,片中美軍的壓倒性力量,使戰

詳情

《十個拆彈的少年》誰可以站上道德高地

看完電影,心裡是極為困擾,因為我不知道該站在那一方。 故事背景描述在二戰結束後,丹麥軍方將一批德國戰俘押至沿海的沙灘,在這裡,德軍曾埋下超過二百萬個地雷,以阻止盟軍從海路登陸。現在戰事結束,要德國人自己來拆除,好像很理所當然。電影便主要說一班德國少年兵被派去人肉拆彈的故事,算是戰爭片,但沒有千軍萬馬,也沒有槍林彈雨,倒依然見死傷沈籍,傷痛和仇恨交織,敵意依舊濃烈,偶爾的藍天白雲,陽光海灘,並沒有帶來甚麼溫暖或希望。 電影的人物不多,拆彈少年自是主角(有點奇怪是,當這班少年出場時,真的見有觀眾在點人頭),帶領他們的丹麥中士,和一對住在海邊的母女。對白不多,但怨恨極深,甚至毫不掩飾。我相信如果對納粹德軍的暴行有認識的,都不會奇怪。而一班少年可能沒有真正上過戰場,未必是大奸大惡,他們自己亦意識到德國人的原罪,況且又是階下囚,唯有處處逆來順受。而且戰事已結束,他們那麼年輕,參與重建國家,和家人團聚,也被告知只要完成今次任務,便會被送回國,因此人生還滿有希望,有憧憬。 我們觀眾看到一臉稚氣的少年,認真地「工作」,談理想,說希望,受冷待,甚至虐待,捱餓,生病,以至後來有隊員受傷甚至死亡,很快便投以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