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子強:《戰雲密報》:步出戲院那一剎,我很想哭

近日看了電影《戰雲密報》(The Post),故事講述美國報壇不朽傳奇:《華盛頓郵報》老闆葛蘭姆(Katharine Graham)和總編輯布拉德利(Benjamin Bradlee)在「五角大廈文件」(Pentagon Papers)案中不畏強權,誓要堅持出版以捍衛新聞自由的故事。片中由梅麗史翠普和湯漢斯兩位巨星分飾該兩角色。 五角大廈文件案 1967年,美國國防部組織了一群專家學者秘密編寫有關美國捲入越戰的來龍去脈。Daniel Ellsberg是其中一人,過程中他發現美國政府其實是因決策錯誤才會墮入越戰泥沼,更甚的是為了掩飾這些失誤,政府向國民說了大量謊話。為了制止謊言以及早日結束越戰,他遂把有關文件(後來美國人稱為「五角大廈文件」,五角大廈即國防部所在地),私下交給記者,期望經發表後可喚醒公眾,向政府施壓。 最先獲得該批文件的是《紐約時報》記者Neil Sheehan,但因事關敏感,《紐時》內部出現過激烈辯論,James Reston和其他編輯主張發表,但律師團隊則強烈反對,最後甚至鬧到割席,終止了與《紐時》75年賓主關係。但《紐時》最後還是決定去馬,因為編輯們都認為《紐時》不

詳情

吳志森:對權力要永恆警覺

法院頒布禁制令,禁止《紐約時報》刊登「五角大樓文件」,《華盛頓郵報》竟然有股東感到慶幸,稱好彩這不是針對《華郵》,以為可以置身事外。股東跟政經權貴關係千絲萬縷,對報業運作和責任完全無知。在香港不也是似曾相識嗎?《華郵》屬家族報業,本來傳給女婿,女婿突然自殺輕生,大家閨秀的女兒臨危受命,遇到重大危機需要果斷決策,顯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尼克遜來勢洶洶,刊印機密,指控叛國泄密,恐嚇拉人封艇。股東金錢至上,得罪權貴必定冇運行。平日在家搞派對與高官稔熟的女發行人,左右為難,左搖右擺。本來,堅持編採自主,老總可以全權話事,但涉及女老闆會否被捕坐牢,剛上市的《華郵》生死一刻,去馬不去馬,決定權又回到這位平日養尊處優的女發行人身上。最後以報業的責任、《華郵》辦報的宗旨為武器,擊退畏首畏尾阻頭阻勢的一眾股東,其實,都只是博一鋪。戰場在法院,生殺大權是法官說了算。觀眾可能忽略的一個細節,是其他同業以實際行動支持,不止口頭說我撐你,而是冒險在他們的報紙上報道文件的相關內容,技術上已觸犯禁令,但同仇敵愾,唇亡齒寒,緊要關頭同生死共命運,最令人感動。女記者在編採室,透過電話複述法官判辭:「The press was to serve the governed, not the governors.」美國報業贏了漂亮的一仗,也為後來在水門事件中扳倒尼克遜埋下伏筆。編採人員的堅持、報業持守的原則、司法體系的獨立,勝利絕非偶然,而是對權力永恆警覺的結果。[吳志森 samngx123@gmail.com]PNS_WEB_TC/20180213/s00193/text/1518458688665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