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柱銘:怒海中的燈塔

上周四,大律師公會(公會)召開會員大會,改選主席及五名執委,角逐的兩張名單,分別是爭取連任主席的林定國所組的團隊,以及由前主席戴啟思組成的團隊。當日選舉氣氛熾熱,筆者在會員大會舉行前的十五分鐘,抵達位於五樓的會場門外。那時候,場外已是人山人海,可謂插針不入,就連想排隊輪候入場,也根本找不到哪裏才是隊尾,擠迫得令人透不過氣。於是,我便折返地下大堂等候,約十分鐘後才再上五樓排隊輪候入場。目睹今屆會員大會的盛况,我在排隊時,禁不住跟身邊並不認識的大律師說:「大律師公會已經贏了!」林定國曾暗示戴啟思團隊將是次選舉政治化,但筆者不敢苟同,反而認為是次選舉喚醒公會會員,意識到公會的社會責任。政府建議的「一地兩檢」方案根本是將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公會的回應又豈能怠慢。但林定國在任時,竟拖延至「一地兩檢」幾成定局後,才作出公開聲明,縱使該聲明措辭強硬,但「一地兩檢」已覆水難收,時機盡失。其表現着實令人失望,更嚴重破壞公會形象。全港一千四百名執業大律師中,有超過一千一百名當日親身或授權投票,投票率高達八成,打破歷屆選舉的紀錄。我深信在戴啟思的領導下,公會能夠如怒海中的燈塔般,時刻守護香港的法治。[李柱銘]PNS_WEB_TC/20180123/s00202/text/1516644106915pentoy

詳情

吳靄儀:公會焉能沉默

大律師公會執委會換屆選舉,一向鮮有競爭,明年一月十八日舉行的一屆例外地有挑戰者,由資深大律師戴啟思、駱應淦和陳文敏牽頭,以「堅定的公會,強健的法治」為宣言。行內不少人覺得,公會抖擻精神也是時候了。過去一年發生了連串大事,動搖香港人及國際對香港法治的信心。但香港的大律師公會卻恍若無事,沉默無聲,既不符公會的公共使命,也有負公眾的期望。大律師公會並非只是一個職工會,只代表工會成員的權益,而是擁有獨立專業地位,有維護法治的天職。在政治敏感,可能衝撞權貴的關乎法治的議題上,除了大律師公會,誰更有資格和責任發聲?過去,公會深得香港市民敬重,就是因為公會履行公職,無私無懼,每句話都擲地有聲。已有人攻擊戴啟思團隊將「撕裂社會」的「政治」帶入公會。回歸前後十幾年,大律師公會從無此顧忌,從無俯仰於人。一九九九年,為維護爭取居港權但面臨遣返的兒童的法律代表權,反對政府尋求人大釋法;二○○二年反對政府二十三條立法建議,無畏無懼,也從來沒有害怕被人譏為「政治化」,今日何以就諸多顧忌?大律師公會執委成員,每位都是身經百戰的訟辯高手,就怕不能向公眾解釋清楚,要藉沉默做護身符嗎?來年法治風波大,張曉明說了一地兩檢會由人大常委會批准,為內地人員在西九站執法「提供法律依據」,強調一地兩檢符合《基本法》規定;譚惠珠再加一句「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對特區具法律效力,香港法庭不能挑戰」——決定即法律,公會能沉默到幾時?[吳靄儀]PNS_WEB_TC/20171225/s00202/text/1514137718861pentoy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