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冬娜:為什麼中共要圍剿戴耀廷

戴耀廷在台灣出席青年反共救國團舉辦的論壇,回來即被親共及建制派圍剿,指摘他宣揚港獨,隨之而來,當然是說要開除他在港大的教席。姑勿論他是否支持港獨,今日的形勢,港獨二字,十惡不赦。戴教授早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他此行怎樣也會被挑剔,不管反共救國團是否真的有台獨背景,不然為什麼出席同一場合的劉慧卿,卻連提也沒有被提起?所以戴教授發言時談到港獨、民族自決,被大做文章,是意料中事,意外的是特區政府加把嘴譴責,果然聽從王志民意見,中環西環要「行埋」。聽戴教授在網台的回應,他稱有壓力,但語氣從容,對於坐牢失業,似乎早有心理準備。戴教授說,無欲則剛。不知道是否信仰支持,在傳統政治人物中,他顯得有點天真有點傻,但由佔中到提出雷動計劃和風雲計劃,他都是跌倒了被千夫所指後,不卑不亢的,又再站起來,在日益狹窄、艱難的環境下嘗試殺出一條有所為的路。中共歷來的對手都不是政權內的人,他們覺得學生棘手,六四如是,反國教科如是,政治老狐狸與純潔有理想的學生之間,永遠沒有等號。戴耀廷對他們來說也如是,有德有理有節,而且堅持。看看左派報紙最大力打擊誰,誰就是中共最大的一條刺,以前是公民黨、雙學,到現在戴耀廷。[簡冬娜]PNS_WEB_TC/20180407/s00191/text/1523038134745pentoy

詳情

鄭美姿:齷齪的眼淚

上星期二下午,佔中一案,九人上庭應訊。兩點半開庭,開庭前半小時,我在灣仔法院門外,受一種妖魅的氣氛影響,情不自禁駐足細察。一大條狹長的港灣道,站滿了過百人頭,有男有女乍眼看年逾五十,一半人沉默,一半人張牙舞爪,全部都衝着殲滅「戴妖」(戴耀廷)及其黨羽而來。他們的道具做得細緻,彩色印刷,一人一份,大型橫額亦不馬虎,成本不低。 沉默的人腳踭如墮了鉛,神情呆滯,卻堅定的站着。有兩個撐住黃傘的人,走到他們面前,逐個問道:「你們知道什麼是佔中嗎?」對方板住臉孔,我掌握不到他們是否聽得明廣東話,但望着這一幕只覺得嘥氣。 我走過這批為數不少的沉默者,接着就看到另一班張牙舞爪的人。他們之間,有個負責揸咪的女士,用一把粗獷的聲線、一種得戚的語調,帶領幾十人,反覆念一首以「打小人」為題的打油詩,把九個上庭應訊的人的眼耳口鼻,統統打勻。她那把聲音,穿透幾個擴音器,在成條港灣道上無限放大。 我從未試過因着一種齷齪和骯髒,而難受得想哭。我站在法院門前的樓梯上,那一把腌臢的女聲充斥着每一口空氣,游走在所有人之間。翌日有報紙寫,佔中的支持和反對陣營對罵,這個寫法只有部分是對的;若把時間軸拉長,實情是這班人一直打小人

詳情

天真戴耀廷‧固執朱凱廸

新聞是歷史的初稿,許多年後,歷史記載香港之死或香港重生的故事時,一定不會缺了兩個人,一個是天真的戴耀廷,一個是固執的朱凱廸,他們力挽狂瀾的往事。天真戴耀廷還記得「佔領中環」概念剛提出,就覺得戴耀廷很天真。他要組織一場事先張揚的佔領,要聯繫政見南轅北轍的組織共同進退,要承受左左右右排山倒海的攻擊。大型群眾運動,一方面擔心無人響應;參與者多了,又恐易放難收;人多口雜,路線一定分歧;是進是退還是按兵不動,人人都覺得自己是戰略家,一百張嘴巴有二百種意見。這一切麻煩,一早預計得到。最後,七十九天的佔領運動,從來沒有按劇本進行,參與者哀嘆一無所得,雨傘運動大失敗。但一大批香港人的醒悟,翻起巨浪暗湧,公民社會蓬勃;兩年後的今天,最少七個立法會新議員,直接或間接於雨傘運動冒起,漣漪猶在,後勁不減。當天,那些數算佔領中環令香港經濟崩潰乜乜乜的經濟大師,今天又如何計數?選舉前幾天在報章上大賣頭版廣告的屎片政治公關大師,叫曾經簽名反佔中的183萬香港人出來投票,結果建制派有多少票?簡單一點,看超級區議會,建制派三人加起來,80萬票,得票率降至42%,那183萬人中的100萬人哪裏去了?大家可以估算一下,那些幽靈簽名有幾多,阿爺的維穩費,用得幾冤枉;勞師動眾,效果大家有眼見,泛民建制得票幾乎是六四比,正是辛辛苦苦十幾年,一朝返到回歸前。不過,那些技窮的公關大師,還想食反佔中老本時,戴耀廷又已起步,走得很遠了。他確實是個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雨傘運動官司未完,又提出「雷動計劃」,希望泛民奪立法會過半議席。戴耀廷沒有瞻前顧後,懶理千夫所指。搞初選協調,是空中樓閣;搶攻功能組別,也沒有速成方法;最後要協調策略選民配票,戴耀廷又成為爭議的風眼。想有效率地配票,從來不容易,民調測不準,選民心思不定,變數難掌握,過程複雜難以講清楚,漣漪效應無從控制,注定又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最後,配票得益的政黨不會多謝他,僅敗的人有藉口埋怨他,對頭人則譏笑他想當造王者。戴耀廷啟動了一個大型協商式抗爭,又打開了系統性策略投票的潘朵拉盒子。他敢於嘗試,坐言起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時代,認命的人太多,天真的人太少。固執朱凱廸是屆選舉,有一個關鍵詞,「官商鄉黑」。朱凱廸用此簡潔四字,鏗鏘有力地,概括了新界鄉郊土地問題的死結,直指香港政壇的風土病,正變本加厲。朱凱廸以瘦弱之軀,焚身以火,身體力行,號召公民社會,參與社區事務;關心身邊土地,宣揚環境正義,號召重奪生活;無懼官商鄉黑勾結,直面惡勢力。清晰的論述,堅毅的行動,可信的往績,擇善固執,膽敢聚焦「官商鄉黑」;我的一票,明知最後票數太高,管他配票不配票,也要給他;每一分民氣,既是保護朱凱廸,也就是保護我們香港人。他創造了奇迹,由選前最初民調,支持度似有若無,最後變成「票王」,也旋即成為香港第一位候任議員,當選後即遇死亡恐嚇。他的堅持,已經影響家人的安全,犧牲了女兒的學習。我們都不是朱凱廸,沒有他的勇敢,但我們都是香港人,可以一同關注官商鄉黑,關心問題癥結,答謝朱凱廸的付出,分擔他背負的重任,也對得起自己的一票。「我們深深感覺到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小至一個村子,大致整個香港的未來。」「我們從來沒想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去想像這座城市的可能。過去,殖民主義用良善的面貌在我們面前,我們喪失了想像力,忘記過去的抗爭歷史,也失去前進的動力,面對回歸,我們貧乏的剩下50年不變。」朱凱廸如是說。但願,歷史將會寫下,這個時刻,是人心變革的開始,而非「官商鄉黑」肆無忌憚的開始。要變的,不只是不再忍受鄉郊變廢車場堆填區,不只是官商鄉黑特權階層,而是每個人如何掌握自己生活的新思維,也明瞭時勢艱難,要擇善固執,深耕磨劍,靜待時機。「應承我,唔好放棄,除非你敢講一句,你對一切已經再無感覺。」這是朱凱廸宣傳片的最後一句。原文載於《明報》副刊,本文為加長版,載於作者網誌 立法會選舉 雷動計劃 2016立法會選舉 朱凱廸 戴耀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