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座變成批鬥座?

HKDSE快來了,不少通識老師都會和學生「大事回顧」,tip題目,猜猜今年會考什麼時事議題。目的雖是為了分數,但學生時事意識多少會加強。不過,如果我們通識科可討論一些更重大、更有意思的問題,讓學生和老師都以公民身分學習,那就好了。「教育工作關注組」的通識老師,每年都會提出「今年」我們認為最值得思考的問題,並自問自答。答案未必最重要,分數未必最重要,更重要的是我們用「我是香港和世界『一分子』」的胸懷去思考、討論這些問題。 活在這個時代裏,關愛還可能嗎? 小時候地鐵/巴士都沒有劃定某些座位作關愛座,倒是爸爸對我們有一個奇怪的要求:他要我們每次乘坐這些公共交通工具時,有機會就找座位坐下,然後要仔細地留意身邊的人有沒有需要,一看見之後就要馬上把座位讓出來。於是,讓座對我和妹妹來說,變成了一件很理所當然的事,而關鍵是我們當下有沒有看見別人的需要。對一個小孩子來說,孕婦、長者和傷殘人士的需要是最容易辨認的,所以我們總會馬上爭着讓座。當然,偶爾也會發生像「我今天走了一天很累,可以不讓座嗎?」這種疑問,但是由於那時真心認為讓座是源於分享,所以讓不讓座從來沒有成為我們的困擾。 剝削安坐權利? 來到今天,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