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賭博

其實要在香港推動民主進程,必須先要瞭解香港人的特性。在這一片嚴重傾斜於經濟發展的城市,當你考慮到普遍香港市民,對民主理念的關注和對政治生態的認知,你會發現,香港人並不是一群有民主素質的人。香港人是投機份子,並不是講理想,講理念的一群人。我絕對認同,民主並不會從天而降,縱觀歷史上的民主運動,民主從來都不是由較高權力所賜予,而是由群眾由下而上去爭取。有價值的事物,必須用有價值的東西來換取。對於普遍的香港人來說,他們會為民主所作的最大付出會是些什麼?是遊行?是請願?是悼念還是「不忘記就是一種抗爭」?或許現今一代已經唾棄這些被動而沒有可見果效的形式和抗爭手段,他們嘗試革新,走出一條新的民主進路。可是,就個人而言,在香港這地方,我從不相信勇武和消極性的批判會是爭取香港民主的一條正途,我不否認這些行動的政治價值,但對於香港人這班投機份子,有幾多人會buy?「得民心,得天下」,政治力量全是來自選民和市民的集體力量。雨傘運動能夠引發力量,一方面參與者能夠得到相當數量市民的同情,另一方面,運動的發展和規模的確帶給群眾一絲成功的可能。就如我所說,香港人是投機份子,在衡量過風險和回報後,自然會作出利益最大化的選擇。雨傘當時,很多人走出來,我覺得他們都是博一舖大。雨傘運動落幕可算是香港人的投資失利,但要推動民主,總要交學費。我們先要摒棄雨傘所帶來的無力感,將力量放在建設性的行動上,繼而捕捉香港人的投機心理,而非沒完沒了的批評和輕蔑,香港才能「博」到民主。係呀,講白一點,我不寄望香港人是會「爭取」到民主,只要有飯開,who fucking care民主唔民主?但香港人都是賭性好重,好多時候,都是願意博一舖。問題是,你開嘅盤,有沒有人願意落注?我對香港民主仍有希望,係因為我相信香港人好賭。沒有建設和實質貢獻,話說得多漂亮,終會有日被群眾唾棄。唯有實質的奉獻和付出,才值得被歷史記住。 民主 雨傘運動 香港人 投機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