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言財雋:林鄭的理財新哲學是什麽?

繼金管局前總裁、行政會議成員任志剛日前批評過去十年政府守財奴政策,倡議增加政府開支、減稅和作出赤字預算後,特首林鄭月娥隨即跳出來接力,認同公共開支可以「大膽些」。兩人一唱一和,明顯點出了新一屆政府的「理財新哲學」。 公共開支主要包括教育、醫療、社福、公務員薪津、房屋、基建等項目。假若政府打算增加公共開支,主要會在哪些範疇上?林鄭認爲應增加投資性開支,以提高香港未來的經濟增長。教育是人才的投資,新增的36億經常性教育開支算是體現了這一點。至於醫療及社福等經常性開支,對林鄭來説不是投資,而是財政負擔,這在她當政務司司長時削減醫管局開支和否決全民退保上可見一斑。房屋方面,林鄭在競選時説過要減少興建公屋,改爲推動市民置業,這表示政府不打算花錢為市民提供保障性房屋。餘下有機會大幅增加的投資性項目,看來就只會是基建了。 林鄭這種理財思維,好像把政府看作一間商業機構,把自己看作CEO(她自詡為未來五年帶領香港再創輝煌的第一負責人),主要目標是要提高香港的GDP。這種想法非常不恰當,因爲政府作爲公共服務提供者和社會資源分配者,最重要是照顧社會各階層的需要,平衡各方面的利益,而非只著眼經濟發展。香港已經

詳情

香港是一帶一路的風險對沖基地

北京在周日召開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習近平主席親自主持會議,並發表專題演講。香港這邊,行政長官率領了一個30人代表團赴會,梁振英並「成功爭取」在論壇上發言,介紹香港可以為「一帶一路」作出什麼貢獻。 自回歸以來,香港積極配合國家的大戰略,當年朱鎔基總理提出「西部大開發」,時任政務司長曾蔭權在2001年5月也率團考察過西部地區,煞有介事;但到現在,似乎看不見什麼成果。最新的國家發展戰略,以舉國之力推動的當然是「一帶一路」,區域合作則是總理工作報告中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對於這兩大戰略,本屆政府都全力配合,特首親自出馬,又帶團,又出訪,但很多人仍然未知最後會對香港有什麼好處。 必須承認,香港過去配合國家發展戰略顯得非常被動。特區政府的長遠規劃報告,都是以香港本身的發展藍圖為主,很少觸及跨境規劃。相信這是因為「兩制磨合」需時,回歸初期,河水不犯井水,特區政府不會主動把規劃連上內地的發展策略。 更重要的,是香港一直以來都以「市場主導」為原則;所謂規劃,其實主要是基建和城市發展的藍圖,屬於城市規劃而非「發展戰略規劃」,後者以政府為主導,就如內地的發展規劃,包含了經濟發展、社會體制以至就業民生等各方

詳情

賭一注日圓

年初日圓兌六算,家人準備到日本旅遊。升到七算後,妹妹說太貴,不如轉去南韓、台灣或泰國。人多意見多,幾乎搞不成。最後決定貴就貴啦,大家喜歡日本。訂好機票後,日圓兌七二,我說日本經濟差,叫大家別兌換,以免像英鎊一樣,一兌換就大跌。豈料日圓不斷升,事實證明我錯,即使日本企業因為日圓大升而蝕到喊,日圓還是不斷升。日本經濟欠佳,不少大企業虧蝕,日圓理應下跌,雖然匯價升跌有限,但我依然不服氣。妹妹有些朋友經常去日本,用剩日圓放在家裏或存入銀行,懶得換來換去,正好暫借日圓,等日圓下跌歸還。妹妹不喜歡簽卡,再兌換日圓購物。我跟她說可代大家簽帳,如果日圓大升,就當我賭輸日圓,虧蝕是我的。妹妹常說我以賭徒心態投資,我反駁有看數據和資料的,不過,這次看錯日圓,不得不承認賭徒心態。近年的投資市場愈來愈似賭場,升升跌跌已沒道理可言。妹妹不賭,照樣去兌換日圓。從事金融業多年的朋友常勸人別碰股票,現在的小股民隨時變大鱷甚至細鱷的點心。以前還有點懷疑,現在完全相信……有空要致電戒賭熱線戒投資。原文載於《明報》副刊(2016年8月20日) 投資

詳情

揀股揀男人

自從四月開始,小妹便多了一個稱號──「人肉報價機」。無,話哂Charles呢個男人隨時有機會令小妹付託終身,早排眼見他的細價股每日十、二十個巴仙上落,基於「他的錢很有可能成為我的錢」的前提下,少不免經常於whatsapp追問他有何打算。話說有一次,Charles投資組合中的銀泰百貨(1833)由當初的$5買入價升到$8.5,升幅達七成多,我自然問他為何不趁高價賣掉。可能我太煩,Charles果然把手中的銀泰全數沽售,結果隻股票最高升至$17.09。我懷疑就係咁,Charles決定自此不再告訴投資組合中的任何股票。其實,我真係好鐘意同男人傾股票,不是想拎冧巴,而是如同「麻雀枱上見真章」,一個男人如何買賣股票,或多或少反映到他的性格。曾經見過不少男人專跟消息買股,人講佢又講,而基本上冇做任何功課。不難想像,這些人通常都是渴望發達,但又不願意付出努力。最初可能會賺一些,但更多是『坐艇』後怨天怨地怨朋友,但卻從來唔識檢討自己。當然,亦有不少男人手上來來去去都揸住公用股及大藍籌,跌5%都牙痛咁聲。這一類投資者性格上普遍都是追求穩定回報及較腳踏實地,但問題是,雖然他們不會輸大錢,但亦很難飛黃騰達。當然,最理想的一定是有膽色兼做足功課,並睇中高增長股的男人。不過正所謂「七分努力三分運氣」,有時你做足基本分析,但大市氣氛唔好,再有經驗的投資專家亦有可能蝕錢收場。這時,對投資者最大的考驗就是,你有沒有一套投資原則,並嚴格遵守。例如,如果你的投資以長線為主,只要公司的基本因素沒改變,在自身不缺現金流的情況下,理應無懼市場的短線波幅。又或者說,如果你的投資以短線為主,買入後發現情況不對時,你是否夠果斷手起刀落,因若然錯過了較佳的出貨時機,套得太深,就只能多熬幾個月甚至一整年,導致失去很多投資機會。投資市場生存,買賣的是股票,反映的卻是性格;賺定蝕都好,只要過程中有用腦,學到的東西最後都會落自己袋,為下次作出更好的準備。買股如是,做人也如是。當我將以上理論與Charles分享時,他卻回應話,其實最好的男人,是做足以上種種外,更不需讓女人的心情隨股價翻騰,這才是他不想再告訴我揸咩貨的真正原因。「總之我冇孖展,冇入新錢玩,對手中股票有信心,你亦不需要擔心。」這已經成為Charles的口頭禪。可能Charles講得啱。至少,於近排由28000點跌到落23000點的這場跌浪中,他仍舊笑容依然,我自然也不需要愁眉苦臉過日子。巴菲特說,一生最好的投資就是選對了老婆,倒過來也是。姊妹們,共勉之。歡迎like我個page一齊討論討論: www.facebook.com/financetung,圖片來源:Simon Cunningham@flickr 投資 愛情

詳情

中國牛市的劇本和變奏

七年因果,債務深洞二零零八年,中共為抵禦金融海嘯衝擊,印了四萬億銀紙,原意為藉增加流動資金,促進基建投資和創造職位,開頭大家都很高興,地方政府和國企們吸乾了大水喉,雄心壯志地擴張版圖,到頭來卻是眼高手低,建造了一堆死城、爛尾廠和媲美白宮的官府大樓。部份銀紙的確流到實業生產,但鬆動銀根鼓勵盲目增產,無視供求平衡,導致海內外市場消化不及,如鋼鐵和水泥業的產能過剩問題便十分嚴重。現在真相大白,四萬億銀紙花光了,但所謂投資項目大部份是鏡花水月,地方政府和國企拿不出回報來填洞,同時民間中小企繼續飽受資金不足之苦,被迫向地下錢莊借高利貸,至今中國總負債已佔國民生產總值近三倍。計劃剛開始時,銀紙大幅增加,物價樓價飆升,政府擔心的是經濟過熱,過了這一道虛火,到習李班子上台前後,中國經濟迅速降溫,債務重壓下是經濟轉型的艱難,隨著生產成本上漲,人手密集的製造業陸續遷離,即使高端科技、電子商貿和內需消費方興未艾,但都未成氣候。到今年初,工廠採購及生產價格指數連續三十多個月下跌,出口增長放緩,資金每月可上百億地流走,物價水平受壓,樓市亦經歷一輪下滑,儘管美其名為「新常態」,這時新班子坦承只可「保七」,兼且面臨「硬著陸」風險。策劃喜劇,牛市救國於是中共寫好了一齣喜劇,順順利利的話,政府、企業和民間舒舒服服地走過轉型之路,不知不覺間擠身富裕強國之列,大團圓結局。這始於大陸儲蓄率奇高,達國內生產總值一半,政府想藉牽頭做牛市,鼓勵儲蓄者將多年累積的老本扔進股海,搭牛市順風車,分享經濟成果,無形間為國家提供民間熱錢,為經濟轉型獻身。正因如此,債務沉重不要緊,公私企業可以借著政策牛市,發行新股集資,在股市撈了這筆熱錢填債補虧,拖得一時得一時。期間由政府主持各項債務重組,以及容許低效公司逐批消亡,井然有序地施手術,割掉債務腫瘤,避免突如其來的破產和失業潮,由此順勢維持經濟增長。政策牛市實際是處理債務危機和經濟轉型的麻醉藥。長遠來說,等待股市幾經波浪,逐步攀升,發展成熟之際,中共便會開放資本帳,正式連接國際金融體系,汲引全球資本洪流,支援各項高端產業發展,並增強中國的國際金融地位。與此同時,大媽投資股票獲利,資產升值兌現為鉅額財富,可以開心花錢消費,血拼商場名店,協助中國由出口經濟升級為內需經濟,自成一穩定體系,有能力與美國一較高下。中共要這齣喜劇開得了幕,有機會開心散場,少不得一個政策牛市做楔子。怎麼做呢?無疑某些藍籌大股仍有投資價值,但整體大陸股市而言,特別是創業板,市盈率高得驚人,靠講故事,改新潮名字哄騙大媽們入市,底下無一條實業盈餘的樁柱承托,升得起來都跌得更痛;講到大媽們,所以儲一大筆錢,原因在於社會福利制度落後,自己不儲錢,老來政府也幫不了你,要她們願意捨身入市,實在有一定難度,即便入了市,聽見少少風聲都會潰逃。 精神撐市,鬧劇告終雖則市場供求形勢不利,但中共已經寫定好喜劇劇本,要經濟多快好省地轉型,於是賭上全民對國家的信心,用搞政治運動的攻勢,文宣武鬥,挑起大媽刀仔鋸大樹的貪婪心理,用大躍進式的精神力量,克服一貫戒慎恐懼。這種精神力量牽動上證由二千點升到五千點,直到風口浪尖的那批,發現下面其實是海市蜃樓,開始套現速逃,接著中共減息降準等軟招不足擋住跌浪,令一眾大媽如夢初醒,急急收割離場,致令近日人踩人跌市。事到如今,牛市喜劇成了股災鬧劇,以市值計四成股票停牌,可中共還想掙回一點製作人的面子,挽救一點觀眾和演員的信心,惟有出手暴力救市,先限制沽空,然後逼迫大型投資者有買無賣,當然少不了派遣國家隊空群而出,融資萬億掃貨。如此不惜工本,由政府扞上熊市和信貸風險,誓要上證於三千五百點築底,試試能不能搭成一個價位平台,有待日後重推劇本。可幸相對發達國家,中國股市只佔總體經濟一個小份額,公司融資主要靠借債而非發新股,即使算上槓桿炒股的上萬億元,畢竟政府可以控制金融機構追數與否,股市崩盤難以即時打沉實體經濟。不過,就算暴力救市成功,投資者看著這個政府未有趁此良機,教導股民「投資涉及風險」,反而瘋狂救市,強行停賣止沽,那個願意長期放錢在裡頭?加上投機大媽猶有餘悸,想必買了個教訓,不會大手撐市,牛市救國這一招似乎不管用了,更不消說甚麼開放資本帳。 圖窮匕現,不如短痛經濟轉型出閘脫腳,債務陰霾迫在眉睫,喜劇夢成空之後,中共或者要面對市場現實,承認沒辦法藉政策牛市賺盡便宜,一邊肢解落後產業和剷除過時職位,另一邊用炒股置富麻醉人心,不覺轉型之劇變。如是經此一役,中共下不了政策牛市這麻醉藥,便要清除債務腫瘤,縮減生產規模,淘汰藥石無靈的企業;在新產業足以支撐經濟之前,期間國民少不免要忍受手術痛楚,面對收入增長停滯,職位供應減少。手術成功的話,政府尚能騰出資源,滋養潛力產業,走到改革開放的美好結局,否則拖延病情,讓腫瘤吸乾養份,健康產業亦會凋萎,屆時便積重難返,連經濟轉型都談不上。雖則形勢險峻,但九十年代末,中共亦曾遭遇經濟減速及金融風暴的變局,憑藉重鎚改革國企及加入世貿,成功令經濟軟著陸然後再起飛,或者今次仍能憑決心和運氣戰勝逆境。延伸閱讀:1/ Martin Feldstein, “A Window on China’s New Normal”, Project Syndicate, MAR 27, 2015.2/ Zhang Jun,”China’s Credit Overdose”,Project Syndicate, MAR 28, 2015.3/〈內地經濟險 莫被股市狂牛蒙瞞〉,經濟日報社評,2015年04月15日 。4/ 于為國,〈股市將接替樓市成為國家戰略〉,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2015年04月08日。(圖:中新社) 經濟 投資

詳情

香港股災,為什麼要幸災樂禍?

股市當災,有些人會幸災樂禍,笑買股的人貪心,並進一步說股跌了,樓還會遠嗎?我同情買股的人。我們都要為退休生活籌謀,也有人要準備上車。而那不是單靠持有現金,就能達到的事──除非你月薪比天高。樓也許還易辦,堅持賺個最低工資,或者可以排公屋,但單身好像很難上樓,所以還要找一個一起堅持低薪的伴侶,那仍是有希望。然而對一般人來說,即便是五年前或未來可能回落至五年前的樓價,不做點投資,要累積首期可能也不容易。至於退休生活,你怎能以有限的資金,應付退休後仍不斷跟隨通漲上升的生活成本呢?只要有點同理心,不離地,不難明白我們都被迫要做點投資,對於大家這一刻的積蓄蒙受災難,我笑不出來。就積蓄配置,我們其實沒有多少選擇。眾所周知持有現金必輸,你總要從樓或股中作出抉擇。除非有一天央行不印鈔票了,現金或者可以考慮一下。當然說到保值,也不只樓或股,有人會買黃金,甚至有人看好Lego和Swatch,並要買較大的房子來收藏這些玩意,但恐怕那不像更為可靠的投資。樓和股始終是主流的保值工具。選樓還是選股,要看你對樓還是股較為樂觀。過去多年港股只是橫行,而樓價卻節節上升。相信是源於企業的經營成果乏善足陳。產品和服務都供應過剩,消費者早心生厭膩,企業只能割價搶客。一個冰箱,今年售價可能比五年前更低,電腦更不用說了,而工資和原料成本卻在上漲,企業業績焉能變好?至於樓,由於工資仍有增長,因此租金仍是有向上的動力。股樓榮枯互見,也許並非無理。加上樓宇正和其他產品及服務相反,幾乎只有它是供應有限,甚至供不應求。也因此大家都只能撥更多的收入,去競逐這項有限的資源,收入都流入住屋而非其他物品了。展望將來,投入樓市還是股市,就視乎上述情況會否逆轉。另一方面,樓無法沽空,不易像股票般被大戶操控一瀉千里。事實上大戶亦對樓市沒有興趣,因為流動性太低、交易費用太高,不合他們的炒賣胃口。此外,投資物業亦不會不幸遇上欺負小股東的奸商,回報和開支亦遠為透明。這是股市輸錢比樓市更容易和更普遍的原因。然而在正常情況下,物業的租金回報亦受制於市民的薪金,不像股票有機會像火箭般升到完全離地。當然,對很多人來說,買第二樓房作投資簡直是痴人說夢,大家要稍為安享晚年,幾乎就只餘股票一途。假如連香港股市也如陸股一樣沉疴不起,我相信那絕非港人的美事。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 投資

詳情

十個前海與外貿區也抵不到一次無知救市

有朋友時常說前海將可以取代香港,上海的自貿區將成為真正的自由城市,香港再不是獨有。其實已今天中共的能力,起十個前海同自貿區其實易如反掌,要取代香港你話幾咁易。但一個股災,這些前設與預計都可以說是一掃而空。香港的獨特制度,到今時今日為止,中共連想學習或者參考的入門門檻也不能,何況說要取代。現在只剩下香港不要學壞手勢,例如香港股市A股化。過去數天,全球股市大跌,大陸跌勢有如瀉藥,深滬股市即使中央用不常理的政策托市,都仍然阻止不了。而當中當局所用的藥更是藥石亂投,不準沽只買升的荒誕命令,只會令市場更形扭曲。事實上當局對市場的干預其實不少國家都會做,但是並不是如此暴力救市,不理市場正常運作來改變制度效能,因為股市的自由流動是對整個市場重要的關鍵,可是當局的限制更是適得其反。而可笑的是內地兩市在同一日有超過同700間公司停牌更是不合常規,而更加可笑是居然有內地股民叫好認為可以避過一劫的短淺目光。停牌短期以為有效但長遠甚至中期必會反映實際的股票價格,到最後投資者只會因為更遲做買賣反而得到更大的損失。從這角度看,不論是中共或者大陸國民對一個經濟運行、制度效能的理解原來都只是一個門外漢,過去三十年改革開放,中共所認定的俱有中國特式的社會主義的資本主義模式,全是假像,一丁點都不懂,甚至是學壞手勢。現在惡果真正來臨。大家認定的牛市開始,原來一直都是大熊來的,倒輸大有人在。國民的磨爛蓆心態終於要交學費,中共根本埋不到這次單,國民必然硬食。經濟衰退期將會正式開始。香港股市同樣地下跌,但是這才正正凸顯這個市場的透明度高以及市場自由化下的高度效能,這種市場透明度是短陣痛楚但復完期卻可以較快,因為當市場能夠透明化下,投資者便可以有計劃地做組合,而這種無形之手卻是最大的能力去維持市場健康。早一兩個月時大家正討論A股何時會納入MSCI時,從這次股市表現,短期內甚至是長期而言,都不可能實現。你作為一個集資者,誰會願意到一個市場不透明,受制於政策市的環境?以為上市是老闆原來老闆是阿公的時候,你是一個要搵錢的人,怎會將這個既得利益給予別人呢?生意佬說愛國當然啦,因為愛國有著數喎,但這次看,一個生意佬只會口說愛國,上市一定不會到大陸,香港肯肯定仍然是亞太地區最貝經濟效益的股票市場。但大前題不要有一些人將香港市場A股化並且去港化!!港交所推出的所謂冷靜期是倒退做法,這便是A股化先兆。這種無知的機制根本無效兼無用,市場沽與買,在今天資訊如此發達時代,即時價格才是更能做到有效調節,冷靜期只能拖延但並不等於解決問題或者減少市場震盪。李小加這種管理層實在倒米公,還說A股是最透明的市場這個笑話,就是這種人害死香港既有的優良制度與價值觀。香港還有這類人把持香港,其實並不是人家整死,是這些賣香港核心價值的人整死的。如果這次金融危機香港能夠守得住既有的制度運作,香港必定得!!但如果有人扭曲制度的話,香港一定死得。伸延閱讀防A股化港股推冷靜機制中國全力救市之舉或將付出沉重代價【A股核爆式下跌】湖南火車站出現巨型標語:A股保衛戰,能參戰就參戰,沒子彈也吶喊 (23:57)重鎚急救: A股大減IPO 券商不見4500點不沽貨原文載於作者網誌(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究竟是校園已為『事不關己』的冷漠佔據,還是學術界已人人自危,只有少數人敢發聲?自己大學自己救!套用青年學子的一句﹕我們不救,誰救?我們自己都不為自己的核心價值及典章制度起來反抗,我們就不配享有這些價值和制度的保護!港大,你還不醒來嗎?你原應是文明價值的守護人,但當你的核心價值存亡受到襲擊,難道你還能沉睡下去嗎?」全文:http://wp.me/p2VwFC-dMz#Pentoy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7, 2015 經濟 投資

詳情

A股與港股,人治與法治,你會點揀?

希臘債務危機,觸發全球財資市場大波動。香港作為世界金融樞紐之一當然深受影響,加上近日中國A股的大幅調整,港股在7月6日慘遭抛售。恒指單日下跌了3.17%,從今年4月27日的高位28,588點至今已回落了3,500多點,或12%。在一個成熟穩健的財資市場,股票價格主要是反映上市公司在未來預計的盈利表現,以及地區以至全球整體的經濟狀況。只要有完善的法則規管,資金流通渠道合法且無阻,財資市場上的漲跌本是如呼吸一樣正常不過,政府亦應該儘量避免對財資市場過份干預,亦無需主動鼓勵人民去投資股票。畢竟,投資與否、如何投資是一項非常主觀及個人的決定。香港股市在過去四十年已發展成一個監管成熟、法規完善的市場,是香港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一個不可或缺的因素。A股市場,安全理想?但港交所主席李小加卻可能對中國A股市場更情有獨鍾。他在六月出席上海陸家嘴論壇發言時表示:「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穿透性市場…..是最美好的目標,最美好的理念,最美好的出發點來設計的市場。」 李小加又提到:「這個市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市場,最透明的市場,最扁平的市場,最民主的市場。這個市場全民皆股,水之清,清到的沒有什麼養料,大魚不允許吃小魚,這個市場是非常乾淨的」。若主席所言非虛,那上海及深圳的A股市場理應比紐約、倫敦、香港更具吸引力、更健康、更享譽國際,但事實又如何呢?「習李」之手,任意播弄中國股市的亢奮,始於2014年年中的「習李市」。中國政府大力鼓勵民眾把資金投放在金融特別是股票市場裏,以股票融資形式去支撐經濟發展,取代過往企業過度倚賴發債及以借貸形式去發展經濟,形成巨大借貸泡沫。這全民皆股的號召令中國股民人數突破一億,上證指數由2014年年中的2,000點水平燄升了150%至今年6月12日的5,166點高位,官媒甚至吹噓指數可升至8,000點水平。但自高位出現之後股市就急速回落,大量短倉沽空盤出現,短短兩星期上證指數回落30%,造成中國在過去廿五年從未出現過的股災。有見及此,中央隨即在7月6日推出緊急救市措施,總理李克強更說要「暴力救市」。一個一年内急升了1.5倍的股市,大幅的調整在金融市場裏並不罕見。但政府用這強大的「有形之手」作干預是否能具成效,股民内心虛怯掟貨意慾會否消减,一切仍有待觀察。從整個中國股市走勢可看到,一個全由政府主導的市場,領導人的一句說話,政府的一些動作,即會令整個市場表現發生劇變,而股市反映現實經濟狀况的功能亦已全被扭曲。A股市場,究竟有多少反映了中國大陸的經濟實況? 這樣的市場,是否真的如李小加所說,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最透明的、最民主的」市場?自由市場,被受削弱香港崇尚市場自由經濟,只要有清楚法規,那投資者則可自由決定投資,自負盈虧。政府的角色只集中於令市場運作有序,但股市的升跌絕對不應該由政府所主導控制。這與中國式的管治可謂有根本性的不同。但隨著中港近年在政治及經濟上的融合,香港一直行之有效的市場架構開始改變。為了「暴力救市」,中證監要求國內証券行聯手托市,並禁止退休基金沽貨,打壓所有唱淡股市言論,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破壞外資對中國股市的信心。香港金融市場在中港融合下將無可避免受牽連。滬港通之後的香港股市逐漸有A股化的趨勢,個別股份波動性加劇,亦愈來愈受内地政策市影響,其反映經濟的功能正在削弱中。這是否香港股民及國際投資者願意見到的呢?A股港股,如何抉擇金融及股市,只是香港社會的一角,但亦清楚道出香港的成功特質 ──法治及自由市場。這種特質若然失去,那香港的國際都會地位亦不再。除卻股市,推而廣之,我們是否真的願意香港繼續向大陸傾斜同化,變成事事由政府主導的人治社會? 香港人,A股 vs 港股,你會點揀?(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這些車主車行,手握的士牌照,炒到六百幾萬一個;但是,的士服務,這些年來,從不見改善……」全文:http://wp.me/p2VwFC-dNf#區家麟 #的士 #Uber #炒賣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7, 2015 投資

詳情

大跌市又賴美國?

前一陣子才說過,無論政治上還是經濟上,中共不論遇上什麼問題也奉旨要賴給美國,說什麼老美不想中國強大,因此在背後暗中搞亂中國云云。話音未落,中共又要把大跌市推給美國了,説他們的基金「惡意」拋空,企圖藉此「打亂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天啊,本來大陸股市與世隔絕,外來資金進出不了,不是好好的嗎?是去年的滬港通才令外來資金中門大開的,那,滬港通究竟是美帝第七艦隊兵臨天津,迫使北京推行,還是美帝海豹突撃隊登陸中環,脅令香港就範!?通通不是,是中共自己精心設計出來的,希望藉著外來資金炒高股市,吸引本國無知國人拿出血汗錢,從而吸納數以十萬億的資金去幫國企還債,然後再藉股市大升來催谷消費市場。食得鹹魚抵得渴,要引外資入來的是你,現在怪責外資的又是你,說得過去嗎?你開賭場了,人家輸錢給你就好好的,但人家贏錢了,你卻發瘋罵人,這樣行嗎?大陸這兩三年經濟下滑,股市前一陣子卻這樣狂飊,IQ正常的也知道是超現實,早晚出大事,但北京為了集資自救,卻天天撥火,說牛市才剛剛開始什麼什麼的,現在爆煲了,卻跑來裝可憐。最好笑兼最妄想被害的是,北京把外資套現說成「打亂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的陰謀,哈哈,你太看得起美國基金了,他們眼中只有錢,你的什麼步伐不步伐關他們屁事?They just can’t care any less!打從2008年金融海嘯,大陸的經濟其實就應該倒下來了,但中共創意無窮,印鈔票、喪投資、谷股市,手段層出不窮,竟然能夠頂到七年之久,老實說也殊不簡單,然而,正如一個垂危病人一樣,打興奮劑或可以頂到一時,但又怎麼可能頂得一世?大陸今次惹的麻煩,可大了,開不了玩笑。原文載於作者Fb,標題為編輯所擬(function(d, s, id) { var js, fjs = d.getElementsByTagName(s)[0]; if (d.getElementById(id)) return; js = d.createElement(s); js.id = id; js.src = “//connect.facebook.net/en_US/sdk.js#xfbml=1&version=v2.3”; fjs.parentNode.insertBefore(js, fjs);}(document, ‘script’, ‘facebook-jssdk’));「究竟是校園已為『事不關己』的冷漠佔據,還是學術界已人人自危,只有少數人敢發聲?自己大學自己救!套用青年學子的一句﹕我們不救,誰救?我們自己都不為自己的核心價值及典章制度起來反抗,我們就不配享有這些價值和制度的保護!港大,你還不醒來嗎?你原應是文明價值的守護人,但當你的核心價值存亡受到襲擊,難道你還能沉睡下去嗎?」全文:http://wp.me/p2VwFC-dMz#Pentoy #評台Posted by 評台 Pentoy on Tuesday, July 7, 2015 投資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