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時煜:電影本土:月是故鄉明

許鞍華導演今年的新作《明月幾時有》,對我來說,有兩層特別的意義。一方面,許鞍華完成了另一位香港女導演未完的心願,因為香港首位女導演、美籍華裔的伍錦霞,早在1946年就籌劃要把東江游擊隊故事搬上銀幕。另一方面,在紀念抗戰八十周年之際,香港交出了新的成績,也延伸了香港抗日電影的綿長傳統。我最初讀到東江游擊隊,是從「魯迅的大弟子」、著名文學評論家胡風的自傳當中;而胡風,也是許鞍華她上一部電影《黃金時代》中的人物之一。 1937年抗戰開始之後,上海電影製作一度停滯,而此時的香港,卻有實力雄厚的本地和外來的資金及技術,其中最為突出的,除了邵氏兄弟的南洋公司,還有舊金山遷到香港的大觀公司。1938年很多滬上電影人南下,給香港帶來了人才;同時湧入香港的難民,也給香港帶了更多元的觀衆。香港,可以說是抗日電影的發源地,早在1935至1936年,就有很多「抗敵」題材電影上映,關文清的《生命線》、《抵抗》,趙樹燊的《昨日之歌》、《生力軍》、《愛國花》和《血濺二柳莊》,以及伍錦霞監製的《鐵血芳魂》、導演的《民族女英雄》等,都來電影人到港之前的力作。當時雖不能明指「敵」乃「日寇」,但是大家心知肚明。盧溝橋事變之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