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明月幾時有》:香港淪陷,要善待文人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有形容《明月幾時有》是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的「獻禮」,獻禮有兩個意義,一是夾道歡迎搖旗仔拍手掌(是不是為了出糧是後話),二是暗渡陳倉借東風說舊夢──看見戲中各界努力營救文人,就真心要拍掌贈慶贈慶。 香港,也有歷史嗎?說來諷刺,一個城市,開埠發展超過170年,怎會沒歷史?但,在香港,偏偏又會有種人,用圍板放在維園雕像前,不要想起香港歷史:要想,就從1997年開始想啦!80年代及之前出生的人,自然覺得這是天方夜譚,但對於90年代及之後出生的人,對香港認知,就有可能由1997年開始。 《明月幾時有》擺明說歷史,說的是從1941年12月25日開始香港的歷史。假如有人問,為什麼要從這個日子開始算?那就說明了,香港的歷史有可能已淹沒人間。 是「三年零八個月」的那些年啊。二次大戰,日軍於12月8日打入香港,英軍展開香港保衛戰,至12月25日宣布投降,日軍從灣仔入城。《明月幾時有》背景從這裏開始,但不是要拍戰場上的保衛戰爭,而是換了個顯微鏡,放大當時中共成立的「東江縱隊」南下香港的行動。 影片開場不久,就交代東江縱隊在密室指揮行動。大隊長指着牆上地圖,指示路線,解釋行動綱領。呂

詳情

鄧小樺:愛國大片你個頭

我看許鞍華的《明月幾時有》不是什麼愛國大片,倒是許氏一貫文藝小品王的風格,在抗戰大片的外衣下,還是有着香港視點和許鞍華一貫的女性筆觸。革命游擊隊女將方姑史上真有其人,而許鞍華把她塑造成一個文藝少女,偶像茅盾獲她營救後的答謝禮是送她一本簽名書,嘩,把讀者之愛上升到冒險救人的地步,比民族愛國情更實在。方姑加入東江縱隊的主要工作,其實是印版畫傳單的手作技藝,我說這也太浪漫了吧,許鞍華說「個時係咁上下」。 葉德嫻所飾演的方姑母親,壓場如故搶戲無比,自《法外/內情》以來訓練有素,我們香港人一見Deanie姐被人糟蹋,便肉赤到嗌出聲。馮睎乾說《明》中人人是英雄,但細看來,方母其實算不上「為國捐軀」,起意行動是想幫女兒完成派傳單的工作,憐愛下一代,過程中見到傷員而生惻隱,由親近至遠人,都是親眼所見,並無抽象的國家民族觀念,平凡得很。甚至,電影中點明方母「自私」、愛面子、貪小便宜、勸女兒「打日本仔多你一個唔多少你一個唔少吖」,這些都是港人常見習性,欠缺革命覺悟。但是我一直覺得,貪威識食的香港人,總有自己想要守護的人,於是在命運關頭不知不覺走到前線,因為血性和天性,賠上自己的一切。《葉問》中林家棟所飾的

詳情

電影‧宇言:《明月幾時有》逆境中抵抗強權壓迫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東江縱隊游擊隊在香港芸芸歷史事件中可謂鮮為人知,近年得以令人留意也因為他們的功績受到一些爭議,當中原因離不開香港主權移交後,不少當年抗日時期跟共產黨有關的組織都被人提及或表揚,只是關於東江縱隊的爭議則指出現時「褒華貶洋」,沒有提及英國和加拿大等軍人對抗戰有更大貢獻。不過以上都不是電影《明月幾時有》的重點,本片並非中國那些抗日神劇,反而許鞍華導演嘗試不帶批判視點,呈現當年抗日時期社會環境,繼而隱約地道出我們可以如何在逆境中抵抗壓迫。 導演繼《黃金時代》再次運用類近人物訪問手法呈現故事,今次主要對象是梁家輝飾演的老年版彬仔,從其訪問回憶當時所見,讓敘事角度看來站得較遠,以較宏觀的視點轉述方蘭、劉黑仔等人的經歷。這種手法令人不覺得故事像中國「主旋律」電影,可惜故事偏向散亂,由周迅、彭于晏和霍建華飾演的幾位主角各有經歷、各有難處,然而鋪排得比較表面。相比之下,在電影預告沒有出現的葉德嫻(飾演方蘭母親)卻更具神采,由一位本來怕事,後來被女兒的行為感染,最後更挺身而出,角色的轉變可能令近年港人有深深感受外,葉德嫻的演出也是相當精采,完全演繹前後不一的分野,由這個角色亦可見

詳情

《蕩寇風雲》其實是抗日神劇古裝版

昨無聊,到影院,見有古裝戲《蕩寇風雲》。除西片外,近年鮮看古戲,故入場一看,感覺像是抗日神劇。 故事講述明代抗倭寇名將戚繼光戰績。洪金寶在廣告存在,乍看以為他是主角,但戲份只佔十分一,幾全部趙文卓擔當。 不少人見倭寇名字,望文生義,以為必是日本人無異。然而,翻開明史,有「假倭」字眼。事實就是,倭寇十之八九為中國人,他們不少只是穿日本人衣服。此神劇所以神,是內裡有兩萬日本大名正規軍參戰。當然,他們也有戴頭盔,說出鄙人所述史實,但日本正規軍加入,明顯過度誇張。 是的,這是電影,當然可以虛構,但馮夢龍的文學批評曾言,小說故事可假,然理必要真。三千能敗兩萬戰事,史書記載不少,但射三箭嚇跑過千人,便難以令人信服了。 除了神外,劇情也不乏大陸劇為貪官汙吏塗脂抹粉之處。胡宗憲與嚴嵩義子勾結,又賄賂買通錦衣衛,戚繼光升官,他要交禮金,但形容他逼不得已,是好人。 大陸洗腦最厲害之處,不是人民日報式的直敍,而是用影視小說等手段,引人思考,令普通人有眾人皆醉我獨醒錯覺。這方面,它可說成功了。 總括而言,這套戲乏善可陳。 文:羅永康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