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正酣思魯連

香港,素號「示威之都」;遊行也者,猶黔驢鳴,聲聞於天,京堂謂之「雜音」、「噪音」,以別「主旋律」、「最強音」。一四年秋以來,港人蹄共數遍,舉世震驚——而後知港事不可為。自是潛心搵食,公餘讀書──計有《快樂王子集》、《紅樓夢》、《宋詩概說》、《歷史之懲罰》、《寫在人生邊上》、《人.獸.鬼》多種──不復過問政治。一七年春,覽《國史大綱》上冊;病中,聞選舉委員提名曾俊華者,自稱「泛民主派」百有餘人;嶺南大學民意調查,始終獨佔鰲頭,支持度逾四成;網站籌款,「善長」二萬四千八百八十八人,共銀四百九十萬九千圓。上自諸侯,下至百姓,帝秦不甘後人;竊以為,非古之高士魯仲連可忍;特此為文,以寫我憂。 話說本港大勢,「香江健筆」練乙錚嘗為文《唐梁爭霸搞合縱連橫》言之,斷曰:「唐梁兩大陣營後面都是大資本家,屬於不同板塊的大財團。唐代表的板塊,乃本地一線資本家及其利益體系,覆蓋之廣,自不待言。梁背後的板塊,則以本地二線資本家為主,地產色彩相對更濃,公私一腳踢,總體霸權實力卻稍次……若下一個是唐政府,則二線資本家不但翻天無望,板塊還必然被壓縮,直接影響其黨線利益(後面必然拖帶某些國企陸企);如此,梁營怎按捺得住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