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喜華:兩地刑事通報新安排 難言有效保障港人權益

特區政府日前公布與內地政府就兩地刑事通報機制的新安排,訂明通報時限、通報內容、機制適用部門及通報渠道等。這其實是相當遲來的檢討修訂安排。現行通報機制自2001年起實施,運作至今已逾16年,民間團體多年來已要求檢討機制,若非早前發生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蹤事件,兩地政府亦不會磋商改善機制。 更值得香港人關注的是,「新安排」不僅姍姍來遲,更只屬小修小補,改善仍極為不足,難言有效保障在內地被關押港人合法權益。 通報時限太長亦不合理 兩地政府決議新安排將現時沒有特定通報時間上限,改為加入通報時限,但視乎案件情况由7至30個工作日不等,改進可謂甚微。特殊案件給予如此長的通報時限彈性,顯然只為了方便當局執法所需,但卻忽視涉事人獲通報其親屬的合法權益,也不利保障公民人身自由。 事實上,通報只屬兩地政府部門之間的聯繫,若雙方同意確實有合理理由影響調查(例如擔心涉案人逃逸),內地有關部門可以在通知特區政府時說明有關情况,由特區政府判斷如何在不影響案件偵辦的前提下,向涉案人家屬通報(例如要求家屬保密)。這才是合理的平衡,而不是以各種理由作延遲通報。 內地《刑事訴訟法》第83條規定,公安機關在拘留犯罪嫌疑人

詳情

呂智恆:我沒有罪名

由構思「劉曉波民主精神愛回家── 禱告」到行動,前後只是兩至三天。希望在劉曉波「頭七」的晚上,把他的民主精神帶回家,踏出一小步。並為香港四位被DQ的議員、中港的民主和人權禱告。7月19日晚上7時,我在羅湖橋朗讀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零八憲章」並為中港民主和人權禱告,約15分鐘後,先有港警制止,後有公安帶走,拘留在深圳公安局到7月20日凌晨把我釋放。 6月底,我已開始為劉曉波病情感到十分擔心,我決定做要「做啲野」。7月13日至14日晚與約十多名基督徒港鐵沿線發起禱告行動,希望香港人不要以「冷漠為榮,無知為樂」,喚起港人關注中港民主和人權。當留意到兩天後便是劉曉波「頭七」,我希望可以做得更多,因為香港人實在太善忘,今日的劉曉波會否成為另一個近乎被遺忘的李旺陽?其間我回想起劉曉波的一封信寫過「一個殉難者的出現會改變民族的靈魂」,同期香港有議員被DQ,那一刻已有行動的「初衝」。 賭注押在良知 我原意不是個人行動,由於風險難以估計,所以只問了個別幾個「被捕慣犯」,然而內心也有一些掙扎,因為他們有政黨背景,香港人有政黨潔癖,凡是政黨必是政棍,一定是為了私利,最後我覺得不應分黨派便問他們,結果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