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Rex的抉擇

港日大戰第七回合前暫停比賽,初時難免惹起疑惑,但三名拳證分紙流出,又有專家分析,應該算是讓人信服的公道。河野先生唯有自嘆倒霉,中途被止步,沒法發揮他最擅長的後勁。故事教訓可能是:拳擊畢竟不同於賽跑,「留前鬥後」的打法受限於「終止」變數,有來不及發揮本領的危險。打拳,恐怕要「有風駛盡𢃇」,有今生、冇來世,由頭搏命到最後一秒鐘。應否擇日重賽?據說Rex仍在考慮。但不知何故,據報按照合約規定,只有曹星如有權要求重賽,他可以「輸打贏要」,河野先生不可以。如此為真,這便有點突兀,使人替日本拳手多給了幾分同情。神奇小子有「不服氣」的機會,對手卻被剝奪這機會,為什麼有此條款,其實主辦方亦應好好解釋,否則容易給人「不公平條約」的觀感。重賽與否確是艱難決定,不管誰輸了,都是雙倍的難受,面子風險甚大。原先勝出的人,重賽輸了,不僅是輸一場而更是「輸」兩場,因為先前的勝利光榮被打了折扣,那回的贏,彷彿不是「真.贏」,感受非常不良好。一旦連輸兩場,那更慘,先前的輸便被坐實為「真.輸」,沒有任何手風不順的藉口,唯有真真正正地俯首稱臣。所以,決定重賽的人,需要非常大的勇氣,有意志承擔風險和結果,如同把最後一注賭本押到桌上,一翻兩瞪眼,輸拳的負面打擊往往比贏拳的快樂榮譽來得沉重。是否值得一博,Rex必須好好考量。近兩年的拳擊熱潮令香港人甚為着迷。林鄭若要提升民間凝聚力,不妨加大力度推廣拳運,譬如說,同阿唐英年講講,西九文化區可以撥出場地和資源搞搞拳擊文化,讓西九變得動靜皆宜,效果必比由負責體育的民政局來得出色。民政單位做事向來慢如吃了百擔豬油,而且墨守成規,把拳擊這新興潮流交到西九新區手裏,容或破格,但只要做得有成績,沒人會反對。至於民間的相關組織,更應放開手腳搞拳賽,例如鼓勵少數族裔拳手參賽,到油麻地或重慶大廈發獎金,吸引南亞裔和非洲裔人士加入。「和諧共融」嘛,這不是硬道理嗎?而如果港九新界十八區的「社團」能夠巧立名目、派遣選手,那就更轟動了。什麼洪興什麼東星,像《古惑仔》電影般刺激精彩,必成觀光搶手項目。到後,如果那個執葉律師能跟港大那個四眼法律學者在擂台上隻揪,更是正中之正。殺無赦,口講無憑,對打為真,香港人熱切期待,世紀之戰,請有心人務必促成。[馬家輝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PNS_WEB_TC/20171011/s00205/text/1507659384924pentoy

詳情

曹星如傳奇的啟示

3月11日晚上,在會展上演了曹星如對WBO超蠅量級亞太區拳王向井寬史的「王者對決2」,我有幸能買到第二行的門票與助手Jen入場欣賞這場精彩的賽事。我要感謝Rex(曹星如洋名)的經理人劉志遠,安排開場之前介紹我認識這位「神奇小子」,與他傾談及拍照,傾談間我對香港拳擊界的現况加深了認識。 Rex憑着其打不死的「香港精神」,被港人封為「神奇小子」,這個稱號實在是實至名歸。不論在出賽還是訓練期間,Rex多次受傷,他的成就可謂以血汗換回來的。他當天作賽時,都表現得甚為吃力。我們作為觀眾,一回合三分鐘的拳賽好像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對擂台上的拳手來說,三分鐘彷彿是永遠。 Rex於2011年出道,至今已連贏了21場賽事,成績斐然。在超蠅量級別中,他屬於「手長腳長」,他的拳「reach」比向井長兩吋,作為拳手這是重要的優勢。 賽後Rex表示比賽時「雞心」(胸口位置)曾中拳,感到非常痛楚,當時處於下風的他,如不是聽見台下觀眾大聲叫「曹星如!曹星如!」,以及不斷疾呼「頂住呀」打氣,他可能也站不起來。因此他謙虛地說,這次的勝利是在大家的支持下得到的。 Rex的故事有三個重要的啟示。第一,他在擂台上展示的堅毅不屈

詳情

BedTalk系列:曹星如上不到大台?

關於曹星如21連勝的消息,人人都在熱血瘋傳。事後陳志雲講因為TVB習慣向本地體育賽事主辦單位收取直播製作費,最後經理人拉倒轉播,而本身和曹星如有廣告合約的華為側為他在面書全程高清直播,高峰時點擊率超過十四萬。原本我專頁分享此事主要都是說大台的守舊和迂腐錯失賺收視的機會,但我忽略了一件事:拳擊賽事在電視直播,其實很難去控制事情有多血腥。鼻青臉腫是家常便飯,而拳擊繩圈也是不少拳手的英雄塚。 Ruby Goldstein做拳擊手的職業生涯不算標炳,所以退役後沒法子做星級教練,反而選擇做裁判。經過不少重要賽事,1960年代他已經成為拳擊界德高望重 的好裁判。他在休息六個月後(聞說是因為心臟問題)接了一場拳擊賽,是過往對賽,同樣是世界冠軍的Emile Griffith和Benny Paret。為隆重其事,比賽選了在紐約進行,美國廣播公司更現場直播賽事。Griffith 曾經是此級數的拳皇兼世界冠軍,但早前被Paret擊倒了。新舊拳皇再度交鋒,就像費達拿和拿度,林丹和李宗偉一樣的「既生瑜,何生亮」的終極對決。 賽事前亦充滿火藥味,在當時民風仍然保守的美國,Paret在過磅時挑釁Griffith同性

詳情

曹星如,多謝你

神奇小子K.O.日本拳王,取得21連勝,再次創造歷史。他不但成就了自己的夢想,也告訴了香港所有人:在社會那條成功方程式以外,人生尚有很多可能。 曹星如的青少年時代,和很多香港學生無甚分別:喜歡打機,討厭讀書,毫無目標。他甚至比一般「廢青」更不堪,中四輟學,會考捧蛋,做過倉務及跟車。那時候的他大概就是那種香港父母用來恐嚇小朋友的例子──「嗱,你唔俾心機讀書,大個就好似哥哥咁架啦!」 然而,自2011年成為職業拳手,他不但一步一步爬上拳擊界巔峰,更成為了香港無人不識的運動明星。可能是他瘦小的身形,也可能是那招招積積的神情,相比李麗珊、李慧詩等港產世界級運動員,曹星如更多了一份「香港仔」的味道,更容易令年青人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身影。昔日的反面教材,變成了青少年所尊敬的夢想家。在年青人心目中,他的地位比香港家長趨之若鶩的醫生律師i-banker更高。 回想上月,短短三星期內發生了七宗學生自殺事件。我向來覺得,學生自殺不是為了逃避,而是因為不知應該追求甚麼。父母口口聲聲「為你好」、「唔想你第日咁辛苦」,但在學生眼中,卻只是將這些傳聞中的「艱苦生活」推前至孩提時代。入到大學神科,做到醫生律師,就h

詳情

嘲笑以外:呂斌的夢想被裁判偷走了嗎?拳擊計分方法簡介

來自浙江的呂斌在奧運男子拳擊49公斤級十六強不敵肯雅籍老將Peter Mungai Warui。三回合激戰後呂斌顯得信心十足,但拳證最後卻拳起了Warui的右手,示意後者勝出。呂斌一臉錯愕,不幸成為網民恥笑對象。賽後呂斌在微博指「裁判偷走了我的夢想」。那到底呂斌的指控是否合理呢?首先要解釋一下今屆奧運拳擊比賽的計分方法。簡單來說,就是棄用過去幾屆,以累積擊中對手次數的計分法,而改為和職業比賽差不多的計算方法。賽事有五位裁判,電腦會隨機選用其中三位的分數。在每一個回合,裁判都會基於以下五個因素去決定誰勝出該回合:1.具質素且擊中目標的次數、2. 對賽事的控制、3. 競爭性、4. 技術和戰術上的優勢、5. 犯規。對拳擊沒有認識的讀者可能也會立刻發現,除了第1和第5項算是可以客觀評核的標準外,其他三項其實都是主觀判斷。沒有錯,評分就是主觀的!所以拳擊裁判的英文名是judge,他們就是要用主觀的眼光去判斷勝輸。如果拳手險勝該回合(close round),勝方得十分,負方有九分。 如果拳手是能控制賽事且明顯勝出(Clear winner with dominance),勝方得十分,負方有八分。10比7的比分只會出現在一面倒(Total dominance)的回合,而10比6則在完全「冇得打」(Overmatched)的情況才會出現。當然,如果真是「冇得打」,拳證多數已經主動終結了比賽。一般來說,10比9是最常見到的分數。如果裁判認為難分勝負,則可以判和局,即10比10。三回合之後,每位裁判所給的分數會各自累積起來。在呂斌這一場賽事中,兩位裁判判Warui以29比28勝出;另一位裁判則判呂斌以29比28勝出。於是Warui以split decision晉級。三位裁判的分別在於對第一回合的取態。根據即場的電視畫面(香港觀眾可以到無線mytv super重溫),在這個回合,兩位裁判判Warui勝10比9,另一位則判呂斌勝10比9。次回合幾乎沒有懸念。無論是三位裁判還是無線的專業評述員,還是門外漢如我,都認為優勢在Warui一方。所以10比9的勝方是Warui是難以爭議的。到第三回合,三位裁判一致判呂斌勝10比9。但據報呂斌的教練認為呂斌在這回合應勝10比8,主因是在比賽快要結束之際,呂斌一輪猛攻令拳證暫停比賽,給予Warui八秒回過神來。問題是,雖然拳證暫停了比賽,但呂斌不但沒有擊倒Warui,也沒有重創對手。由於在這番攻勢前,呂斌和Warui在最後一回合也是打得相當接近,視之為close round也算合理。所以最大的爭議就是第一回合。無線評述員和我這個門外漢都認為呂斌優勢較明顯。如果判10比10,我覺得還說得通,但要判Warui勝出,則真的有點難度。那兩位判Warui勝的裁判為甚麼判呂斌輸了該回合?這真是頗令人費解。奧運拳擊一向黑幕重重,多年前業餘拳擊引入以累積擊中對手次數為本的計分方法,就是希望觀眾能重拾對賽事公平性的信心。但近年主管機關AIBA又決定將賽事的計分方法變成與職業賽一樣以主觀判斷為主的方法。而在上星期,AIBA亦被西方媒體指在奧運外圍賽中有操控賽果和裁判之嫌。在這背景下,更易令人同情呂斌。那到底他的夢想是被裁判偷走了嗎?答案應該是「是」,同時也是「不是」。「是」,因為第一回合確是很難判Warui勝出。「不是」,是因為計分方法明擺著是主觀的。在三回合制下,只要裁判對一些細節的角度和觀點不一,或者裁判受了現場氣氛的些少影響,就足以改變勝負。在這種制計分方法下,拳手如不能清脆俐落地在三個回合都有明顯優勢,就注定無法掌握自己的命運了。原文載於「運動公社」facebook  運動 里約奧運 奧運 拳擊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