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大典之下的兩件小事

回歸廿年,政府視為頭號重要政治任務,希望營造普天同慶、萬眾一心的和諧氣氛。 不過魔鬼在細節中。在官方大力唱好的同時,最近在香港發生的兩件「小事」,足以說明所謂回歸的歡樂氣氛不過是肥皂泡般虛幻。 亞冠盃恒大對東方的賽事,內地球迷舉起橫額,「殲英犬滅港毒」,最後罰款收場。 橫額所指的「英犬」是指誰?香港的足球代表?兩地球迷有敵對情緒正常不過,問題是,為何內地球迷會把矛頭指向政治意味濃厚的「英犬」字句?香港球迷的確曾經噓國歌、講粗口「招呼」恒大球員,但為何內地球迷會把這些行為歸納為「英犬」呢?是否在大陸人民,或者官方心目中,只要香港人表達任何仇視中國的行為,便是「英國的走狗犬牙」? 而且他們認定香港所以仇視大陸,是因為香港戀殖戀英,所以去到最後,又是英國人的問題。這種對問題的理解脫離現實,香港人對國內的不滿,更多是源於兩地文化的差異,反而和是否懷念英國沒有關係。大陸球迷把矛盾指向「英犬」,完全捉錯用神。 如果這是國家對香港問題的理解,更是大錯特錯,只怕會令政府錯誤投放資源在「愛國教育/國民身分認同」之上,以抵消「英犬」的影響,反而放過了真正影響中港關係的問題。 另一件小事,便是紅十字會的捐血

詳情

Inception

一次捐血呼籲,都可釀成如此風波。我們的社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事件的起源,全在當日content farm的一篇文章。雖然文章內容已被一一駁斥,卻如inception般在港人心中埋下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想法——紅十字會是邪惡管治階層的一部份。這個想法植根之後,那篇文章已變得可有可無,甚麼是事實、甚麼是謊言都已不再重要,人們只會無止境地提出質疑:「無運血上大陸?咁有幾多大陸人落黎香港輸血?」「以香港人為主?咁有幾多係新移民?」「無統計?咁有幾多係俾左私立醫院?佢地每次輸血賺幾多錢?」 破壞永遠比建設簡單,質疑永遠比論證容易,加上近年個人意識抬頭,憑著監察之名,每個人都可以大剌剌地向任何「有power所以有responsibility」的機構提出質詢——因為紅十字會在血液捐輸上擁有唯一權力,所以社會就有權要其作出交待。這個想法原本不錯,但許多人(包括很多從未捐過血的人)在得到這個「監督權」後,卻變成了苛刻的腦細:做得好是應份,一有少少懷疑就有理無理鬧左先,鬧完發覺原來無問題,就瞬間失憶扮無事發生過,又或者轉移視線搵第二樣黎繼續鬧。 一個腦細已夠惡頂,但在這個現實和網絡互相交纏的世界,每一個戰

詳情

Where is the blood?

(US Census - Hong Kong Population Pyramid) 睇吓張香港嘅人口年齡分佈圖,我真係唔知點解啲人諗住靠學生捐血可以頂得住樓上班老人家,乜嘢學制都死啦,點解將焦點放喺年青人身上?年青捐血者日漸減少根本係 expected,應該早有準備,而唔係講到啲學生係問題焦點咁。 不如現實啲,紅十字會係咪要研究下點樣提升系統效率,同吸收多啲中年捐血者呢?中心嘅開放時間仲係咪適合今時今日7×24嘅打工仔呢?可唔可以用網上預約、手機提示改善人流峰值問題呢?起碼現時一個現象就係平時中心冷清清,但一見吹雞就爆煲: 面對峰值問題,增加設施應付未必係辦法,因為血液存儲期有限,高峰期收集所得用唔切就要報銷,無助補充低峰期嘅不足,所以就係一個系統效率、而唔係系統容量嘅問題。即係,淨係加捐血中心冇用架喎,要善用今日科技去協調人流、整年均勻去捐血中心先得㗎,依家得個咁嘅懷舊網站,網上預約呢類協調功能就冇㗎啦,睇住捐血紀錄頂住先啦。 除咗系統效率問題,亦可以考慮: (1)縮減下次捐血時限——男性以前係3個月,近年縮到75日,但其實美加都係56日,據研究一般人一個月鬆啲已經回復紅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