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無法「人心通」 令一帶一路蒙上陰影

中國幾年前推出「一帶一路」,作為中國參與國際治理的「頂層設計」,其意義不在於像某些中國專家所言「賺幾個錢」,而是要改變二戰後——特別是冷戰後——的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奧巴馬時代,「一帶一路」受到很大的阻力:奧巴馬力推TPP(跨太平洋伙伴協議),搶先制定新一代的國際貿易規則及劃出不包括中國的「朋友圈」;以南海與釣魚島問題為發力點,堅持所有國家都要「遵守國際規則」,令中國難以踰越;強調「人類共同價值觀」更佔據「號令天下」的高點。 但陰差陽錯,美國總統選舉在懷疑俄羅斯干涉等各種偶然因素的匯聚下出現意外結果。特朗普上台以來,全面轉軚,強調「美國至上」,全盤推倒自二戰以來美國一直堅持的國際主義路線,先是退出TPP,繼而退出《巴黎氣候協議》。特朗普自己也不太樂意遵守國際交往的準則,更難以佔據道德高點要求他國遵守規則。特朗普放棄對人類共同利益與共同價值觀的追求,更放棄了「世界領袖」的責任。 一時間,中國被西方視為「全球化的救世主」。特朗普當政期間,是中國取代美國、改變國際秩序體系、領導世界走「中國路線」的最好機會。歷史表明,這種機會「蘇州過後無艇搭」。 如習主席所言,「一帶一路」所代表的「中國路線」

詳情

趙崇基:有此「愛國」 誰還想做中國人?

網上短片,七一前夕,一群大叔在尖沙嘴圍着幾個外國記者叫囂,有香港人出手相助,這群大叔追着他反覆大罵:「你唔好做中國人吖,╳你老母!」 難怪,之前「網易文化」「如果有來生,你願不願意再做中國人?」的調查,超過65%的中國人說不願意。 為什麼在愛國教育無孔不入的中國大陸,依然有超過一半人不願再做中國人?對生活的不滿、對制度的失望、對外國的憧憬,以至看到中國人的質素,都可能是那65%中國人選擇不回頭的原因。 除了這些愛國流氓,還有那些嘴巴愛國、心裏崇洋的虛偽中國人,遇到有中國人批評中國,他們最常掛在口中、質問別人的也是這句話:「你是不是中國人?」 對於性格反叛的年輕人,得來的反效果是,他們乾脆不認自己是中國人,愈來愈多年輕人,只認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不要說來生,連今世也不願做一個中國人。 「你是不是中國人?」我想,我當然是中國人,我是在香港長大的中國人。可是,我不一定以做中國人為榮。尤其是我愛旅行,看得多中國人在國內外的醜行,我很難還可以阿Q地以做中國人為榮。看着尖沙嘴那群中國人,很難不羞與為伍。 如果有來生,我寧願視自己為一個世界公民,希望擁有法國人的美感,德國人的精密,日本人的紀律

詳情

孤高我城,還只是故步自封?

「六四」旦夕遠去,那些一度甚囂塵上,要杯葛六四晚會,又或要和中國割捨關係的聲音,卻仍然繞梁於耳邊迴盪。近年中港矛盾日烈,部分市民對內地政府乃至蔓延到對中國身分的厭惡,也非不能理解,畢竟不久前,中央仍不時發表言論,對港核心價值和政治事宜,或指手劃腳,或弦外之音。 但回想昔日北京奧運或汶川地震年間,港人無論歡喜或憐憫,對中國認同感又是何等高。故港人並非不可能對中國向心,但前提是中央能展現當今的國力與發展,一如京奧年間所展現的形象,讓港人同抱國家自信,願意認同這個國家共同想像體,豈不目標達成,甚為美哉?故籠絡香港民心,非不可能的任務,反而毋須那些麥克風上的言論,因那僅會弄巧反拙,更促港人離心。 但反觀香港,我們又是否毫無問題?當下部分港人恍如鴕鳥埋頭,一味以為中國落後、野蠻,彷彿漠視連外媒也關注的中國崛起和政經發展。以為香港能獨步於世、毋須外求的心態,只會落得夜郎自大、脫離現實之困窘。尤讓人心痛經網絡渲染後,這類自我封閉的本土思想更趨極端,相互強化執迷。我們絕不能在心房築牆,排斥相反觀點信息。掩耳盜鈴地沉迷自信,終會使香港陷入龜兔賽跑式的失敗,背離兼容並蓄之本港真正核心價值。 文:俾斯麥 原

詳情

《盧根》:隨身的業,至死的烙印

(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X-men》與其他超級英雄系列的漫畫不同之處在於,對種族、弱勢、歧視、排外、寬容等普世議題與人世價值有更深刻的刻劃。十七年以來,《X-men》的電影亦根據X教授(Professor X)、萬磁王(Magneto)兩派勢力的此消彼長為依據,加上狼人(Wolverine)的視角與經歷串連劇情主線。作為《X-men》系列第十部、狼人外傳第三部電影,要評價《盧根》(Logan)於系列電影中的地位, 就必須把電影放在X教授與萬磁王兩邊角力的脈絡上作探討。 有留意《X-men》漫畫系列的讀者和觀眾應該清楚,變種人兩大陣營的領袖:X教授與萬磁王均參照黑人維權運動的兩大靈魂人物──馬丁‧路德‧金與麥爾坎‧X設定而成。X教授與馬丁‧路德‧金一樣,崇尚和平理性的普世價值,堅持非暴力抗爭,為讓人類社會完全接受變種人而一直努力;萬磁王則就像主張族群優先、勇武抗爭的麥爾坎‧X,一切均以變種人的利益為優先,會不惜手段向人類示威報復,捍衛族群尊嚴。這種具真實感與歷史感的角色形塑不僅使得英雄電影的陣營對立變得更有血肉與吸引,更能對讀現實世界的當下境況,讓娛樂時的大眾有所反思,在頻繁的官能刺

詳情

憑誰授權「真香港人」?

自從梁天琦的「新移民身分」曝光,「本土派」和「真香港人」被迫重新定義,雖然我從來不覺得,這兩個名詞有什麼認真嚴謹的內容。本土派不再用血緣、出生地劃分,而是用「文化價值」,也就是梁天琦口中的「是否學習廣東話,擁抱香港價值、文化和制度」。然而問題來了。譬如「本土優先」政策,過往是「保護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利益優先,新移民無份,因為怕吸引更多人來港討福利,又或者「稀釋香港社會」。但如果用了梁天琦的「文化價值論」,則新移民只要擁抱香港文化價值,便也是本土派,再也不能排除在外,他們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應當享有同樣的福利待遇。沒有了「外人」,所謂「優先」的基礎便無存。但「擁抱香港價值、文化和制度」,當中的確切內容是什麼?反地產霸權的「進步」,和視買樓為人生成就的「港豬」,誰算是香港價值?看王維基杜汶澤和看無線王晶的市民,誰算是香港文化?沒有明確的定義,所以「真香港人」的標籤也是隨意撕貼。河國榮是本土派最愛的「非香港出世也是真香港人」;但旺角騷亂,他因為發文譴責戴口罩暴力破壞的人不是「真香港人」,結果引來大批網民攻擊,有人叫他滾回澳洲。由此可見,是否「真香港人」從來沒有定義,只是「為我所用」,用來區分敵我的標籤。和你意見相合便用「文化價值論」授權你是「真香港人」,反之則使用「出生地緣論」,把你變回「大陸人/澳洲人」。但我們有什麼資格取消那些「異見人士」的香港人身分呢?這和大陸動輒指罵反對派是「漢奸」有何分別?本土派最大的特質,難道便是「排他」?9月立法會選舉前,請本土派認真思考自己的定位。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6年3月11日) 排外 中港矛盾 本土派

詳情

佛教國家中的回教徒

社會主流的價值觀,一向認為佛教講求兼容大愛,激進分子多為回教徒。在緬甸,則一一改寫。緬甸是佛教國家,大部分國民皆為虔誠佛教徒,佛教民族主義由然而生。非佛教徒在緬甸並不受歡迎,當中表表者為國際社會經常掛在口邊的Rohingya人。Rohingya人信奉回教,與緬甸佛教徒不相容,雙方不時發生暴力衝突。緬甸主流認為他們是從孟加拉偷渡的非法移民,不承認Rohingya少數民族的地位,亦不給予緬甸國藉,令他們喪失教育和醫療各種福利,常遭國際社會詬病。今年三月,聯合國特使批評緬甸漠視Rohingya人權,招來激進僧人辱罵為「妓女」。上月我在Facebook看到這則新聞,驚訝地發現,絕大部分的緬甸人均站在該僧人一方。我留言問因由,得到的答覆是Rohingya人是對緬甸一大威脅,要根除。Rohingya人聚居在緬甸西邊的Rakhine邦,與當地文化起衝突。隨著多年來人數飆升,大大改寫了當地的人口比例,回教徒甚至達四成五,緬甸人擔心回教勢力將在此展開。近日在中東的伊斯蘭國新聞,令各地出現恐回教潮,緬甸也不例外。他們不斷質問,國際組織在不了解緬甸情況下,為什麼要迫緬甸接收這些格格不入的人,為何其他西方國家不收留他們,也反駁即使瑞典等「大愛」國家,也開始有右翼出現,反對大批移民湧入。Rohingya人一直持有臨時身分證,俗稱白卡。緬甸政府曾提出給予白卡持有人投票權,唯在佛教徒的強烈反對下,撤回方案,更提出沒收白卡。緬甸政府宣佈自三月底,所有白卡皆過期失效,若Rohingya人在五月底前自願交出白卡,或可獲國民身份認證,正式成為緬甸國民。但Rohingya人擔心,過不了認證,連臨時身份也頓失。無國藉身份,對香港來說太陌生,但提起大批新移民,皆說到中港文化不同和承受力。緬甸人的憂慮,也許尚能明白。原來在人權和文化差異之間,平衡點不易找到。要跟信仰不同的人共處一地,亦並非想像中的理所當然。各宗教講求「愛」與「和平」,又是否自打嘴巴?原文載於作者網誌 緬甸 排外

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