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民主派選委之道無他 但多思考少說話耳

4星期前(1月18日),我在這版位對於當下社會就特首選戰那種「人人都是專家、消息人士」的拆局模式表示有保留。但其實這樣做的又豈止是一群「食花生」的局外人? 在上年12月的選委會選舉,民主派報捷,拿得超過300個選委席位。當選後,不少民主派選委都就他們對特首選戰的想法發表意見。在某程度上,這是必然的,因為作為以「民主」掛帥的人士要面向公眾亦是應該的。所以,民主派選委就特首選戰概括地發表一些大原則或一些他們想見到的政綱是好事。 不過,有些民主派選委的公開評論並不止於上述的概括層面;相反,他們把自己的幾乎每一個想法、每一個對選戰事態發展或其他民主派選委的取態的每一個回應、每一個考慮都詳細地為自己做「即時旁述」。他們的「即時旁述」從多渠道發表,包括媒體文章、臉書(facebook)或傳媒的記名或不記名訪問。 恕我直言,我不認同這種「自我即時旁述」的作風。 在政治戰略層面上,我看不到這種作風會對民主派選委的整體部署有何好處。如果「自我即時旁述」者是表裏合一,這就變相把選委的所有考慮與部署給全世界(包括建制陣營)看到。試問誰會在打仗時把自己整盤佈局拿出來給敵方看到?如果「自我即時旁述」者只是想透過

詳情